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棋局对弈(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微风吹起他的青丝,青丝如一匹黑色的锦缎铺染开来。

    远山湖水,桃花林淡淡果香间。他如一副黑白相间的水墨画。淡淡的温润,淡淡的清凉。说不出的雅致风华,道不尽的秀逸雍容。

    凤红鸾看着男子,清凉的眸子微微眯起,再眯起,直到眯成了一道细细的缝隙,几乎快要合上。

    须臾,眯着的眸子一点点睁开,眸底闪出一抹清厉的光芒,直直的射向男子的后背。

    片刻之间,凤红鸾收回视线,猛的转身,沉着脸从原路返回。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

    就在凤红鸾转身的刹那,男子猛的回头,欺霜赛雪的容颜,嘴角含着一丝温润清淡的笑意,声音亦是清越温润。

    凤红鸾就如没听见一般,脚步不停。她自然已经认出这个人是谁。天下三公子之一的西凉国太子玉痕。除了他之外还能是何人?

    还能是何人和云锦、君紫璃一样的讨厌!

    “在下不记得有得罪凤三小姐。”玉痕看着凤红鸾的背影,浅笑不变,微微挑眉,声音清润:“难道凤三小姐怕我?”

    怕?开什么玩笑!凤红鸾脚步依然不停,不屑的扯动嘴角。

    “既然不怕,留下来对弈一盘如何?”玉痕似乎看的透凤红鸾心中所想。淡淡笑问。

    对弈?凤红鸾猛的止住了脚步。

    见凤红鸾止住脚步,玉痕墨玉的眸子染上一抹潋滟光华,一闪而逝:“如果你赢了我,玉痕从今以后保证不出现在凤三小姐的面前如何?”

    闻言,凤红鸾挑眉,不回头,身子也不动。

    玉痕嘴角微微勾起,温润的声音带着一抹沁人心脾的清凉,继续道:“如果你赢了我,从今以后,只要有凤三小姐在的地方,玉痕退避三舍。”

    话落,玉痕淡淡笑问:“如何?”

    “好!”凤红鸾猛的回身。清凉的声音吐口。

    这条件太诱惑!

    见凤红鸾答应,玉痕嘴角勾起的笑意慢慢散开,欺霜赛雪的容颜瞬间如一株雪莲花,清雅如画。低润的声音缓缓飘出:“流月,去取棋来。”

    “是,主子!”空气中一人的声音飘远。

    凤红鸾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玉痕颠倒众生能令万千女子失色的笑。眉眼冷凝,眸光清淡。她关心的是如何赢了他,让他以后见到她都退避三舍。

    玉痕似乎看出凤红鸾心中所想,嘴角勾起的笑意加深,墨玉的眸底潋滟幽光中也是浅浅的笑意。

    一阵轻风拂过,黑衣的一角飘落,流月手中捧了一个锦盒,躬身递给玉痕:“主子!”

    “嗯!”玉痕点点头,伸手接过锦盒,向着不远处的石桌上扫了一眼,对着凤红鸾温文尔雅一礼:“三小姐请!”

    凤红鸾点点头,随着玉痕抬步走到石桌前,让也不让他,当先轻身坐下。

    玉痕俊颜笑意不变,衣袖轻轻一扫,桌子上的细微尘土簌簌滑落。他一撩衣摆,优雅而坐。白玉的指尖打开锦盒,里面黑白棋子映入眼前。

    凤红鸾看着玉痕手中的棋子,黑白子都是上等的纯玉。黑子墨玉,白子暖玉。玉质晶莹剔透,都是泛着淡淡的光华。这样的两种玉本来就是世间难求。更何况凑了这么一副棋子,更是价值难以估算。别说千金,就是万金也难买。

    凤红鸾打量间,玉痕已经铺好棋盘。

    棋盘也是上好的天蚕丝软稠,棋盘的线脉都是用最好的金丝线勾画。针脚仔细,绣功堪绝。配这样一副棋子,同样是上上品。

    看着棋盘和棋子,凤红鸾嘴角微勾,在前世她也有一副好棋盘。好棋盘配好棋子,下棋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

    这样看来,玉痕的棋艺一定是高绝。或者说是清高。否则他也不会提出如此大的诱惑条件了。

    今日就打破他的不可一世!

    凤红鸾心中冷冷一笑,伸手去抓棋子,黑子清凉如水,白子温润暖如骄阳。刚触到白子,指尖挑开,直接拿起了黑子。

    天蓝色的水袖扫过棋面,凤红鸾将棋子落在了正中间。

    一举中锋!

    玉痕看着凤红鸾的手,手很小,很白,指甲没有女子寻常都涂有的豆蔻,而是如挂着露珠一般晶莹,带着微微的清冷,微微的凉。在蓝衣水袖衬托相映中如一汪白月光。

    洁白的皓腕如雪,纤细的手腕上一抹碧绿。那是云族的翠羽烟云……

    玉痕看着翠羽烟云。墨玉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伸手拿起一颗白子,放在了凤红鸾的旁边。

    并驾而驱!

    凤红鸾看着玉痕落下的白子微微蹙眉。伸手再拿起黑子,放在棋盘一角,玉痕同样执起白子尾随而至,落在黑子旁边。

    再次眉梢微凝,凤红鸾又接连三个子将四个角落填满。玉痕依然同样尾随而至。

    拿起第五个子,凤红鸾终于抬眼看玉痕,玉痕依然浅浅而笑,墨玉的眸子映着淡淡光华,同样看着凤红鸾。

    四目相对,凤红鸾眸子泛出清凉的光。

    不低头,只是看着玉痕的眼睛,将棋子落在棋盘上。

    玉痕同样也不低头,看着凤红鸾的清凉的眸子,手中的棋子正巧落在她刚落下的棋子旁边。

    眉梢微微一挑。凤红鸾手下动作加快。一颗颗棋子簌簌而落。依然看着玉痕的眼睛。

    玉痕同样也不看棋盘,每一颗棋子落脚之处正正好好是凤红鸾前一刻落下棋子的旁边。毫厘不差。

    几十个棋子转眼而就。凤红鸾清凉的心更凉了几分。果然是遇到对手了!

    移开视线,凤红鸾低下头,开始审视棋盘。

    玉痕也随着她的动作,同样低下头看着棋盘。半响,勾起的嘴角,看向凤红鸾,笑的雅致。

    “你一直都是如此下棋?”须臾,凤红鸾抬头,斜睨着玉痕。

    “端看遇到谁!你,让我不得不如此!”玉痕笑着摇头。

    “我很荣幸!”凤红鸾冷冷的哼了一声。手中的黑子再次落下。而是反跟随在玉痕身后。

    玉痕一怔,随即莞尔一笑,一颗白子又反跟随在凤红鸾刚落下的那颗棋子之后。

    须臾之间,二人手中的动作再次加快,黑白子相间,在棋子的外围竖起了一座围城。

    凤红鸾猛的闭上了眼睛。

    玉痕也在同时闭上了眼睛。

    手下的动作不停,但是双方落子的时间越来越慢。

    不远处流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二人,俊秀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一双眸子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凤红鸾。主子棋艺,堪当一绝。云公子和璃王都不能如此和公子对弈而不观棋。没想到凤三小姐居然……居然……

    到底是世人眼拙,还是他的眼睛不好使了?他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流月睁了几次眼睛,闭了几次眼睛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那二人坐在一处,男子雅致雍容,女子清绝风华。是如此的相配。主子面色一直挂着愉悦的笑意。那是以前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即便出现也是屈指可数。不曾想仅是见了凤三小姐至今,主子不知道笑了多少次他都数不过来了。

    主子可是对凤三小姐动心了?

    流月看着凤红鸾,一身清冷光华,明明很耀眼,很灿华,但是他偏偏觉得那女子背后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无心无情凉薄到可怕的地步。主子若真的动心的话,怕是……

    心底的凉寒之意猛的袭上心头,流月脸色发白,转头看玉痕。只见主子虽然温润柔暖的笑着。但是背后同样是一片无底的深渊,黑暗无垠。忽然之间心头的凉意就那么的褪去了。

    流月看着二人,天下间怕是只有这个女子才能与主子相配。主子不要婉转奉承,曲意承欢,零零碎碎争风吃醋困在高墙大院里一方天地抖个你死我活的女人,他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乾坤中藏有锦绣,卑倪中自有一丈方圆。纵横天地,能有不输于男子气魄星魂的女子。

    主子要找的就是与之并驾齐驱的人!

    这一刻,流月对凤红鸾心底早先有的排斥一扫而尽。致以无上尊崇。

    桃花林寂静,远山湖水一片清幽。时间一点点过去。二人的棋子已经成相持之势。落子由早先的一秒钟一次,到如今的半个时辰没有动过一子。

    凤红鸾眉眼清淡,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棋盘。

    玉痕嘴角的笑意已经不知何时收起,同样一眨不眨的看着棋盘。

    流月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打扰了主子。真的让凤三小姐赢了的话,那主子可就再不能见凤三小姐了。那岂不是不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