第720章 完美大结局(16)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红鸾笑着点头,但并没有立即下去,而是回身看着她面前面无表情的君紫璃,问道:“君紫钰是真的死了?还是没死?”

    “没死,皇兄带发修行青山寺,法号智善。智缘大师代师收得的弟子。”君紫璃道。

    凤红鸾一怔,君紫钰出家了?他不能想象君紫钰也和智缘一样穿着僧袍的样子,不过好在是代发修行,否则实在可惜了他那张脸。点点头,“我想知道东璃为何助西凉,且不遗余力?难道仅因为太皇太后得了玉痕一颗雪莲丸?”

    “皇兄当初被云少主带走遭了重创,救回后命在堪舆。玉王用其血化药,救了他。我答应东璃从此以西凉为尊。”君紫璃解开凤红鸾一直以来的困惑。

    “原来如此!”凤红鸾一笑,疑惑解开,所有往事在这一刻都随着她一笑化去,她低头扳回云不离始终看着玉痕的小脸,对他道:“不离,这是璃叔叔!”

    君紫璃浅淡的眸光刹那涌上云雾,多种情绪从他那一张脸上一一呈现。

    云不离认真地看了君紫璃一会儿,忽然对着他一笑。

    君紫璃眸中翻滚的波涛退去,化为一片暖意,俊颜柔和下来,也绽开笑意,解下腰间的玉佩塞进云不离的手里,声音沙哑,“这是璃叔叔给不离的见面礼!”

    云不离捧住玉佩,两只小手高举,眯着眼睛看着玉佩笑。

    凤红鸾别开头,这孩子谁家的?她不认识!给东西就要,真丢人!

    “还不下来?”云锦看着高台,脸色一沉。人家大方地给,他儿子为何不能收?

    凤红鸾再不说话,对君紫璃点了一下头,君紫璃亦是含笑点头。凤红鸾飞身下了高台。并没有立即回到云锦身边,而是飘身落在了蓝子逸和玉子墨面前。

    蓝子逸看着云不离,满脸不舍,上前一步,收起剑,将他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吻他小脸,“小不离,记得想蓝叔叔哦!”

    云不离“咯咯”笑了两声。似乎在回应蓝子逸的话。

    玉子墨看着笑颜纯净的云不离,眸中涌动着什么,变幻不明。

    蓝子逸抬头,将云不离递给玉子墨,“墨师兄要不要抱抱?”

    玉子墨伸出手臂,在距离云不离几寸远处顿住,身子有些僵硬。那软软的一团,粉雕玉琢的人儿,就是她和云师弟的孩子呢!这么小的人儿,这副笑颜,何人不爱?难怪七弟甘愿放弃。他看向凤红鸾。

    “子墨抱抱吧!他很喜欢你呢!”凤红鸾笑。

    玉子墨轻颤着手将云不离抱进怀里,小心翼翼,生怕摔了,云不离忽然动了一下,他全身僵硬,死死地抱住他,一脸骇然。

    云不离再次咯咯笑了起来。

    凤红鸾和蓝子逸也忍不住笑出声。

    玉子墨脸色一松,将手上的一枚碧玉扳指塞进云不离手里,“墨叔叔的见面礼!”

    凤红鸾想着这枚扳指似乎是子墨从不离手的,这回云不离可是赚了!

    玉子墨将云不离递给凤红鸾,轻声道:“红鸾,保重!”

    “割袍断义断的只是袍子,断不掉情意。你也保重!”凤红鸾认真地道。

    玉子墨眉眼间的阴郁散去,笑着向云锦看了一眼,对她点点头。

    凤红鸾抱着云不离走向玉子桓。

    玉子桓看着凤红鸾抱着云不离走近,眸光闪过痛苦悔恨等无数情绪。凤红鸾在他面前停住脚步,低声道:“锦瑟去时说告诉你不准再娶。”

    玉子桓身子一震。

    “人死不能复生,死前遗言也不过是为了美好的愿望而已。你大可不必遵循。只要你心里记着她就好。我想她在九泉之下也是不想你孤独一生的。锦瑟那个女人生平最爱说的就是反话。就像她其实一直喜欢我,偏偏说讨厌我一样。告诉你不准再娶,是想你遇到心仪的女子就娶回家。”凤红鸾道。

    玉子桓袖中的拳头攥紧,眸光涌上水光。

    “你若是想接回云不弃,自然可以去云山接,他总归是你的儿子。”凤红鸾扔下一句话。走向玉痕。玉子桓对锦瑟也是爱的吧?只是如今阴阳相隔。这一局棋中最错误的棋子莫过于他和锦瑟。死的人一死百了,活着的人却一生痛苦。这样的结果,也只能玉子桓独自承受了。

    刚走了两步,玉子桓忽然拉住凤红鸾怀中的锦被,凤红鸾回头看着他,他将脖颈上的玉观音取下塞进云不离手里,对凤红鸾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了。”

    凤红鸾点点头,向玉痕走去。

    玉痕端坐在马上,看着凤红鸾一步步走近,墨玉的眸子平静,无波无澜。

    “你还有完没完?难道我要给你弄个告别仪式,让你们母子慢慢告别?”云锦眼神凉凉,似乎下一刻就要来拉人了。

    “天色还早,云少主急什么?”玉痕扬眉。

    云锦冷哼一声,“本少主怕你整理这两百万大军累趴下!”

    “那也不劳云少主费心!”玉痕见凤红鸾走近,对她伸出双手。

    凤红鸾将云不离递给玉痕。

    玉痕将云不离抱在怀里,软软的一团,轻得不能再轻,他却有些抱不住。虽然不至于在两军面前失去威仪,但看着怀中的小人儿,眉目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柔和。嘴角微勾,说道:“我若不给你见面礼,你还对我笑吗?”

    凤红鸾愕然。

    云不离立即板起小脸,控诉地看着玉痕。

    玉痕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清润的笑声如泉,无回谷两侧的延绵山峦都因了他愉悦的笑声震颤,半响,他收了笑意,但眉眼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畅快,对云不离道:“想要见面礼的话,那就暑日来西凉找朕要。”

    凤红鸾望天。她说云不离今天怎么这么爱笑,原来是讨要见面礼呢!丢人丢得习惯了,脸皮就厚了,脸皮厚了,就不觉得丢人了!

    玉痕将扁着嘴的云不离递还给凤红鸾,眸光微凝,“红鸾,其实我早就承认你当初选择他没错!朕给不了你想要的。”

    凤红鸾笑笑,“嗯,我就是个小女人而已。所求不是站在高处,而是想掩入尘埃!云锦能陪我站在高处,也能陪我掩入尘埃。”

    玉痕扫了云锦一眼,“他是一个好丈夫,朕却会是一个好皇帝,我的双手能保证在这万里江山如画下使我的子民安居乐业。”

    “我相信!”凤红鸾笑着点头。

    玉痕再不开口,似乎要将她深深印在眼底。

    凤红鸾抱着云不离转身,不说再见,不说不见。此生也许再见,此生也许不见。就留给缘分和命运去安排吧!

    没等凤红鸾走近,云锦早已经等不及,催马上前两步,伸手将她拉上马,还没等凤红鸾抱着云不离坐稳,他搂紧她的腰,双腿一夹马腹,玉雪龙四蹄扬起,绝尘离去。

    青蓝、青叶、弄花、弄兰等这些亲卫从属紧随其后。

    无回谷两百万大军看着那一行人离开。白衣蓝衣相携的身影渐渐远去。这一副画卷永远停留在了两百万士兵的心中。直到看不到人影。众人依然不能收回视线。

    古来能弃江山的有几人?

    出了无回谷,信马由缰跑了百里,云锦才收了缰绳让玉雪龙慢了下来。

    凤红鸾想着云不离在这样的速度下还能呼呼大睡,实在有才。这几日收见面礼收得手软,估计给累坏了。唯一给笑容最多的是玉痕,居然没收到他的见面礼,这小东西估计心里呕着呢!她偏头笑问云锦,“我们回云山?”

    现在独独云山是她和云锦的十丈方圆。云山仙境,脱离天朝之外隐世。不错!

    “如今桃花谷的桃花该开了!”云锦慢悠悠地道。

    凤红鸾眼睛一亮,“这么早?”

    “嗯!”云锦点头。

    “那……”凤红鸾犹豫,试探地问:“我们去桃花谷?如今合适吗?玉痕刚执掌天下,我们就这样不管云族和蓝雪百姓,蓝雪有子逸和蓝澈不怕,但云族百姓会不会……”

    “你以为云族百姓没有我会反了玉痕?”云锦挑眉。

    凤红鸾摇摇头,“只是觉得你是不是该给云族百姓一个交待!”

    “那都是别人的事儿!玉痕若是没有能力让云族百姓臣服的话,他如何配做这天下之主?”云锦轻叱了一声,低头凝视凤红鸾,眸光温暖得沁人心脾,低低温柔地道:“爷从今以后就只对我的夫人交待!”

    凤红鸾暖暖一笑,如被蛊惑,“好!你只对我交待!”

    “嗯,我只对你交待……”云锦眸光染上氤氲之色,声音压低,“我们今晚再洗鸳鸯浴吧!我将自己都交待给你……”

    “……”原来是这个交待!可不可以不要?

    凤红鸾刚要反对,云锦已经低头吻了下来,霸道封口,“不准说不……”

    好吧!不说就不说,我交待给你,你交待给我,也就那么回事儿!凤红鸾将反对吞回口中,红唇轻启,迎合云锦的吻。

    两片唇瓣相碰,气息相溶,如风飘雪,如胭脂醉,如女儿红,细细碎碎,沉醉其中。

    许久,云锦移开凤红鸾唇瓣,“我们去桃花谷!”

    凤红鸾抱着熟睡的云不离软软地偎依在他怀里,笑着点头,“好!”

    玉雪龙四蹄扬起,向桃花谷驰去。自此,庙堂之高被抛诸脑后,江湖之远总有一日会踏遍他们的足迹。天下再无云少主,再无蓝王,只有云公子与云夫人。

    谱写一场盛世荣华,不过是愿你我一世安好。

    天山暮雪,玉宇琼楼,此情不悔,此生不倦。【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