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回宗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舒是被冻醒的。

    睁眼看到天空湛蓝,白云悠悠,明媚无比的阳光倾泻而下,她却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哆嗦。

    转头看到顾玄曦冷冷的俊脸,吓的她一声闷喊憋在喉咙口。发现自己竟是被他抱在手里御剑飞行,而他身上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寒冰之气,顿时恍然,原来她就是这样被冻醒的。

    云淑眼前恍惚闪过似曾相识的一幕,夭桃树下,落英缤纷,美貌无双的少女睁开双眸,只见少年一袭白衣,眉目清泠,却在融融的日光照耀下,让她产生了一种名为温暖的错觉。

    呵,造化一物,从来最是弄人。

    在云淑示意下,顾玄曦施诀将脚下飞剑涨大了一倍,而后将女子稳稳放下。

    红衣女子抬首认真盯着男子冷清的双眸,“这么说,之前修炼室内的不是幻觉。”

    白衣男子只是沉默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觉得呢”。

    “好吧,彼时云舒无状了,真君见谅。”女子淡淡道,无比平静。“那现在是何情形,还烦请玄曦真君解释一下。”

    “暮云舒,你身体的异样不用本君多言,先回宗对你没坏处。”顾玄曦看着女子冷冷道。

    “真君何意。”

    “本君并未解封你丹田,而大约……你现在已能自如使用灵力了吧。”

    云淑无从辩驳,虽然这恰恰也是她最不能接受的情形。“我也不知,为何会……如此。”

    “这等情形极不寻常,若被外人发现,师妹处境不妙。”男子蓦然低首望向女子,向来清冷无澜的眸底泛出隐忧。

    “那玄曦真君是如何发现的。”女子眸中露出一丝戒备。

    “因……体质之故,本君对灵气异动极为敏锐,封你丹田之时发现有异,不过当时只是推测,并不确定,是在修炼室时确认的。”白衣男子淡淡解释道。

    云淑沉默良久,原本心存的一点戒备也烟消云散,作为男主,他的品性绝无硬伤。此番顾玄曦仅仅因为一个不确定的可能,就为她做到如此地步,说不意外那是假的。

    “云淑离宗乃是由于戴罪受罚,如今两年之期未满,无掌教传召,不敢贸然回宗。”女子想到几天后又要回到苍梧,不由惴惴。

    “无妨,自有本君担待。”顾玄曦平静道。

    “玄曦真君为何这般帮我。”女子疑惑道。

    暮云舒纠缠了他那么多年,数月前还险些将他“就地正法”,若说顾玄曦从前是无视暮云舒,经彼一事,该是升级为厌恶了吧。

    “你我……同门,自无坐视之理。”冰山依旧是面无表情道。

    “此番欠真君这么大个人情,却叫云淑从何还起?”不到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愿欠下人情,尤其对方还是害得原剧中的女配暮云舒身死道消的威武男主。

    女子明媚的俏脸之上浮起一抹苦笑。

    男子见她这般,却是将本就面瘫的俊逸脸孔拉的更长了。“不用还。”甩下硬邦邦的三个字后便扭转头去再不看她。

    “玄曦真君,你今天……有点奇怪。”云淑言罢,祭出自己的飞剑,迎着男子如霜的眸光,“不管怎样,云淑还是谢谢你。”女子说完翻身跃上了她自己的飞剑。

    一白一红两道身影,飞速划过朗朗晴空,一路穿云破雾,往苍梧方向赶去。

    五天时光,稍纵即逝,两人终于在一个星夜赶回了苍梧宗。

    尚未行至山门,便有一道传音玉简飞到了顾玄曦手中,男子一道灵力打出开启玉符。

    “掌教让你我直接去执法殿,茗澜元君也在。”顾玄曦回头望了一眼女子。

    “执法殿吗,那……便走吧。”执法殿是宗门之中断罪愆、定刑罚的职能部门,这是把她当成正经“嫌疑犯”来审的节奏吗。

    “暮师妹,你……”顾玄曦欲言又止。

    女子只是做了个深呼吸,之后朝白衣男子浅浅一笑,当先御剑向执法殿而去。

    不消片刻,两人来到执法殿前,按落剑光。

    只见肃穆的大殿之前,一左一右两只青铜色的谛听石像高大威严、栩栩如生。顾玄曦将之前那道传音玉简投入右侧那只谛听微张的巨口中,瞬间吞了玉简的石像似乎活了过来,平地响起一声威严的巨吼,震慑人心,而两人面前紧闭的执法殿门亦随之缓缓打开。

    “暮师妹,且莫担心,一切有本君在。”进入大殿之前,男子静静望着女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传音。

    女子抬头追索男子目光,他却已经转过头去,不敢看她。

    女子轻咬樱唇,复又抬眸冷冷看着男子,一字一句道,“真君,事已至此,云淑并无所惧。所以,稍后,云淑若是有什么……真君切勿插手,云淑并不想承你太多的情。”这趟浑水,她一个人蹚就够了!

    男子闻言,眸光猛的一暗,随后,好看的薄唇勾出一抹看似无谓的弧度,仿佛在嘲讽女子的自作多情。

    两人鱼贯进入大殿之中,昏暗阴冷的殿内看似平常,实则禁制重重。尽头处,两道强烈的威压扑面而来,正是两位元婴修士,白合和卫茗澜。

    两人分别行礼,“弟子顾玄曦见过师尊、师叔。”

    “弟子暮云舒见过掌教、见过师尊。”

    上首两人并未作声,只是用强大的神识一遍遍扫过顾暮二人。

    片刻后,身穿白衣金边掌峰服的茗澜元君走向垂首不语的自家徒儿,一手搭上女子丹田,一缕微弱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灵力由女子丹田处探入,随着经脉游走,而茗澜妖冶的脸上,逐渐现出丝丝凝重。

    “师弟,如何,本君之前按玄曦传音所述而下的推断可有依凭?”仙风道骨的白合掌教肃然问道。

    “小徒之经脉丹田,却有蹊跷不假,但兹事体大,茗澜实不敢断言。”艳比桃李的青年男子却是颇有死鸭子嘴硬的意味。

    “师弟,你我都应该清楚,这种异数……但凡有一点可能,我苍梧都是万万容她不得的。”事关宗门前途和声名,作为掌教的百合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