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黑荒遇险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千寻城并不大,不消片刻,云淑便带着虚弱的女子在梁府旁的深巷中按落剑光,“梁姑娘早醒了吧。”

    “真君恕罪,小女不是有意欺骗,实在是眼下这情况小女真不知要如何面对家人。”脸色苍白的女子身上还穿着嫣红点点的喜服,言语间却不卑不亢,一改之前闺房哭诉时的无助软弱。

    “姑娘只怕是早有打算了吧。”云淑浅笑着望了眼梁水怡完好的右手腕上那只翠绿的玉镯。

    “真君英明,连水怡这点心思竟也看的通透。没错,这只储物玉镯是娘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水怡从被通知要嫁去城主府的那刻便开始悄悄拾掇、计划出逃,反正梁家于我也早已了无牵挂,奈何被看的太紧,竟未给我一丝机会。”女子露出惨淡的苦笑。

    “女修本就势弱,你又修为不高,孤身闯荡,怕是多有艰难,你可要想好,若是愿意加入宗派,本君倒是可以为你引荐。”云淑静静看着女子,等待回答。

    “谢过真君美意,二十年来水怡早已厌倦了身不由己,受人摆布,如今只想当个逍遥散修,再苦再难我也愿意。”柔弱清秀的女子回答却是如此坚定。

    云淑真诚一笑,意料之中,“你我相识即是有缘,走吧,本君正可顺路将你捎去城外。”

    第一道晨光洒下,过路的清风轻吟来自远方那自由的歌谣。

    于城外山林中同梁水怡分手后,云淑御剑继续赶路。

    想起那个有些狼狈的女子,那么坚毅的转身,决绝的奔赴艰难的未知,云淑望望薄雾笼罩的前路,不禁动容:是啊,自己的坚守,再难也不会放弃吧。

    又是一日,云淑行至一片黑云遮蔽的荒域,想起师尊茗澜留下的玉简之上的记载:欲达魔域,必经黑荒。原来已是到了魔域山外围。玉简中说这黑荒之中颇为奇怪,运气好的过路修士可以完全不经历任何危险平安穿过,运气一般的则是有惊无险的通过,要是运气差些,那可够人喝一壶。修仙之人颇重气运,于是发展到后来,竟有些小宗门在收徒之前要求弟子来此黑荒走上一遭,淘汰那些气运差到受了重伤甚至是丢了性命的弟子。云淑皱眉,怎可这般狭隘,在她理解中,天道之一在于“均衡”,从来祸福相倚,正如自己,穿成女配是运气不好,但因此本该结束的生命得以延续难道不是泼天之幸。

    黑荒之中修士无法御器,幸而黑荒并不算大,若是顺利,步行一日左右便也就出去了。保险起见,云淑还是原地打坐了半日,尽力恢复身体后方才进入荒原。

    “姑娘等等。”低沉磁性的男音在身后响起。

    云淑回头,见一青年男子长身玉立,眉眼深邃,一身玄色衣袍,腰间袖口以天蚕金丝绣上暗纹,一派大家公子风范。

    “道友何事?”云淑抬首问道,仔细感知间,隐约觉出对方应是金丹中期修为。

    玄袍男子看清女子明艳面容,怔了一怔,而后不羁一笑,“在下亦是要入这黑荒,不知姑娘可愿与我同行?”言辞洒脱间却不乏礼貌。

    “自是愿意。”

    一红一玄并肩走入黑荒之中。

    荒原之中漫天黄沙,但因修为俱是不弱,两人走的却也并不艰辛。

    “在下自小便气运极差,颇为苦恼,不知姑娘往日气运如何。”静默走过一段,男子问道。

    “尚可。”云淑笑笑,活着便是幸运。

    “那姑娘不怕受在下的坏运气拖累吗?”男子调侃中却又藏了一丝厉色。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道友年纪轻轻却修为奇高,我想,便是天不成事,道友也能奇谋逆天吧,如此我还有甚可忧。”

    “哈哈哈,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赞本座……本君,姑娘人才。”男子笑声朗朗,甚悦耳。

    “道友其实并不信这些吧,何必还来调侃于我。”云淑言笑晏晏。

    “自是看姑娘貌美无双,在下忍不住调戏一二。”男子眸光闪闪,灿若晨星。

    两人又是沉默行过一段,已是到达黑荒腹地。

    四野寂寂,黑雾弥漫,突地低沉男声传音而至,“有情况,姑娘小心,勿打草惊蛇。”

    云淑点头,尽量不表现出异常,但不免心下紧张,即便穿越以来,面对这个全新的世界做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事到临头,不安依旧。

    果然,身后沙沙声渐响,沙粒躁动,鼓起一个又一个移动的沙包,有东西正要破沙而出。

    “避!”男子沉着喝道。

    两人飞速分开闪向两边,几乎是同一瞬,一对巨螯劈在原本两人站立之处,竟是将流沙截断,生生劈出一个焦坑。

    漫天沙影中甚至看不清来犯者全貌,“五阶厚土沙蝎,不好对付,姑娘自求多福。”话音刚落,玄衣男子捏碎一张高阶遁符消失在原地。

    云淑苦笑,五阶妖兽相当于金丹后期修士,厚土沙蝎属土,防御力惊人,至于攻击力,看方才那一击之强悍可见一斑,更别提其尾部还有一根六节毒蛰,自己一个打架菜鸟对上沙漠之王,胜算几何。

    厚土沙蝎见一击未中还跑了一个,自是恼火,挥舞着巨大金螯,三对附足疾驰,飞快的攻向云淑。

    力敌不行,云淑只有御起疾风步闪躲,虽然沙蝎体型巨大沉重但沙地之上丝毫不显笨拙,即便云淑疾风步已是越踏越快,渐入佳境还是未能摆脱追赶,这样下去,总会力竭受死。

    心下一横,调转头去,祭起赤霄直攻沙蝎面门,却只是虚晃一招,矮身直接穿至沙蝎腹部与尾蛰连接处,举剑劈刺,未料这相对柔软处,赤霄剑竟也不能建寸功,却惹得沙蝎大怒,挪动身体,抬起卷曲的尾部毒蛰猛烈戳刺,灵力不继的云淑闪避不及瞬间挂彩,顿觉身体发麻且灵力流失更快了。顾不上许多,云淑直接掏出极品灵石不停吸收,一边招出本命真火———九炎荒火直直向沙蝎毒蛰扔去,或许是这味宗门秘藏号称沧海界排名前十的真火威力不凡,尾部沾上真火的沙蝎惨叫连连,颇是痛苦,真不枉茗澜为其花光了他两百年来积累的大半贡献值加去掌教处大肆撒泼卖萌。

    被烧的沙蝎狂性大发,巨螯狠狠向女子砸下,亦不顾灼痛,极力弯曲着尾部试图蛰向女子,云淑打定主意,飞身上了蝎背,不管它攻势多猛,她挺身硬扛,心无旁骛,哪怕被巨兽带火的尾蛰刺的伤痕累累,哪怕丹田处隐隐传来丝丝崩裂的痛楚,只是提着赤霄一剑一剑砍向蝎尾,一剑…又一剑,直至麻木,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砍了几剑,本就被九炎荒火烧的脆弱的毒蛰,终于在女子机械的劈砍中断裂,沙蝎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气息奄奄。

    见此,形容狼狈的女子眼前一黑,终是不支,一头栽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