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幻心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淑随之看向自己落脚的圆台,只见中央缓缓升起四根黑色石柱,每根都有四人合抱粗细,直指穹顶,石柱之后是一层层黑色石阶从地底缓慢涌出,悄无声息的从中心往四围铺展开来,云淑不住后退,直到又一次退进蝠王蛇群。石阶继续逼进,一路铺泻,碾压过凝立的蝠王蛇群,这些凶悍的魔物,却是丝毫不避不闪,又像是怀着无比虔诚,任自己葬身于黑色石阶之下,带出一路黑色血洼。终于,云淑被逼退至背抵石壁,脚下黑阶却还在逼近,云淑一跃而起,赤霄用力嵌入石壁,身体悬空挂着,直到黑阶与石壁严丝合缝,石室中央再无动静。

    云淑观察了一阵至确定再无变故,而后轻盈跃下,刚刚原是平地的圆台现在已成黑阶拱卫的高台,云淑赤霄横在身前,涉阶而上。千层石阶,每上一阶都仿佛有不同的幻影在眼前略过,虚虚渺渺,乱入人心。许久之后,云淑终于站在了高台之上,四根黑玉般光洁的粗大石柱上印刻着无数魔兽形态各色,自穹顶威压而下,气势摄人。

    而高台中央,一双白衣男女相携而立,身形无比眼熟,云淑走近,倚在男子肩头的白衣女子回过头来,空谷幽莲的容色,赫然便是苏卿羽。只见女子笑的无邪,“暮师叔…唔,对了,如今卿羽金丹有成,应该是暮师姐了,你也是来恭贺卿羽同玄曦元君结成仙侣的吗?”

    云淑无动于衷,神色漠然。

    “顾郎,暮师姐来看我们了呢。”女子俏皮扯着男子衣袖,一派烂漫。

    男子闻言缓缓转过身来,洁白衣袂翻飞,姿态清冷天成,恰似欲乘风而去的谪仙人。

    眉眼冷冽的男子连一眼都不屑于施舍给面前的云淑,只是对着身畔的苏卿羽温和一笑,微扬的薄唇蕴着柔情,从来冷情却如神袛般俊美的男子,对着伊人生出了绕指柔肠,那番光景,该是如何天惊。

    “顾郎…顾郎你优秀如斯,云舒真君倾慕于你,百年执着令人动容,虽说两心相许难容他人染指,但…卿羽始终心有不忍。”女子脉脉凝望着男子,一低眉,泫然之姿,惹人爱怜。

    男子疼惜地轻抚着女子柔顺乌发,“既如此,本君便为卿羽肃清你心之迷惘。”

    终于,男子回首望向云淑,眸光如霜,冰髓在手。利剑推出,毫不犹豫,仿佛将要灭杀的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下一瞬,男子却是大惊失色,惶然低首,只见白衣之下,一截赤色窄剑穿胸而过,鲜血淋漓,赫然便是云淑所用的赤霄剑。

    只见单手持剑的红衣女子眼眸凉凉,沉默望着前一刻还面布惊愕的男子一点点幻化成玄色烟霞,嘴角微挑。金丹修士无一不是心智坚定之辈,幻心术之力难免大大削弱,且暮云舒如今已是云淑,顾玄曦苏卿羽之流于她而言,早已不复往日情丝羁绊,这般幻景自可轻易破出。

    眼前幻影厉声嚣叫着迅速褪去,幻心千阶,未建寸功。

    云淑眼前景象突然一变,四柱依旧,千阶仍存,只是黑柱拱立的高台中央不见了那双白衣男女,而是现出了一汪深潭,墨色水面平滑如镜,不掀一丝波澜。

    云淑临潭而立,身姿玲珑高挑,一袭红衣仿如赤练静静流淌。蓦然低首,黑晶般的水面倒映出一副女子容颜,五官精致,短发利落,正是云家独女,草字衾暖,大名云淑。

    画面中女子坠崖前的奋力一推,男子望着女子坠入永夜的惊惶无助,甚至是女子最后那句平静无澜的“我不愿你死”,历历在目,言犹在耳。

    画面一转,那个叫赵清辰的英俊男子跪倒在一间装饰古雅的宽敞书房内,痛哭流涕,形象全无,而立在书房窗前的苍老背影缓缓转过身来,白发的老人仿佛一夜速老,憔悴不堪但双目清明,默默听着男子语无伦次的忏悔、自责、愧疚…良久无言。最终还是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到年轻男子跟前,伸出带着一丝颤巍的枯老双手,吃力将男子扶起,眼中一抹追忆,即便失去性命,衾暖也不愿为难这个男子,他,又怎么再忍心悖了她的最后的心愿。而自己失去了心头珍宝,云家偌大的一切,于他已无任何意义,不如,就这样了吧。

    画面又是一换,数年后的云家仓始集团,已是华都实力最强的大型综合集团公司,富丽堂皇的集团总裁办公室内,红木案前埋首文件的赵清辰停笔抬头,松了松一丝不苟的领带,转了转略感僵硬的颈椎,只见男子稍显疲惫的俊颜之上却是意气风发,一扫多年前的颓唐,俊朗的脸上容光焕发。

    恨天高踩在纯木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得得”之声,打破了总裁办内难得的清静,“清辰,还在忙啊?”娇婉温柔的女声传出,画面随之转向来人,女子三十有余,岁月却仿佛并未在她保养得宜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一张清丽小脸依旧如白莲花般的无暇粉嫩,云淑握着赤霄的手缓缓收紧---好一个朱陌。

    “刚忙完,准备下班。”赵清辰笑答。

    “清辰,别太辛苦了,不许累着自己哦。”朱陌柔柔靠向男子。

    “我的好陌陌,知道啦,你看你,都是有身孕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当心,脚上这恨天高可千万不能再穿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温柔搂过女子。

    女子娇嗔一躲,“清辰,我给你炖了参汤哦,很清淡的,你先喝点解解乏。”朱陌说完绕到办公桌另一边,拿出保温壶,一不小心碰到了桌案上的一丛盆栽兰花,只见其翠绿修长的叶片微颤。

    “这些琐事,让保姆阿姨做就好了,之前我们忍辱负重、偷偷摸摸那么多年,委屈你了,前年云本昌那老不死的终于一命归天,如今仓始集团,云氏产业尽在我手,陌陌就安心当你的豪门太太吧。”野心勃发的男子此刻面目看起来有些骇人。

    “清辰,一路走来,我们太不容易了。”女子扑进男子怀抱,两人缠绵深吻,一旁的兰花那几缕青翠的叶片抖的更欢快了。

    潭中影像细腻逼真,栩栩如生就在云淑眼前演绎。

    一对狗男女!云淑紧握双拳,修长指节因用力而微微泛白。

    远处望去,红衣女子脸色苍白,一双丽眸燃起熊熊怒火,仿佛下一刻就要扑入潭中,一剑劈了这对黑了心肝的奸夫****。

    事实也正是如此,云淑身体探出潭面,右手持剑,合身扑向黑潭,赤霄直直刺入如镜的潭水,只是倏忽间,上一刻仿佛还欲择人而噬的女子眸露清光,手中赤霄瞬间缩小成细短小剑,用力扎入潭面中心一点,而后飞旋而起,几个利落转身,稳稳落在黑潭边。

    “咳咳……呕……”一阵稚嫩的呛咳声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