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修炼室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淑随意挑了间无主的修炼室,让凡易将禁制都撤了去,方便他随时“监视”自己的情况。而后在溢着灵气的蒲团上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凡易见她这般坦荡,倒是颇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我就在真君隔壁的修炼室,真君要是有事,喊我就可。”

    女子浅笑着点了点头。

    装饰简单的修炼室内,一袭红衣将双目轻阖的女子原本苍白的脸色衬的红润了些。

    闭目养神的云淑摒除杂念,放空心胸,将注意力集中于丹田之内,明显感受到原本被禁锢的金丹有所松动,封住她丹田的冰灵气正被她的金丹一点点消融蚕食,而体内,也渐渐有稀薄灵气恢复运行,缓缓灌溉她干涸的经脉。

    女子秀眉微蹙,果然真是如此。早在凡易带她回来的路上,她就感觉到体内异样,所以才急着进修炼室确认。

    可是,在得到确认后,她却更心塞了,这般诡异的情况是闹哪样。

    顾玄曦为金丹中期,照理说封住低他两阶的修士丹田虽说勉强,但尚可为之。再说顾玄曦修为精深,岂是泛泛,比之一般金丹中期修士更是胜上不少。云淑丹田是由他全力封住的,不经顾玄曦本人或者修为更高的修士出手解封,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金丹将加诸其上的灵力蚕食,继而丹田自行解封的情况。

    突然的,云淑想起在蛇窟内干涸的蚀灵池底,那铺满池底的嗜灵瑶草。这种本该是十分喜爱吸取修士灵气的天生灵植,遇见她竟然一反常态的避她不及。难道,它们最后化为一地枯黄的原因,是因为浑身灵息反被她吸了个干净?

    云淑为自己的想法悚然一惊,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怪物!吸食他人灵气的怪物!而且,更恐怖的是,这种吸食行为,半点不由她控制,仿佛只是本能!

    女子光洁额头上渗出涔涔冷汗,猛地睁开双眼。

    一室静谧中,红衣女子目光怔怔,原本不点而朱的红唇已被她咬得无一点血色,白皙修长的双手更是缓缓抱住了纤细双肩,身体瑟瑟颤抖。

    随着丹田一点点解封,女子脸色也愈见苍白,身体更是一阵凉似一阵,仿佛即将陷入最恐怖的梦魇。

    恍恍惚惚间,云淑似乎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纤尘不染的白色锦靴,“呵,暮云舒,你可真有出息,竟然把自己吓的都出现幻觉了,要不要这么弱啊。”女子一边抱着微微颤抖的肩膀,一边苦笑着自嘲道。

    话音未落,一张清冷出尘的俊逸脸孔撞进了女子眼中,“暮云舒,随本君走。”顾玄曦俯身望向女子,万年面瘫的冰山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名叫焦虑的情绪。

    “又是你啊,怎么不见我的好师侄苏卿羽呢,呵,上次的幻境中我能一剑杀了你,这次还来,这幻觉也太没创意了。”红衣女子低声咕囔。

    白衣男子闻言俊脸一沉,片刻沉默之后才淡淡道,“暮云舒,你……怎么了。”女子的状态明显不对。

    “额,顾玄曦,这表情真不适合你,面瘫才是你的风格啊,那个……像你这样冷清冷心的谪仙范,果然也只有女主苏卿羽搞的定……”女子目光并无焦距,只是机械的喃喃自语。

    在顾玄曦看来,女子完全是语无伦次了,可大概意思他还是听明白了。

    “为什么不要命的救霍樊。”白衣男子冷的连问个话都那么傲。

    “什么态度啊你这是,什么叫不要命啊,我很怕死的好不好,就是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抽的什么风,事到临头就那样了……连赵清辰那个混蛋……算了,往事不堪回首,我还是向前看好了……咦……苏玛丽呢,怎么还没来?”女子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白衣男子默默听完,一字不落。

    苏……玛丽?顾玄曦皱眉,“卿羽随后就到,暮云舒,你必须立即随本君回宗。”

    白衣男子欲上前拽起女子,毫无防备之下,却猛然被女子体内迸出的一道气劲弹开,敏锐如他,立时便知这是女子体内出自他手的冰灵气的反噬之力。下一瞬,红衣女子缓缓栽倒,陷入昏迷。

    顾玄曦眸光一紧,按上女子冰冷的皓腕,一道灵力探入。

    果然……果然有异!

    他之前封住女子丹田的冰灵气已经完全被她吸收融合,而她本该被冰封的金丹也已开始正常运转。

    博文强识如顾玄曦,即便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却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被人发现,苍梧宗暮云舒,将被整个修仙界视为异端!

    这也是顾玄曦未去岐山而是直接折返回来找暮云舒的原因。

    如今她昏迷过去,应该是女子本身心理上受了不小的刺激,从方才她恍惚怔愣的状态就可以看出,加上体内残留的最后一点冰灵气的反噬,双重打击之下造成的。

    男子不及多想,抱起女子出了修炼室,踏上飞剑转身就走。走之前一道灵诀弹出,撤下了他来时在隔壁修炼室设下的隐秘禁制。

    “卿羽,随为师回宗。”男子脸色冷凝,对堪堪赶来的苏卿羽淡淡道。

    “是,卿羽会努力跟上师尊的。”白衣飘逸、清丽可人的少女乖巧应道。

    等苏卿羽调头回转的时候,顾玄曦早已飞出老远,那已经模糊的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在她眼中看来却是格外刺目。

    从来,他们师徒出门师尊都是会和她共乘一剑的,是从何时起,脚下的这把琉璃白玉篦,却被她越来越频繁的使用了呢。

    说起来,这把外形精美、品阶亦不低的飞行宝器,还是许多年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送的呢。

    彼时,她苏卿羽只是刚入门的练气弟子,而那个女人已是筑基多年的天才师叔,可那时她看那个宛如仙人的男子的目光,直白的连她一介髫年都看的分明。

    如今,自己筑基已成,而那女人依然是高高在上的金丹师叔,可现在不管是那女人看师尊的目光,还是师尊看那女人的目光,自己似乎都越来越看不真切了。

    就像她不明白,为何暮云舒与凡易走后,师尊要跟任炎请辞,还说掌教已传音让他将暮云舒先行带回苍梧。

    明明,掌教的传音只是再次催促师尊赶紧回宗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