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棋局对弈(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音刚一进屋,就听到凤红鸾这样说,顿时老脸一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三小姐见谅,老和尚我多有不得已,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天音大师严重了。没什么事儿的话凤红鸾告退了!”凤红鸾站起身,淡淡的道。

    “三小姐请!”天音立即一礼。

    凤红鸾抬步,刚走了两步,智缘立即道:“三小姐请留步!”

    “大师有何见教?”凤红鸾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智缘。

    “红尘十丈,却困众生芸芸,仁心虽小,也容我佛慈悲。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故此,佛曰不可说。”智缘大师看着凤红鸾,声音浑厚,话落,缓缓开口:“三小姐可是明白?”

    “不明白!”凤红鸾看着智缘,在他话落,清淡开口,眸光淡漠森凉:“我只明白情之一字,与我绝缘。”

    智缘顿时一怔。

    凤红鸾嘴角露出一抹浅淡的讽笑:“智缘大师想我明白什么?”

    智缘顿时哑了口,双掌合十:“阿弥陀佛!”

    凤红鸾转身,不再理会,抬步走出了屋子。青蓝、青叶立即跟上。三人转眼出了主持主院。

    看着凤红鸾离开,智缘再次叹息一声:“阿弥陀佛!”

    “师叔,凤三小姐似乎有心结难解,恐怕……”天音忧心的看着凤红鸾刚刚离开的门口。

    “凤星独具慧根。历尽红尘归位。天命所归。一切皆是命定。我等确实是老了,操心不得。只求佛主怜悯众生。不是一场浩劫才是。”智缘收回视线,看向床上的君紫钰,只见他锁骨上的黑色渐渐褪去。顿时松了一口气道。

    “师叔说的是!”天音也看向床上的君紫钰,双掌合十:“阿弥陀佛!”

    出了主持院落,凤红鸾面无表情的回到了后山东侧院。见西侧院一片漆黑。没有人声。显然是那人已经离开了。

    停住脚步,默然的看了西侧院半响,才抬步走进了屋内。

    一夜无话,一连累了三日,凤红鸾这一觉一直睡到将近午时才醒转。

    青蓝、青叶知道小姐这三日累坏了,不敢打扰。

    车夫大早上就来接凤红鸾。也一直等在山寺门口。

    凤红鸾起床,青蓝、青叶立即走了进来。洗漱完毕,收拾妥当。凤红鸾用了寺中最后一顿斋饭。才抬步慢悠悠的走出房门。

    青蓝、青叶跟在凤红鸾身后,轻声道:“小姐,早上的时候天音大师派人来告诉小姐,皇上醒了!问小姐可去见皇上?”

    “不去!”凤红鸾一想起那日君紫钰赖皮的不下她的马车,脸就寒了下来。

    青蓝、青叶不敢再言语。

    出了山门,一眼就看到马车停住门口。车夫上前躬身见礼:“三小姐!”

    “嗯!”凤红鸾淡淡的应了一声抬步欲上车。

    “女施主请留步!主持有东西交给女施主!”早先那小和尚道灵急急的声音传来。

    凤红鸾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道灵。

    道灵气喘吁吁走上前,双手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凤红鸾:“这个瓶子是智缘师祖送给三小姐的三颗大还丹。这本经书是天音主持送给凤三小姐的。师祖和主持说这两样东西三小姐有朝一日也许会用到,就提前送给三小姐了!”

    “替我多谢两位大师。”凤红鸾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清凉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随即收进怀里,淡淡的道。

    “那小和尚就回去复命了。”道灵转身回去了。

    凤红鸾回身,提着裙摆上了车。青蓝、青叶立即也跟着上了车。车夫挥起马鞭。马车稳稳离开青山寺,向着上下而去。

    一路寂静,偶尔有些来往青山寺上香的行人,进了城,熙熙嚷嚷的人流穿梭不息。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

    青山寺的三日就如一个世外桃源。一入了京城,就如入了这万丈红尘。

    凤红鸾伸手挑开帘子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嘴角扯出一弯笑意,果然她还是喜欢这繁琐杂乱的十丈软红的。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转过了主街开始拐入丞相府的街道。又走了片刻,马车缓缓停住。

    “小姐,回府了!”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凤红鸾点点头。

    青蓝、青叶挑开帘子,刚要下车,当目光看到丞相府大门口黑压压的一群人,小脸顿时就白了。回头看着凤红鸾:“小姐……”

    凤红鸾自然也看到了丞相府大门口情形。当前站着一个身着官袍的老者,老者眉眼方正,面色不怒自威。身子已经微微发福,负身而站,一派富贵。正是丞相府的一家之主凤丞相,也就是凤红鸾她爹。

    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但自然有一国丞相风范。岿然不动。

    他的身后站了一群红红绿绿,穿金戴银,朱钗环绕,同样打扮富贵的女人。只是这些女人皆是头上包裹着颜色鲜艳的丝带,一个个面色被浓妆扑抹。而且涂了厚厚的胭脂。几乎都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

    勉强看出站在凤丞相左右的正是那日被她扔了杯子砚台砸破头的三夫人、五夫人和六夫人。三双眼睛都怨恨的瞪着她的马车。阴狠毒辣。

    如果眼睛里能藏着剑的话,凤红鸾毫不怀疑,此时她的马车指不定会被戮出多少个窟窿。看来砸的还是轻。凤红鸾心里冷笑。

    眼光向后掠过,只见依次排开的是那些姨娘。没有发现丞相府二夫人和四夫人。想起那两个女人都断了腿了,自然是走不了路,出现不了。

    在这些女人身后,依次排开站着是一群小萝莉。自然是凤红鸾的那些妹妹们。除了少了四小姐凤金铃,五小姐凤青玲和六小姐凤银铃外,其余都到齐了。

    一个个都低着头,没看她的马车,但还是看到一个个小身子颤抖,刘海下的一张张小脸惨白。

    在这些小姐后面,依次站着的是丞相府各房各院的丫鬟仆人。领头的是丞相府的大管家杜海。杜海面色隐着忧心之色的看着凤红鸾停下的马车。

    这么大的阵势,看来是特意在这里等她兴师问罪的了!

    凤红鸾清凉的眸子淡淡扫了一圈,目光最后定到当前的凤丞相身上。似乎记忆里凤红鸾有两年没见到这位凤丞相大人了。

    那次记忆还是中秋宴上,也仅是一面。凤红鸾连正席也没被允许参加。更久远的似乎就是她娘死的时候了。也就是说这十几年,在这丞相府方圆尺寸之地,她仅见过这个爹两面。

    如今这么大的排场。这位凤丞相终于想起她这个女儿了么?

    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也好,今日将那天没算完的账,还有十六年受辱被欺负的账,都一并算了!

    “愣着干什么?下车!”凤红鸾清冷的声音对着挡在马车前的青蓝、青叶开口。

    清凉清冷的声音透过帘幕传了出来。丞相府大门口众人顿时齐齐心头一凉。领教过凤红鸾教训的那些夫人小姐身子不受控制的齐齐一哆嗦。

    “是,小姐!”青蓝、青叶顿时下车。一左一右伸手挑开了帘子。

    凤红鸾微低了一下头,不像往日跳下车,而是动作优雅慢慢的从车上走了下来。脚尖落地,不往前迈步,而是站在车前,看着凤丞相,眉眼如一抹清水烟云。清凉清淡。

    看到车上走下来的人,凤丞相身子顿时一震。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迈了一步。须臾,猛的停住,一双眼睛刹那无数种神色的看着凤红鸾。

    激动、复杂、怨怼、无奈、悔恨、伤痛……

    万千神色,眼过千帆。

    凤红鸾一怔。随即清雅的面色瞬间寒了下来。心中冷笑。看来他这个爹是想起死去的凤红鸾的娘了。这么多的女人,那女人死去十几年了,依然能让他想起,不知道是归功于她长了一张和她娘酷似几分的脸,还是他有那么一点儿对她娘那个可怜女人的情。

    但无论如何,凤红鸾是他的女儿,这十几年他不闻不问,让他的女人和女儿欺负,就是不该!

    衣袖轻轻扫了一下,拂去本来洁净无一丝尘土的衣服。带起一丝清凉的风。

    一阵清凉的寒意飘向凤丞相的脸面,凤丞相瞬间惊醒。

    看着凤红鸾清淡的眉眼神色,忽然心头一凉,眼中的万千神色如潮水一般的褪去。一双老眼有些怔怔然。

    丞相府大门口,几百人如一个人,无声无息。

    须臾,凤红鸾嘴角的冷笑变成了一抹清冷优雅高贵的浅笑,清凉的声音缓缓吐口:“丞相大人是来接我的么?好大的排场,我都受宠若惊了!”

    “你……”闻言,凤丞相开口,想说什么,但是忽然住了口,声音带着一丝压抑:“你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