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就是她了(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何?我可是答对了?”凤红鸾声音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淡。

    “你……”少年一连说了几个你字,最后双眼目光灼灼的看着紧闭的车帘:“请问姑娘尊姓大名?”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轻颤。虽然极力压抑,但是还是能让人听得出来。

    真的解出来了?站在少年身后的老铁也顾不得一直谨守的身份,立即上前一步,从少年手中拿过绢布,当看到那两个字,顿时老眼满是惊喜交加的看着紧闭的车帘。手激动的颤抖。他内心的激动比之少年显然更烈了一分。

    不用向外看,凤红鸾此时从声音和两个人流露出的气息也能感觉出两人的神色。淡淡开口:“老铁匠铺似乎没有问客人名姓的规矩。”

    少年顿时一噎,随即激动惊喜的神色顿时一收,恢复早先出来时的一派攸然淡定:“没有解出此题之人自然没有。解出来了,自然就有了。”

    闻言,凤红鸾清凉的眸子闪过一抹冷光。

    老铁匠铺声名天下三国。人人翘首以望其家有一件老铁的手艺珍藏。作价千金,卖价更是不知几何。此等人才,天下鲜有。但十多年来老铁依然安然独守这小小草棚,没被任何一方招进皇宫为御用。

    若是想赚钱,她丝毫不怀疑老铁匠铺如今可就是金山银山了。但他一日只做三个工,显然不是为钱困守此地。那么就是别有图谋了。

    那个别有图谋……

    看来就是她解出的这道题了!

    凤红鸾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一道题算什么。她若不想做的事情,别人困守不了她。若不是为了酬情,她自然断然不会惹这一趟麻烦。

    但既然她解题,便不会怕麻烦。

    “青蓝!将图纸给他!”凤红鸾不答话清寒的声音开口吩咐道。

    “是,小姐!”青蓝接到图纸,立即手腕一抖,飞到了少年面前:“这是我家小姐要的东西!”

    少年一怔,伸手接过面前的纸张,指尖挑开,当看到里面的图纸顿时一怔。随即一双凤目现出震撼神色的看着马车。

    “如果你能打出此物!我再告诉你名姓不迟。打不出来的话,刚才的账我会和老铁匠铺算咯一清二楚的。”凤红鸾清寒的声音寒可透骨。

    闻言,少年将手中的图纸递给身边的老铁:“铁老!”

    “是,主子!”老铁立即躬身接过。当看到纸上的图案,顿时现出惊异的神色。一双老眼似乎胶住了一般,刚稳定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这位……这位姑娘是要打此物?”

    “不错!你只告诉我能不能打!”

    “能,能打……”老铁立即点头。双眼冒光。显然激动至极。

    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能杀人于无形的利器。这图纸上的东西要是打出来的话,可以想象,会有多大的震骇,防身一用百用。

    “既然能打,十日之后,我来取!有问题么?”凤红鸾一听书能打出酬情,清寒的面色顿时暖了一分。

    十日?老铁看着手中的图纸,沉吟半响,摇摇头:“要一个月!”

    一个月?凤红鸾顿时蹙眉。

    “此物估计既然画出图纸,向来自然是对它极其了解通透,要打造极其艰难,管流程铸造就要无数工序。一个月已然是最快期限。不是我老铁吹大话,放眼天下也就只有我能打的出来。”老铁立即道。

    “好!就一个月期限!”凤红鸾开口。古代如此条件自然比不上现代。一个月也不是太慢。只要它这里能打的出来就好。

    “姐姐如今可以告知名姓了吧?”少年见老铁说能打的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看着马车开口。

    凤红鸾眉峰幽冷。姐姐?

    老铁立即开口:“一个月后打好,老头子一定亲自送到府上!还请姑娘告知名姓!”

    凤红鸾嘴角扯出冷笑。这二人明明已经认出是她所坐的是丞相府的马车了,还想再确认她的身份,不过就算知道又如何?她名字又不是什么秘密。

    “丞相府,排行第三!”老铁话音刚落,凤红鸾清冷的声音缓缓开口。

    人人都知道凤丞相一生无子。后院一群小姐。她排行第三,便也告诉了她的名字。

    丞相府三小姐凤红鸾的大名,不止在东璃,在整个天下,那恐怕也是如雷贯耳的。

    “你就是凤三小姐?被君紫璃未嫁先休的弃妇?凤三小姐凤红鸾?”闻言,少年顿时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惊讶、震惊可想而知!

    如今她被君紫璃未嫁先休的大笑话都已经盖过了她盘踞十多年东璃国第一草包废物的名声了么?凤红鸾面色瞬间一沉,冰冷森寒:“你认为天下间还有第二个凤红鸾么?”

    少年似乎被凤红鸾寒意所震,顿时怔住,随即幽黑的小脸一白。知道自己一时突兀,不该如此说话,只是对于她的身份太过于震惊。怎么也想像不到这样的女子居然是丞相府的凤三小姐……

    不仅能接住他刚才用绢布暗自施展出自诩为傲的冰心剑,而且还能够返回来将他的衣袖打出两个窟窿,如今轻而易举的解了他的家族流传百年都未曾有人解出的谜题。如今携带这样的图纸而来……

    还有这一身清冷华贵的气息……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来,如此女子怎么可能是东璃国的第一草包废物?而且还被君紫璃未嫁先休?如何能不震惊?

    小脸一白之后又是一红,感受到凤红鸾散出的冰寒气息,立即神色一改,歉意的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过震惊而已,口不择言,你别生气!”

    老铁见少年道歉,顿时惊的睁大眼睛。主子何时给别人道歉?即便是错了也是对的。

    凤红鸾到也没想到少年会如此快诚恳的道歉。清寒森凉的面色微微的暖了一分,淡淡开口:“道歉到不必了,你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我……”少年刚要说话。

    “一个月之后,希望你们做出来的东西能让我满意!”凤红鸾打断少年的话,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入骨的清寒继续传了出去:“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如今你们让路吧!”

    挡在马车前的少年和老铁只感觉一瞬间寒入骨,身子顿时一震。

    “是,小姐!”车夫立即挥动了鞭子。马儿似乎还有些惧意的看着挡在面前的二人。但耐不住车夫鞭子挥舞,踌躇的向前迈步。

    “主子?”老铁轻声提醒。

    少年凤目紧紧看着向前赶来的马车,微微抿唇,犹豫了一瞬,侧身让开了路。

    老铁顿时松了一口气,也让开了路。就凭刚才车中人和主子礼尚往来的一手,便知道这女子深不可测,如果若真是不让开路。她也会迫使他们让开。

    马儿见无人阻拦,脚程顿时加快,稳稳的越过了二人,转眼间就出了老铁匠铺这条小街,消失了视线。

    少年一眨不眨的看着马车消失视线。精致的眉眼间现出一抹不符合其年龄的灼热和深邃。

    须臾,少年转回头,看着老铁,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她可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老铁眼底依然残留着一抹震惊之色,震惊的眸底是不敢置信。虽然只是恍惚的帘幕拉开看了女子一面,但车内的女子的容颜还是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容颜……

    老铁抓着纸张的手微微轻颤了一下,身子也跟着轻轻颤动。

    “怎么了?可有问题?”少年看着老铁神色有异,开口询问。

    “她既然能解的出谜题,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老铁收了眼底的神色,看了一眼手中的娟帕上解出来的谜题,立即躬身道。

    “好!”少年面色瞬间现出一抹清然之色,眉眼兴致浓郁,温润声音道:“立即飞鸽传书给父皇,就说人找到了,我参加完东璃国那老太婆的寿宴,这次回去一并带回去!”

    “主子,是否要考虑考虑,她……”老铁犹豫的开口。

    “如何?”少年挑眉,看着老铁。

    “回主子,老头子看刚才那女子神情,听其话语,以及手中的答案,即可知这丞相府的凤三小姐根本就不如传言一般。要带回去怕是不易。”老铁立即道。

    “自然是不同于传言。否则如何能是我们等了百年之人!”少年立即道。

    “可是她……”老铁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说。

    “你何时磨磨叽叽了?难道是这十几年舒服的日子过惯了?”少年顿时蹙眉,随即一挥衣袖,威仪尽显,不容反驳的断然道:“不用考虑!就是她了!不是也是!”

    天生尊贵,说一不二的威仪。不是任何人想模仿就模仿的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