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定论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执法殿内,苍梧惊鸿、引奇、楚阿、清菡、莫愁五峰掌教元君齐聚,下首更是立着各峰一众亲传弟子。卫含章、顾玄曦赫然在列,身后跟着白衣窈窕、清丽绝尘的苏卿羽。

    一身绯衣的卫含章依旧是眉目风流,见到那抹熟悉的绰约身影进入殿内,却是无措的迅速移开了视线,转而拨弄手中折扇。

    顾玄曦面容如画,挺拔立着,幽深无波的眸子望着远处走近的红影,唇边却是勾出一缕涩涩的弧度。

    这等阵仗,云淑扫过一眼,嘴角泛起一抹讥诮,而后目不斜视,直直行至掌教面前。

    端坐大殿正中的白合,环顾自周,复又望向殿下女子,目中恨恨中却又透出一股势在必得的洋洋得意。暮云舒,看你这次如何翻身!

    岐山之事,中洲虽最后寻得幼兽,但并未找到罪魁且还令幼兽为异兽蜃龙之事暴露,本就脾气火爆的兽王大怒,扬言发动兽潮,踏平中洲。任炎卫含章一行苦苦周旋亦是无功,正在众人颓然返回之时,兽王却突然改了主意,放出话来,只要苍梧交出一个叫暮云舒的金丹女修,岐山群兽便愿遵守之前协约,后撤千里,不与人犯。

    消息一出,中洲各宗立时将目光对准了苍梧,这可让苍梧宗犯了难,总不能直接弃了暮云舒,打自己高门大派的脸面。

    而他作为掌教,只是稍提了下暮云舒身怀魔气且小蜃龙亦是暮云舒独自找到一事,除了茗澜,各掌峰元君没纠结多久,便决定顺水推舟,趁势将暮云舒这烫手山芋推出。(com网)虽然这些证据并不严谨,但足够苍梧宗粉\/饰\/太\/平、师出有名了。

    安危存亡面前,苍梧选择趋利避害,牺牲暮云舒一人,换得中洲安宁。

    正合他意。哼,暮云舒,任你再狂,也得认栽!

    “暮云舒,你可知罪!”白合一见那袭红衣招摇,又想起被毁的熔冰钰,双目似要喷出火来。

    “不知云舒犯下何等大罪,竟需劳动各位师叔师兄大驾。”云淑望向殿上众位元婴掌峰,冷冷一语。

    “你勾结魔门,与岐山兽王幼崽丢失一事有染,还敢狡辩。”白合此语一出,沉沉威压随之拍向殿下女子,满意的看着那袭红衣伏倒在冰冷玉阶之上。

    一股无形巨力加身,云淑跌倒在地,五脏六腑亦是遭受重击。

    女子轻咬樱唇,低头擦去嘴角淌下的一缕殷红,艰难起身,一双墨色美眸盯住上首道骨仙风的掌教元君。

    呵,倒是稀奇,身怀本魔之气变成了勾结魔门,历尽辛苦带回了幼兽倒反成了自己的罪证,“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云淑今日算是见识了。”承受白合一击的女子身形不稳,却仍是倔强立着,面容冷凝。

    “大胆暮云舒,竟敢质疑我等裁断,苍梧泱泱大宗,岂会信口冤枉于你。”楚阿峰掌峰名扬元君坐不住了,厉声驳斥道。

    魏名扬掌中一道罡风推出,立时割下女子右臂之上整幅水袖,红色纱衣翩然而落,露出女子如玉肌肤上狰狞的黑线,道道魔气蜿蜒萦绕于女子整条右臂之上,刺目之余,亦生出一种诡异的瑰丽。

    大殿之上,所谓的“罪证”,就这样袒露在众人眼前,无所遁形。

    “卿羽,你且上前来。”白合威严唤道,面目难得的现出了一丝慈祥。

    如雪白的灵蝶翩跹而来,苏卿羽优雅行至殿中,盈盈一拜,柔声道,“卿羽见过掌教师祖。”

    “卿羽,今日苍梧高层都在,你且在这执法殿上,将你此前在岐山探查所得,一一道来。”

    顾玄曦闻言却是微愕,显得颇是意外,继而眉头微皱,如霜目光射向大殿中娉婷立着的苏卿羽。

    白衣女子抬首触到师尊冷冷的视线,惶然喏喏道,“师祖、诸位师叔在上,卿羽……卿羽可以不说吗。”

    “好孩子,师祖知你心善,但事关中洲安危,苍梧清誉,卿羽切不能因小小不忍而置正道大义于不顾。”白合声情并茂,颇为煽情的侃侃道。

    灵秀女子踌躇良久,最后仿佛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师尊,弟子有一契约灵兽金钱鼠,对煞气魔气这等阴邪之物十分敏感,这师尊也是知晓的,弟子没说错吧。”

    顾玄曦自是知道,当初在千寻城就是因它才找到了梵音血菩提所在之处,“自然……”

    “在平沙隘口,金钱鼠辨识出暮师叔身怀噬魂魔气,而噬魂魔气想必大家都知道,正是魔霄宫百里衍之本源魔气!”

    “那当日我徒云舒被含章发现身怀魔气之时,你为何不将这些当众说出?”茗澜忍不住辩道。

    “暮师叔不畏生死,挺身救下奇剑阁霍樊师叔,舍身忘死之高义有目共睹,怎会同魔门有染,卿羽只觉其中必有误会……所以……所以私自瞒下……瞒下了这些。”

    “你这孩子,就是太过单纯了,不识人心险恶。”白合语重心长。

    “说完了?仅此而已吗?这只是苏师侄一家之言,未必可尽信吧。”云淑妩媚的眉眼微挑,轻蔑觑了苏卿羽一眼,淡淡道。

    呵,女主出手,必是滴水不漏,怎会让她这等女配有翻身之机,云淑知苏卿羽此番指证,必有后手,出言撩拨苏卿羽,不为别的,就是突然恶趣味的很想看看女主既恨不得将她马上定罪,又要顾虑自己一贯白莲花形象的小模样。

    “难道暮师叔是说卿羽信口雌黄污蔑师叔,卿羽一向敬重师叔,师叔怎可这般……”白衣女子泫然泣下,显得颇是伤心。而后缓缓从芥子袋中取出一个透明的球状物,其间一缕黑气横亘,“此物名为验灵球,当日卿羽心有不解,等百里衍离开后便用此球纳了一缕尚未消散的噬魂魔气。此球名为验灵,自能检验是否同种魔气,师叔只要向这球中打入一缕本魔之气便见分晓。若是两缕魔气融合,则说明二者同源而生,若验灵球爆裂,那证明是卿羽胡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