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岐山又客来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魔誓对人修意味着什么,即便是他们这些半步不出岐山的妖修,也再清楚不过。女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情愿立下心魔誓也不愿意同旁人趋之若鹜的异兽缔结灵契,玄祈表示除了费解还是费解。他逼着暮云舒同宸沐契约,不就是为了在岐山之外,有个人能在他的孩子还未成长到足够强大前倾尽所有去保护它么。如今女子立下心魔誓,他目的已是达到,而且没了灵契的限制,便不受女子修为影响,更不需供她驱策,对于宸沐而言也许更是有利。

    玄祈转头对一脸迷茫的少年和蔼道,“宸沐我儿,看见了吧,即使你能力非凡,身份不俗,也切莫自视太高,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买账的。所以,去到岐山之外,行事务必要谨慎低调,不可张狂鲁莽,我儿可清楚了?”

    少年无辜的眨着眼,什么跟什么啊,他只知道,那个女人,嫌!弃!他!真是岂有此理。

    女子自然是感受到了少年的不平和委屈,云淑苦涩一笑,当初救了个小家伙而已,之后却又是被怀疑、被污蔑,被舍弃,现在又要被兽王要挟。好心救个兽,没成想就此被赖上了,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不知前辈想让我们何时出发?”女子收起无奈,疏淡有礼的问道。

    “不急一时,姑娘仗义相助,为作答谢,本王……”殿上玄祈和颜悦色道,却是忽的顿了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剑眉微挑,嘴角噙起一抹似笑非笑,“呵,今日我岐山倒是热闹。”

    云淑蹙眉,“前辈,可是有变故?”

    “暮姑娘不妨自己看看。”玄祈一挥宽大的袍袖,身后石壁泛出一阵白光,原本乌黑的石壁立时变成了一面平滑的石镜。

    石镜中清晰的显映着云淑看着颇为眼熟的岐山景象,竟是在危险重重的岐山外围。果然,待石镜中画面再拉进些,成群结队的利羽寒鸦赫然出现在眼前。此刻,层层叠叠的寒鸦正裹成一个圆球,圆球上弥漫着浓郁的寒气,好久都无动静,恍惚能看见被缠在中央的“猎物”正进行着最后的抵抗。

    虽然寒鸦数量因之前遭遇暮云舒一行的那一战而锐减不少,但它们抖擞着无数锋利的羽翅,张合着尖锐的硬喙拼命往圆球中心涌挤,刺耳的啸叫声此起彼伏,回荡在巍巍的化龙殿中。

    而沉寂许久的圆球中心,忽然迸射出万道金光,道道金光耀眼而凌厉,从内部刺穿了密密缠着的鸦群,利羽寒鸦裹成的圆球瞬间分崩离析。

    “剑意化形,呵,这人修,倒是有些不俗。”玄祈轻轻一语,顺便瞄了一眼殿下伫立的红衣女子。她正凝神贯注于石镜之上,似想努力看清被纷纷坠落的利羽寒鸦所遮蔽的那道身影。

    一道颀长黑影御剑利落跃出,方才分化作无数金色剑芒的长剑收敛了最后一缕剑气,旋回到一身玄衣的男子手中。

    玄祈见女子脸色微变,嘴角微勾,闯入的这名金丹修士,莫不是循她而来。

    清晨的岐山,揉合着薄薄的山岚,这缕剑气恰如清风明月,拂过之处,天清气爽。

    风月剑意!

    男子转身,剑眉星目,英姿丰朗,锐利深邃的黑眸中不经意间漏出一丝焦急。

    云淑神色一凛,果然是奇剑阁霍樊!可是,他怎么会无故来这岐山?

    玄祈转身,石镜中的景象也随之消失,又恢复为普通的石壁模样。

    “莫非,来人与暮姑娘,还是旧识?”玄祈望向女子,沉声问道。

    “的确是云淑故人。”女子浅浅道,明艳脸上几许惘然。

    “却不知道此子这般拼命闯入岐山,所为何事……难道,他是寻姑娘而来?”玄祈语声威严间夹杂一丝玩味。

    “前辈说笑了,此修乃中洲奇剑阁霍樊,云淑与她相识不假,可至于他何故来此,云淑也是一头雾水。”云淑自是听出了玄祈语中揶揄,“可剑修霍樊为人,风评一向不错,云淑几次同他接触,也觉其正直刚厉,还请前辈手下留情。”可不是刚厉不知变通么,面对百里衍的夺命大招,宁愿死也不愿躲,险些就“刚过易折”了。

    “既然暮姑娘相求,‘云梦泽’那边,点到即止吧。”玄祈含笑望向宸沐,只见那清秀少年不情不愿的撇了下嘴。

    “只怕他心有所虑,作茧自缚,轻易出不了‘云梦泽’幻境。”少年懒懒道,没看见那男子一脸张惶吗,嗤,它不用观心术也能看出他心魔已生。

    “宸沐,那便拜托你了。”云淑转头望向少年,笑脸相对,知它心中勉强,只能临时拍拍它“龙屁”了。

    “额……好啦……小爷尽力,别摆出那副谄媚的样了,为了个不算太熟的男人,你至于么。”宸沐一面毒舌,一面又暗爽,难得她也有笑脸求它办事的时候,嘿嘿。

    “宸沐我儿,先带暮姑娘下去歇息,待姑娘身体完全恢复,再领姑娘熟悉下我岐山环境,届时本王再行叨扰。”玄祈大手一挥,嘱咐少年道。

    云淑随宸沐来到大殿后的一块巨大的岩石前,只见高耸的岩石之上被凿出了无数石窟,一排排层层叠叠。

    “此岩名曰弥罗岩,别瞧它只是一块光溜溜的岩石,却是整个岐山灵气最盛之地。选一个吧,平日里,必须是父王座下的高阶兽将方有资格在此修炼,灵气虽比不得父王腾蛟宫浓郁,也是极为难得的钟灵毓秀之所了。”少年得意道。

    “那麻烦公子替云淑多谢玄祈前辈厚待。”云淑淡淡一笑,随意选了处石窟,身形一闪,已是消失在少年面前。

    “急什么急,死女人……以后小爷我就要跟着你了,也不知道邀小爷进去坐坐,培养培养感情……”宸沐孤独站在原地,嘀嘀咕咕。算了,小爷还是去“云梦泽”找些乐子吧,嘿嘿,那里如今也该热闹的很。

    而跃入弥罗洞窟的云淑,却是始终静不下心来,一想到莫名其妙出现在岐山的霍樊,心里就是一阵无名烦乱。

    都说修者修炼到一定境界,会对自身命理有所感应,难道,霍樊此来,真会同她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