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就是她了(5)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老头子遵命!”老铁立即躬身。只是抓着图纸和绢布的手紧了紧。

    “你即刻抓紧回去做工,务必做到最好。”少年轻轻一挥手,伸手扯过老铁手中的绢布,放进怀里,眉眼灼灼的再次看向马车离开的方向。

    “是!”老铁看清少年眼中的灼热,顿时心底一紧。躬身应是。

    “没想到我此次前来东璃,倒是收获不小。”少年幽黑的小脸,精致五官散开,笑颜艳艳,瞬间如一株风飘雪月的白菊。

    老铁不语,看着少年明艳的笑容,心头突突跳动。

    “还有多久仪仗队到?”少年转头询问。

    “回主子!大概还有半月左右。”老铁立即恭敬回道。

    “嗯!我要在盛宴之后立即带她回去!”少年道。

    “主子,听说君紫璃如今一反常态,答应了她三个天价条件,外加十万两黄金,而且为她将琼华公主送的婢女给送回了西凉国。云锦要入赘凤府为三小姐夫婿。可谓如今她是风头鼎盛。如果我们悄悄带她离开怕是很难。”老铁立即道。

    “那更应该带走了!”少年眸光立即一冷,声音暗沉:“君紫璃有眼不识金镶玉。喜欢琼华那个花瓶。如今若想反悔,岂能容他?我如今找到她,自然她就是我的。”

    老铁顿时一惊,看着少年,似乎被他那句我的给惊住了。

    “你立即部署,无论付出任何代价,盛宴之后,我一定要将她带走。”少年不理会老铁眼中的惊色,眉眼间神色光华粲然,带着势在必得。

    “主子要不要等圣上来信再做定论,也许圣上有别的指示也不一定……”老铁轻声试探着开口。

    “不用!东璃一行父主要我全权决断。况且找到她,父主也许比我还急于将她带回去。”少年立即打断老铁的话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少年

    眉眼瞬间冷凝,转眸凌厉的看着老铁,眸光含怒,厉声质问:“你认为本太子没有权利带回去一个人?”

    “是!太子殿下恕罪!老头子一切谨遵太子殿下吩咐!”老铁立即跪倒了地上请罪道。

    “就如此吧!”少年一摆手,冷冷看了老铁一眼:“别以为你逍遥了十几年,就忘了你的主子是谁。要是我发现你有任何不妥之处,仔细你的脑袋!”

    “老头子不敢!”老铁立即伏首。

    少年冷哼了一声:“不敢最好!”

    老铁不敢再言语。

    “罢了,你快去吧!一定要将那个物事儿做的仔细,我这就去寻蓝雪暗隐,给父主休书一封。”少年一摆手。走进了小院。

    “是!”老铁站起身。向着凤红鸾马车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老眼眼底有什么神色涌动,须臾,也立即紧随少年其后进了小院。

    老铁匠铺门前再次静了下来。

    位于老铁匠铺身后百米之外一条背街,静静的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不算华丽,停在那里许久也不会有人注意。

    车前一个小童模样的小男孩拿着鞭子在无聊的把玩。鞭绳子绕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主子,我们到底要在这停到什么时候?一会儿等我们再去凤凰楼,人家凤三小姐该离开了。”

    小童正是小蜻蜓。他不明白主子既然说来老铁匠铺,还以为是真的要打东西,或者是来见凤三小姐。可是不成想,人是来了,东西没打,人都走了也没跟出去。而且一直在这等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了,而且一句话也不说。

    他真是不明白主子要做什么。从昨天在楼上见了凤三小姐之后,主子就一直很反常。

    虽然主子的决定他是不敢质疑的。但是他实在是心理痒痒想去凤凰楼。不止是东璃国,天下都传遍了,凤三小姐、云锦公子、还有璃王要在那里履行约定。一定会有好戏看。

    可是主子偏偏将车停在这里。看样子还没用走的意思。他着急啊!

    “嗯!”车内男子低低的应了一声。清清淡淡。然后再没用任何言语了。

    小蜻蜓听到男子应声,脖子一缩,张了张口,小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也不敢再言语了。

    主子虽然宠他,但他不能恃宠而骄。主子将车停在这里,一定有其打算。不是他该过问的。所以只能低垂着头任命的祈祷,希望主子快点儿开口说去凤凰楼。那他一定将马车赶的飞起来。好赶去看到好戏。

    又等了盏茶时分,车内男子忽然开口:“流月!”

    “主子!”流月应声出现。

    “可是查清楚了老铁匠铺之人的身份?”男子缓缓问道。声音低润。

    “回主子,恕属下无能,查无可据。只是知道老铁匠铺的主人老铁是十三年前突然来到东璃的。正逢当时一家铁匠铺关门,便被他买了下来。仅仅三日时间,老铁匠铺便名扬天下。”流月摇摇头道。

    “嗯!”男子轻轻应了一声。被车帘挡住的容颜看不见表情。但想来一定是淡漠清凉的。

    流月顿了顿又道:“主子您可是记得,在十年前曾经吾主圣上得了一件地方进贡的玉雕龙。便是老铁匠铺所铸。圣上极其喜欢,曾派人来请。但后来无功而返。主上说此乃世间奇人。不愿入住宫廷困锁。便也作罢了!”

    “是有这么回事儿。”男子点点头:“那是父主五十岁生辰之日。江洲知州府台进献给父主的。”

    “是!”流月点头。

    “我当时也有此意探寻,后来不想父皇寿辰之后,师傅却故去,我急于赶去了苍茫山。回来听父皇说起那人不愿困锁宫廷,便也作罢了!”男子淡淡开口。想起了故去的业艺恩师。清淡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

    流月不语。静静听着。

    “既然父皇得到老铁匠铺雕刻之物,其他两国和藩属小国必然也得到。而且老铁匠铺声名在外。天下有父皇一般重才惜才毕竟鲜有。他能安平至今。却不得不令人深思。”

    男人声音一转,淡淡的惆怅褪去,低沉声音缓缓吐口:“千金一件物事儿。一日三件。便日进三千金。经此十三年。日日不做空,这是何等的一笔数量。如今看来,却原来老铁匠铺是有主人的。这些年忙于应付那些人,倒是被我给忽略了!”

    话落,男子又淡淡开口:“你说说那少年是何模样。”

    “那少年似乎是易容的。”流月想起那少年黝黑的皮肤,顿了顿开口。将少年的模样说了一遍。

    “蓝澈!”流月话落,男子墨玉的眸子眯起。沉声吐口。

    “听主子所言,似乎是蓝雪太子。”流月一怔,想了一下,立即道。

    “是他?”男子如玉的指尖轻轻的敲打着车壁,凤目微微眯起:“这么说老铁匠铺是蓝雪国的了?十三年如一日拿一道题考问世人。蓝雪国是在寻找什么人么?”

    “回主子!似乎是!”流月立即道。

    “她可是解了题?”男子淡淡挑眉。

    “凤三小姐的确是解了那道题离开了!”流月点点头。

    他很好奇答案是什么。奈何老铁匠铺犹如龙潭虎穴,百米之内被困守的固若金汤。他根本靠近不得。这也是主子将车停在这里的原因。但想到以主子功力一定可以进去。但主子的身份自然不会去。可惜他功力不够,不知道凤三小姐的答案是什么。

    男子沉吟半响,低声吩咐道:“去查!看看是否真的是他!”

    “是!”流月立即垂首躬身。

    “若查不出,便查这些年老铁匠铺花销来源去处。相信必有蛛丝马迹可循。查到了老铁匠铺所得金银去处。便也查到了他的身份。”男子又吩咐道。

    “是!”

    男子静默了下来。似在沉思。流月没有得到指示,便也不离开,躬身站立。小蜻蜓一动不敢动,更是保持连大气也不敢喘的状态。

    静默半响,男子终于淡淡开口:“没事儿了,去吧!”

    流月得到指示,身影一闪,无声无息消失。

    “赶车!立即赶去青山寺!”流月离去后,男子对着小蜻蜓吩咐道。

    “啊?”小蜻蜓顿时一惊:“主子,您……您不去凤凰楼了?”

    “嗯!”男子淡淡应了一声。

    “您……你不是要……凤三小姐……”小蜻蜓语无伦次开口。

    “小蜻蜓!如果你想去凤凰楼,便自己去吧!”男子清润的声音微微加重,不悦的透过帘幕。

    “小蜻蜓不敢,自然随主子去青山寺。”小蜻蜓顿时小脸一白,立即拉动马缰绳,停了许久的马车终于走了起来。

    走了不远,小蜻蜓还是不明白主子咋地就不去凤凰楼了?张了张嘴半响,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主子,您干嘛要去青山寺啊,如今天色都这般时候了,我们到那就已经天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