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破冰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子催动金丹全速旋转,四肢百骸中新生出源源不断的精纯灵气。九炎荒火和那道本魔之气遇到女子灵力补给,越发的斗志昂扬起来,气势汹汹的分别扑向昴火之灵和阴溟之精。

    灵息之间狭路相逢,比的不过是谁的等阶更高而已。云淑的本命真火和那道高阶魔气,遭遇了昴火和阴溟却不见怯意,显然,品阶并不比这两种上古灵物弱。也是,九炎荒火乃沧海界排名前十的异种灵火,又经云舒丹田蕴养多年,而蚀灵魔池中得来的本魔之气能与百里衍之噬魂相抗,又怎么可能泛泛。

    原本趾高气昂的昴火与阴溟,艰难抵挡着女子体内两道灵息的反击。只见熔冰狱内的浓郁白气不断涌入女子体内,到后来更是以一抹红影为中心,形成了壮观的灵气漩涡,这是难以为继的昴火和阴溟在抽取外围能量以作“补给”。

    瞬间压力大增的云淑只是继续凝神运转体内金丹,从容引导新生的灵气去增援奋战前线的九炎荒火和蚀灵之气。

    四种高阶灵息,在女子体内对抗、僵持,最后缓慢开始融合……体内容纳下这等驳杂而又强绝的灵息,若是换作寻常金丹修士,任你修为再精深,恐怕经脉丹田也早已炸裂报废。

    而闭目调息的红衣女子却是全然无恙,甚至,随着体内灵息两两相融,苍白面容渐渐变得红润,眉目舒展,观之更加神清气爽。

    在这漫长的融合吸收过程中,惊鸿峰上斗转星移,而熔冰狱内的茫茫白气从浓郁渐趋稀薄,又从稀薄转至消散,终于,广袤的空间内,一片清明荒芜,只剩下一袭红衣静默。

    云淑探出神识内视,只见吸收了昴火之灵的九炎荒火悄悄退回了丹田,原本幽蓝色的灵火镶上了一圈火红色的窄边,安静而餍足的陷入休眠。而吞噬了阴溟之精的蚀灵魔气也已回到女子右臂之上,只是原本狰狞虬结如蛛网的黑线沿着右臂一路向上,最后止步于女子白皙肩头,结成一朵小小的黑色霜花,静静卧在女子莹润的香肩之上。

    “太阴汲灵体”,一如意料中的神奇。

    惊鸿峰返璞崖下,两名奉掌教元君法旨前来的执法殿金丹修士手持玉牌,正欲开启熔冰狱提人,却猛然被眼前所见惊的目瞪口呆。

    这块白色钰玦,正在片片龟裂!

    这已闲置了百年之久的熔冰钰,虽说在修仙界声名不显,且由于是上古灵器,因年代久远难免灵性流失,但他们执法殿修士却是知晓其赫赫威名的,刑罚断狱之时,熔冰一现,向来无往不利。

    熔冰钰内,自成一界,昴火阴溟两道上古灵息为此界支柱,支柱不倒,此界长存。

    可如今,这等上古灵器竟然在不可遏制的解体!原因只可能有一个,就是作为支柱的昴火和阴溟,已然不存!

    平地卷起一阵烈烈飓风,夹杂着一声尖啸,仿佛是灵器最后的呐喊。任两名执法殿修士如何见多识广,也不自禁被惊的退了两步。

    咯……吱……轰!

    钰玦轰然炸裂,碎成齑粉,如尘埃消散。

    执法殿内,分出一缕神识一直关注此处的掌教白合,登时面色大变。

    “掌教师兄,可是有何不妥?”一旁的楚阿峰掌峰魏名扬询问道,神色间颇有些心虚。

    白合自然知晓魏名扬为何心虚,毕竟,谁都未料到岐山这次的态度竟然会这般决绝,在兽潮威胁的生死存亡面前,苍梧宗,也只能弃车保帅。

    “魏师弟,安心便是,暮云舒此女纯属咎由自取,我们只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白合正襟危坐,一派平静道。

    心下却是惊怒之极,惊的是暮云舒之能竟然这般逆天,要知道,在他们元婴修士眼中熔冰狱虽算不得顶尖之物,可元婴以下,熔冰狱一向手到擒来,如今却折戟于金丹初期的暮云舒之手;怒的却是他恼恨之极却只能隐而不发,怎一个憋屈了得!苍梧各掌峰只知道暮云舒因身带本魔之气疑与魔门有染而被暂行关押,并不清楚暮云舒其实是被他下令投入了熔冰狱内,未罪先罚本就欠妥,若再曝出上古灵器熔冰狱非但没制住暮云舒还反而被她毁的这般彻底,自己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贻笑大方于修仙界。

    端坐殿首的白合兀自生气,面容阴沉。

    返璞崖,风暴过后,只余一袭红衣,冷冷立于崖下。

    迎着日光,却是眸光凉凉,撇见来人手中玉牌,嘴角微勾,“这位师兄,再用力玉牌可就要碎了。”

    来人脸色白了白,松了松方才因过分惊骇而紧捏住玉牌的右手,面有讪讪。但两人到底是执法殿培养出来的高阶修士,经历过大小风浪,自是不凡。

    “我等失态,师妹见笑了。”来人面无表情道。

    “两位师兄,是找云舒有事?”

    “执法殿庄亭舟、夏封流奉掌教法旨,来此带真君去往执法大殿,还望真君配合。”为首名为庄亭舟的金丹五层的中年修士跨出一步,朗声道。一手却是按住佩剑,全神戒备。

    一旁金丹一层的夏封流更是忐忑,此前料想关在熔冰狱内的暮云舒经历这两个月的漫长折磨,定是万分虚弱,为防万一,尚且调了执法殿精英金丹五层的庄亭舟与他同行,可见掌教对女子的忌惮。如今他们先是见证了那般惊悚的一幕,而后全须全尾出现的暮云舒更是告诉他们,这个女子是连熔冰狱也奈何不得,甚至反被她毁了的怪物!叫他怎能不紧张。

    “云淑无有不从。”女子也是上前一步,摇头失笑。

    见女子如此配合的姿态,庄、夏两人心头均是一松,毕竟,若女子真要强闯逃出苍梧,以他们之力,估计拦的够呛。

    御剑飞上返璞崖前,夏封流回头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崖底,又是不自禁一个激灵,凶名赫赫的熔冰狱,竟就这般无声无息的消弭于世。

    又见身侧女子一袭红衣,明丽无双的面容之上,神情淡漠,潋滟生辉的墨色眸中,万事不存。

    明晃晃的日光之下,女子超脱飘渺的身姿竟有种美轮美奂的震撼。

    感觉心跳不受控制的快了几瞬,夏封流不动声色的移开眼去,心下微恼。

    三人一路直达执法大殿,在殿门之前按下剑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