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两难抉择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红鸾的手还没碰到灵芝,似乎察觉她的意图,杜海顿时惊呼:“小姐住手!”

    “嗯?”凤红鸾顿时住了手,看着杜海。

    杜海吓出了一身冷汗,老脸惨白的看着凤红鸾,看着里面完好无损的血灵芝,才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小姐万不能拿出来,这血灵芝必须在此玉凤盒里存放。出来必须立即服用,否则便会立即化于无形。”

    闻言,凤红鸾慢慢的撤回了手,蹙眉看着盒子里的血灵芝,这玩意还挺神奇。伸手盖上盒盖,看着杜海:“这物事儿既然是我娘的,为何在君紫璃手中?是我娘给他的?”

    杜海神色凝重的摇摇头:“这个老奴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当年夫人将玉凤盒交给了一个人保管。”

    “嗯?”凤红鸾凤红鸾蹙眉。

    “夫人当时离去时也没说那个人,只是说时机到了,这玉凤盒便会交给小姐。”杜海看着锦盒,顿了顿又道:“如今既然玉凤盒和血灵芝在璃王殿下手中交给小姐,想来那个人便是陈贵妃。就是璃王殿下的生母。”

    “陈贵妃?”凤红鸾想起君子看着这个盒子的神色,眉头更是蹙紧。据她所知陈贵妃和她娘亲是同一年死的。她娘在前,陈贵妃在后。

    “陈贵妃和夫人早先因为一次机缘下相识。很是要好。后来陈贵妃入了宫。再后来夫人嫁进了相府,更是绝了来往。就是在小姐出生时,夫人进了一次宫,回来之后圣旨便也下了,将小姐许配给那时已经四岁的璃王殿下。”

    杜海说着,顿了顿又道:“后来直到夫人离世的时候,陈贵妃也在同一年去了。至此未见。有些事情老奴也不是很清楚。”

    “嗯!”凤红鸾点点头。

    “不过夫人临终交待老奴嘱咐小姐一句话,说小姐拿回玉凤盒和里面的千年血灵芝,务必要交给一个人,也算报答了她对你的生养之恩了。”杜海沉重的道。

    “哦?那个人是谁?”凤红鸾一怔。

    “那个人是……”杜海看着凤红鸾,刚要说。

    凤红鸾凤眸猛的看向一处,打断杜海的话,面色一寒,厉声道:“谁在那里?”

    伴随着凤红鸾一声厉喝,话音未落,脚下的石子已经闪电般的飞出,射向远处的假山一角。

    杜海此时也猛然的发觉,飞身向着假山而去。

    石子落入假山后,发出清脆的与山石碰撞的响声,凤红鸾眸光一冷,知道没打着人。

    远处一道黑影闪过,杜海老脸一寒,身影也尾随着追去。但是那人影快若闪电的消失在了丞相府的高墙外。

    “别追了!”凤红鸾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清冷的喝了一声。

    仅此一眼,便知道那人的轻功高过杜海,根本就追不到。

    杜海本来攒着劲追去,眼看就要尾随出了墙外,听到凤红鸾的喊声,猛的止住身形,回身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也看着杜海,再次强调:“别追了!”

    自知也追不到,杜海向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撤了回来,看着凤红鸾,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盒子,神色凝重:“小姐……”

    凤红鸾也低头看着手中的盒子,眸光微微眯起。

    “小姐,会不会是璃王殿下的人来探听消息?”杜海试探的问道。

    “不像!”凤红鸾摇摇头。先前她清楚明白的告诉君紫璃,巧儿若有事,璃王府陪葬,他若想知道消息,自然不必离开,可以跟她一起等着看是否这株千年灵芝到底能不能救回巧儿的命。

    “那……”一听不是君紫璃的人,杜海的神色更是凝重了几分:“刚才我和小姐说的话,怕是那个人听到了。”

    “没有!他刚来,我便发现了。”凤红鸾摇摇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百米之内,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她都能及时发现。

    那人落身之处正是百米的地方,若是再远一点儿,以他的武功,她怕是都不能发现。

    “幸好!”杜海惊异凤红鸾的敏感,他都没有发现,小姐居然发现了,这份敏锐让他怀疑是小姐的封印解了,但是看小姐印堂中那一抹青色,很肯定她的封印没解。

    杜海看着凤红鸾,疑惑不解。不明白如今小姐没有内力和武功,可是如何有如此敏锐的感觉?

    不理会杜海眼中的疑惑,凤红鸾低头看着手中的锦盒:“你说我娘让我将这锦盒和千年灵芝交给一个人?”

    “是!夫人临终是这么交待的。”杜海回神,立即应声。想不明白的便也不想了,有夫人当年的风骨,小姐天生敏锐也是应当。总之是好事不是坏事。

    凤红鸾看着手中的锦盒,脸上神思不定:“她说将这个东西交给谁?”

    “夫人说临终留给小姐一个方盒,那个方盒里有书信和信物,自有言明。如今夫人已逝去十年,不知小姐可还是记得?”杜海看着凤红鸾,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有些担忧的轻声道。

    凤红鸾一怔,在脑中搜索记忆。凌乱繁杂的记忆接踵而来。多数都是被那些姨娘姐妹们欺负的情景。

    嫌恶的蹙眉,凤红鸾略过那些记忆,定在凤红鸾她娘,那个孱弱美貌的女子离开时的情形,但是记忆很是模糊。朦朦胧胧,如云雾笼罩,她看不清。

    眉头紧蹙,试探了半响,还是仅有这点滴的记忆。而且头隐隐的疼了起来。

    “小姐?”杜海看着凤红鸾半响没出声,担忧的开口。

    伸手抚着额头,凤红鸾摇摇头:“我没事,只是想不起来。”

    “小姐想不起来?”杜海的老脸顿时白了。焦急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不再言语。再次平稳了一下心绪,慢慢搜索。忽然脑中闪过一幕小小的凤红鸾埋东西的情形。

    似乎是在一处院子里的一棵树下。所埋之物正是那个她娘留给她的方盒。似乎还能感受到当初凤红鸾埋方盒的珍重和小心翼翼。大概是怕别人知道。更是怕那些姨娘姐妹们知道给抢走。

    那棵树是……那个院子正是清心阁……

    忽然抬头看着杜海。

    杜海见凤红鸾抬头,立即紧张的开口:“小姐,是不是想起来了?”

    凤红鸾看着杜海紧张的神色,忽然想起巧儿为她挡剑的情形。还有她说过一定要护佑巧儿不受伤害的话。如今巧儿情况危险,这灵芝要是给别人的话,那么巧儿的命便完了……

    可是如果不给那个人的话,便对不起她娘对她的生养之恩。凤红鸾虽然死了,但是这个身体活着,她如今占用了这个身体,她是凤红鸾。便理应代替凤红鸾遵行她娘的遗愿……

    真是一个两难抉择!

    “小姐?”杜海期意的看着凤红鸾,再次试探的开口。

    凤红鸾不语,脸色不太好。

    杜海不敢再言语,只是老眼紧张的看着凤红鸾。

    半响,凤红鸾低头又看向手中的锦盒,手指尖细细的摸索着,红玉的玉质表面温润如暖阳,里面寒冰如腊月天。这锦盒一看就是世间至宝。

    能拥有这样的宝物,还有杜海这样的人,更证实了她先前的猜测,她娘绝对不是寻常女子,更不是丞相府一个普通女人这么简单。

    她娘到底是什么身份?

    但不管是什么身份,如今她已经死了十多年了,过往的一切早该烟消云散了吧?既然烟消云散了,那么这锦盒和千年灵芝还有那个人,也该随着岁月流逝才对吧?

    凤红鸾她娘虽然给了她生命。但是这十几年的岁月,还是巧儿陪着她走过来的。没有巧儿,凤红鸾怕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更何况今日巧儿为挡剑的人可是她……

    人都有自私的时候,看来只有对不起凤红鸾她娘了。

    许久,凤红鸾抬头,似乎下定了决心,目光充满哀伤的看着杜海:“我想不起来。能想起的就是被那些人欺负,险些死了无数次,都是有巧儿陪着我走了这十多年。否则我早死了不知几次了。”

    杜海顿时老脸一白:“小姐……”

    “别说了,我们去看看巧儿吧!”凤红鸾摆摆手,阻住杜海要说的话,抬步向清心阁走去:“如今那人指不定早就用不到千年灵芝了呢!况且我也想不起来了。今日也是因为巧儿,璃王才给了这个东西。所以,就先给巧儿用吧,以后的事情再说。”

    “小姐……”闻言,杜海老脸更是惨白。刚要说什么。凤红鸾已经快步走远。

    杜海老脸惨白的看着凤红鸾拿着那方锦盒走远。锦盒散发出淡淡红色光芒,和她身上的光芒相辉映。

    须臾之间,凤红鸾便消失在了长廊一角。直去清心阁的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