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麟儿来袭

作者:妖天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浮山脉中,漫山遍野的山林,妖兽横行,层出不穷。

    而就在某一个小山谷中,一块巨大的岩石堵住了一个山洞,这山洞足足有三四天没有动静,但就在第五天里,山洞内不断传来山呼海啸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神魔怒吼的声音,仿佛这被岩石堵住的山洞内,是通往地狱的入口,有绝世神魔要从里面破印而出。

    第六天,第七天。

    一连七天的时间过去,终于在这一日,堵在山洞门口的岩石轰然炸开,一道人影从里面狼狈的飞了出去,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吃屎。

    “我擦!呸!”季默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吐了一口嘴里面的用泥土:“大爷的,冲的太猛了,没收住……”

    这七天的时间里,季默又一次脱胎换骨,借助这些天来积蓄的妖丹的力量,还那枚金色的莲藕,成功突破了淬体七重,神魔之力更加的强大,血肉之内的神魔之力几乎化为了实质,神魔之力一运转,甚至在季默的皮肤表面凝聚出一枚枚玄奥的符文,这些符文属于地狱神魔的符文,蕴含着地狱的至理。

    现在的季默,如果配合上高级武学“混元开碑手”,一口气打出四千多斤的力气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股力量,比南浩当初修为在淬体八重的时候强多了,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之内。

    此时的季默,估计就算是淬体九重的修士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只不过面对夺气境的高手就差点了。毕竟夺气境的修士是真正的修道者,他们已经在体内凝聚出了真气,可以施展神通,就算季默力气再大,也不能与之抗衡。

    当然,凭借他现在的实力,从夺气境高手手底下逃生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距离狩猎比赛还有些日子,算起来这段时间我猎杀了大约有上百头妖兽了,不知道够数没。”季默心中想道,继续在山林中寻找的自己的目标,现在他的实力在淬体七重,能打出四千多斤的力量,对付寻常的妖兽,根本不成问题。

    在这寂静的山林中,一头斑斓猛虎狼狈的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这头猛虎足足有大象一般巨大,四肢粗壮,奔跑如飞。只不过此刻这头斑斓猛虎的身上布满了血迹,眼神恐惧无比,时不时的回头观望,而后再次掉头逃跑。

    “苍鹰击!”

    而就在这时,一声沉喝从山林中传来,一棵大树的顶端,一道身影俯冲而下,双臂张开,犹如一只捕食猎物的苍鹰。季默屈指呈爪,如同苍鹰的鹰爪,朝着那头巨大的斑斓猛虎的头抓去。

    “噗!”的一声。

    血花飞溅,那头斑斓猛虎的头颅直接被季默一下子抓碎,庞大的尸体惯性的向前冲出了一段距离,而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死的不能再死了。

    季默走上前去,一脚踩住了这头虎尸,而后手掌如刀子一般在虎尸的腹部一划,将虎尸坚韧的皮肤撕开,伸手进去在里面掏出一枚黑色的妖丹来。一般妖兽的品种不同,妖丹所在的位置就不同,十分讲究。

    季默一开始在古书上便了解过这些讯息,所以搜刮妖丹完全不费劲儿。

    “第五十头。”季默咧嘴一笑,立即服下了妖丹,以神魔之力炼化妖丹中蕴藏的灵气,对于他来说,服食妖丹简直就像是吃糖豆儿一般,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肯定会大吃一惊。

    而后,季默又从虎尸招出来他尸体上最珍贵的一件东西,丢进了腰间的包囊中。这是证明他猎杀了多少妖兽的证据,等狩猎比赛结束后,天元学府会根据这些东西来评价猎杀了多少妖兽,从而分出名次来。

    “继续,下一站!”季默迈步就要走。

    而就在这时,漆黑色的夜色中一道火光飞来,季默回头望去,只见火光之中是一名红衣少女,她脚踩着一道火焰剑光从天而降,这红衣少女竟然是火麟儿。

    此时的火麟儿容颜苍白,姣好的面容带着一丝痛苦,甚至连红润的朱唇边上都挂着淡淡的血迹。她从半空中驾驭着火焰剑光落下,正好看到了季默在这里,而后身体不受控制载落下来,似乎难以稳住身形,一下子把季默给扑倒在了地上。

    柔软的香躯投入怀中,季默下意识的抱住,整个人被火麟儿结结实实的压在地上,火麟儿掉下里的时候正好是香臀最先接触到季默,一屁股坐在了季默的脸上,上半身则是趴在了季默的下半身,这个动作,简直是……太猥琐了。

    “火麟儿师姐,这……这算是96式还是****……”季默躺在地上,他体魄强大,虽然被从天而降的火麟儿压在身子下面,但并未受伤,季默双手把火麟儿的香臀托了起来,触手的柔软让季默认不出心神荡漾。

    不过他倒是很好奇,火麟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从天而降。

    “把手拿开。”火麟儿回头嗔怒的望着季默,嘴角还带着淡淡的血迹。

    “你先起来啊。”季默委屈道。

    火麟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多么难堪,当即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霞,翻身从季默身上下来,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迹。

    “嚯哦~~~火麟儿师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季默满脸诧异的望着火麟儿,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火麟儿伤成这样。

    “别问了,都怪那个贱女人,没想到我中了她的暗算。”火麟儿愤恨的说道,小嘴撅起来,可爱无比,显得有些俏皮,但眸子中还是能看到深深的憎恨之意。

    “谁?难道是吕素素?”季默问道。

    “除了她还能有谁!这一次吕素素之所以回来天元学府目的就是冲着我,而且竟然趁着学府狩猎之时邀我在罗浮山脉外决斗,可惜我中了计,被那个贱女人暗算成功,一身修为被封住,现在我体内的真气正在一点点冻结,连御剑都做不到了。”火麟儿贝齿紧咬,可以看出对吕素素深深的憎恨之意。

    “吕素素想要杀死你?”季默惊讶。

    他虽然知道火麟儿和吕素素有冤仇,但从没想过这笔仇恨这么大,竟然会使得双方痛下杀手,这恐怕应该不只是情敌这么简单了吧。

    “哼,如果不是我逃得快,躲进了罗浮山脉中,恐怕这一次就成了那个女人的剑下亡魂了。”火麟儿小脸紧绷,充满了严肃之色,也有些后怕。

    季默干咳一声,望着火麟儿,道:“师姐,你能告诉我你和吕素素到底有什么恩怨吗?她为什么对你痛下杀手。”

    “我能说是因为我比她漂亮吗?”火麟儿手捂着高耸的胸部,黛眉微蹙着说道。

    “那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岂不都要来杀你了。”季默玩笑着说道。

    “油嘴滑舌。”火麟儿千娇百媚的白了季默一眼,而后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幽怨之色:“其实……是因为一个男人。”

    “你抢了她的男人?”季默诧异。

    “没有。”

    “她抢了你的男人?”季默再问。

    “也没有。”

    “那你们打个鸟毛啊。”季默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