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进阶破阵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潭底剩余的嗜灵瑶草,原本精神的赤红叶片逐渐萎靡干枯,满身赤红色的纯净灵息从叶片上剥离,蒸蒸腾腾,汇聚成朱红云霞,包裹着闭目静坐的女子。片刻之后,缭绕的云霞被莫名吸引,懵懵懂懂的缓缓投入女子体内,无声无息。一株难求的天生灵植们最后零落成一地残黄的枯叶,暴殄天物,莫过于此。

    而这些,女子全然不知。

    光灿的金丹悬于丹田,不疾不徐的缓缓转动,吸纳灵气,摒除杂质,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灵气涤荡过处,云淑只觉经脉舒展,通体舒泰。一大一小两个周天下来,隐约已是触到金丹二层的壁障。

    入定凝神之间,忽觉点点纯粹的赤色灵息没入体内,散入经脉四肢,与其中充斥的灵气水乳交融,无半点相斥,令人感到说不出的熨帖。而后这赤色灵息又随着灵气运转,流向丹田,汇聚于金丹之上。浅金色的金丹霎时一亮,而后加快旋转,越转越疾,丹田之内只能看到金丹虚影,疯狂吸取着这新进入的红色灵息,而光点亦是不断的涌入体内,越聚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浅金色的金丹颜色加深不少且更加凝实,小小的金丹之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雾,仿如穿上了一件赤色轻纱,映照的丹田之中亦是红光熠熠。开启疯狂模式的金丹逐渐餍足,再也吸收不了更多的灵息,终于放缓了速度,慢慢回复平静,而开始改为一点一点慢慢消磨吸收附着其上的红雾。

    意识海内,暮云舒历经的四十九载岁月一帧帧如电影闪现:出生于一个虽不见经传但十分富足的修仙小家族,玉雪可爱的小小稚童,有一双爱女如命的父母,童年过的幸福而无忧;女童在五岁那年被测出单灵根仙资后,整个家族欣喜若狂,拜入苍梧后即被高高在上的清菡峰掌峰茗澜元君收为亲传,凭着过人天资,女孩的修仙之路一帆风顺,长大后又是出落成那般人人赞叹的动人模样,那时的暮云舒眼中,世界,就是围着她一人转的。

    后来,美丽高傲的少女因为师尊一句微不足道的训斥负气躲到了天寒瀑---那是宗门内唯一一处师尊神识无法到达的秘地。

    冰蓝色的瀑布飞流直下,寒气四溢,连飞溅而出的都不是水珠,而是细小却锋利的冰渣,倔强的少女在寒瀑下冻得瑟瑟。

    可就在这仿佛血液都为之凝结的寒冷之中,少女却见到了在冰冷刺骨的瀑布下,修长少年光裸上身,站在冰瀑下一剑一剑认真挥舞着,专注的似乎忘记了冷,甚至忘记了他自己。

    她并未出声,只是蜷缩在一旁静静看着,任寒气肆虐,直到陷入昏迷,那一瞬,她忽然有些怨恨师尊,那个平日尽会耍帅的老男人,这回怎么还没找到自己。

    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在落英缤纷的夭桃树下,迎着日光,少年俊美的脸庞看起来都那般失真。

    “醒了。”少年面无表情。

    ……少女沉默。

    “羽鹤氅。”少年看了眼披在少女身上的洁白大氅,示意归还。

    ……少女继续沉默。

    “哑巴?”

    ……少女还是沉默。

    “我不要了。”已是筑基的少年娴熟御剑离去,带起一场桃红色的花瓣雨。

    “你…长的…真好看。”少女低喃。

    从此,那个冰瀑下孤清的身影,夭桃树下将她当成哑巴的俊美少年,成了少女不知愁滋味的青葱韶华里唯一的愁绪。

    一幕幕,或明媚,或唯美,或轻愁,或思浓,纤毫毕现,如在眼前。

    入定中的女子蓦然睁眼,却已分不清画面中的少女是暮云舒,还是她自己,不觉摇头失笑。

    云淑站起身来,不经意的审视,却猛然惊觉自身修为竟是连越两级。

    金丹三层,竟来的如此莫名。

    目光转向身周这一地残黄,云淑又是一阵迷惘,刚刚主动进入她体内的,难道竟是这瑶草灵息。从来只听说嗜灵瑶草喜好吸取修者灵息,怎么可能出现天生灵植反被汲干的诡异之事。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阵隆隆巨响传来,阵外更是响起了小兽尚显稚嫩的吼吼之声,云淑抬头看去,原来是黑色光幕之上已被嗜灵瑶草球的“水磨工夫”蚕食出了一个大洞。

    不及多想,云淑驾起飞剑,从豁口利索逃出了四煞困龙阵。

    怪模怪样的小家伙迈着四条小短腿,拖着肉乎乎的短尾巴,圆圆大眼中饱含泪水,一下扒住了云淑小腿蹭个不停。

    云淑哭笑不得,“小家伙,逃出困龙阵还不算完呢,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小家伙一听,立马狗腿地表示它知道出去的办法。

    云淑一愣,继而笑道,“哈,不错,还知道骗人了,灵智早开,果非凡品啊,本君为你拼死拼活的,敢情你从头到尾都防着我呢。”虽然实在是犯不上跟一头灵兽计较,但被它狡猾的耍了一道也确有郁闷。

    “怕我知道以后过河拆桥不带你出去,还是对我之前破幻境时给你的一剑怀恨在心?”

    小兽立刻低下了脑袋,偶尔抬头蔫蔫巴巴看女子一眼:人家现在知道你是好人了还不行吗,对不起还不行吗。

    良久,女子平淡问道,“如何出去?”眉眼妍丽,只是当中微微带上了一丝冷。

    小兽乖觉的放开女子,朝着远处石壁上的凹洞方向努了努嘴,它破壳而出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见过一个人,他出去就是从洞里拿的钥匙。

    云淑来到菱形凹洞前,之前自己曾两次摸到这处,并未发现有何异常。

    云淑将手伸入凹洞,发现洞并不深,半只小臂便能探到头,还是空无一物。

    思忖片刻,再次将手探入,这次却是朝四壁摸去,果不其然,在凹洞内壁的正上方触到了一块松动。云淑用力将其拔下,发现石块表面异常光滑且入手奇沉,拿出来一看却是恍然大悟。

    云淑指尖聚起灵火,打到怪异石块之上,不一会,石块就冒出了浓浓轻烟,直冲穹顶。

    陨星烟,能令穹顶星辰晶沙湮灭陨落,只是片刻,石室穹顶“星辰”尽落,露出被遮掩的出口。

    云淑低头看了小兽一眼,见它整个身子已是牢牢粘在了自己的天锦靴上,云淑莞尔,一道剑光掠向穹顶,遁出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