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棋局对弈(5)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句话,他身旁左右身后众夫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凤丞相。她们如今被打成这样,老爷见到了凤红鸾这个小贱蹄子的第一话不是问罪,而是问这无关紧要的。

    而且这小贱蹄子见到了相爷居然不见礼,不称呼爹,而是直接喊丞相。简直是无法无天!

    “老爷你……”三夫人、五夫人几乎同时开口。

    想起三人被这小贱蹄子打。而且她们的女儿居然被打成了人不人贵不贵的样子,就心疼肉疼的跟什么似的,恨不得将凤红鸾扒皮抽筋,五马分尸。

    “没问你们话!”凤丞相一挥手,拦住了三夫人、五夫人。声音面色皆透露一股带着威严。

    “嗯!让丞相大人和众位姨娘姐妹们久等了!想必我不在府中的这几日你们甚是想我。”凤红鸾眸光微带寒意的扫了一圈那些姨娘们。还不老实么?等我就让你们彻底的老实了!

    接受到凤红鸾眸光一扫,三夫人、五夫人顿时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凤丞相一怔,随即才察觉出凤红鸾没叫他爹,顿时面色薄怒:“红鸾,你称呼我什么?”

    “丞相大人啊!难道不对?那你可以教给我一种称呼。”凤红鸾挑眉。

    “你……你真是少了教养!我是你的父亲。你如今翅膀硬了,连父亲也不认识了么?”凤丞相顿时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来。

    几位夫人一见老爷动怒。顿时等着这把火烧大。最好将凤红鸾这个小蹄子乱棍打出相府去。

    “子不教,父之过。丞相大人还真是说对了,我还真是没有教养。没有人交给过我丞相大人是我的父亲。这些年我一直住的小院除了时常被些苍蝇光顾外。没有见到一个让叫爹的人似乎。”凤红鸾淡淡开口,一片淡漠。

    话落,那些夫人小姐脸色都齐齐一白,凤红鸾居然将她们都比作苍蝇?

    凤丞相面色顿时一白,身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张了张口,发现对这个女儿连见到都不曾,的确没有教导过。只是依稀记得有一个很乖巧的小女孩。那时候还是很小很小。他已经记不清,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脸色更是白了几分。

    “这些年……是我不对,不该对你疏忽。可是这丞相府是你的家,她们都是你的姨娘姐妹。你何其忍心将她们折腾成这幅样子?”凤丞相半响之后,再次开口。

    “丞相大人是等在这里对我兴师问罪的么?”凤红鸾眸光一冷。犹如冰封:“你说的我不明白。是谁给丞相大人说了什么?我将姨娘姐妹们折腾什么样子了?丞相大人可以说出来给我看看。让我明白明白!”

    “你……”凤红鸾一口一个丞相大人,凤丞相为官二十多年,官居丞相高位,一呼百应,何曾被别人如此顶撞过。更别说是她的女儿了。顿时恼怒的瞪着凤红鸾:“我是你爹!你就如此跟我说话么?”

    “爹?”凤红鸾冷笑。嘲讽的看着凤丞相:“你说你是我爹,你有何证据?”

    “你……”凤丞相身子顿时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老爷……”顿时身后响起一众女人的娇呼声。

    凤丞相身子没站稳,老脸大怒的看着凤红鸾:“你这是不孝!有你这么和爹爹说话的么?”

    “丞相大人这就受不住了么?”凤红鸾不屑的斜睨了凤丞相一眼,眸光森凉的扫着那群幸灾乐祸的女人一眼。

    “我这十几年,从我娘亲去世,我每日吃的是剩菜剩饭,穿的是破衣烂衫。身上隔三差五就挨鞭子藤条。身上的伤疤旧的没去,新的又添……”

    凤丞相顿时怔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

    “有人抢我东西,我要笑着给她。说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有。有人对我扔石子,我还不能躲闪,更不能扔回去,只能笑着说妹妹扔的真准。有人骂我娘是贱人,我含泪咽了,有人骂我是贱人生的野种,我想都骂我娘是贱人了,我是贱人生的野种也没什么……”

    凤丞相闻言,不稳的身子顿时僵住。

    “有人三不五时的给我关进祠堂,暗无天日,连续几天没水没饭吃。好着进去,出来大难不死的昏睡几日。没有药,醒来再就面对一大堆的冷嘲热讽,奚落漫骂。大冬天的屋子连块炭火也没有,夏天屋子漏雨怕是连马棚也比不上……”

    “有的人一天换几套新衣服,我一年连一套新衣服也没有。有的人上学堂,参加这个盛会那个盛会的时候,我在挨板子,跪凉地板,或者是关祠堂……这些多不胜枚举!”

    凤红鸾一字一句,看着凤丞相脸色越来越白,笑的清冷森寒:“这些的时候……可是从来就没有一个说是我爹的人出现来为我遮风挡雨。”

    凤丞相再次一个趔趄,后退了数步。连带着扶着他的一干夫人都险些栽倒在地。

    “爹是个什么东西。我还真不知道!”凤红鸾最后总结性开口。

    凤丞相浑身猛的一震,额头有青筋爆出。猛的回头看扶着她的一干女人。那些女人顿时一个个惨白着脸心虚的后退而去。

    这一眼,凤丞相一瞬间老了十岁!

    也就是说这个女儿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了!这些年……这些年她居然是这样过的……

    杜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悔恨交加,声音悲切:“夫人!”

    夫人要是想到小姐会这样,可是还会让他松手不管?这一刻,杜海悔恨自己,他不应该听夫人的,让小姐受了这么多苦。如今她才十六岁,十年前她才五六岁的一个孩子啊……

    杜海一声悲悲切切的夫人,让原先得了凤红鸾娘亲好的丞相府那人老丫鬟仆人都纷纷的跪倒了地上。一个个眼含泪花。

    “小姐……”青蓝、青叶早已经哭的不成声。

    凤丞相眼底涌上自责、悔恨等无数种情绪,刚才那个意气风发,老当益壮的凤丞相似乎一下子就老了。直挺的脊背佝偻了下去。那些夫人人人噤声害怕的退出老远,他的身边连一个搀扶着的人都没有。

    凤红鸾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屑冷笑。凤丞相不过也是一只可怜虫而已。

    悔恨、自责值几两银子?谁能代替那个可怜的女人承受十几年的那样的非人生活?

    常人怕是一天都过不了。

    “丞相大人怎么不说话了?还想兴师问罪么?”

    凤红鸾眸光看向凤丞相以及他身后的那些女人,冷冷开口。今日才只是一个开始。如果自责就能赎罪的话,她宁愿先将她们都送去地狱,再去佛祖前自责!

    凤红鸾说完一席话看着凤丞相,嘴角冷笑,凤眸冷然。

    对于父亲,这个身体的主人曾经期盼过,也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和别的姐妹一样,膝下承欢。可是一年又一年。她都没有见到这个传言的父亲。

    后来四年前,她在青山寺上香,回来便将这种期盼转移到了君紫璃的身上。一盼就是四年。直到前几日她收到了君紫璃的休书。

    彻底的断了她的生念。香消玉殒。

    这个世界的女人,无论你惊才艳艳,但也抵不过骨子里被延续出来的大家礼仪规范还有那些束缚。她们的一生,在家要谨遵父,嫁人要谨遵夫。

    有父等于无父,有夫不如无夫。所以,凤红鸾的最终结局就只能死。

    但她如今早已经不是那个被礼教束缚捆绑住的凤红鸾。她的人生。从来就是她做主!

    凤丞相每听着凤红鸾一句话,身子便佝偻一分,不停颤抖,眼底的悔恨自责将他吞噬。似乎稍微戮一根手指头,他就会栽倒在地。

    他从来就不知道这个女儿在丞相府过的是这般的日子。从来就不知道她……

    他不敢面对那人死去的事实,不敢面对看到这张和那人相似的脸,这些年一直不管不问,刻意遗忘,但是他忘了,她是无辜的,她也是他的女儿啊。

    他曾经也是多么的期盼这个孩子出生,曾经日夜欢喜在心头。可是什么时候所有的都变了?什么时候起他便刻意的去遗忘曾经。

    转眼间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个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他的确是从来就没有尽过一次做父亲的责任。甚至遗忘了这么多年。

    若不是璃王殿下未嫁先休,若不是丞相府的家务事如今传的天下皆知,若不是这短短几日关于这个孩子不少的震惊之举。他怕是还会遗忘下去。

    “怎么?凤丞相是不是很自责?”凤红鸾见凤丞相的样子,嘴角不屑加深,清冷淡漠的道:“你的自责很值钱,可是我不稀罕!”

    闻言,凤丞相的身子猛的一颤,一张老脸惨白如纸的抬头看着凤红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