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两颗黑心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巧儿说她那个丞相爹要三天后才回来,可惜了,这么一副盛世好景真该让他看看。

    不过看不着也没关系,以后这种场景多的是。等他回来,她会天天给他上演一出。这些都打死了再娶进来一些。然后再打死了,再娶进来一些……

    周而复始。哈!真会不举了吧?

    这样想着,凤红鸾退却了几分清冷,笑的很是开心。嘴角大大的咧开,弯成一弯月牙,比正午明媚的阳光还艳。倾城绝色的容颜被踱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破旧的衣衫也掩盖不住她的艳艳风华。

    纤弱的身子倚在门框看戏,如今她只管等着巧儿带官差来就成了。

    云锦一袭白衣悠闲的坐在距离小院不远处的墙头上,俊美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嘴角同样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俊眸洋溢着兴致盈然。

    哈!看来他今天运气不错。看了这么一场好戏。从来不知道丞相府的后院居然有这么多极品的女人!

    最后目光定在凤红鸾的身上,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将凤红鸾彻彻底底的打量了一遍。这就是东璃第一美人了吧?那个被璃王未嫁先休的东璃国第一美人?

    身子太瘦了些,面色太黄了些,胸脯太小了些,神色太冷了些,心太黑了些……

    除却了这些之外,只看她那一张脸,嗯,东璃国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云锦看着凤红鸾,内心啧啧不已。哈,这个东璃第一美人似乎很有趣呢!他正看的起劲,不妨凤红鸾突然笑了。他顿时一呆。

    正午的太阳很艳,但也艳不过她脸上明艳的笑。她的笑,别说是东璃国第一,怕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但是感觉哪里不对?

    云锦更进一步的仔细看凤红鸾。忽然发现,明明是一张世间绝色娇美的容颜,明明的是明媚绝艳的笑。可是他似乎清楚的看到了她背后的黑暗。那种阴暗如万丈深渊。让人不敢进一步的去窥视。

    忽然感觉一道审视的视线定在她的身上,凤红鸾顺着视线猛的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墙头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

    顿时一愣。居然还有人看戏?看他的样子似乎来了有些时候了。她居然没发现?不是她的敏锐度低了,就是这个男人的武功很高。

    她的敏锐度还没低到那人在一百米之内她发现不了。显然是他武功很高。

    嘴角弯起的弧度慢慢的收回,凤红鸾看着男子。冷冷的开口:“看够了么?”

    云锦顿时一惊。幽深如墨的眸子对上了凤红鸾比之更黑的眸子。心底猛的倒吸了一股凉气。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只是有趣而已。

    接受到凤红鸾冷凝阴暗的视线,云锦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心口。他的心还怦怦的跳动着。幸好还在。

    不过真是可惜了。云锦心里忽然闪过一丝不甘,可惜被发现了。那么美的笑昙花一现,他还没来得及看的更清楚一些。

    有些暗恨自己应该再躲的远些,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心下闪过一丝懊恼。云锦与凤红鸾对看着。可惜等了半响,只看到了一张渐渐阴沉下来的小脸和一双冷的像寒冬腊月的眸子。

    须臾,云锦扯了扯嘴角,没有被抓住偷窥的尴尬,对着凤红鸾绽开一抹清华潋滟的笑,温润好听的声音缓缓开口,难得的解释道:“我路过,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那也就是说诚心的了?

    凤红鸾微微挑眉,看着男子。没想到第一天来就看到这么美的男人。

    年约二十上下,一袭华贵的锦缎长袍,包裹着俊秀挺拔的身躯,宽肩窄腰,如松竹翠柏。腰间佩戴着一条白玉带,正中镶嵌着一颗墨色的宝石。

    白色中一点黑,不但不显得突兀怪异,而是很完美很和谐的那种。

    看着那颗墨色的宝石,凤红鸾似乎看到了这个男人的黑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黑。

    微微蹙了蹙眉,目光最后的定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精致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

    美如冠玉,浓眉秀雅,鼻梁高挺,唇形绝美,脸庞白皙,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雕刻,如诗似画。但更美的不是他的五官,而是他整个人的气质。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美,高贵与优雅,风华与飘逸,同时又结合了深沉和内敛,阴郁和深邃……

    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魔力。他的五官在这混合的气质面前便成了其次。

    这么一副好的皮囊下,他就那么悠闲的翘着腿坐在墙头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个俊美非凡,丰姿卓然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可是她居然看到了他背后一片黑暗。就如他腰带上那颗黑色的宝石。

    即便在正午这么明媚的阳光下,她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

    凤红鸾将男子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甚至是从里到外,从外到里的打量了好几圈。眉头再次的蹙紧了一分。她居然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同她一样相同的感觉。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只是不喜,甚至让她从心底厌恶。

    云锦第一次感觉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从心里丝丝的冒寒气。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的目光如她这么犀利,这么毫不掩饰,赤果果的看着一个男人。

    在她的面前,他感觉到了一切被看了个透彻。一丝一毫的伪装都不成。

    更甚至他居然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厌恶?他没有看错吧?居然会有女人厌恶他?

    他云锦有一天也成了别人眼中厌恶的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东璃国的第一草包废物,还是璃王未嫁先休的弃妇……

    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既然不是有意的,那么就滚吧!”凤红鸾眼里的厌恶第一次不加掩饰的一次性透支给一个人,说完了一句话还补充道:“最好以后都别让我再看见你。”

    脸上的清华潋滟的笑瞬间僵住。云锦险些从墙头上栽下去。

    睁大一双美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她居然让他滚?没听错吧?

    显然,凤红鸾厌恶的神色告诉他,他是真的没听错。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云锦伸手揉揉鼻子,感觉那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咳咳……我……”云锦看着凤红鸾,刚要说话。

    “李捕头,张捕头,你们都快点儿,再耽搁下去,死了人就是你们的责任啊!”巧儿催促的声音传来。

    然后便听到有急匆匆的脚步声进了丞相府,向着这座小院急急赶来。

    凤红鸾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看着云锦,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一丁半点儿要离开的意思。顿时蹙眉,冷声道:“还不滚?”

    心里再次狠狠的抽了抽,云锦似乎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美人的心怎么就那么黑。看着凤红鸾,俊眸闪过一丝幽蓝的光,缓缓摇摇头:“我要留下来做证人!”

    证人?凤红鸾的脸色瞬间一变。这么说这个混蛋是从头看到尾。将她所做的一切都看了?

    死死的看着云锦,如果眼睛能下刀子,凤红鸾此时绝对能下出个千八百刀,声音冷如冰封:“你确定你要留下来做证人?”

    接受到凤红鸾的眼光,云锦感觉整个身子都凉透了。这些年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他居然会有些怕一个女人?说出去谁信?

    强压住袭来的冷意,云锦还是很认真的点点头:“嗯!”

    “好!那么你就留下来。一定要好好的做……证人!”

    凤红鸾将证人两个字咬的死死的。听到脚步声已经走到了小院门口,也懒得再理这个男人,总之她会有办法收拾他,要是他真做证人的话。

    云锦听到咬牙切齿的证人两个字,头顶顿时直冒寒气。手死死的扳住墙头,才不至于被摔下去。

    他敢肯定,他要是真做证人的话,一定会被这个女人抽筋扒皮,生吞活剥的。

    不过,他到很期待被她抽筋扒皮,生吞活剥呢!

    怎么办?

    这个证人是一定要做了!因为他心底好兴奋。沉寂无聊了这么些年,终于找到好玩的事情了。

    云锦看着凤红鸾,一张凤目瞬间艳艳光华,俊美如玉的容颜浅浅的笑了,美艳不可方物。

    凤红鸾破败的小院里,屋里屋外依然还在打着,大有着不依不饶,不打死不罢休的架势。

    二夫人和四夫人像是疯婆子,还你揪着我的头发,我拧着你的脸,血污不堪,已经没了人形。

    外面丫鬟婆子都像是泥和血滚成似的。两人一双,三人一伙,五人一波,六人一群的扭打着,有的已经滚到了地上,还有的已经昏过去了。

    总之整个小院乱成一片。

    凤红鸾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将头上的簪子撤了下来,将长发胡乱的抓成了一团,伸手往门里一够,在二夫人的脸上抓了一把血抹在了自己的脸上,又伸手一把的扯了自己的衣服袖子,用簪子在自己破旧的衣服上裂了几道口子。瞬间她便变成了一副被虐待殴打了的糟粕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