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火麟儿

作者:妖天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通窍期的人自然不能摄取天地灵气,所以这一境界的人想要利用天地灵气冲击穴窍,必须要有足够的灵药。灵药的种类很多,品级也不同,分为一到九,九种品级,一品为最差,九品为最高。

    灵药不管是对通窍期的人,亦或者是夺气境的高手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而据说在九品灵药之上,还有仙丹级别的神药,这种仙丹可遇不可求,一枚仙丹便可令人脱胎换骨,一连跨越好几个境界,就算是绝世强者,也没有办法抵挡得住仙丹的诱惑,那是传说中的极品丹药。

    季默站起身来走出房间,望着窗外的初晨的阳光,季默摸了一下额头,都已经一天一夜了,自己光是消化这股信息便耗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些天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遭遇追杀,差点被人要掉小命,而且杜佳的背叛和南浩的羞辱,让季默有生以来第一次渴望力量。现如今自己偶得奇遇,获得九阳仙气和《神狱》这部神功,这些都是他以后变强的根本。

    这一次,季默学聪明了,即使是再信任的人,在绝对的利益面前都会背叛自己,所以这个秘密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将神魔淬体炼成,炼就出神魔之躯,才能驾驭九阳仙气,可灵药却成了一大难事,光靠家族每个月资助我的那点灵药显然是不够用的。”季默沉思着。

    往常他根本就不会考虑灵药的事情,修炼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次要的。但现在不同了,季默渴望得到力量,不想再忍受被人羞辱的滋味,他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提升实力,就必须要与足够的灵药才行。

    想到这里,季默掏出一枚玉符,这枚玉符是传信用的,在修炼界很常见,即使季默还不算是真正的修士,但也知道玉符的使用方法。

    烙印下一段信息,季默将玉符中的信息传递给家族,相信过不了多久母亲就能收到自己的信息。以目前季默的实力,想要弄到足够的灵药只能仰仗家族。

    在家族中,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几乎没有人看好他,就连季默的父亲都几乎对他失去了信心,认为这是一个烂泥糊不上墙的角色儿。毕竟,往常季默实在是太不争气,不刻苦修炼不说,还竟给家族添乱。

    但唯独季默的母亲坚信,自己的儿子不会那么普通。

    所以给家族索要灵药之事,季默只敢跟自己的母亲说,瞒着父亲。

    收拾完一切,季默走出了住所,朝着天元学府走去。

    估计现在南浩已经回到天元学府了,自己一定要做的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不然会让南浩起疑,在自己的实力没有成长起来之前,绝对不能和南浩这种角色硬碰硬,不然只能吃亏。

    天元学府是天山剑宗的外门试炼之地,只有在天元学府中表现优异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天山剑宗,成为真正的修道者,踏上修仙之路。

    在天元学府中,每个人都以能够进入天山剑宗为目标奋斗着。

    今天是半个月一次的讲道会,会有天山剑宗的内门弟子来,为这些天元学府的弟子讲述修炼之上的困扰。平常,这种讲道会季默都懒得参加,就算参加了也只是坐在那里睡大觉,什么都听不进去。

    可今时不同往日,季默已经下定决心不要在废下去,为了证明自己,他必须要努力。

    而且自己现在有着九阳仙气和仙灵妙法这种丰厚的底蕴,如果再不认真,那就是暴殄天物了。

    当季默来到讲道会的时候,讲道会已经开始了,季默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目光朝着台上看去。

    在那里,坐着一名红衣女子,这名红衣女子十八九岁的年纪,生的花容月貌,皮肤白皙,姣好的五官惟妙惟肖,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妩媚之色,却又不失俏皮,带着一抹顽劣,她是天山剑宗派下来的内门弟子,专门对天元学府的外门弟子进行培养。

    在天元学府中,谁都知道这名红衣女子招惹不得,她可是有着火辣玫瑰的称号,出手教训起人来那叫一个狠辣,即使这红衣女子生的相貌再好,也没有人敢不怕她。

    火麟儿,就是这红衣女子的名字。

    人如其名,性格如火。

    整个讲道会下来,火麟儿认真的为天元学府的弟子讲述着有关通淬体过程中常见的疑难问题和解决方法,没有人敢不认真听讲,一个个聚精会神,连一个大声说话的人都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火麟儿的手段。

    当初季默在火麟儿的讲道会上偷偷睡觉,结果被火麟儿发现,季默还顶撞了火麟儿几句,结果被火麟儿打的遍体鳞伤,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能下床。从此之后,火麟儿的讲道会季默便再也没敢来过。

    一个时辰后,讲道会结束。

    季默站起身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今天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听讲道,原来许多不懂的问题和不想去理解的问题都迎刃而解,看样子火麟儿确实很有一套,不光教训人手段毒辣而已。

    而直到讲道会结束,周围的人才看到季默,每个人看向季默的目光都有些不同,有不屑,有嘲讽,总之每一个人对季默充满了成见,谁都知道季默是那种烂泥糊不上墙的人,整天只知道研究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到天元学府两年,才仅仅是淬体三重的修为。

    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资格走出天元学府,成为真正的修士。

    “咦?这不是季默吗?他竟然也来听讲道会,真是太阳打西南边出来了。”

    “是啊,难道他不怕火麟儿了?上一次被火麟儿教训的这么惨,是不是又皮痒痒了。”

    “不会是脑子开窍了想要认真修炼了吧。”

    “开玩笑,他若是肯努力,那母猪也能修炼成仙了,就这种腊愚充数的人,一辈子都别想走出天元学府!”

    不少人小声地议论着,对季默抱有不同的看法。

    季默站在原地没动,仿佛根本没与听见这些人说的话一样,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着刚刚讲道会上火麟儿说的话,这些话对他来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往常他都不怎么来讲道会,没想到讲道会上会有如此丰厚的收获。

    看来以后讲道会还是要多来,季默现在心中竟然对修炼一途有点感兴趣了。

    而就在这时,季默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火麟儿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季默想也不想,掉头就要跑,他对火麟儿十分的畏惧,上次被修理的这么惨,季默清楚的知道火麟儿这个女人下手有多狠。

    “那个谁,站在那里!”火麟儿娇喝一声,莲步款款走来,但身形却犹如一阵风一般。

    季默顿时觉得一阵香风逼来,煞是好闻,忍不住多吸了两口气,这才干笑道:“火……火师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