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张科和王金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科一边说着一边车头一转,带着我直奔杭州第三高级中学附近的派出所而去。

    等我们到的时候,就看见派出所里围了不少人,灯火通明的,而且还有激烈的争吵声传来。

    我和张科处长一下车,立刻有一位民警同志跑了过来,低声地对张科处长说道:“跳楼学生的家长过来了,想要带孩子走,但是之前的笔录这个孩子一言不发,什么情况都没了解到,重案组的王组长把人扣了下来,结果学生家长和王组长发生了口角,现在有些严重。”

    张科处长一听,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不满地说道:“这个王金满脑子就想着破案,和群众关系搞的这么僵,以后怎么办案?带我过去看看。”

    张科一边说着,一边往人群中央走了过去,而我跟在他身后,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一走进人群里,立刻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

    “你们这么多警察拦着我们干嘛?我要带女儿走,不行吗?有没有王法了?”

    这是个很是泼辣的女人声音,我探头一望,看见一个穿着红色外套,脸上一路怒意的中年妇女正拉着一个低着头,长头发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此时这个中年妇女正指着对面的一个大汉骂人。

    “林女士,不是我们不放你们走。现在新闻你也看了,很多学校都出现了离奇的中学生跳楼自杀事件。您的女儿今天也发生了意外,我们希望从她那里获得一些信息,只是想留她下来问一问,问清楚了就会放你们离开的。希望你们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大汉,1.85米左右的身高,很壮实,剃了个板寸头,脖子上有一道疤痕很明显。

    “什么!还要留下来?我女儿受了惊吓,我要带她回家,不可以吗?你们警察了不起?能随便扣人?告诉你,你们要是再不让路,我就打电话给电视台,让记者过来把你们都拍到新闻上去,你们还想扣人!”

    这个林女士显得非常激动,说话的时候脸涨的通通红。

    此时,大汉还想说什么,但是张科却厉声制止了他。

    “王金,你搞什么!谁给你权力无缘无故扣人的?还不快把人给我放了!”

    张科盯着大汉一通教训,此时我站在张科身后,望着这个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女孩子,感觉非常的奇怪。

    自杀,警局,争吵,这么多的突发状况摆在眼前,这个女孩子居然一句话都不说,这根本和普通女生完全不同!在我看来,这个女孩子要么就真的有精神疾病,要么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沾染了。不过只是看一看,我还无法做出判断。

    “张处长,事情都没搞清楚,怎么能放人走,我不同意!”

    王金一点面子都不给张科,当面顶撞道。

    “我是处长,我命令现在你们给我放人!”

    张科也急了,声音也高了起来,他这么一说,王金脸色一沉,但是没办法,他是重案组的组长,虽然是破案高手,可是毕竟官职低了一些。

    没办法,他招呼着众人让开了路,张科对着林女士歉意地笑了笑,一边嘴上赔不是,一边还想伸手去摸一摸女孩子的头表示亲切。

    然而,一直低着头没有动作也不说话的女孩却在张科的手伸过来的一瞬间,躲开了,像是很害怕的样子。

    张科很尴尬地笑了笑,将手收了回来林女士拉着女孩就往前走,经过王金身边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这位重案组的组长。

    “王金,今天的事情,写一份报告明天交给我!”

    张科看见林女士一走,脸色顿时一沉,低声对王金说道。

    王金嘴一撇,转头的时候看见了我,随后不满地说道:“张处长真是有闲心,竟然在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发生之时,还有心情去接孩子。毕竟是处长啊。”

    王金这么一说,顿时四周的人都看向了我,眼睛里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哼,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端木森顾问,是这一次我从上海请来的办案顾问,加入这一次学生集体跳楼事件的调查。明天的案情研讨会,他会出席。”

    张科此话一出,四周的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特别是王金,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指着我说道:“一个娃娃当顾问?张大处长,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让一个小屁孩来给我们当顾问,他懂什么!你不是号称去上海请大师来吗?怎么?这个小孩子就是你所谓的大师吗?”

    王金当面嘲讽张科,这让张处长脸色更加不好看起来,他冷着脸,催我上车,随后将车门重重一关,发动了汽车引擎。

    “这个王金,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仗着自己破案率高,又是老刑警出身,整天在队里拉帮结派!”

    张科嘴里抱怨着,脸色铁青铁青的。

    这时候我是不好插话,毕竟刚刚王金的嘲笑是因我而起的。

    “小森,刚刚那个女孩子看到了吗?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张科叹了口气,开口问我道。

    “还没看出来,不过这个女孩子确实比较异常。”

    我摇了摇头,啥也没说。只是,眼角却能瞟见张科失望的眼神。

    我被安排在刑侦处附近的一个招待所里,等张科带我吃过晚饭,走了以后,我洗漱了一番躺在了床上。

    其实,我并非没有什么发现,只是这个发现我还不能确定,所以并没有说出来。

    我的灵觉一向很好,这是连师傅都很佩服我的地方,因为我的灵觉是天生的,特别是对鬼魅之物非常敏感。

    之前见到的那个小女孩虽然不说话,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鬼气。只是当她躲开张科的手的一瞬间,我依稀看见了她额头上有一道小小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处理,伤口并不明显,只是我眼睛比较尖。

    就是这道伤口让我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我在这伤口的附近感觉到了一丝丝很特殊的气息,类似猛兽的气味。

    一个女孩子,在市里读书,怎么会身上有猛兽的气味呢?我躺在床上,心里直犯嘀咕。

    第二天一早,张科带我参加了在刑侦处开设的案情研讨会。参加会议的人不少,整个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张科将我安排在了最后一排,等我入坐之后,我听见身边很多人在小声的议论我。

    “那个孩子就是张处长从上海请回来的?看起来好像就10岁左右吧。”

    “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呀?我们家那个和他差不多大,天天就知道在家打游戏机。”

    “听说张处长本人对这种玄学一类的很是相信,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找了一个回来办案,这要是被反应到上面去,他肯定要被处理的。”

    议论声很轻,但是还是钻入了我的耳朵里。

    此时的我,坐在这人满为患的会议室里,却是如坐针毡,脸上发烫,紧张的不行。这种感觉和上一次参加招魂大会时候很像,我非常讨厌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我把椅子往边上移了移,就在这时候,张科开始说话了。

    “就在昨天,本市发现了第十一例中学生自杀事件,被及时发现和制止,算上这一起,一共发生了11起自杀事件,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

    张科开了一个头,四周的人开始畅所欲言起来。

    我之前还没来得及看案情报告,此时听着众人的发言,这一宗中学生自杀事件的始末渐渐在我的脑海中被构建了起来。

    三天之前,下午2点,一个杭州市新成高级中学的体育老师在操场上上课的时候,看见了2号教学楼的楼顶上站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中学生。当时,整个房顶上只有这个女中学生一人,随后,这个体育老师看见这个女中学生猛地跳了下来,一头栽倒在了2号教学楼的楼底下,脑部受到重创,当场死亡。随即,这个体育老师反应给了校方领导,并立即拨打110报警电话。

    同一时间,在整个杭州十所不同的高级中学,全部都发生了女中学生跳楼事件,而且都有目击者证明跳楼的女中学生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不是被人推下来的。

    法医检查尸体后发现,十名死亡的女中学生身上没有受到过任何外部造成的创伤,可以说并没有受到暴力殴打,同时,在走访和调查中发现,这十名女中学生并没有任何联系,也并没有认识相同的人,可以推断为是完全陌生的十个人。而且案发之前一个小时,这十人都还和自己的同学有说有笑,看不出任何自杀的迹象。

    十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十个人的背部都莫名其妙地被纹上了一个黑色的圆形纹身,图案非常怪异。而且问过十人的家长之后,都证明这十个女中学生并没有心理问题,也没有纹身的癖好和意愿。

    可以说,这个纹身就是本次案件最大的疑点。

    我坐在角落里,渐渐地将整个事件串联了起来,最后,当投影仪放出了这个黑色的纹身之后,我整个人顿时一惊!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这个纹身是一个黑色的圆圈,而在黑色圆圈里面则包着一个中文字“十……”

    我几乎可以猜到,这次的集体死亡事件,有80%的可能和十常侍这个恐怖的灵异组织有关系!再联系到姓林的小女孩额头上那一丝淡淡的猛兽气息,我心里猜测,可能会和梦如晴有关联。

    不过,没有十成的把握,我还是打算将这个信息埋藏在心里,并没有公诸于众。

    案情研讨会开了近3个小时的时间,开到最后,讨论的重心已经偏移到了过往几年的自杀案例上,显然,这里除了张科长以外,没有人会将这件案子和灵异事件联系起来。

    “好了,案情研讨会先开到这里,各部门还是通力配合,加快破案的时间,毕竟现在这件集体自杀案已经引起了市里面领导的重视,群众间也是人心惶惶的。那先散会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