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如此情深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红鸾嘴角扯动,冷冷一笑。看其仆,观其主,琼华公主也未必如传言所说的那么好。传言这东西,本来就最不可信。

    感受到君紫璃幽深的眸光一直定在她的身上,凤红鸾淡漠的转头,也看着君紫璃。

    微风吹过,吹起君紫璃紫色华贵的锦袍,大朵大朵的曼陀罗滟滟花开。头上紫金冠散发出琉璃华光,青丝随着清风飘扬。

    君子如玉,美如琉璃。莫过于此了!

    无怪乎天下三公子之人!万千闺中女人的春闺梦里人。

    但不过是空有其表,内腹实则阴沉薄幸之人。看着君紫璃,凤红鸾很是怀疑,他真的懂得爱么?

    君紫璃也看着凤红鸾,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如何形容呢!天山雪莲,洛水芙蓉,春之海棠,冬之寒梅。

    这样的女子让人想……

    “主子!”一道黑影一闪,带着一丝清凉暗沉之色,逐风飘身而落在了君紫璃的面前,打断了他的神思。

    君紫璃微微蹙眉,转过头看着逐风,脸色闪过一丝不悦:“可是取来了?”

    “是!”逐风双手躬身地上一个锦盒。躬身应是。

    锦盒是上好的罕见红玉雕琢而成,玉面上雕刻着七彩金凤。金凤的眼睛是罕见的红火石,金凤的凤尾镶嵌着拇指大的几颗夜明珠。

    整个盒子不过是双掌托起那么大。精巧漂亮,一拿出来便是金光闪闪,一见就是弥足珍贵的上上品。

    用这样的盒子来装千年灵芝的确是物尽所值。凤红鸾看着逐风手中的盒子。想着这个是不是真的能救巧儿。

    君紫璃看着逐风手中的锦盒,并不伸手接,只是静静的看着,眸底闪过一抹伤色,周身光华的气息阴郁哀凉了几分。

    “主子?”逐风看着君紫璃的神色,轻声开口。

    君紫璃不语,依然看着盒子。似乎沉浸在某种思绪里,不能自拔。

    凤红鸾看着君紫璃的神色,显然这个盒子对他很重要。既然如此重要还拿出来,那么便说明琼华公主在他心中更重要了。

    一个是西凉国最受宠的公主,一个是东璃国最尊贵的璃王。两个都是天生娇宠。起了爱情的火花的确很正常。

    但是有些人却不知道,这种越是绚烂的东西,越是短暂,甚至是奢求。

    都说凉薄之人一旦动情,便最是深情。君紫璃为了琼华公主舍得拿出弥足珍贵的千年灵芝,而且灵芝本来就罕有,而且这株灵芝显然对他很重要。只是不知道那琼华公主对君紫璃是否也是如此情深?

    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情深这种东西,最不可靠。就如她和亚林……

    想起亚林,心中顿时一沉。脸色淡漠的神色更清凉了几分。

    许久,君紫璃抬头看凤红鸾。眸光深邃的似乎要将她吸进去。对着逐风缓缓开口:“将它送去给三小姐!”

    “主子,追月咎由自取……这灵芝是……”逐风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君紫璃,忽然跪地:“主子还是收回吧!属下觉得琼华公主一定会谅解你的……”

    “送去!”君紫璃面色一沉,低沉的打断逐风的话。声音带着透骨的凌厉。

    “主子?”逐风跪地不动。

    “你是也想反了么?”君紫璃阴沉着脸看着逐风,凤目薄怒阴寒之色:“看来我平日是太纵容你们了。璃王府小的要着不下你们了么?璃王府的狗当真比主人还大么?”

    “属下不敢!主子恕罪!”逐风面色顿时惨白,立即垂首。

    “送去!”君紫璃怒喝了一声。

    “是!”逐风起身,再也不敢言语一句,向着凤红鸾走去。

    凤红鸾看着逐风一步一步沉重的走近,美眸清凉,没有一丝情绪流动。

    走到凤红鸾近前三步远距离,逐风躬身,双手递上锦盒,声音僵硬:“请三小姐收下!”

    凤红鸾伸手,指尖碰触盒子。逐风身子一僵,麻木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期意神色的看着她。

    凤红鸾淡淡的看了一眼逐风,没有半丝停顿,将盒子拿进了手里。眸光扫见君紫璃俊颜平静的看着盒子,似乎无关痛痒。

    越是平静,越是在乎。凤红鸾深喑此道。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弧度。

    逐风见凤红鸾接了锦盒,神色黯然的退了回去。

    漫不经心的将锦盒拿在手里,凤红鸾回身,看着地上不敢置信看着她手中锦盒的追月,淡而冷的开口:“再有下次,别说是一株千年灵芝,就是十株,也救不回你的命!”

    声音清泠,话语断然。不屑冷然,凛然不可质疑。如今你来我往过招数个回合,包括君紫璃在内,场中几人,没有一人怀疑凤红鸾的话。

    “主子,主子……奴婢愿意一死谢罪!求主子收回锦盒……”追月猛然惊醒,看着君紫璃,小脸惨白如鬼,还有悔恨。

    君紫璃不语,俊颜暗沉的看着追月。

    “主子,奴婢的命不值钱,求主子,追月会留信一封自裁书给公主,公主定不会怪罪主子……求主子……”追月哀求的目光看着君紫璃,忽然一咬牙,猛的抬手,将心口的半截断剑向里推去。

    凤红鸾嘲讽的看着追月。现在自杀,岂不是晚了?

    君紫璃面色一寒,一挥袖,一缕气线飘过打向追月的手。

    追月手腕顿时一痛,松了手,看着君紫璃,哀戚惊呼:“主子……”

    “逐风!送她回西凉国交给琼华公主!不得有误!”君紫璃看也不看追月一眼,淡漠沉声开口。

    送回西凉?闻言,凤红鸾眸光轻闪,看着君紫璃。

    君紫璃如玉的神色不明。但不难看出心底隐隐的暗沉之色。

    “主子,奴婢愿意一死,求您……求您别将我送回西凉……主子……”追月闻言,立即向着君紫璃爬去。惨白的小脸鲜血和着泪水横流,狼狈的看不出模样。

    “逐风,你没有听到我的话么?”君紫璃冷漠的开口。

    “是!属下一定将她完好送回公主府。”逐风立即躬身应是。

    “三日,务必到达西凉!”君紫璃声音依然淡漠。

    “是!”逐风脸色一白,再次应声,上前几步抱起地上哭着哀求的追月,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丞相府。

    三日时间到达西凉?最好的马,快马加鞭也要六日。君紫璃是摆明了不给追月医治伤口的时间。到西凉后大难不死便也仅剩下一层皮了。

    果然是凉薄之人的作风!不知道那个琼华公主看到送回去的人该会如何?

    凤红鸾想着,随即觉得无聊。如何也不关自己之事,她目前是尽快去救巧儿。

    拿着锦盒,凤红鸾淡漠的转身,抬步欲行离开。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么?”君紫璃看着凤红鸾转身,低沉开口。

    “没有!”凤红鸾头也不回的开口,脚下迈步。

    “如此处理,你可是满意?”君紫璃看着凤红鸾清华的身影,眸光神色不清。

    “若是巧儿活,今日之事便就此作罢!若是你的千年灵芝不管用,那么我还是那句话,即便是她送回了西凉国,我也会取她性命于千里之外。璃王府陪葬,绝不虚言!”凤红鸾脚步不停,清冷的开口。背影清绝。

    “她对你就那么重要么?”君紫璃意蕴不明的开口。盯着凤红鸾的背影,凤目如云似雾。

    凤红鸾继续向前走,懒得回答,这样的话在此时问等于废话。他应该在她立誓前问。

    “重过你的性命么?”君紫璃继续开口。

    凤红鸾依然不言语。她的性命别人不是那么好取的。亚林是个例外……

    “重过丞相府?”君紫璃继续开口,声音微微低沉:“如果明日丞相府换了天地,你会如何?”

    脚步不停,继续向前,凤红鸾声音淡漠清冷:“你要是帮我毁了这里,我估计会很高兴!”

    紫色琉璃的眸子微微一怔,如玉的俊颜变幻莫测,君紫璃继续开口:“一个月后太皇太后寿辰,皇上早有听闻丞相府中的五小姐善琴,六小姐善萧,且琴箫合奏,仙音妙曲,可招蜂引蝶。皇上特准盛宴献艺。”

    盛宴献艺?脚步猛的停住,凤红鸾回身看着君紫璃。这就是他今日来丞相府的目的?这么说他是知道她昨日关了凤青玲和凤银铃进祠堂的事儿了?

    是来提醒她?还是他想救凤青玲和凤银铃?

    想起凤青玲抢了凤红鸾的琴,凤银铃抢了她的萧,眸光一冷,透骨的凛冽冰封。只是一瞬间,睫毛垂落,遮住眼中的冷凝,凤红鸾淡漠的开口:“是五妹妹和六妹妹的福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