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斗台变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碰撞短暂分开的两人又迅速战到了一处,面对虎虎生威而又刁钻阴险的双刺攻击,女子始终未祭出武器,只是不断加固双臂冰层防御,凝出冰剑顽强抵挡着冯荏凶猛的攻势。

    云淑自己也未料到,冰系法术她御使起来竟也是流畅威猛,而且并未觉得特别耗费灵力。众所周知,修士虽能修习各系法术,但还是施展同自身灵根相符的法术之时威力最为巨大且能达到灵力损耗的最小化。就如云淑本是火系灵根,如今运用冰系法术按常理她绝不会如此轻松。

    “不出武器也就罢了,为何也不使火系法术,你这女娃,未免太过目中无人。”冯荏在两人又一次短兵相接时恨恨道。

    云淑强行压制着体内翻涌的血气,故作轻松的继续挑衅冯荏。“呵,便是只用冰系,本君照样能同你较个高下。”女子面色未变,只是目光不屑,语带轻狂。

    精瘦男子闻言,目眦欲裂,从来,没有哪个修士敢这般小瞧他“烈焰道人”,从来,没有人敢在角斗场上用实际行动这般羞辱他。

    冯荏怒极攻心之下,大招迭出,圆形斗台上化为一片烈焰炼狱,女子连连后退,一度被逼至斗台一角。

    场外关注着场内战况的金丹裁判已是做好了鸣钟止战的准备。

    冯荏的冲天怒火之下,云淑咬牙坚持了百息之久,如愿的看见对方已是被她激的双目通红。时机已到,便让她再添最后一把火。

    女子唇角微勾,凑近精瘦男子耳边低声道,“‘烈焰道人’,不过如此!”

    而这一句,将冯荏最后的理智榨干,男子怒极反笑,已现狂态,“哈哈哈,不知死活的小辈,去死吧!”双手掐诀,场内烈焰火海之中,炎火大作,须臾之间,一只威力恐怖的炽焰巨掌已然成形。

    场外响起了止战的钟鸣,而场内冯荏,已如疯狂,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暮云舒,去死!”巨掌轰然拍下。

    女子仰头望向空中火红的巨掌,嘴角一抹得逞后的冷笑。

    就让这一掌,了断这场约斗。

    云淑闭目承受,只来得及给全身加上一道坚冰防御。

    巨掌无情拍下,火海般的斗台上,红衣凋零。

    “冯荏,住手!”一袭磊落青衣飞身而起落到斗台。

    钟鸣声起,意味着比斗结束,冯荏置若罔闻不说,还重伤了对手,已属违例。

    而这结果,正是云淑想要的。

    女子萎顿在地,眼前一片青衣缓缓蹲下身来,忧心的望着女子,“云舒真君,无事吧。”

    “邬铭真君……谢谢你能来。”一切都如自己计划的那般进行,女子心下一松,终是忍不住咳出声来,嘴角溢出一缕嫣红。

    青衣男子握了握云淑手腕,轻声道,“忍着些,下面便交给本君。”

    云淑点头,盘坐下闭目调息。

    “冯荏,止战钟鸣响过,你却固不收手,众目睽睽之下,重伤暮云舒,是何道理?”邬铭高声质问。

    冯荏还处在暴怒过后的浑噩状态,眼神涣散的呆望着眼前责问自己的青年男子。

    “暮云舒不自量力挑衅‘烈焰道人’,实乃自取其辱,于人何干?”苍梧此番来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男子,见有人向冯荏发难,按捺不住道。

    “哦,原来是苍梧小友,这便不奇怪了,云遥皆知,暮云舒同苍梧有隙,而冯荏乃贵宗一手扶植。冯荏混迹角斗场多年,却在今日同暮云舒约战时一反常态的惘顾规矩,莫不是受人指使欲趁机置暮云舒死地?”男子一番陈情,含沙射影之意不言而喻。

    “你是何人,竟敢这般血口喷人,苍梧泱泱大宗,也是尔等可以置喙的!”年轻男子怒道,口气狂妄,却是触怒了在场一干无名无派的修士。

    “各位道友,本君散修联盟邬铭,乃暮云舒好友。今日大家作个见证,纵使暮云舒同苍梧宗的恩怨本君无从插手,但若他日,暮云舒如今日这般无故被欺,我散修联盟的大门必会为她敞开。”这却是要给暮云舒提供庇护的意思了。“无根无蒂的修士也不是可随意欺辱的,也随时欢迎云遥诸位加入属于散修自己的组织。”邬铭意气道。

    果然,当下就有部分散修蠢蠢欲动。

    云淑心下一笑,这邬铭,倒会借势,胆大心细,绝对不同于他外表看起来的这般懒散豪放。

    此番约斗“烈焰道人”,她从未想过能完好的走出角斗场,而散修联盟的护法邬铭真君也是她事前请来助她的。

    “烈焰道人”冯荏三百余岁,散修出身,从底层一路摸爬滚打才坐到如今的地位,靠的就是一股狠劲,但正是由于底层出身,往年过度的自卑,早就了他如今过分的自大,生平最恨人家瞧不起他。

    云淑前面之所以逞强不用武器,甚至不用火系法术,更兼言语相激,所有一切蔑视对手的言行,都是为了让冯荏失去理智。

    虽然受点罪,但她如愿将这盆脏水泼向了苍梧宗。如今她同苍梧宗的恩怨,也算有来有往,大白于世,往后,只要不想授人以柄,苍梧绝不敢贸然对她动手。

    她同宸沐,也总算可以安心喘口气了,心内大慰。

    感受到体内又是一阵剧烈的气血翻涌,云淑苦笑。自上场后,为了最大限度施展冰系灵力,本就在苦苦压抑体内本源的火灵气,而刚才,她生生受了冯荏那满含烈焰之气的一掌,激的丹田和筋脉内的火属灵力彻底失去控制。如今,丹田内的本命真火带头暴动,领着无处宣泄的火灵气在体内横冲直撞,在她筋脉丹田内涨满的火灵力如同狂涌的洪水,即将决堤。

    进阶,已是势不可挡。

    巨大的斗台上,火海未熄,这尚未来得及消散的火灵气却突然涌动了起来,呼啸着汇聚成一股股细流投入闭目盘坐的红衣女子体内。

    而后由斗台中央开始,那袭红衣如同投入湖心的一粒石子,引领着周围安静的灵气猛然被惊醒般飞旋而起,舞动着,层层叠叠,向中央涌去。

    众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这女人,竟然在进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