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虚此行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道目光相撞,似是在中间竖起了一道屏障,世间一切万物冷凝。

    须臾,凤红鸾蹙眉,眸光乍然清冷如冰。眉眼似是染上了一层冰霜。周身如利剑刺去。她厌恶所有能将她看的清楚明白的人。

    男子再次一怔,讶异凤红鸾一瞬间爆发的杀气。随即看着凤红鸾冰寒颜色,四周人依然无知无觉,对她痴痴凝望。不由得缓缓摇头,哑然失笑。

    似乎听到男子清越低润的笑声,凤红鸾一怔,虽然看不到他的容颜,但那手执白玉杯微微抖动了两下的手她很肯定他在笑。

    秀眉微凝,凤红鸾眸光更清冷了几分。

    男子无视于凤红鸾冰冷的颜色,忽然执起白玉杯,对着她缓缓举杯,随即手腕扬起,对着里面的酒微抿了一口。

    ‘啪’的一声,凤红鸾寒着脸放下了撩起的帘幕。

    “呵呵……”男子看着紧闭的帘幕,低低的笑了起来。似乎甚是愉悦。

    “主子,您……您笑了?”身后一个小书童模样俊秀的少年听到笑声,立即上前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男子脸上的笑容,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主子有多少年没有如此笑了。

    “嗯!”男子点点头,收了笑意,微微仰首,将杯中酒饮尽,低润开口:“流月!”

    “主子!”话音未落,一抹朦胧的黑影落在男子身后,清冷应声。

    “去查查刚才过去那个马车中的人是谁?包括她的一切。”男子缓缓吐口。

    “是!”流月立即应声,瞬间消失了身影,如出现一般。无声无息。

    “主子,您……您要查谁?”身后的小童呆呆的看着男子。

    男子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指尖流转间,杯中残余的酒液滴洒在他白皙的指尖,给他指尖染上透明的光泽。如明珠雨露。

    男子看着指尖上的酒液,欺霜赛雪的容颜面色含笑,声音温润清淡:“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小童一双眼睛猛的睁大,呆呆的看着男子,流露出满满的不敢置信的神色。主子何时关心过女人?

    “嗯!一个女人!”男子放下手中的白玉杯,含笑点头,很肯定的道。

    “那……那是……那……”小童呐呐的看着男子脸上的笑,似乎震惊坏了,想要说什么,说了半天也没说出口。

    男子看着小童,莞尔轻笑,回身负手站在窗前,重新向下望去,大街上恢复刚才的喧嚣和热闹,但是却失了让他看下去的兴趣。

    那辆马车和那个女子过去,似乎带走了大街上所有的光华。

    似乎有些留恋刚才的感觉,男子不回身,只是看着凤红鸾刚才走过的地方,想着那女子的神色,薄薄的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小童站在男子的身后,乖巧的不打扰主子,虽然小小年纪,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只是好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让主子如此在意。

    房间静谧无声,偶尔清风吹过,珠帘翠玉发出清泠的响声,清脆悦耳。

    片刻,一团黑影去而复返,流月躬身立在男子身后:“主子!”

    “可是查到了?”男子不回身,清淡的开口。

    “是!”流月清冷的声音有些僵硬的开口。

    “她是谁?”男子感受到流月不同寻常的细微变化,淡淡挑眉。

    “她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凤红鸾。”流月抬头看了一眼男子的背影,冰冷俊秀的脸上依然僵硬:“璃王未嫁先休的弃妇。”

    “哦?”男子一怔,猛的回身。

    “是!属下敢确认无误!”流月僵硬的道。

    “凤红鸾……”男子喃喃开口,声音低沉。须臾,缓缓抬头,欺霜赛雪的容颜再次染上了一抹笑意:“传言果然不可信!”

    “主子?”流月蹙眉。主子居然让他去查那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简直是侮辱了他。

    “流月,天下之大,智者能人居多,流言泛于耳耳,盖不能信以为真。妄自轻浮,切不可为。”男子看着流月嫌恶的神色,微微蹙眉,淡淡开口。

    声音低润,自由一股令人折服的魔力。

    流月面色顿时一白,顿时跪地请罪,再不见刚才一丝一毫厌恶鄙夷:“是,主子!属下知错了!再不会犯!”

    “嗯!起来吧!”男子点点头。

    流月站起身。将手中查得的资料躬身递给男子:“主子,这是查得关于凤三小姐的资料!”

    “嗯!”男子点点头,伸手接过,一张张扫过,温润的面色始终淡淡而笑,但是身边的小童和流月却感受到了主子周身散出的寒意。

    须臾,寒意渐渐褪去,男子唇瓣渐渐溢出笑意。

    小童和流月看着男子一系列的情绪变化尽显在那张欺霜赛雪的容颜上,不由得惊异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一个仅见一面的女子而已,如今居然对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子有这般的影响力了?

    房间只听到翻阅纸张的声音,簌簌清响。小童和流月你看我,我看你,不敢打扰。

    半响,男子看完最后一张纸,缓缓抬头,嘴角依然带着淡淡笑意:“没想到东璃这两日倒是精彩,只是可惜,咱们来晚了两日,倒是错过了。”

    小童和流月不语的看着男子。

    “也无妨,下面想来还有许多更精彩的戏码,今年东璃一行,倒是让我不虚此行了。”男子笑着道。眉眼清淡,霜雪如玉。仅是一个笑容,便使奢华的房间所有物事儿黯然失色。

    “主子……”小童呆呆的看着男子,想着主子只是短短时间,似乎笑了好几次了。

    流月更是惊异的看着男子,在主子身边多年,从来没见过主子如此笑过了。

    “她如今的去处可是查到了?”男子看着流月,再次开口。

    流月顿时回神,立即躬身:“回主子,她……她去了望月楼!”

    “望月楼?”男子一怔。东璃京都最大的青楼?

    “是!”流月僵硬的点头。一个女子居然去青楼,这也就是他对她刚才厌恶的原因。

    男子微微蹙眉:“可是查出她去望月楼所为何事?”

    流月摇摇头。随即想了想道:“属下给主子的资料是昨日之前的。但是据说今日璃王殿下进了丞相府见了凤三小姐,然后派人将追月送回了西凉。之后凤三小姐便出府了。在丞相府发生了什么,如今还没有资料。”

    “哦?”男子眉头更是微微凝起:“你是说君紫璃将追月送回西凉了?”

    “是!属下刚刚得到的消息。”流月应声。

    男子点点头,凤眸闪过一丝霜华之色,须臾,霜华之色渲染而开,眸光笼罩上一层淡淡光晕,声音低润而意味幽深:“昨日丞相府出了那样的事儿,君紫璃去丞相府倒是说得过去。今日不请自去倒是新鲜。追月被送回西凉,看来今日丞相府又发生事情了。”

    流月默认不语。

    “即刻去查查今日丞相府到底发生了何事。务必详细。”男子看着流月,摆摆手吩咐道。

    “是!”流月躬身。

    “查清楚了去望月楼找我!”男子又道。

    “主子?您要去望月楼?”小童顿时惊呼:“您身份尊贵,可是从来就不去那种地方的啊!”

    流月同样不敢置信的看着男子。

    “嗯!”男子点点头,淡淡而笑:“正因为没有去过,所有才要去看看。”

    “主子,万万不可,那种地方……那种地方……”小童小脸忽红忽白,想说什么,但是毕竟年岁小,窘迫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呵呵,看来我们的小蜻蜓也长大了!知道的事情多了。”男子看着小童,淡淡轻笑。

    叫小蜻蜓的小童小脸顿时一红,呐呐的道:“主子又取笑我了。”

    “行了!看来她怕是已经到了望月楼了,我们走吧!”男子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微微凝聚内力,瞬间手中的纸张化为灰烬,他缓缓抬步,当先出了房间。

    “主子……”小蜻蜓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烬,小脸惨白的追了出去。

    流月也脸色忽红忽白的看着男子和小蜻蜓离开,须臾,足尖轻点,如一缕云烟,也离开了房间。

    马车依然缓缓而行,经过刚才凤红鸾撩开车帘一幕倾城容貌,街道两旁行人自动让道避开,马车一路畅行无阻。

    车内凤红鸾从落下帘子后就一直寒着脸,青蓝和青叶看着凤红鸾的脸色,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不明白小姐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如今便心情不好了,而且似乎还是极其不好。

    车内寂静无声,街道两旁同样寂静无声。

    片刻之后,凤红鸾继续的闭上了眼睛。那样不输于云锦和君紫璃周身的气场和风华,她想象不出除了三公子之一的西凉国太子玉痕之外,天下间还能有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