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嗜灵瑶草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见黑色巨网很快完成合围,密密汇成一道玄色光幕,穷奇、饕餮、混沌、梼杌四大凶兽虚影在黑色光幕上幻明幻灭,云淑眼神一黯———竟是凶名在外的四煞困龙阵,十大上古凶阵位列第六,被困者最终会被大阵压榨至灵骨灵脉尽毁,且灵智尽丧,沦为魔性十足的傀儡,威能之强非金丹所能承受。这小兽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阶下囚,竟然动用这等大阵镇压于它。

    一念及此,云淑无半分犹豫,拎起赤霄剑,纯净火灵力灌于赤霄剑锋之上,凝神催动金丹疯狂旋转,带起灵力在体内蓬勃奔涌,而后掐起繁复指诀,强行逆转经脉,逼得灵气倒行,最后一鼓作气催动体内暴动的灵气尽数注入本命灵剑,以周身暴涨五成的灵力支撑着挥舞《荒火炎日真诀》第三十六式亦是其最后一式、至强一招———殁日之殇,携着业火毁灭之力,迎着合拢的黑网劈去,带起一阵令人惊心的碰撞。

    薄薄光幕不堪重击,被撕开了一道缺口,还不待云淑扩大口子逃出升天,黑潭中汩汩的黑水疾速化为一柱冲天黑雾,转瞬输入黑色光幕之中,光幕微微颤栗着迎接新力量的加入,直至吸尽黑雾,潭水枯竭。

    而之前艰难破开的缺口,此时被迅速修复,仅仅只剩双拳大小的空隙。云淑想也未想,直接拎起身边吓呆了的小兽用力向那道生之出口抛去。

    而孤立阵内的红衣女子,望着已然恢复如初且更显凝实的黑色光幕,秀眉紧蹙。如今看来,这吸光黑潭魔气之后的四煞困龙阵,以己金丹之力,绝难破阵而出,元婴修士或许还有一搏之机。心念一转,云淑从储物戒中掏出六绝阵盘,望着这状如八卦的小小阵盘陷入沉思,杀阵一击于半步元婴相若,现已去其一,若她将剩余的两次杀阵叠加开启,以阵破阵,不知是否能搏一线生机。

    云淑缓缓将阵盘调至杀阵格挡内,对准光幕之上刚刚弥合的那处,打入灵力,杀气瞬间掠出。赤白两股剑气长啸着交缠成一股粗壮风暴,直冲黑色光幕上之前被女子一剑撕裂的那点而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两相碰撞之下,光幕之下,被撞下的带着魔气的齑粉混合着阵亡的剑气碎片,纷纷扬扬落下。

    云淑难掩失望,黑潭魔气竟有如此强悍,经它加固后的凶阵连叠加的绝强杀阵都奈何不了。

    被云淑两番折腾的四煞困龙阵,威势半分不减,缓缓朝女子压下。阵内的云淑明显感觉到空间内充斥的魔气随着大阵缩紧包围而愈加浓郁,吐纳之间都是痛苦。

    这连番动作下来,几近力竭,云淑大恨,难道真要坐以待毙。

    而仿佛是与渐渐逼近的魔阵呼应,云淑之前为救小兽而深入潭中的右臂上亦是冷麻难当,拂袖看去,只见白玉般的右臂之上,此时溢着魔气的黑线纵横,如蛛网般顺着手掌向臂上蜿蜒,诡异之极。

    云淑看了眼右臂上的黑线,而后目光转向干涸的潭底,只见密布在潭底困住小兽的“水草”呈赤红色,诡异的是,它们离了潭水却好似更加精神,长长带状红叶片片挺立着,无风自舞。

    云淑盯着水草看了看,思忖片刻,跳入潭底,足下赤色水草立时退避三舍,女子拔下一条,缠于右臂之上。片刻后,臂上上行的黑线逐渐止住,女子瑰丽眸中闪出欣喜光芒———果然是嗜灵瑶草!

    一切都豁然开朗,既然潭底长的都是嗜灵瑶草,那这黑潭,必是蚀灵池无疑。

    蚀灵池水,取自北渊地底千丈之下的浮幽暗河,此水魔性非凡,难以驾驭,实力强横的魔修大能方有能力将之取出,历来被魔修魔兽奉为圣物,故而才会有之前的蝠王蛇群虔诚赴死。而蚀灵池水的功效便是给活物赋予魔性,但若单独使用,被强行魔化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毫无神智感知。

    而嗜灵瑶草,为最低阶的天生灵植,嗜灵息,克魔气,是蚀灵池水的克星。虽两者互为相克,但若是同时使用,却能打造出具有神智的高明魔物。嗜灵瑶草吸取生物灵息的同时又能克制蚀灵池水强横的魔性,而池水亦在潜移默化中魔化受体。想来小家伙必是非凡异兽,有人欲将其魔化以供驱策,才被困于此蚀灵池中,兼有四煞困龙阵镇守,万一它从池中逃脱,亦有手段保证万无一失。

    然而之前由于水草避她不及,看起来惧她甚之,故而云淑根本没有想到它们会是嗜好吸取生物灵息的瑶草。要知道,只有两种情况下嗜灵瑶草会避人不及,一是对方本系魔物,浑身只有魔气,并无灵息,二是对方身具更高等阶的灵息,但灵息等阶跟修为高低并无关系,端看天生灵息的强弱。所以比如嗜灵瑶草,虽只是天生灵植中最低阶的,但吸取一般活物的灵息还是绰绰有余,即便是小家伙这样的异兽,它们也照吸不误,但要是遇上苏卿羽这种纯阴灵体,它们就只好乖乖避退了,更遑论若是遇上顾玄曦先天纯阳圣体这样的高阶灵息,恐怕一触到他的气息,瑶草就该逃之夭夭了。

    云淑自觉两种情况自己都对不上,且嗜灵瑶草极为珍稀,是天阶补灵丹的主药,出世一株即能引的修仙界腥风血雨,故而根本不曾将其往瑶草上想。

    如今确定所想,虽不知嗜灵瑶草何故避她不及,但现在她正好可利用这点,收集瑶草用以破阵。

    置身瑶草林中,魔气威压显然减轻不少。云淑拔下一株株想避开她去的嗜灵瑶草,十指翻飞,打出一个个控物灵诀,操纵掌间瑶草编织成一个个实心圆球。每个圆球中心都裹入一枚上品灵石,一则促使瑶草为吸取灵石内灵气而紧密抱团,二则也可为其提供后续灵气。

    目光转向大阵黑色光幕,还是从之前被剑招和杀阵叠加打击的那点入手,再如何强悍,同样一处经过两轮强力冲击,怎么也要比旁的薄弱稍许。

    打定主意,云淑操控已经编织完成的嗜灵瑶草球袭向光幕,两相碰撞,光幕魔气与克制魔气的嗜灵瑶草立时紧密粘合在一起,互相斗法,状态胶着。

    既然单次的强力攻击不起作用,那便用克制魔气的瑶草一点点蚕食光幕。

    云淑安然盘腿坐于潭底,一边打坐调息恢复灵力,偶尔关注下光幕之上两者的战斗状况,一个圆球被吞噬阵亡就立刻补上另一个继续跟光幕耗。

    渐渐的,栖身嗜灵瑶草丛中的云淑忘了时间,忘了光幕外小兽焦急的嗷嗷呼唤,忘了置身何处,忘了己为何人,身体心神全然舒展,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