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分别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宸沐,恭喜你出师大捷,离化龙飞升又近了一步。”红衣女子望着少年,会心一笑,“云淑,应是得了一缕雷之本源。”女子伸出手掌,纤长莹润的手掌之上,紫色雷霆丝丝缕缕,凝成一个小小的雷球。

    雷之本源,为上古雷兽内丹中最为精纯的一缕本源之力,相传不仅能灭邪祟、克魔魅,更能重塑修者灵根,着实逆天。云淑一笑,自己的单火灵根挺好,雷之本源给她未免有些浪费。

    “世上本源之力本就罕见,其中力量最为强大的雷之本源,要想纳为己用,本身对修士身体条件的要求就极为苛刻,真君竟能将其融合,着实让人吃惊。”霍樊望着女子,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甚明显的欣喜,仿佛也在替她高兴。

    “喂,煞神,那你呢,倒是也说说得了什么好处。”少年嚷嚷道。

    “本君求仁得仁,‘兽仙台’内得赐了一道剑魂,假以时日将其炼化融合,本君手中这柄紫戊,定叫天地变色。”男子一袭玄衣,无风而舞,墨色眸中,自信飞扬。

    “那我们,便离开此地吧。”女子静静道。

    霍樊看了一眼女子明丽面容,薄唇微启,“恩,也离开岐山。”

    一向喋喋不休的少年无言立着,眸底水光濛濛,似有怅然。

    遍地白骨的“万兽冢”中央,本就如幻影虚虚浮浮的高塔,塔身影像此刻越加淡薄了,仿佛下一刻就会消散。

    寂寂高塔之内,身影渐渐黯淡的兽魂一抹安然的笑意,嘴唇翕动,似在自言自语,“火凤,你本为神兽,明明可以飞升,却因一缕情丝羁绊,迟迟不愿离开此界而坐化于此……十万年了,该放下了,心高气傲如你,一飞冲天才是本色……去吧,再晚,你好不容易相中的传承之人,可就真的要飞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突然,从黯淡的兽魂体内剥离出了一道赤色流光,猛地向东方遁去。

    而现世不过短短数个时辰的真正的“兽仙台”,也终于缓缓消失在这片空旷悲凉的土地上。

    跳下高台的那一瞬,云淑忽觉一道炙热的流光没入了体内,还未等她细细体察是何缘由,一阵眩晕袭来,三人被瞬间传送出了“万兽冢”。

    从“万兽冢”出来,落地已是在岐山外围,竟已是过去了一年之久。

    云淑恍惚产生了一丝荒诞之感,就如之前离开“万兽冢”时,她明明感应到有异物窜入体内,此时寻遍却一无所获。

    恰如南柯一梦,终究梦醒无痕。

    “我们……直接离开?”少年犹疑而局促的问道。

    女子摊开手掌,一只黑色的传音蝶翩跹飞走,“是的,玄祈前辈心有所感,暂时要闭关一阵,传音让我们直接离开岐山……”

    云淑自然明白这是玄祈找借口打发他们尽快离去,许是怕自己寿限将至,见面徒增伤悲,许是怕一旦相见,便再也狠不下心送宸沐远行。

    “果然……不再见最后一面了么……父王……”少年望着飞远的黑蝶,低声喃喃,嘴角一抹苦涩。

    女子心下微愕,面上浮起一缕苦笑,这少年,只怕并不似看上去的那么一无所知呢。玄祈所为,或许他早已有所察,只是不想验证罢了。

    “宸沐……走吧,我会照顾你的。”女子轻拍了一下少年稚嫩的肩膀,祭出飞剑。

    两道流光,飞快穿过两仪困兽大阵,向人修界而去。

    “霍樊真君,此次多谢你的相伴,如今此间事了,你还是快快回奇剑阁吧。”岐山外,女子按下剑光,欲同男子分道扬镳。

    “恩,自当回宗……不知云舒真君今后如何打算?”男子语言是一贯的简洁,眸中却是闪着略略的担忧。

    “呵,云淑其实要求不高,偏安一隅、岁月静好,便已足够。”女子凝眸浅笑,目光悠远。

    男子望着女子恬淡的侧颜,难掩忡忡,“可是,修仙界历来残酷,你欲静,而风未必止……”尤其是“苍梧叛徒”暮云舒这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但从岐山全身而退,修为更是精进良多。苍梧宗既能做出那等指鹿为马的诬陷之事,难免对完璧归来的暮云舒心生猜忌。他们,真能容得下暮云舒这样一个潜在的“心怀怨恨,伺机报复的敌人”逍遥于世么。“云舒,你自心胸豁达,君子处事,可苍梧小人之心,未必如此度你……不行,你还是随本君去奇剑阁!”

    “嗤……你们什么关系,奇剑阁会愿意罩着这个死女人?”一直沉默的宸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一边还不忘翻了个招牌式的白眼。

    “宸沐……”云淑见少年终于愿意不再阴沉着小脸,心中欢喜。

    “即便你……不愿当霍樊道侣,以真君修为,当我阁中客卿,也是有余……”当着外人之面说起这茬,男子颇有些拘束。

    “霍樊真君,真的不必了,云淑谢谢你的心意。”女子望向玄衣剑修,认真拒绝道。给人添麻烦,是她这辈子最不乐意做的事。况且苍梧宗实力如今俨然有称雄中洲之势,她若真在此时投身奇剑阁寻求庇护,只怕不但给霍樊添麻烦,更是给奇剑阁树立强敌,“云淑无门无派,了无牵挂,正可天地逍遥,何处不可去……”云淑抬眼,看到霍樊越来越阴沉的俊脸,为了缓和了气氛,“额……宸沐,你可介意跟着我浪迹天涯?”

    “嗤……死女人,有血契绑着呢,小爷能说不愿意么。嗳,不过谁要跟着你啦,明明是你跟着小爷我……放心,小爷会保护你的。”少年浮夸道。

    “云舒真君……”男子欲言又止。

    “霍樊,云淑当真不愿,真君莫再相劝了。”女子说话间,已是略带凉意。

    男子闻言,墨瞳微缩,眼前的女子,威压凛凛,修为甚至胜过自己。

    玄衣窄袖之下的修长双手,不由紧握成拳,与女子对视良久,最终化为唇边一抹苦笑,“也罢,此番分别,只愿真君一切顺利,相信他日,定能再见。”

    总有一日,他定要用自己的实力宣告,凡是他放在心上的,他都有能力守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