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陆衍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恰在此时,对面三名魔修亦是商量停当,为首那名书生模样的金丹魔修步出高声道,“尔等不是一直想知道吾三人来此的目的吗,便如你们所愿。”

    话音刚落,一团浓黑魔气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前。魔气渐渐消散,露出一名身材颀长的玄衣男子,沈腰潘鬓,面容俊美,深邃眉眼之中仿佛尽揽万千星光,苍白嘴角挂着邪邪浅笑。

    云淑看清来人模样,却是浮上一抹微涩笑容,竟然是他。

    再见百里衍,果然又再见了。

    只见男子一抬手,三道纯正魔气分别打入身后三名恭立的魔修体内,三人立时脸色煞白,面露痛苦,却不改恭敬。

    “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男子冷冷训斥道。

    “属下知罪,少主息怒。”三人齐声道。

    “原来是魔霄殿少主陆衍真君,真是稀客。”任炎作为中洲清风谷首席弟子,又是此次精英组的领队,自然要作为代表出言寒暄。

    北渊有三大魔门,魔霄殿、噬魂宫、合欢宫,且三家已于百年前结成同盟,由现任魔霄殿殿主陆青宓兼任盟主。陆青宓,八百多岁,已是元婴后期,金丹之前只是北渊一介散修,天资优异、修行勤奋且据传生的俊美无俦,结丹后与时任魔霄殿殿主的百里鸣鹤独女百里襄结成道侣,正式加入魔霄殿。婚后的陆青宓和百里襄夫妇可说是伉俪情深、神仙眷侣,结成双修后的两人均只花了短短一百多年便双双凝成了魔婴,魔霄殿百里一门三元婴,一时名镇沧海界,风头无俩。又过了两百多年,已是元婴中期的百里襄深感仙途寂寞,提出想要一个孩子,当时同为元中魔修的陆青宓自然不肯。一者因为高阶修士本就难有子嗣,二者女修一旦有孕,耽误修行不说,生育之后元气大伤,更是会令修为倒退。可奈何百里襄坚持之下,陆青宓终究拧她不过,几年之后,便有了陆衍的出生。陆衍继承了父母优秀的天资,身具变异单雷灵根,又有三大元婴高阶修士从旁指导,修为一日千里,不在话下。可他的童年却是伴随着接踵而来的不幸,先是母亲百里襄一次单独出门之时却不幸被魔霄殿死敌盯上,因生产而修为大不如前的百里襄含恨陨落,痛失爱女的百里鸣鹤心灰意懒,只觉尘缘已无可恋,便将偌大魔霄殿托付给陆青宓,只身前往危险无比的临仙墟寻找那虚无缥缈的化神机缘,此一去,近百年来,又是音讯全无,生死未卜。这双重打击也造成了魔霄殿少主陆衍喜怒无常、乖戾阴狠的性子。而这短短百年中,陆青宓以其非凡才干、雷霆手段,不仅将魔霄殿规模扩大一倍有余,更是说服并整合了北渊三大魔门形成联盟,并利用他曾经在散修中的影响力,联合北渊零散魔修,正式促成了北渊魔修势力的大同盟。而中洲各派依旧是各自为政之势,这也是近百年来,中洲修士在北渊魔修面前渐显底气不足的原因。

    “苍梧宗,顾玄曦,中洲第一修仙天才,呵,幸会。”玄衣男子对任炎之语置若罔闻,却将目光落在前方白衣男子寒气逼人的俊脸之上,而后缓缓将视线凝于男子手中冰髓剑上,挑起一抹诡异笑容。

    顾玄曦回以冷冷霜颜,“不敢当。”

    “本君若没记错,根据协约,百年之内,北渊众修,实不应出现在魔域山境内。”见对方无视自己,任炎首席涵养再好,也难免不悦。

    陆衍只是睨了紫袍男子一眼。

    “这里有中洲散修紫岫元君传音玉简一枚,任炎真君大可一听,便知原委。”身后书生模样的魔修接话道,掏出一枚紫色玉符交到任炎手中。

    紫岫元君为中洲散修联盟四大长老中修为最高的修士,六百余岁,元婴初期。散修本就多有艰难,而紫岫元君身为女修,一路修到元婴,更是不知历经多少坎坷艰辛,故而脾气向来苛刻古怪之极,修为奇高又手段狠辣,莫说散修之中无人敢违逆她意者,便连中洲四宗之中的元婴修士,见了她也是让其三分的。

    “紫岫元君传音之中说的明白,此次恰逢她六百六十岁寿诞,邀故人之子前去中洲小聚,借道魔域山,还望镇守诸君行个方便。先夫人魔霄殿百里襄同中洲紫岫仙子是知己好友,当年……”

    “够了,退下。”陆衍冷冷打断了书生魔修的侃侃而谈,莫名动怒。

    而那魔修似乎也是习惯了陆衍的阴晴不定,乖觉退下,无一丝怨怼。

    “各位,殿内及联盟内杂务颇多,不便多作耽搁,也不欲深究诸君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我北渊修士动手之事,让路吧。”玄衣男子不耐道。

    竟然还被人倒打了一耙,中洲众人闻言自是气愤难当,卫含章第一个按捺不住,“见过恶人先告状的,没见过恶人先告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那敢问阁下,为何在这魔域山内潜伏了这么久才出现,借道而已,还要等下属接应,不必这么隆重吧。”

    “不错,阁下该不是因为受了伤才在魔域山躲了这么久吧。”任炎亦出言追问。

    “呵,确实,本座运气不佳,途径黑荒之时遭异兽攻击受了点伤,在这魔域山内调息休整了一些时日,这个没什么奇怪的吧。”

    “那未免也太巧了吧。”苏卿羽咕哝了一声。

    金丹魔修耳力岂同一般,“哦?巧?不知姑娘所指何事凑巧?”陆衍看向白衣无暇、出水芙蓉般清绝的苏卿羽,显然心情大好。

    苏卿羽见自己的低语竟被那玄衣男子听了去,忿忿看向男子,却见他龙章凤姿,俊美异常,目含秋波望着她,立马红了脸。

    “吾等正在魔域山搜寻一受伤魔修,怀疑其与掳走岐山兽王幼崽一事有染,所以说,阁下这等身份出现在此处,且确有受伤,着实很巧。”任炎见陆衍对苏卿羽态度轻浮,不悦言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