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邬铭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里有两颗我无相门特制的上品清心丹,真君服下吧。魔域山境内清浊之气驳杂,如今真君丹田被封,失了护身灵气,清心丹可保真君不受此间浊气侵扰。”飞行宝器内凡易拿出两颗浅色剔透的丹丸。

    清浊之气,乃沧海界内的天地之气最基本的组成,两者同杂气一同混合充斥于整个沧海界内。清气即是灵修赖以修炼的灵气,浊气即为供魔修吸收修炼的魔气,而杂气,对于修士是无用之气,却是不能修仙的凡人赖以呼吸生存的根本。故而灵修宗门一般选在清气浓郁而其他两气稀薄之地,比如中洲;魔修则反之,一般聚集在浊气充裕之地,比如北渊;而凡俗世间,则是充满杂气,清浊之气几乎不存之地。

    而修仙者不论修灵修魔,首先必须身具可沟通清浊之气的灵根。其次是修炼的功法,功法塑造修士的经脉。灵修功法则能将修士经脉塑造的更适宜吸收天地之气中的清气,魔修功法反之,是以浊气为基。修士经脉丹田只能炼化一种气,非清即浊,绝不可能两气同修。若有灵修修士半途改修魔,则需用魔修功法重新塑造经脉,将之前的灵气一点点摒除,全部以魔气替换,过程漫长且痛苦。

    任炎、卫含章说她体内有自行修炼而成的本魔之气,呵,难道她是天赋异秉,竟能打破这不可逾越的壁垒,能无师自通的同修灵魔两气而无任何不适。(com网)

    云淑无端被人猜疑,说不伤心那是假的,但她做人从来楚河汉界划的分明,既有疑心,解释也是枉然,还是等事实给出答案吧。

    不管怎样,凡易拿出清心丹让她不受浊气侵扰,却是相信她并非修炼浊气之魔修的表态了。

    女子收回悠远目光,浅笑望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云淑多谢尊者。”

    “不以己悲,自在平和,真君心性令人钦佩。”尊者双手合十,温和道。

    “云淑哪有尊者说的那种境界,只是,心累了而已。”女子轻叹,复又举目望向天边白云,眼神缥缈。

    两人回到总务大殿,之前外派捉拿偷潜进入魔域山的北渊魔修的几支巡查队也已归来。迎面走来的青年男子正是金丹散修邬铭,“云舒真君,你这是……”同为金丹,邬铭自两人出现在神识范围内就发现了红衣女修的不妥,本为金丹的她竟然灵气波动全无。

    云淑一笑,却不知从何说起。她该怎么解释原本好好的一个大宗高阶修士,不过一月之间,却沦为了有私修魔道嫌疑的被禁之人呢。

    “平沙隘口出了些变故,云舒真君…暂时被封了丹田,具体事宜需等回宗门再议。”凡易深知女子尴尬处境,斟酌着接口道。

    丹田被封,这是犯了多大的错。

    “敢问尊者,任首席一行,可是有头绪了?”邬铭作为在散修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高阶修士,自然有眼色的转移了话题。

    “不错,一月期限已到,云舒真君找到了幼兽,首席一行已经去往岐山赴约。”凡易解释道。

    “哟,这么说,云舒真君还是此次岐山风波的大功臣啊,出发之前本君就说她最适合,果然没错吧。”后面闻声而来的祁钰央阴阳怪气道。“不过,云舒真君…你这是犯了什么事啊,竟然被封了丹田。”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

    “云舒之事,自有宗门长辈评判,不劳钰央真君挂心。”女子淡淡答道,妍丽脸上,面色不变。

    “我说祁老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对了,本君近日得了只茸弥兽,颇是玲珑可爱,却一直饲之不得其法,云舒真君身为女修,应是对此类灵兽有些心得,可愿随本君前去一观,也好指导本君一番。”邬铭出言相邀,明显是想替女子解围。“就是不知尊者可愿放人?”男子半开玩笑道。

    “我说邬铭,你不必这么上赶着相护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云舒真君了呢……”长相尖刻的中年男修身为德高望重的金丹修士,说出来的话却是难登大雅。“可惜啊,人家云舒真君可是苍梧宗的不世天才,你一介散修,无根无基的,可是绝难入人家贵眼呢。”这就是对邬铭和暮云舒两人**裸的讽刺了。

    云淑听的直在心中摇头,真不知这样一个无赖毒舌的修士是怎么修到金丹的,毫无涵养不说,更是无丝毫作为长者的持重。“钰央真君,请慎言。”除此之外,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年纪大她六倍不止的“长者”。

    “呵,钰央真君,清风谷势大不假,可散修联盟和苍梧宗也不是你能随便编排的。本君奉劝你一句,留点口德,对你没坏处。”邬铭一改懒散,皮笑肉不笑的冷冷道。

    “哼,你们知道什么,很快,我们清风谷……”祁钰央猛然意识到什么,慌忙打住。

    女子向来淡漠的美眸中掠过一丝光亮,追问道,“清风谷怎样……”

    “呵,我们清风谷自然是人才辈出,很快五年一次的各宗大比就要开始,我清风谷定能拔得头筹。”祁钰央娓娓接道。

    “哦,原来真君说的是大比之事啊……那云舒预祝贵派旗开得胜。”云淑悠悠道。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本君所言何事啊……”后半句祁钰央说的稍有心虚。

    “无事……自然无事,尊者,云舒有些疲累,先去修炼室休息了。”

    “也可,本君便在你旁边的修炼室静修,以待岐山诸君回殿。”

    “邬铭真君,在云淑之事未有定论前,云淑不愿再节外生枝了,真君的好意云淑心领了,再次谢过真君。”女子诚恳道。

    “也罢,那真君保重。”邬铭也是爽朗。

    望着红衣女子转身向设在后殿的修炼室走去,青衣磊落的男子摇头失笑。他对暮云舒有些好感不假,但他也深知,那女子看似谦恭有礼的外表下,永远藏着一份深深的疏离和淡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