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案情研讨会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科宣布了散会,可是,却还没有一个人起立,张科奇怪的看着众人,此时王金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位资深的老刑警,竟然从开会到现在一直没有发过言。

    “我们怎么不来听听张处长请来的小顾问的意见呢?我觉得应该会有建设性地突破。”

    王金此话一出,张科的脸上表情顿时一僵,接着角落里的我一下子就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我想端木顾问刚刚了解案情,应该还不会有什么建议,这次,他就不要发言了。”

    张科想要帮我打圆场,其实也是在帮他自己解围,毕竟如果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就代表了他的无能。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他很难下的了台。

    “还是说说吧。毕竟是顾问嘛。”

    王金说到顾问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明显加重了一点。张科看着王金,我能感觉的出整个会场里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我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话,我心脏砰砰直跳,脸上发烫,手心里冒汗。

    “这个,诸位叔叔阿姨……”

    我刚开口说了第一句,立刻引来了众人的哄笑,王金的脸上笑的和开了花似的,所有人里只有张科一个人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看来,我们的顾问没什么建议了,那就散会吧。”

    王金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接着我看见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里开会的人大部分都是重案组的,都是唯王金马首是瞻,警察机关内部的勾心斗角还真是越演越烈啊。

    王金带头往门外走去,然而,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我叫住了。

    “诸位叔叔阿姨,请等一下。”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心跳的更厉害了,好像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般。

    “哦?”

    王金奇怪地看着我,众人都投来了惊讶的目光,连张科都奇怪地看着我。

    “我想问一下,是否昨天我见到的那个姓林的第十一名跳楼女孩子身上也有类似的黑色纹身?”

    我这么一问,王金嘴角一裂,笑了起来。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近期还会和她母亲接洽的,肯定会派女警看一下这个女孩子身上是否有类似的纹身,你刚刚开会没有仔细听吗?”

    王金这么一反问,众人也都微微偷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嘲讽之意。

    在嘲笑声中,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紧张强行压了下去。

    “那么如果这个女孩子身上没有这个黑色的纹身,你们就会将这个女孩子认定成不是集体自杀事件中的一员呢?”

    我开口问道,王金正要说话,却被我直接打断了。

    “如果有这个纹身的话,你们怎么来围绕这个纹身来调查?全杭州市地排查纹身店吗?可以说,你们三天的调查结果,根本没有任何线索,如果这十一起跳楼事件都是背后有人怂恿的,那不一定是这些女孩子去纹身店里纹身,而是罪犯亲手纹上的呢?可是,我刚刚听到,这些女孩子没有一个在出事之前有过和陌生人接触的经历,那这纹身哪里来的呢?”

    我接连的问题,将王金等一众警官给问傻了。

    “这个我们会和林女士沟通后,对她女儿再次询问的,线索肯定会有的。”

    王金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被一个孩子这么质问,让他脸上顿时没了面子。

    “哦?你怎么问?你昨天没看到吗?你们问了这女孩子好几个小时,对方一句话都没说,你们能问出什么?”

    我再次问道。

    王金一下子将手里的笔记本往桌子上一砸,看起来是生气了,不过也难怪,被一个小孩子这么逼问,他却给不出好的回答,这让他的处境很尴尬。

    “那我们的小顾问,你有什么方法能从这个女孩子嘴里取得情报吗?”

    王金盯着我,语气变的很不客气。

    “明天,请让一个警察跟着我,我会去林家问一问,既然你们问不出东西,那就让我来试试吧。我有我自己的方法,和你们不同。”

    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看了王金和众人一眼后,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此时的会议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我离开,笑声,议论声,都消失了。

    此时的我,刚走出会议室,整个人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脸上火辣辣地发烫,紧张的手心都发疼。

    “下次再也不再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了,太紧张了。”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出了刑侦处。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刚起床,洗漱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我一打开门,站着一个小姑娘,白白净净的,五官很标志,短发,穿着笔挺的警服,肩章上只有一枚四角星花,我虽然年纪小,不过和师傅混在一起也快一年了,和警察打的交道也不少,自然知道,面前这个漂亮的女警察是最低级的警员。

    看来是王金派来协助我工作的,当然,一看他的警服这么笔挺干净,就知道肯定是新警察。

    “你好,我是处里派来协助你工作的,我叫陈雨。”

    她自我介绍道。

    对于我而言,之所以昨天说要一个警察跟着我一起去,不过是方便我进门,毕竟寻常百姓看见警察上门还是多少会给一点面子的。

    “恩,陈姐姐好,你进来坐一下吧,我换件衣服就和你出门。”

    我对她微笑了一下,把她让进了屋子里。

    她一进屋子,左看看右看看,显得很好奇。

    “就你一个吗?你年纪这么小怎么成了神棍呢?你父母不管管?”

    她开口问道。

    我被她嘴里的一句神棍给吓了一跳,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别人说我是神棍呢,脸上顿时尴尬无比。

    “我是孤儿,和师傅住在一起,他这几天外出不在,所以我来接手这个案子。好了,我衣服穿好了,我们走吧。”

    我套了件外套,跟着陈雨出了门。

    门外停着一辆警车,我坐了上去之后,警车一路带着我们往林家开去,陈雨这女孩子还真是个话匣子,那嘴巴一刻不停,不停地说话,虽然我还小,可是被她这一路唠叨,问话,也弄的晕头转向。

    等我们到了林家后,我立马跳下了车子,躲开了这个话唠。

    林家住在杭州下城区,接近武林广场,这已经是市中心了,林家的条件不错,家里的房子也大,我和陈雨走到林家门口的时候,却看见林家在搬场。

    我一愣,好端端地干嘛从杭州市中心搬走呢?

    我快步走了上去,林女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穿着警服的陈雨,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们又来调查吗?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快点走,我还要搬家呢!”

    林女士没等我们说话,就下了逐客令。

    “林女士,我们就是来问一下情况,您别这么大敌意啊。”

    陈雨毕竟是个新手,没有老警察的气场,说出来的话,林女士根本不听,一个劲地赶我走。此时站在陈雨身边的我,仗着自己身子矮小,往林女士手臂下面一钻,一下子蹿进了林女士的家里。

    “你个小伢儿怎么钻进去了,快点出来!”

    林女士说的是杭州话,一下子就追了进来。

    此时的我看见房间里已经变的空空荡荡,三室一厅的大房子里左边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声低吼的声音,这声音乍听起来就像是狗的声音,房间的门是关着的,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林女士追进来后,一把拉住了我,将我往门外拽。陈雨也冲了进来,焦急地说道:“林女士你别激动,他还是个孩子,您别激动。”

    “什么孩子!这么缺教养,给我出去!”

    林女士大喊大叫起来,她这么一喊,左边关着的房间里低吼声顿时消失了。

    林女士拉着我,不断地往外拽,我转过头,看着她,厉声说道:“阿姨,你要是赶我走,就没人救你女儿了!”

    我这句话一说出口,林女士愣住了。

    “你,你刚刚说什么?”

    林女士拉着我的手反而更加用力了,我能感觉到她情绪的惊人变化。

    “我说什么,你肯定听清了,阿姨,你女儿的问题很严重,你这么藏着掖着,肯定会出大事情的,这种事情你没办法去医院,医院也没的治,但是我能帮上忙,我就是干这行的!”

    我焦急地说道,林女士一下子傻了眼。

    陈雨此时站在我的身边,奇怪地看着我,她没听懂我和林女士之间的对话。

    “你这么小,我能相信你的话吗?我的女儿,你真的有办法治吗?”

    林女士说话的声音有了一些些颤抖,她动摇了。

    “我的职业不方便透露给你们,不过你女儿这个状况拖久了是要出大事情的,不仅她自己的安全有问题,而且很有可能会威胁到你们全家人。你放开我,让我进房间试试看。”

    林女士缓缓放下了抓住我的手臂,我看见有泪花在她的眼睛里打转。

    “我们家乖女儿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不对劲,在房间里不停的上蹿下跳,甚至还不停地学动物怪叫,我的丈夫早亡,是我一手带大女儿的,当时发现了女儿的异常,我急的不行,想要带她去看医生,可是她根本不让我靠近,我只能将房门锁了起来,不让她出来,今天早上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蹲在地上,还在房间里随地大小便,就和野兽一样,我吓死了!请了市里精神病院我的老熟人来看,结果他告诉我,我女儿的状况不是精神问题,他还和我说,可能和我家的风水有关系,所以,我找了人来搬家,搬到我在市里的另一处房子里去!”

    林女士这么一说,正好和我心里的心思一模一样。

    “听我的,这和风水没关系,是有人害了你女儿,你打开门,让我进去看一看。”

    我郑重地说道。

    “那,那就拜托你了,小朋友,要是我女儿好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