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精心围杀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我知道了!”白浅浅柔柔的笑开了,被黑色的墨镜遮住的线条更加的柔和:“晚安”

    “晚安宝贝!”那边落下了一个晚安吻,挂了电话。

    白浅浅拿着手机,保持着姿势,看着别墅。许久,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恢复了淡漠清冷,白皙的指尖在手机上快速按了一个号码。

    “那个任务我接了。”白浅浅冷漠的开口。与刚才的柔软温柔判若两人:“若是成功了,我永远的退出组织。”

    “好!”那边比之更冷的一个声音传来。

    得到了回复,白浅浅迅速的挂了电话。抬眼看了最后看了沉寂在一片夜色中的别墅,唇瓣紧紧的抿起一抹坚毅的弧度。

    须臾,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一点四十分整。转动方向盘,调转车头,被经过世界上最优良的设计师chk改装的跑车风一般无声离去。

    十分钟后,跑车上了高架桥。白浅浅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在车内的追踪定位轻按了两下,前方五百米处出现了目标。

    脚猛的一踩油门,车速瞬间的快了两倍。两秒钟,前方拐角处一辆豪华劳斯莱斯200ex特驶来。

    墨镜后面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的被坚定所替代,白浅浅手指再次的按了一下,开启了车内的引爆装置。

    十、九、八、七、六……

    再次猛的将油门踩到极致,向着那辆车撞去。

    五、四、三、二……

    砰的一声,两辆车撞到了一起,发出惊天的爆炸声,火光冲天,将珈蓝市最高的一座高架桥上空烧红了半边天。

    一分钟后,白浅浅收回挂在桥上特质的链子从桥底出来,淡漠的看了一眼桥上熊熊大火中燃烧在一起的两辆车,捂着伤口头也不回的冲入了夜色中。

    十分钟后,警车和消防车一路紧急鸣笛,已最快的速度赶来。可是被加注了特出崔燃料的汽车已经燃尽了最后一滴火星,连带着那辆劳斯莱斯也烧成了一片灰烬。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珈蓝市北山公园,11号豪华别墅。

    楼上豪华高雅的卧室内,白浅浅将全身上下包裹装饰了一番,直到再也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才打开门让捧着婚纱的女佣进来。

    婚纱是白氏环球财团的掌舵人白老爷子给其唯一孙女的新婚礼物,请了全球著名设计师elun独家设计,只一件婚纱就花了千万美元。

    自然白老爷子的那个唯一孙女便是白浅浅。白氏环球财团的掌上明珠加未来掌舵人。

    白浅浅伸手抚摸着婚纱,娇美清雅的鹅蛋脸上露出一抹笑,不再是暗夜的黑暗使者,而是阳光下的天使精灵。她的笑容很纯净。两边有两个梨涡,笑的时候像是一朵梨花盛开。

    “小姐穿上这婚纱一定很美。”女佣李妈被白浅浅的笑容晃了一下,笑着道。

    白浅浅嘴角的笑意加深,点点头,在李妈的帮助下穿上了婚纱。

    有敲门声传来,李妈对着穿好婚纱的白浅浅请示道:“大概是化妆师和摄影师都到了,小姐要他们进来吗?”

    “嗯!”白浅浅点点头,走到高大的梳妆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扬起一抹柔软的笑意。

    从今天开始,她就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了。爷爷还有她的爱人亚林。

    李妈打开门,外面不是化妆师,而是站着一个男子。她一愣,刚要开口,外面的人快速的出手,李妈顿时昏了过去。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白浅浅透过镜子中看到门口出现的人,笑意僵在唇瓣,同时整个身子也跟着僵了。

    男子已经走进了屋,看着坐在那里一身华美婚纱的白浅浅,温润的开口:“浅浅!”

    “蓝夜,你……你怎么来了?”白浅浅僵硬的从镜子中看着走来的人。

    “你新婚,我如何能不来?”叫蓝夜的男子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随即很快的被隐匿于无形,他走上前双手环过白浅浅僵硬的身子,将手中一串hk限量版的珠串项链带到她雪白的脖颈上,柔声祝福道:“新婚快乐!”

    “谢谢!”白浅浅含笑点头。不敢回头看身后的人。

    “你幸福就好!你昨夜很成功,组织已经将你的名字剔除了,从今以后你就是自由人。”珠串戴好,蓝夜有些恋恋不舍的撤回手。

    “嗯!”白浅浅再次点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用多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十年的时间,她终于摆脱了黑暗的身份。

    “我走了!”蓝夜缓缓回身,向着门口走去。

    强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白浅浅艰涩困难的开口:“不能请你喝喜酒,抱歉!不送!”

    蓝夜脚步顿了一瞬,脸色一暗,回头看了白浅浅一眼,终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一滴清泪滴落,白浅浅用手轻轻的抹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李妈,走过去将她拍醒,在第一时间对着她的眼睛进行催眠术:“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李妈呆滞的看着白浅浅重复。

    三遍过后,白浅浅转身重新的坐回了镜子前。李妈清醒,迷糊的看着房间,似乎奇怪她怎么昏倒了?

    “李妈,我让你出去看看外面的化妆师怎么还没来?你怎么还不动?”白浅浅开口。

    “是,小姐,我这就去看!”立即立即打开门,刚走了两步,回头又道:“小姐,老爷子让小姐化完妆就尽快下去。”

    “嗯,宾客都到齐了么?”白浅浅问。

    “到齐了,不过姑爷的车还没到。”李妈立即道。

    “嗯,你先出去吧!化妆师来了直接进来就行。”白浅浅摆摆手。想着亚林怎么还没到呢?看看表,都十一点了。按理说这个点都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心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白浅浅想起蓝夜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日子,却是为了她来了。便再也坐不住,走到窗前。一眼便看到正离开的蓝夜,一个红外线的红点正瞄准蓝夜后背心的位置。蓝夜似乎不在状态,根本没有发现。

    白浅浅脸色瞬间一白,想也不想,打开窗户从三楼直接的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满堂宾客发出无数声惊呼声。

    白浅浅在第一时间扑倒蓝夜的身上,抱着他滚了几圈。同时掏出别在小腿的手枪,向着开枪的目标处打去。

    还没扣动扳机,她看到了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扣动扳机的手顿时的停住。亚林……

    那人也看到了白浅浅,一改以往温柔尔雅,俊美的脸上是冷酷清寒。让白浅浅几乎怀疑这个人就是那个他认识了五年,从来都没有冷过一个脸色看着她的人。

    隔着无数宾客,他在三楼的客房窗前站着,她抱着蓝夜滚在地上。

    两把森冷的手枪相对,时间似乎就此定格。

    只是一秒,那人无情的看了她一眼,扣动扳机,对准的是她的心口。

    “不要……”蓝夜猛的反扑倒挡在他面前的白浅浅。

    几乎在同时,一声枪响,白浅浅惊醒过来,重新的将蓝夜扑倒,毫不犹豫的也打出了一枪。

    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疼痛到麻木,她看着雪白的婚纱,心口一片嫣红。只来得及伸手一推蓝夜:“你走……快!”

    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小姐,你不要死啊……不要丢下巧儿……呜呜……小姐……都是巧儿没有照顾好小姐,你醒来好不好……巧儿愿意替小姐死……”

    稚嫩的女声哭的凄凄惨惨,嗓子似乎都哭哑了,还有不止不休的势头。

    被一阵哭声吵醒,感觉有人用力的摇晃她,白浅浅幽幽醒转。

    闭着的眼睛第一时间睁开,发现眼皮很沉重,怎么也睁不开,又听到凄凄惨惨的哭声,不由一阵烦闷,冷冷的声音开口:“好吵,你能不能闭嘴!”

    “小……小姐?”巧儿正哭的伤心,乍然听到小姐的声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白浅浅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第一时间清冷的目光看向房间。

    眼前映出一张哭的好不凄惨的小脸,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双眼睛红红肿肿的,穿着布衣的裙子,像是古装电视上演的一样。只是这裙子破破烂烂的,也太旧了吧?

    白浅浅蹙眉,然后清冷的目光转向他处,眉头更是紧蹙。

    这房间比这小丫鬟的粗布裙子还破。

    桌子是掉了脚的,椅子是断了腿的,窗前的木棱子和木门一见就是已经朽木,等着随时塌方。喝水的茶壶,杯子,都被磨的很平很光,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