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立字为据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红鸾看着云锦,眸光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直到将云锦看的心里发毛。才缓缓摇头:“自然不会。”

    “不过既然鸾儿邀请我,有幸成为璃王和鸾儿的证人。云锦十分愿意为鸾儿效劳的。”云锦眼波流转,瞟了神色不明的君紫璃一眼,暖暖笑着开口。

    “既然璃王殿下和云公子都同意,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凤红鸾转眸看向君紫璃。

    君紫璃对着身后的逐风挥了一下手,沉声道:“去取笔墨纸砚来。”

    “主子……”逐风和追月齐齐开口。看着君紫璃淡淡飘过来威严的眼神,立即又住了口。

    “是!”逐风应声,‘嗖’的一下没了身影。

    云锦看着逐风离开,漫不经心的对着君紫璃笑了一下。缓步走到凤红鸾面前,微微蹲下身,看着她。

    明媚的阳光被挡住,凤红鸾眼前投下了一抹暗影,她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蹲在他面前的云锦。

    四目相对,凤红鸾眸光平静淡漠一如既往。云锦眸底清澈,眸光微微涌动着莫名的波光。

    君紫璃看着二人,忽然感觉两个人很像,虽然一个糟粕狼狈不堪,一个高贵风华无限,在阳光下一个半躺一个蹲着的身影,两两凝视,却是无比的和谐完美。让人不忍破坏。

    他心底忽然升起一股烦闷,想上前拉开二人。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脑中便被一个身影所替代,忽然便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

    眸光微微一抹暗沉,君紫璃看着云锦和凤红鸾。

    须臾,凤红鸾开口:“云公子,你挡住我面前的阳光了。”

    “阳光在天上,谁也挡不住。”云锦温润的开口,眸光氤氲迷离的看着凤红鸾的眼睛,那双眼睛如琥珀,很漂亮,怕是世间再也寻不到这么漂亮的眼睛了。

    凤红鸾难得的一怔。抬眼,果然天空上一轮日光,璀璨夺目。

    原来阳光一直在天上,只要她抬眼,就可以看到……

    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凤红鸾看着太阳,想着不知道那一个世界是否也是同样的一轮日光?亚林是否也生活在这样的日光下。还有蓝夜……

    心底忽然溢出哀伤的气息,一瞬间笼罩她周身。不知道眼前这一切是一场大梦还是什么。是否她明天再睁开眼便回去了。一切都未可知。

    云锦蹙眉看着这样的凤红鸾,被哀伤气息包卷,让他想伸手打碎她身上的这种气息。就连距离她三尺远的君紫璃也感受到了她一瞬间散出的哀凉之气,只感觉连带自己也要卷入。

    须臾,凤红鸾收回视线,垂下眼睫,遮住眼中的神色。

    云锦忽然伸手将凤红鸾的衣衫往上拉了拉,遮住她没掩好的肌肤,指尖挑起开了的纽扣,动作优雅的给她系好。

    凤红鸾蹙眉想躲开。在君紫璃射来的目光下,终是忍住没躲。她不会让他造成必要的误会,以为她要那三个条件是要同他复合,进璃王府之类的。

    感受到凤红鸾的排斥,但见她没有躲避的动作,云锦心中一喜,动作越发的温柔。

    “听闻云公子好洁癖,原来传言并不可信。”君紫璃看着云锦的手,只感觉刺眼。意味不明的开口。

    云锦的手猛的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给凤红鸾系上最后一颗纽扣,抬眼温柔的看了凤红鸾一眼,对着君紫璃优雅的一笑,缓缓站起身,意有所指的道:“的确,传言这东西……是最不可信的。”

    君紫璃神色一动。看向凤红鸾。

    云锦已经再次对着凤红鸾伸出手,眸光怜惜的温声道:“地上凉气重,仔细身子。起来吧!”

    见凤红鸾没反应,又看了一眼逐风身影落下,浅笑道:“璃王殿下的笔墨纸砚已经取来了,可以立字为据了。”

    话落,凤红鸾将自己血污不堪的手放进了云锦的手里。

    云锦看到伸进自己手里血污肮脏的小手,下意识的缩了一下,但也只是瞬间,便稳稳的拖住凤红鸾的手,攥到了自己的手里。感觉手中的小手触感柔软,只是带着不正常的冰凉。能沁入人的心肺。

    不由得心神荡漾,女子的手都是这么柔软的么?

    尽管是带着血污不堪,但是让他没有半丝厌恶和反感,相反而是莫名的从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不由有些怔忡的看着他手中的小手。

    凤红鸾将手放进云锦手中的一霎那,手心传来温润温滑的触感,带着浓浓的暖意,如一块暖玉,瞬间将她指尖的清凉之气包裹。手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却被云锦用力的攥住。

    她抬头,见云锦的目光盯着她的手。微微蹙眉,凤红鸾也看着云锦的手。

    只见他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美如一块上等的白玉。完美无瑕,让人不忍亵渎。

    相比云锦的手,她的小手冰凉,如玉雪山上的寒冰,带着一丝清凉入骨的冷意。

    一暖一冷,一大一小,一脏污一洁白,相握在一起,就像两条根本就不能相较的平行线,如今相交在一起,却发现是该死的和谐柔美。

    云锦一瞬间有些怔忡的看着相握在一起的手忘了反应。

    凤红鸾亦是有些怔忡。

    君紫璃站在二人的不远处,在两只手相触的一霎那,他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却猛的惊醒,脸色有些青白的看着二人握在一起的手。

    逐风和追月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先前云锦为凤红鸾系衣扣,如今又看着凤红鸾脏污不堪的手和云锦洁白如玉的手握在一起,惊异的看着那两双手,两张脸上神色各异。

    谁人都知道天下第一公子云锦爱洁成癖。从来不让人近身三尺之内。即便是他身边最亲密的人。更遑论如此亲密的接触了。

    五年前西凉国最受宠的琼华公主于西凉国皇上寿宴献舞,不小心碰到了云锦的衣摆,云锦当时拔出剑险些将琼华公主的手给砍了。幸好西凉国的太子玉痕出手阻拦下,西凉国皇上求情赔礼才作罢。

    那年云锦在西凉国拔剑要砍琼华公主的手,他们和主子也是在场的。自然亲眼目睹了云锦的失态。听闻回去之后,云锦将自己泡在温泉池里三天没出来。

    没想到今日一见,云锦却是对凤红鸾如此不一般。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逐风、追月将目光移向他们的主子君紫璃,只见他们主子脸色青白的看着二人握在一起的手,衣袖被两只手紧紧的攥出了折痕,周身有淡淡的寒气散开,显然失态。

    二人顿时一愣。

    凤红鸾因为本身前主人的记忆,自然对天下第一公子云锦爱洁成癖是知道的。

    她看到他的手伸到她的面前,本来想用自己血污脏污的手恶心他一把,想看他吐个稀里哗啦的样子,到没想到人家没什么反应。看来传言果然是不可信的。

    怔愣了一瞬,凤红鸾就着他的手站起身,抬眸清淡的看了云锦一眼:“多谢云公子!”

    她的声音一如她的手一样,清凉入骨。很容易打破一切的旖旎美好。

    云锦此时抬头,看着凤红鸾,眸光氤氲迷离,如一片浓雾,透着莫名的看不清的色泽。须臾,云雾散去,他点点头,漠然的松开了凤红鸾的手,淡淡的道:“不客气!”

    凤红鸾转眸,看了一眼逐风和他手中的笔墨纸砚一眼,不看君紫璃脸色变幻不明的神色,清冷的道:“璃王殿下开始立字为据吧!”

    君紫璃的目光定在凤红鸾的手上,又看了一眼云锦被染上了血污的手,半响,他缓缓抬头,凤眸深邃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脸色清淡,眸光亦是清淡,四目相对,没有一分一毫表情。

    须臾,君紫璃变幻的神色渐渐沉淀,直到平静的如一汪碧湖,点点头,沉声道:“好!”

    逐风将手中的笔墨纸砚递给追月,弯身背对着君紫璃站好。

    追月不甘的咬着嘴唇,将宣纸在逐风背上铺好,然后将笔递给君紫璃,终是忍不住的开口:“主子,您三思,她不安好心。如今您已经休了她,根本就不需要对她负什么责任的。谁知道她身上的那些伤痕是不是故意为之,用来博取您的同情,您……”

    “自去领罚,禁闭两个月。”君紫璃脸色一沉,打断追月的话。

    追月小脸一下子惨白,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再也不敢言语了:“是!”

    君紫璃执起笔,在宣纸上刷刷几笔,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端见气魄风骨。不输于任何一大家。

    这一手字,凤红鸾不得不赞叹一声,的确是好字。看他的字,便忆起那一封如今放在她怀里的休书的确是出自他的亲笔手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