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就是她了(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见出来的不止是老铁,在他的身前一步距离慢悠悠踱步走出一个男子,确切说是一个少年。

    少年也就十五六岁年纪。身体纤瘦,皮肤黝黑,但是不难看出有一张漂亮精致的五官。五官介于男孩和男子之间,虽然还没张开,但可以想象用不了两年,这少年绝对是一个俊美卓绝的男子。

    一袭华贵的浅碧色锦缎长袍,腰束白玉玲珑带。头上束着同样一色的浅碧玉簪。足蹬一双金底金面五凤朝阳靴。一身华贵,自有一种卓然天成的丰润风骨。青丝如墨,步履翩翩而来,全身上下自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贵气威仪。

    少年负手走出,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出了门口,停住脚步,目光第一时间看向马车,清亮的凤目从青蓝、青叶身上扫过,声音低润暗哑:“铁老,你说的可是这两位姑娘要解题?”

    “不是!是里面一位姑娘。”老铁一直错身在少年身后一步的距离,躬着的身子虽然不明显,但神色举止不难看出对男子的敬意。

    “哦?”少年挑眉,凤目盯着马车。车前被青蓝、青叶的身子挡住,根本看不到里面坐着的凤红鸾,况且他也没有感受到别人的气息。

    “的确是车内的一位姑娘要打铁解题。”老铁肯定的点点头。

    “那就解吧!将那道题给她!”少年眼底的疑惑一闪而逝,便也不探究,漫不经心的开口。

    “是!”老铁恭敬的拿出一张折着的泛黄色的绢布递给少年。

    少年看也不看绢布,浅碧色的衣袖轻轻一扫,一阵无形的风向着青蓝、青叶刮去。

    “主子不可……”老铁惊呼一声,还没脱口,少年淡淡的瞥出一眼,老铁刚迈出了一步的身子猛的住脚,老脸惨白的看着马车。

    青蓝、青叶看着飞来的绢布,刚要伸手去接,只觉一股大力打来,二人的身子根本就招架不住,顿时惊呼一声,齐齐的被打下了马车。那折着的绢布带着强大的压力向着里面凤红鸾的面门袭来。自始至终连半分停顿也无。

    凤红鸾看着向她脸飞来的绢布,眉峰一瞬间冷凝,清如水的容颜清寒如冰,如果被这薄薄的绢布打到,那么她这张脸就毁了。

    虽然她不喜欢这张脸太过祸水,但是她更不喜欢顶着一张有伤疤瑕疵的脸生活。

    清凉的眸子一瞬间迸发出凌厉之色,在绢布来到面前尺寸之处,猛的一侧身让过,绢布擦着她的脸庞飞过,手腕一转,衣袖掀起一阵风,‘啪’的一声,绢布打在了手中的书上。

    顿时一本完好的书从中间书页中齐齐的穿透了一个窟窿。

    凤红鸾食指和中指出手轻而易举的夹住了绢布。

    绢布在手中连停顿也无,手腕一转,扬起一抹不可思议的弧度,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少年的面门飞了过去。

    少年正漫不经心的看着马车,见被他打下车滚落在地的青蓝、青叶惨白的小脸,嘴角扬起一抹讽笑,笑意刚扬起,便看到刚才他脱手甩出的绢布又飞了回来。而且速度比他刚才的还要快上两倍不止。

    转眼之间绢布已经到了他面门尺寸之距。

    “主子小心……”老铁惊呼一声,顿时飞身抢救。可是已然来不及。

    少年面色瞬间大变,想躲避已然不及,猛的扬起衣袖激起体内的真气去挡。

    只听同样‘啪’的一声清响,须臾之间绢布落地。少年宽大的水袖袖口两层布料被穿透了一个绢布大小的窟窿。

    不看掉地的绢布,少年猛的抬头,一双凤目死死的看向马车,目光一瞬间迸发出厉色。

    嘴角扯出一弯浅笑清冷的弧度,凤红鸾缓缓探出头,目光清淡的看着少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毁了我的书,我便毁了你的衣服。如果你刚才要是毁了我的脸的话,那么如今就不止是你的衣服只破了个洞了!”

    清泠的声音清清凉凉,如玉雪山千年冰雪,一瞬间席卷这方圆十丈,顿时解了七月酷暑闷热。

    少年只感觉一股清凉的风席卷他的脸,映入眼前的是一张清水芙蓉,天然雕饰,不经脂粉颜色,没有半丝污垢瑕疵的绝色容颜。如玉雪山上的冰雪,和她的声音一样的清凉纯净。

    明媚的阳光由半空中斜披而下,点点光华射进车厢,在她一袭如水的蓝衣上镀上一片华光溢彩。她的容颜隐在车帘的暗影下。但依然掩饰不住她一身清华。

    世间最美莫过如此!

    少年看着凤红鸾,心中忽然一瞬间就被这一句话所覆盖,顿时卸了凌厉恨恼,痴了!

    凤红鸾自然也看清了少年的容貌气质。顿时眼底现出一抹厌恶。这个少年的身上,她看到了云锦、君紫璃、还有那个黑衣男子身上一样得天独厚的贵气不凡和阴暗深沉。

    “青蓝、青叶,上车!”凤红鸾眼底的嫌恶之色毫不掩饰。‘啪’的一下子放下帘幕,冷声开口。

    “是,小姐!”青蓝、青叶刚才被惊的够呛,没想到自己二人居然也挡不住这个少年一招,如何能保护小姐?心中颓然,惨白着小脸立即上了车。

    “赶车!”凤红鸾伸手一甩,刚才破损的书扔出车外,‘啪’的一下子落地。带着一阵寒风掀起书页刷刷声响。

    车夫哪里敢有半丝停住,立即挥起鞭子。

    “站住!”少年顿时飞身,衣袖挥动,一股大力瞬间席卷马车。他浅碧色的身影飘身落在了马车前,低沉的声音开口。

    马儿再次‘嘶鸣’一声,前蹄扬起,受不了大力的后退了数步,全身抖着寒毛看着少年。

    “你不解题了么?”少年一双凤目清亮异常,目光灼灼的看着紧闭的车帘。从来还没有一个人用嫌恶的神色看过他。尽管刚才只是一瞬间,他的确看清楚了,里面的女子是嫌恶的神色。不但不恼,反而嘴角微微带了一丝笑意开口。

    “不解了!”凤红鸾冷淡的声音开口。

    “你不是要打东西么?要知道老铁匠铺享誉三国。打出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少年道。

    “人品不好,打出来的东西也未必好到哪里去,不打也罢!”凤红鸾淡漠的声音带着一丝清寒。

    “你……”少年顿时一恼。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暖,立即温声道:“人品不好也可以打出世间最好的东西。无论你拿出什么,这里都可以打。冠绝天下,无人能及。你确定你不解题了么?”

    闻言,车内凤红鸾顿时蹙眉。她的酬情的确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打出的。这个地方和这个人虽然令人厌恶,但是酬情是她最爱。

    “好!你拿题吧!”凤红鸾轻飘飘开口。刚才寒气尽退,听不出喜怒。

    少年面色顿时一喜。衣袖轻轻一挥,刚才落在地上的绢布飞到他的手中,他手腕指尖一挑,绢布轻飘飘的向着紧闭的帘幕飞来。没有半丝清寒力气。

    凤红鸾纤细的手腕伸出,接住绢布。

    绢布泛着黄白色,凤红鸾伸手摸索着,一下便识别出这绢布足有百年以上。淡淡的看了一眼,手不停住,指尖将绢布挑开。里面的字迹一瞬间现出。

    当看到绢布上的字迹内容,凤红鸾难得的一怔:“你要我解的就是此题?”

    “不错!”紧闭的车帘让少年看不到凤红鸾脸色的神色,缓缓点头。

    “这题……”凤红鸾清凉的眸子瞬间眯起,薄唇轻抿了一下:“你确定?”

    “你解不出?”少年微微蹙眉。

    凤红鸾不语,看着字迹,指尖摸索着绢布,一下一下。长长的睫毛垂落,看不清眼中的表情。

    “是不是你也解不出来?”少年没有听到里面回话,总感觉车内的此时让他能探出那么一丝微薄的气息,但是那气息似乎很凉薄复杂。继续追问道:“难道你能解出此题?”

    车厢内依然静默,无声无息。

    少年凤目紧紧的盯着马车,也不再开口。

    老铁由于刚才被惊吓了一下,此时也感觉出气氛异常,立即快步走过来站在少年身后一步距离,一双老眼紧盯着马车。

    “这题我解了!”许久,凤红鸾淡淡开口。听不出任何情绪。

    “你真的能解此题?”少年顿时一喜,喜意里带着一丝不确定。

    凤红鸾不再言语,须臾,伸手拿起车内匣合准备的笔墨,在绢布上写了两个字。写完之后,手腕一扬,手中的纸透过紧闭的车帘,飘到了少年的面前。

    少年一怔,立即伸手接住飞到他面前的信纸。

    似乎迫不及待的打开。当看到信纸上的答案。一双凤目猛的大睁,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紧闭的车帘:“你……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