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对不起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红衣女子一双美眸猛然圆睁,众人却俱是一退。

    “霍樊无事吧?”刚醒的女子焦急道。

    卫含章面色复杂的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你们,为何这样看我?”云淑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

    “师妹…你…”卫含章欲言又止。

    “如何,卫师兄,但说无妨。”

    绯衣男子长长的沉默。

    “云舒真君,恕本君冒昧一问,真君体内魔气从何而来?”首席任炎正色道。

    “魔气?什么意思?”云淑茫然。

    却见众人不语,只是目光落在女子光裸的右臂之上,黑线道道,赫然在目。

    “方才那魔霄少主说暮师叔体内有精纯魔气,故而能身受他噬魂魔手之力而无恙。”苏卿羽见无人接话,心中不忍,柔声道。

    又是陆衍!他果然是自己的魔障吗。

    看着面前众人猜忌戒备的神情,云淑吃力的站起身来,苦笑道,“若我说这是困住蜃龙的蚀灵池水造成的,诸君可会相信。”

    “师妹……你体内的……是本魔之气,且品阶不低。”绯衣男子犹豫着道出,心中苦涩。

    本魔之气,也是魔修的本源魔气,只能由魔修自行修炼生成。影响正道修士天资及修炼速度的除去灵根之外,还有各种修炼体质,比如聚灵体,纯阴灵体,纯阳圣体……而看一个魔修资质如何,除去看灵根以外,则是看其本源魔气的强弱。陆衍的本魔之气为噬魂魔气,乃是魔气之中品阶极高的存在,一般魔修的魔气难以企及。故而虽然那书生模样的魔修有金丹八层修为,被金丹七层的陆衍一道噬魂魔气打入,却仍是痛苦不堪。

    若暮云舒不是身怀品阶相近的本魔之气,绝难扛住噬魂魔手一击。

    所以女子所言是因外物侵入而造成的,实在站不住脚。

    “云舒真君,兹事体大,我等也不可轻率待之,只能委屈真君一些时日了,等此间事了,将真君带回宗门再行计议,诸位,觉得如何?”任炎肃然道。

    “只能如此,但暮师妹,必须带回我苍梧宗处置。”卫含章坚决道。

    “也可,公正起见,届时由各宗长辈赴苍梧共同议定吧。”任炎何等精明,不动声色补充道。既不拂卫含章面子,又不给苍梧宗包庇之机。

    “暮师妹,得罪了。”任炎说完,祭出一根无色绳索,朝地上女子抛去。

    高阶缚灵索,可束缚修士灵力,另其丧失反抗之力,且施法人能随时追踪被缚之人行踪。向来是各宗软禁触犯门规或是叛宗弟子的常用手段。

    绳索还未触到女子,一道冰盾突然出现,将缚灵索挡落。

    “玄曦真君,你这是何意?”任炎望向恢复冰山脸的白衣男子,微带不虞。

    “不如何,苍梧之人,不劳首席之手。”顾玄曦冷冷道。

    “任炎真君,云舒真君之事尚无定论,确实不宜以缚灵索待之,还是由玄曦真君束之为好。想来玄曦真君作为白合掌教唯一的弟子,定会以苍梧为重,秉公处置。”一直作为小透明的凡易尊者温和劝到。

    顾玄曦缓步走到红衣女子面前,女子安静站着,仿若麻木。

    “暮师妹。”白衣男子轻声唤道,似含叹息。

    红衣艳艳,容色倾城的女子抬起苍白脸庞,美眸中一片冰凉之色,“玄曦真君。”

    “本君会封住师妹丹田,你且放松。”白衣男子对上女子眸光,又很快移开。

    “多谢真君。”至少保住了她最后的尊严。

    女子轻阖双眸,密而卷曲的眼睫之上似有点点水意。

    顾玄曦白皙手掌覆上女子丹田,浑厚冰灵力将女子丹田一点点封住,最后,丹田内的金丹缓缓停止了旋转,进入休眠。

    只是在撤掌之时,白衣男子微微皱了下眉头。

    突然被封住了全身灵力,一身修为尽皆雪藏,女子身形微晃,顾玄曦伸手欲扶,红衣女子只是对他苍白一笑,而后支起赤霄,稳稳站住。

    女子直直走向一旁面无表情的黑衣剑修。

    “对不起,可是,霍樊,你不能死,这对我,非常重要。”女子一字一句郑重道。

    “为什么?”男子抬眼,隐忍而痛苦。他有他作为剑修一往无前的尊严和骄傲。

    “就当云淑自私,就算不可原谅,我也坚持。”

    剧情要他死,她偏要让他活!在名为“宿命”的滚滚洪流中,她偏要逆流而上!

    “霍樊,你可以恨我惘顾你剑修的傲气,但相信我,有时候活着并不比死更容易。事已至此,勇敢的活着吧,用你的剑,去证明你的心。”女子凑近男子,低声在他耳边道。

    年轻的剑修心头微震,灵台之中似有一缕清风拂过,抬首,只见女子决然而又凉薄的面容之上,哀伤半掩。

    “任首席,小蜃龙就交由你照料了。”云淑将不知何时又拱到自己脚边的小家伙一把抱起,递给了紫袍威严的首席。“等诸君岐山事了,云淑自会随各位回苍梧接受宗门裁断。”女子语气淡漠。许多事,她自己也要去问一个答案。

    “多谢云舒真君配合,还请凡易尊者将云舒真君先行带回魔域山总务大殿,我等直接带幼兽前去岐山。”任炎道。看守监视这种事,自然还是让中立的第三方来执行最为妥当。

    “尊者费心,还请好好照料我暮师妹。”卫含章拱手道,最后望向红衣女子的一眼有不忍,有犹疑,有痛惜……

    “无妨。”凡易尊者好脾气的答道。

    钵状飞行法器拋向空中,凡易搂住云淑纤腰,颇不好意思道,“暮师妹,冒犯了。”轻盈一跃,上了金钵。

    众人目送金光远去,而后任炎轻拍怀中蜃龙,“小家伙,现在就送你回家。”

    小蜃龙心中抗议,发出呜呜之声,两只前爪不停地在紫袍男子胸口狂挠。

    它可是威风八面的上古异兽,才不要这些无知人修叫它“小家伙”,那救它的女人嘛,勉强允许她叫了,虽然那女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但谁让她是自己救命恩人呢。

    可是,那女人怎么就毫不犹豫的把它交给别人了呢,而且,她直到离开,都没正眼看看它,呜呜呜……说好的依依不舍呢,啊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