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梵音血菩提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冰石室内浓重延绵的血腥味令人几欲作呕,石室正中一副古老繁复的图腾十分显眼,一名红衣的妙龄女子倒在图腾中央,鲜红刺目的血液从女子皓腕上一道狰狞的伤口中汩汩不断的流出,缓慢滋养着整幅暗红色的图腾,画面血腥而妖异。图腾上方,一颗血色的玉石悬空浮着,剔透又魅惑,耳边仿佛传来声声禅颂又似阵阵梵音,清彻和雅,微妙深满,令人心脾皆净。

    对这等奇石,女子只是短促的看了一眼,复又转向阴影处沉默立着的一道朱影。

    “何方贵客,深夜驾临所为何事。”男子一袭红袍,缓缓从暗处步出。

    儒雅的中年美男目光锐利的盯住抱剑而立的明艳女子。

    “莫城主,再这样下去,您的新婚姬妾恐会血流殆尽。”女子的声线浅淡,平静和缓。

    “没办法,破除梵音血菩提这等灵物的封印,只能用属性阴寒的处子精血一遍遍冲刷加持方可成事,怪只怪她修为太弱,若是筑基女修或许还能留得性命。”莫柏璃特意在梵音血菩提几字上加重语气,宝物乱人心,只要这女修动心,他便伺机动手,若不然,两人修为相近,明着相斗着实讨不了好。

    “城主不必白费力气,本君对这可除万千心魔的血菩提不感兴趣,本君此来,只为乾极草,还望城主行个方便。”云淑冷冷一哧。

    乾极草,一味并不常用的疗伤灵草,只长在极阴至寒之地,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乾极草变种———阴阳乾极草,因其须与至阳灵物在相克相融的过程中相伴生长而珍稀之极,梵音血菩提正好是佛家阳极克阴之灵物。故而莫柏璃要找极寒至阴之地以玄冰岩束缚阴气,并于满月至阴之时以处子精血一点点消除封印。阴阳乾极草,对因阴阳锐气造成的内伤有奇效,说能起死回生也不为过。

    至于云淑为何对乾极草有执念,自是因为熟知剧情这个金手指。原剧中,暮云舒后期得到一头与之相依为命的灵兽——雪翼虎,取名暮雪,暮雪有上古凶兽穷奇血脉,勇悍异常且迅疾如风,一人一兽感情深笃。后因暮雪为救云舒被玄曦的九变寒绝掌所伤,只有阴阳乾极草能救,无意打探到苏卿羽曾在千寻城得过一株阴阳乾极草的暮云舒不顾一切求上门去,忍受卫含章等男配折磨凌辱,最后换得苏卿羽无辜一句:对不起暮师叔,灵草不知被师傅入了哪味丹药,进了何人口腹。暮云舒恨极气极,却只能泣血而归,含泪葬了暮雪。不论剧情是否会如期发生,现云淑既身入千寻,自是希望今后有备无患,故而势在必得。

    “真君空口无凭,叫人如何信你?”男子狡黠笑道。这等灵物,他可不信会有修士无动于衷,大费周章却只为一株虽然珍贵但极偏门的灵草。

    “不论莫城主信否,眼下,只怕是自顾不暇呢。”一直在等待苏卿羽到来的云淑敏锐感受到室外一道强烈的冰冷气机迅速靠近,自是清楚男女主已至。

    女子说完秀眉微皱,怎会有三人同至?已然察觉到异样的莫柏璃脸色一白,但他到底世故老辣,心底迅速一番计较:看不透来人修为意味着对方至少是金丹中期,尚有个金丹初期同行,这可不是自己能应付的,然已是骑虎难下,更是舍不下即将解封的宝物,唯今之计,只能浑水摸鱼。

    “千寻城主莫柏璃有礼,敢问三位道友是哪路朋友。”先宣示自己主人身份,再问师门,若是名门正宗,自要顾及脸面而不至明抢。

    “吾等乃苍梧宗弟子,卫含章见过莫城主。”当先一男子不卑不亢出声。

    “原是苍梧大派高门子弟,何事惊扰三位贵驾?”

    “路过此处,苏师侄的灵兽闻到浓重血煞之气,特来查看一番。”

    “吾偶得奇宝,正在全力解封,遭一金丹女修强闯,正在理论,三位来的正好。”说到此处,莫柏璃忿忿的向女子望去。

    “城主用人命换宝物,亦非君子作派。”云淑闻言转身,浅浅应道,露出一张芙蓉俏面。

    “师妹!”卫含章大奇,男子依旧一身绯衣,风流倜傥。

    云淑撇见随后的两个白衣身影,心下微讶,剧中明明是顾玄曦师徒二人误打误撞到此,现在这个多出来的卫含章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就开始形影不离的充当护花使者了?

    “暮师叔,你怎会在此!”不待云淑回答,一旁原本静若处子的苏卿羽惊问,脸色不可见的白了白。

    “追踪新娘到此。”

    众人这才将目光聚向躺在图腾内的女子,梁水怡涂了脂粉的脸上已经灰败一片,可见失血之巨。

    “啊,师傅,有血…那姑娘,好可怜…师傅,咱们救救她…”苏卿羽虚弱道,却还是不住地往图腾内走去,努力试着扯起地上的女子。

    “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卿羽你见不得血,且站一边。”顾玄曦容色冷冷,血腥残忍的画面让他微微皱了皱眉。

    “可是…可是那样她会死的啊…师傅…”

    “莫城主,眼下情状,你有何解释。”顾玄曦不悦的看着中年男子,冰髓剑祭出,发出铮鸣。

    “未料你们竟属同门,哼,宝物动人心而已,为了夺宝谁手上没落些人命,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莫柏璃不舍的看了血玉珠一眼,飞速抛出一件镇尺状法器引开众人注意,同时猛一跺脚,脚下霎时一阵光芒闪烁。

    “不好,他想逃。”卫含章隐约识出男子脚下是一个即将启动的传送阵。

    不等提醒,顾玄曦已一剑劈至,传送阵立时被毁。

    莫柏璃牙眦目裂,大不了鱼死网破。为防他狗急跳墙,众人都是暗自戒备,岂料他又是虚晃一招,却是朝角落的苏卿羽袭去。

    “如此楚楚之姿的美人,我见犹怜,几位想必也不忍见她有个好歹,我也不要求其他,放我走就行。”两人被笼罩在莫柏璃施放的伞状防御法器内,同时男子右掌聚满灵力,顶在女子丹田之处。

    可怜苏卿羽被男子威压所制,浑身动弹不得,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一双清眸蓄满晶莹,对着冷隽的男子轻轻摇头表达着自己的坚守,其情其景,见者伤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