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射日弓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手忙脚乱向“射日弓”打入灵气试图拉开弓弦的武戬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女子所指。魁梧的男子侧首看了眼正在奋力击杀利羽寒鸦的庄亭舟,两人面面相觑,似是都未料到女子会自告奋勇前去引弓。

    “诸君也不希望跟着云淑陪葬吧,况且云淑单火灵根,驭使火属灵器,应是有把握的多。”女子声音不大,却似蕴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

    “可是,这‘射日弓’重逾千斤……”夏封流早已结束“群灭模式”,改用手中三尺青峰砍杀不时靠近的寒鸦,想来“暴风”这种大招虽然杀伤力爆表,但本身灵力消耗也是超乎寻常的恐怖。

    修士身体素质本就较常人胜出许多,而修炼到金丹者,力量速度灵敏度等更要增色不少,何况,云淑还在熔冰狱内“改造”了数月,“两位真君该不会忘了吧,熔冰钰,呵,本来就是上古体修锻体之用……云淑整整两个月的煎熬,岂会白受!”女子讽道,语声清浅,却正好够身后的庄、夏两人听到。

    女子从高大男子手中接过巨弓,虽不能说举重若轻,却也没见她多吃力,武戬顿时怔在原地。

    “射日弓”入手,云淑只觉异常灼热,体内火灵气立刻活跃起来,云淑顺势驱使体内火灵气探了出去,纯粹的火灵之气如潮水般层层将巨弓包裹。感受到手中“射日弓”不再排斥之后,云淑更是缓缓祭出丹田内吞噬了昴火之灵的九炎荒火,巨弓上暴烈的火灵气一触到女子本命真火,仿佛受到感召般逐渐安静了下来。

    同九炎荒火勾连之后的巨弓发出低沉的铮鸣,此刻的顺服却似在酝酿更大的爆发。女子自信一笑,任由“射日弓”在她手中愈渐滚烫,连飞舟上的众人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灼热,利羽寒鸦亦是盘旋着不敢靠近。

    “武戬真君,箭……”男子闻言,愣愣地将三支状如流火的箭矢放到了女子伸出的修长手掌之上,而后自觉退至一旁。

    三支尾翎被缓缓搭上弓弦,女子抬起右手,轻轻扣上了箭尾,众人不禁摒息。只见女子右臂微扬,坚韧的弓弦随着女子动作被瞬间撑开,红衣女子红唇紧抿,缓缓发力,“射日弓”渐如满月。

    “准备撤!”女子一声清喝,随之调动全身的灵力于瞬间尽皆倾注于箭矢之上。灵器也是有傲气的,你若不倾力相求、背水一战,怎能引它共鸣。

    三支尾翎如三道拖着火焰的流星疾射向寒鸦群。迅猛凶狠的火灵之力,焚尽一切障碍,恰如陨石划破天际,烈焰尾翎所到之处,万物寂灭如飞灰。

    挡在飞舟前的利羽寒鸦,但凡被流火的尾翎波及,沾之即死,密密麻麻的寒鸦群中,立时被破开了一条血路。

    几乎同时,庄亭舟掐诀掉转飞舟,从被突破的缺口处直直杀了出去,而夏封流亦是一道澎湃的风灵力倾泻而出,裹挟着飞舟立时加速,一口气飙出老远,终是冲出了利羽寒鸦的包围圈。

    妖兽之流,虽灵智蒙昧,但领地意识却是极强,随着飞舟向岐山中心驶去,离开了外围利羽寒鸦的势力范围,飞舟后面追击的寒鸦也是越来越少,最后带着惨重的伤亡如潮水般退去。

    “方才……多谢真君出手相助。”庄亭舟走向因脱力而倚着巨弓站立的女子。

    “呵…该感谢的,是白合掌教之前对云淑的‘热情招待’不是么。”云淑嘴角微勾,语声虚弱却冷漠。

    女子红衣烈烈,极致的容颜如幽昙夜绽,“射日弓”上满布的火灵力如熊熊火焰跳跃,在她身后凝成一重艳艳的光影,而远处,一抹残阳如血,此情此景,瑰丽的动魄,令众人不忍直视。

    飞舟缓缓前行,女子交还“射日弓”后便盘坐于飞舟一隅,闭目调息。

    而执法殿四人中除了有两人受了些轻伤,旁的不过是过分耗损了灵气,吞些补灵的丹药后没一会又能精神奕奕。故而四人又恢复了之前的“门神”模式,只是细微辨去,对那红衣淡漠的女子,四人似乎少了分之前那般浓重冰冷的戒心,多了分叹服之外的浅浅感佩。

    轩朗而立的夏封流更是不时偷偷朝那一袭红衣的女子望去,眸中一抹疼惜。

    这可是令“射日弓”这等暴烈桀骜的灵器也要俯首称臣的修者,以她之能,若是方才趁他们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之际“越狱”,想必轻而易举。

    世人都言修仙之人德行淡薄,魔门修士犹甚,可这被指“勾结魔门”的女子,虽外表冷漠,言语犀利,但却用行动表现出了比一般正道修者更大的善意。

    岐山深深,飞舟又是保持最快速度疾行了数个时辰,夜幕之下,星辰廖落。

    一身玄衣的庄亭舟运足目力从飞舟上向下望去,只见其下一片黑黢黢的泥沼,一望无际,心中不由忐忑。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不安般,“此间便是‘云梦泽’,岐山第二厄。”女子似是心有所感,缓缓睁开双眸,一声浅叹。

    一听此语,众人皆是一阵悚然,竟然就这样无知无觉的撞进了第二厄中。

    “云舒真君,此话当真。”庄亭舟一脸肃穆。经“寒鸦劫”一役,他对女子所言,其实心里已是信了大半,不过这岐山第二厄,怎么跟白合掌教此前叮嘱的不太一样。

    “亭舟真君,掌教是不是说‘云梦泽’乃幻境丛生之地,尚未接近便会有强烈的眩晕之感。”女子冷冷道。

    执法殿精英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而此刻庄亭舟听完女子之言却是脸色一变。

    “你是如何知晓!掌教确实是这般叮嘱,还给我等备了极品清心丹!”

    女子讥诮一笑,岐山从前几乎无人涉足,沧海众修只知“入岐山,渡两厄”,却不清楚这两厄到底为何。而之前她见他们竟然准备了上品灵器“射日弓”应对“寒鸦劫”,便知白合必是从经历过两厄的顾玄曦和苏卿羽处知悉的岐山情状。看过原剧的她,又怎会不知男女主经历的“云梦泽”是何模样呢。

    “如今我等尚毫无所觉,真君怎可断言是入了‘云梦泽’呢?”庄亭舟惶惶追问道。

    女子嘴角微扬,“呵,因为这‘云梦泽’已是换过主人,而它,正好同本君认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