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没事就滚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红鸾终于解放,一下子后退了距离云锦三步远的距离。猛然的背过身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心中升起的怪异情绪和感觉。

    须臾,又狠狠的吐了一口气,袖中的手死死的攥了攥,又松了松,才回身看着云锦。

    只见云锦低着头,很是仔细的抚平华贵锦袍身上的褶皱,说不出的静然优雅,翩翩卓然。天边最后一缕霞光披散在他身上,给他白衣踱上了一层光华。瑰丽无双。

    凤红鸾蹙眉,冷声开口:“说吧!你不是去皇宫了么?又来这里干什么?”

    “嗯?”云锦抬头,似乎被迎面披洒在他身上的红霞晃了一下眼睛,眸光迷离的看着凤红鸾。

    “或者说你有什么目的?”凤红鸾无视那能迷倒万千闺中女儿的风情。继续冷声开口。

    微微挑了一下眉,云锦看着凤红鸾,雾色未退,似有氤氲:“目的?”

    “别装蒜,你不会告诉我你闲着没事儿干,跑我这来玩吧!”凤红鸾瞪着云锦。

    “是啊!”云锦点点头,认真的道:“我的确是来玩的。”

    玩?让她相信这个天下第一公子闲的没事儿跑相府一个小破院子来玩?而且还玩给她戴上了云族的至宝翠羽烟云?她说什么也不相信。

    凤红鸾面色顿时沉了下来:“你最好如实交代!”

    “鸾儿,我的确是无意来玩的,你要我交代什么嘛!”云锦看着凤红鸾阴沉的脸色,眸底有什么一闪而逝,向前走了一步,清润的声音带着一丝绵软和撒娇的意味。

    听到云锦软绵绵的声音,凤红鸾顿时感觉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脸一白,猛的后退了一步。

    “鸾儿……”云锦脚步不停。凤眸闪过一抹幽光,声音又绵软了几分。

    身上的鸡皮疙瘩又起了无数层。凤红鸾小脸一白再白,再次后退了两步,怒道:“别过来,不准乱叫!”

    “鸾儿……”云锦看着凤红鸾一退再退一变再变的小脸,忽然像是找到了什么更好玩的事情,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口中话语更是柔软绵绵,像是江南的烟雨,缠缠绵绵。

    “我告诉你别过来就别过来。别再叫了,再叫我就……”凤红鸾见云锦没有停下的意思,小脸顿时一寒,忽然想起什么,身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退到了荷花池边,怒道:“你再叫我就跳下去!”

    说出这句话,凤红鸾简直想有一把手枪直接解决了自己。心中别提都憋屈了。她八百辈子也没拿自己威胁过别人。连她爷爷的脸和她的脸还有组织的脸都一下子丢尽了。

    但是貌似很管用。云锦果然面色一变,停住了脚步。不上前来,也不叫了。只是眸光悠悠的看着她。

    凤红鸾顿时松了一口气,迅速的掳开袖子,果然见胳膊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小红点,可以想象,也许如今全身都是。

    云锦看到凤红鸾胳膊上的红点,顿时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眸光拢上了一层云雾,似是疑惑不解。

    他叫她鸾儿而已,至于这样么……

    半响,凤红鸾落下袖子,遮住胳膊,看着始作俑者,咬牙道:“没事儿就滚!”

    “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么?”云锦看着凤红鸾。眸光闪烁着莫名哀怨的的色泽,似真似假。

    “到底滚不滚!”凤红鸾脚向后退了一步,踩到了荷花池的边沿。

    “你就那么想死么?”云锦脸色一暗,看着凤红鸾的眼睛,眼底是一汪看不到底的深潭,黝黑深邃:“是因为今日见到君紫璃,所以你还要再跳下去为他殉情?”

    凤红鸾脸色顿时一黑,怒道:“他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为他殉情?”

    “难道不是?”云锦一怔,显然没料到凤红鸾会这样说,看着她站在荷花池边,小心试探的道:“既然不是,那你为何要跳下这里?”

    凤红鸾忽然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出来阻止她了,原来是以为她要跳水自杀。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冷声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下去洗澡。”

    洗澡?云锦再次一怔。仔细的看着凤红鸾,发现她没有半丝说笑的意思,目光落在旁边木石栏杆上,那静静的躺着干净的衣物,然后再看向她身上脏污的衣物……

    的确像是要洗澡的样子……

    难道他真的误会了?顿时想起刚才冒然的举动,云锦脸色瞬间染上了一抹潮红,有些窘迫的道:“我以为你又……”

    “自以为是!”凤红鸾冷叱了一声,打断他的话:“要是有事就说,没事儿就滚吧!”

    又让他滚?想想他天下第一公子,从来女人都趋之若笃的为了见他一面恨不得挤破脑袋撞破墙。如今可倒好,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眼中的臭狗屎了。

    云锦苦笑,无比郁闷的看向天空。

    凤红鸾一口一个滚字,让他彻底的知道他是真的不受她待见。但偏偏他很待见她。想着他也没有干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啊,哪里就得罪了她了?

    虽然看到她黑心打丞相府那些夫人的全过程,但那也是无意看到的,他也没有说出去,还好心的帮她做了她和璃王的证人。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就不待见他。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关键是他对她有兴趣,而且还是第一个近他身让他不反感的女人,就更有兴趣了。

    所以……他不想滚。

    “要滚就快点。还有你以后最好别有事没事出现在我的面前。”凤红鸾看着云锦望着天空不动,矗立在那跟一棵柱子似的。蹙眉冷声道。

    说完见云锦不语。凤红鸾也懒得再搭理他,伸手脱了自己的外衣,‘啪’的一下子扔远。就剩下里面红色的肚兜。看着眼前的荷花池,直接向下跳去。

    云锦听到动静,就看到凤红鸾向荷花池跳下去,面色一变,身影一闪,想也不想拦腰又将凤红鸾捞回了原地。

    “你还有完没完?”凤红鸾这回是彻底的恼了。秀眉怒目瞪着死死抱着她的云锦。

    “你居然还跳?你刚刚答应过我不再跳下去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云锦死死的看着凤红鸾。

    “我是女人,不是什么君子。既然是误会,我要洗澡,凭什么不能跳?”凤红鸾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云锦,想着他不是有病就是脑残,天下第一公子估计也就因为长了一副好皮囊而已。

    云锦根本就没有听见凤红鸾说什么,感觉怀中的人儿如一匹锦缎,触感弹性柔软,身上泛着淡淡的桃花香,一阵微风吹过,青丝俏皮的撩起拂过他的脸,顿时心神一荡,全身心的都沉浸在这莫名的感觉里。感觉心口怦怦跳动,他一度怀疑心几乎要跳出身体了。

    让他一时间忘了所有的言语。

    “云锦!”凤红鸾感觉到了抱着她的人的异样,声音冷的如北极零下七十度的温度。

    云锦身子莫名的一颤,顿时惊醒。低头看着怀中的人。

    女子只穿一件小小的肚兜,薄薄的质料若有若无的勾勒出纤曼的曲线,玲珑有致。那些深深浅浅的疤痕似乎也变成了肌肤的纹路,不但不觉得丑陋,相反更能缭绕人的心神。

    云锦迷离的眸光很快的便陇上了一层云雾,看着凤红鸾,只感觉一阵心海荡漾,不能自己。

    “松手!”放在她腰间的手就跟一块烙铁似的,让她整个人如同火烧火燎。难受之极。凤红鸾不只是用咬牙启齿可以形容了。

    顺着凤红鸾的目光,云锦目光也定在他抱着她身子的手上。顿时感觉一股火焰直接的由手心窜到他心口,进而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手心发出轻轻的震颤。

    “松手!”凤红鸾再次冷冷的咬牙。

    云锦猛的抬头看凤红鸾,然后又低头看还着她腰间的手,手下触感是她温滑如凝脂的肌肤……

    心中顿时如火烧火燎。

    须臾,云锦面色一白,顿时松手,猛的后退了两步,看着凤红鸾,像是得了什么瘟疫一般:“你……你干嘛……脱衣服……你……”

    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俊颜忽红忽白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低头,看着自己,没有觉得任何异样,她只是将外套给脱了,里面穿的衣服比现代的游泳衣要保守的多。

    抬头看云锦,见他一副受惊吓的神色,顿时鄙夷,不屑的冷哼一声。

    果然是古代的男人,迂腐!

    云锦接受到凤红鸾鄙夷的神色,顿时一恼:“你……”

    “我怎么样?”凤红鸾打断他,没有忘记他刚才的手可是放在她的腰上,阴沉着脸看着他:“你最好再给我一个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