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太阴汲灵体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放眼整个沧海界,这种体质已经有上千年未曾现世了,你我亦是只从典籍和先人所述之中方对这等体质略知皮毛罢了,怎可贸然断定我徒便是‘太阴汲灵体’。”事关弟子存亡,茗澜难掩激愤。

    “太阴汲灵体!”自进殿后就一直沉默的顾玄曦惊道。“弟子传音之中只是推断暮师妹经脉丹田有异,可无差别吞噬外入的灵气并化解加诸她身的法术,许是觉醒了较为特殊的防御类天赋神通,怎会是‘太阴汲灵体’!”

    天赋神通于妖兽之中偶尔能见,但人修之中,只有极少数的修士能在进阶金丹以上的大境界时觉醒天赋神通。天赋神通本为天道随机之赋,但获得者无一不是具有大福泽大机缘之人,修士的天赋神通极为罕见且在一定范围内可无视修为等阶差异而行攻击或防御,所以一旦有修士觉醒,无不是一夜之间身价倍增,比如凡易的无幻天听。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天赋神通,如几百年前现世的窥心神通,因透析人心这种神通太过敏感,惹的一众高阶修士纷纷自危,最终被以私通魔修的名头毁去丹田灵脉,成为一个对修仙界再构不成威胁的废人。

    原本顾玄曦担心的,不过是暮云舒觉醒的神通特殊,易遭人猜忌而处境堪忧,哪想宗门长辈给出的竟是这样一个悚然的结论。

    ‘太阴汲灵体’同他的先天纯阳圣体一样,为罕见之极的天生灵体,不同的是‘太阴汲灵体’虽为先天,但却要看后天觉醒,什么时候觉醒甚至能不能觉醒都属未知,在觉醒之前这种体质是任何手段都无法探知的。

    ‘太阴汲灵体’极其罕见,千年难遇,而这种体质的特点,首先,拥有这种体质的修士必定为女修,其次,觉醒了这种体质的女修,能够直接汲取灵植蕴含的精纯灵气而不用先将其提纯炼化成丹药,且这种体质极易吸引天地灵气,故而进阶速度恐怖。

    原本,这样的特质也不至于令人闻之色变,最终让‘太阴汲灵体’变得臭名昭著的,是一千多年前早已灭门的天音宗的一名金丹后期女长老。

    觉醒‘太阴汲灵体’的她在一次战斗中偶尔发现若将汲灵之术施于对手,同样能起作用。不论灵气属性,只要对方修为不高于她一个小境界以上,她均可主动汲之。更是发现如果通过采阳补阴之法,汲取更高阶修士的灵气为她所用同样不在话下。

    发现这一捷径又凝婴心切的女修从此渐入歧途,贪婪汲取人修灵气且毫无节制,绝人灵气,毁人道基,一度令中洲修士人心惶惶。此外,女修更是荒淫无度,大行采补,利用‘太阴汲灵体’的先天优势,短短十数年内凝婴成功。诸宗见再不能放任她为祸修仙界,继而群起而攻,令天音宗几乎灭门。

    而自她之后,再也未听说沧海界有‘太阴汲灵体‘体质的修士出现。

    “师弟,是与不是,还是让胥老定夺吧。”

    阴影处走出一个灰袍的佝偻身影,顾暮二人这才发现这里竟还有第三个人。

    等他行至众人眼前,才看清来人浑身上下罩在一袭灰色的斗篷之中,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可除此之外,任凭你多努力的去看,也丝毫看不清老者的五官样貌,应是施了高明的法术。

    方才还未漏丝毫威压的老人,猛然一道凝成实质的神识光球将红衣女子团团裹住。可将神识凝成实质,这老人,竟是半步化神!云淑从来不知道,苍梧宗内竟还有元婴大圆满这等存在!

    云淑置身于灰白色半透明的光球内,只觉酥酥麻麻,仿佛自己的经络骨骼,血肉丹田都被这无处不在的光影一寸寸翻遍,一厘厘捋过。

    “绝对是她,这该死的‘太阴汲灵体’!”老者的声音粗砺暗哑而又刻毒,一声咒骂透出多少阴冷的恨绝。

    老者诡异一笑,闪身进入阴影处,再无生息,不知是已经离开还是依然留在殿中。

    “这胥老……可是我宗楚阿峰上传闻中那早年落下阴毒暗伤,化神无望,于百年内将要坐化的太上长老?”顾玄曦眉头紧锁,试探问道。

    “不错,玄曦,你可知道,令胥老困于元婴一千多年无法进阶的暗伤,从何而来?”作为顾玄曦师尊的白掌教反问道。

    听掌教这么问,胥老应该是已经离开执法殿了。

    “一千多年前,刚刚进阶元婴的胥老成为苍梧宗执掌执法殿的长老。而当时的天音宗裴璃裳利用‘太阴汲灵体’为祸中洲,更是不知从何处习得高明媚术,一时亦有不少元婴大修中招。各宗有心剿之,奈何那女子奸狡非常且修为精深,等闲修士根本战她不过还有反被她吸取精元灵气的危险。彼时,身为苍梧执法殿掌殿的胥老当年年轻气盛,为灭强敌,只身犯险,假装被裴璃裳媚术迷惑,忍辱负重当了她的入幕之宾。趁其采补戒心大渐之时,将其重伤,而后赶来的诸宗修士才能顺利将她灭杀。但那汲灵之术实在阴邪,胥老虽成功重创了裴璃裳,可他本人也被那妖女伤了根基,千多年来蹉跎在元婴期不得进阶,不然,我苍梧早就能添一位化神天君而名正言顺的统领诸宗了。”白合元君缓缓道出这段辛秘。

    “所以,掌教说了这么多,却是打算如何处置云舒呢?”一直默不作声的红衣女子冷笑着反问道。

    “虽无前例可鉴,但苍梧承受不起这样拿宗派清名和前途冒险之事,‘太阴汲灵体’,我苍梧绝容不下。”一身仙气的老者漠然看着女子,语声冷硬。“废黜修为,逐出苍梧宗!”

    “掌教师兄,云舒自幼被我收在座下,以宗为家,修炼之勤勉,心性之纯良,众目共睹。况且她从未做出任何伤天害理之事,这种体质也非她所能左右,师兄裁断怎能这般不容情!”茗澜看着徒弟陡然煞白的脸色,心头狠狠一缩,毕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子,如何忍心。

    废黜修为,逐出苍梧宗!

    云淑恍恍,难道自己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暮云舒,却还是难逃剧本设定的炮灰路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