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灵魂穿越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综合扫视了一圈这个房间,白浅浅给出一个结论,这样极品的屋子估计只有非洲难民窟才有。古董的价值无与伦比。

    “小姐……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巧儿吓死了,以为小姐就这么扔下巧儿走了……再也醒不过来了……小姐醒来真好……”巧儿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瞬间布满惊喜,上前熊抱住白浅浅,哭的哽咽的道:“一定是夫人在天有灵,将小姐送回来了……”

    “别吵!先让我静静!”白浅浅一把推开巧儿,她不喜欢陌生人离的这么近,坐起身,冷着脸道:“这里是哪里?”

    “小……小姐你怎么了?这里……这里是咱们的家啊……”巧儿被推开,一触及到白浅浅冰冷的脸色,顿时心中一慌。

    “家?”白浅浅蹙眉,再次打量房间,想着她们家何曾有这样的地方?

    她们家和这里相比,豪华别墅简直就是天堂!这里就是一个贫民窟。

    “我爷爷呢?”白浅浅看着巧儿,脑中迅速的闪过几个想法。爷爷怎么可能让她住在这里?

    她清楚的记得最后是被亚林一枪打中心口,正中心脏的地方,她最后也开出了一枪,但她知道她那一枪只打到了亚林的胳膊上。还有蓝夜……

    “小姐,这里是丞相府啊!你是说相爷么?相爷前天去辰州了,要三天后才回来……”巧儿看着白浅浅,心中发慌。

    “丞相府?”白浅浅再聪明绝顶一时间也转不过弯来:“我说我爷爷!你扯什么呢?”

    “咱们府只有相爷,小姐的爷爷,老太爷早就去了啊!”巧儿刚停住的眼泪再次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小姐,你别吓巧儿啊……奴婢去求二夫人给你找大夫……”

    “你先站住!”

    白浅浅看着要出门的巧儿,再看房间内的情形,忽然觉得不对,猛的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刚触到巧儿的胳膊,白浅浅目光定在自己抓住巧儿胳膊的手上。是一双白皙凝脂的小手,很柔,很白,很纤细,很优美……

    这不是她的手!

    她的手虽然也白,也柔,也纤细,也优美,但是她的手比这个大了一圈,以为长年握枪,绝对没有这么完美到极品。

    面色瞬间一变。白浅浅看着巧儿,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丝轻颤:“我……是谁?”

    “小姐?”巧儿小脸顿时一白,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小姐,你别吓我巧儿啊……呜呜……”

    “说,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的?不说我杀了你!”白浅浅手腕攸的松开巧儿的胳膊,猛的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冷如冰封。

    “小……小姐……”巧儿看着眼前的小脸,一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看着满身杀气的小姐,浑身颤抖,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脑中忽然闪过无数画面,记忆如潮水一般的袭来,白浅浅头一疼,顿时松开紧攥着巧儿脖子的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巧儿慌张的上前了两步看着白浅浅,想过来碰她又不敢。只是站在那哭着看着她捂着头难受的样子:“小姐,你是不是头不舒服……”

    “都是巧儿没用,找人救上来小姐已经晚了……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巧儿对不起小姐……”巧儿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床前,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不理会巧儿的哭声,白浅浅此时脑中有两个记忆在来回的纠缠,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最后定格在两个场景上。

    一个场景是一个叫凤红鸾的绝美女子,拿着休书,穿着大红嫁衣,跳进了东璃国丞相府后院的荷花池。

    一个场景是一个叫白浅浅的女子,拿着手枪,身穿洁白的婚纱,心口一片鲜血的倒在了婚礼喜宴上。

    两个场景,不约而同的都灼痛她的心。

    白浅浅伸手捂住心口,闭着眼睛感受那种入骨的疼痛。

    “小姐……小姐……”巧儿的哭声断断续续,凄凄哑哑。

    闭着眼睛睁开,白浅浅看着面前哭的肝肠寸断的巧儿,慢慢的低头,目光定在自己的心口。

    果然心口很完好,隔着薄薄的衣料,心口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

    然后目光再向下,这是一副玲珑有致的身子,但是没有她的完美,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显得比较娇弱。掀开被子,露出一双很娇小的脚,但还好,至少不是那种古代变态的缠足。

    用手摸摸头发,很长很长,她的手臂都没有这一头青丝长,柔软的像一匹锦缎,触感很柔软,很舒适。

    最后她的手停留在脸上,指尖轻轻的描绘五官。

    显然,这不是她的身子,不是她的脚,不是她的头发,不是她的脸。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便是她突然涌出来那一股记忆画面的主人……东篱国丞相府的三小姐凤红鸾。

    她的灵魂如今就在她的身体里……

    想想亚林的那一枪正中她心口,她又怎么可以活呢!即便是爷爷用最快的直升飞机请来全球最好的医生,她也活不了。

    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她从来就不知道亚林的枪法会那么好,根本就不亚于她这个黑道排名第一的杀手。从来就不知道那张温和温润的俊颜也会显出冰冷残酷无情的表情。而且对着她毫不留情的开枪。

    不知道他是真的为了杀蓝夜,还是为了引出自己击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最后也打出了一枪,之所以没有打中他的心脏,而是伤了他的手臂。是因为她不想黄泉路上看见他。

    不过也可以给他留一个记忆。终身残疾的记忆。

    他那条胳膊废了……

    不用再见很好,她活着也很好。白浅浅抬眸,对着跪在床边泪眼连连的巧儿绽开一抹柔软的笑。

    “从今以后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再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起来!”

    听到白浅浅的话,巧儿顿时停止了哭声,抬起头,看着她脸上柔软的笑,顿时目光怔怔,呐呐的看着她:“小……小姐?”

    “嗯!”白浅浅温和的点点头。伸手将巧儿从地上拽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知道有些事儿冥冥中自有注定。她虽然不相信怪力论神,但是世间本来就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儿。

    就比如此刻她的灵魂是真实的存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而根据她的记忆,这个国家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国家。大概就是另一个时空。

    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国家。一个国家就是她的身体主人所在的国家,叫做是东璃国;还有一个不次于东璃的西凉国;还有一个东海海外很神秘的国家,是蓝雪国。

    白浅浅迅速的消化她脑中的记忆,发现这个凤红鸾真是一个天才女子。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穿针刺绣……似乎没有她不会的。

    就连她这个自诩为天才的人对于那些东西都不由得心惊。

    这该是怎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

    只是太过柔弱,不,她不是柔弱,而是始终记着她娘临终的遗言,让她万事皆忍。长期隐忍之下,便磨没了她的性子。

    殊不知忍字头上一把刀,她忍的后果就是这些年在丞相府受尽欺凌。

    而且还造就了东篱国第一草包废物的名声。

    她不在乎世人的污言秽语,只在乎一个男人。一个叫君紫璃的男人。几乎满脑子都是四年前青山古寺桃花树下那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

    都没看到人家的脸,只是看到一个侧影,就给她爱成这样,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

    也许更在乎的是那一纸休书,浇灭了她的心火。那个男人是她对这个世界仅存的一丝希望。那个人将希望浇灭了,她便没了生的念头。

    也许相比于她,她还是不够爱亚林。

    如果爱的话,她那一枪应该打在他的心脏,让他与她一起同赴黄泉。

    白浅浅这样想着,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既然上天给她机会,她就好好活着。一个人的身体,连带两个人的生命。凤红鸾没有勇气活下去,她有。

    没有从枪林弹雨走过来的人不知道生命的可贵。没有从黑暗里倾轧求存的人不会知道光明有多好。

    凤红鸾再博览群书,再通灵剔透,她也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被养在深宅大院里的女子。说白了就是一朵浇花,要人浇灌。

    而她不是,她是白浅浅。自小就知道谁离了谁都能活。而她只会活的更好。

    爷爷没有她,但有整个环球财团,想侍候老爷子的人趋之若笃,只是伤心一阵子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