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梦离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流云洞府内,虽布置简洁,然融暖而芬芳,不乏温馨。

    云淑随手又给洞府加了几道禁制,而后躺在玉床之上闭目养神,懒的理会外面纷至沓来的神识探查。呵,清菡峰上一场进阶后的灵气化雨,倒是搅动了不少人的神经。

    她到苍梧并没多久,可此间的纷扰已然够多,这三天,她只希望清清静静的度过。

    三日间,她流连在流云洞府内,用心描摹遍这里的每个角落,石壁上剑气留下的每道刻痕,松木牍上整齐摆放着的每支玉简,不为什么,只是想对暮云舒四十多年的苍梧生涯做个最后的道别。

    云淑看着手中这只被暮云舒细心藏起的精致玉盒,打开盒盖上的封符,顿时肆溢的灵气扑面而来,只见玉盒内紫色锦缎上静静躺着一枚灵符。

    “呵,原来是你,我都快忘了呢。”女子在记忆内稍做搜索,不由轻笑出声。

    这是暮云舒高价买来的地级极品梦离符。原本,她是想用来“对付”顾玄曦的,可最后,也许是她仅存的自尊心作祟,那夜流淌着暧昧的流云洞府,暮云舒给顾玄曦用的,是一道相同品阶的禁灵符。两者外观功效几乎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禁灵符比梦离符少了一个功效,那便是迷情!

    云淑一念及此,唇角微挑,满是狡黠。

    她穿越而来的那夜,身下顾玄曦属于男子特有的身体反应尚未褪去。顾玄曦以为暮云舒用了迷情的梦离才会让他那般失态,若他知道那夜暮云舒用的根本不是梦离,孤傲清冷如他,要如何面对自己也是个“色狼”的事实。

    苏卿羽,从来就只有你坑我,这次,接招吧。看看你枉为谪仙人的亲亲师尊,敢不敢在你面前承认,他竟对自己一向厌恶的女子起了邪念!

    暮云舒短暂的一生中,放在心上的唯有两件事而已:修炼和顾玄曦。流云洞府乃她修炼之地,而天寒瀑,该是她同那个叫顾玄曦的清冷男子最初交集之地。

    最后一日清晨,云淑出了流云洞府,御剑向苍梧西边掠去,远远望去,天寒瀑下白雾缭绕,一道气势磅礴的巨大瀑布飞流直下,溅起无数冰渣,即便隔着百丈的距离,仍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入髓的寒意。

    果不其然,云淑视线中出现一袭白衣,身影高远清冷,负手从容立于瀑下。

    当年那瘦削的少年已长成了如今伟岸英挺的男子,只是彼时心悦仰望他的豆蔻少女,已是换了副心肠。

    狂暴的冰瀑在男子剑下变得温驯,随着男子冰髓挥舞变幻成各种形态,或为巨兽狰狞,或为漫天霜雪,或为万箭齐发……顾玄曦对冰灵力的掌控,臻于完美。

    这是一场震撼人心的冰灵之舞。

    云淑淡淡望了一眼,转身折返,直向惊鸿峰而去。

    既然确定了顾玄曦在天寒瀑修炼,那便可去寻落单的小白花苏卿羽了。

    刚御剑窜出去没多远,就有一道传音灵符向她而来,云淑伸手接过,只见掌中这道灵符却是极致精巧。

    修仙界做传音之用的工具按制作的复杂程度一般分为三种。传音纸鹤,乃是中低价弟子之间最常用的通讯工具,用能如实记录修士声音的特殊纸张折叠成善飞行的仙鹤形状,注入接收者的灵印,纸鹤便会自行飞去寻找接收者,恰如信鸽递信;传音灵符,则属符箓范畴,需由符修这等专门人员绘制,保密性和时效性皆较传音纸鹤大大提高,筑基和金丹修士多用此种,其中高阶灵符有如瞬时传音灵符,相隔千里,亦如面对面交流,价值较高,正如电报和电话;而最后一种,传音玉简,玉简之上除绘有传音符箓,还揉合进了复杂的小型阵法,专业性极强,非高阶修士不能炼制,是在十分正式的场合才会用到的,比如宗派之间互通信息或是宗内高层交办一些比较重要、私密之事,就像顾玄曦此前带她回宗时在宗门外收到的那枚传音玉简,不仅是保密性极强的瞬时传音工具,其上绘制的阵法更是开启执法殿门的通行证。

    而眼前这枚传音灵符却是一改灵符千篇一律的僵硬矩形,而呈一朵立体的金色莲花形状,云淑打入灵力,掌中金莲纷繁花瓣层层散开,直至露出其中娇嫩花蕊,才有一道娇婉清灵的女声不疾不徐汇入耳内,足见对方心思玲珑,手段奇巧。

    云淑听罢,却是嘴角微勾。

    不愧是女主,细节之上见真章。不过一枚常常用到的传音灵符,竟也能花上这等心思。

    传音的内容,却是苏卿羽欲在自己离宗之前,前来拜谒。

    云淑愉悦一笑,甚好,本君正想去寻你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片刻后,一袭红衣在流云洞府按下剑光。甫一落地,便见苏卿羽一袭白衣俏生生立在洞府之外。

    “暮师叔。”白衣女子柔柔道。

    “云淑已非苍梧之人,当不得卿羽这声‘师叔’了。”云淑无谓一笑。

    “师叔见外了。”女主心地善良,依旧我行我素。

    “呵,也对,卿羽一片敬我之心,本君便不辜负了。”你乐意叫师叔便叫去吧,只要你自己不嫌憋的慌。

    女子面色微讪,很快又恢复一贯柔婉,“师叔是出去了?”

    “不错,去了天寒瀑。”云淑随意答道。

    “天寒瀑……那不是师尊……师叔去找师尊了?”苏卿羽面色一白,强自镇定。

    “呵呵,卿羽这徒儿果然贴心,师尊之事,也是事无巨细,皆要过问啊。”云淑故意含糊其辞,让她去猜。

    “卿羽不敢……”口中惶恐说着不敢,内里却是抓心挠肝的难受,一时间,诸多胡思乱想在她脑中纷呈。

    “对了,不知卿羽找本君何事。”云淑自是将女主的揪心看在眼里,平静转移了话题。

    “暮师叔,前日执法殿之事,卿羽真的十分抱歉,卿羽心中不愿,奈何身不由己……还望师叔原谅。”女子双目盈盈,恳切道。

    女主做事端的是滴水不漏,在自己没成长到足够强大前,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留下后患。

    “在卿羽眼里,本君竟是这般是非不分,胡乱迁怒之人吗?你放心,本君一介金丹,还不屑与你为难。”这却是实话,做出决定的是那些手握实权之人,而非苏卿羽区区筑基。

    “师叔……”

    “对了,本君亦有一事相托。”

    “师叔请说。”

    “这支玉盒请代为交予你家师尊,本君何意,他一见便知。”

    云淑一本正经的递过装着梦离符的玉盒,心中却是恶作剧般乐开了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