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大蛊师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是,可能真是四周没人,竟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就在我准备喊第二声的时候,脖子上又一次被红色的长发勒住了!我立刻抬起手,想要用菜刀将红发切碎,然而,这一回我抬起的手却被人一把拽住。

    我仰着头,一张恐怖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煞白的面孔,黑色的眼睛,红色的头发遮住了脸,我依稀能够看见它嘴边流下的鲜血,最让人恐怖的是,我看见有细小的虫子在她的眼睛里爬来拍去!

    “把你的命给我……”

    红发厉鬼对我说道,它嘴中的鬼气扑面而来。

    我被红色的头发死死地拽着,黑色的鬼气喷在我的脸上,然而,这看起来和鬼气一模一样的黑色气息竟然没有和鬼气一样让我浑身发抖,更没有让我感觉到头晕或者痛苦。

    如果不是这红发厉鬼的样子太渗人,我甚至都会认为,这根本不是厉鬼!

    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不像师傅他们很有手段,可是我对自己的灵觉很有信心,我能见到很多连老前辈都看不见的东西,也能感觉到很多细小的鬼气。

    但是,此时面前的红发厉鬼,除了诡异和恐怖了一点以外,并没有给我带来哪种浑身打颤的森冷感觉。

    “把你的命给我……”

    它的声音很轻,我拼命地想要砍断它的头发,可是手臂被抓的很紧,我看见它的脸越来越靠近我。

    “红毛,别伤了他。把他带过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接着我看见面前的红发厉鬼浑身一抖,直起了腰,随后拖着我就往客厅里走去。我拼命抓住四周的橱柜底座,可是这红发厉鬼的力气却极大,硬是将我拖入了客厅内。

    “主人……”

    到了客厅后,我听见红发厉鬼轻声说道,甚至微微弯腰。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解放前那些书生很喜欢穿的蓝色长衫,带着黑色的圆形边框眼镜,穿着一双布鞋,正在很悠闲地看电视。

    他的穿着完全与现代人脱节,而且他看着电视的时候还不断地发出惊叹的声音,好像是第一次看见电视一样。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我大声问道。

    “嘘,你不够资格和我说话,安静点,我在等你的师傅。”

    他对我微微一笑,如果不是因为我身边的红发厉鬼是受到他控制的,我一定以为他就是一个从电视里走出来的穷酸书生!

    我的全身被红色头发紧紧缠着,靠着墙坐着,一动都不能动,红发厉鬼则无声无息地漂浮在我的身边。

    而这个中年男子则一直在看电视,还不时地说话,诸如:“现在的人这么开放啊。”“现在的汽车看起来四四方方的。”

    等了2个小时后,师傅还是没见回来,我开始着急了,心里想着这臭大叔是不是在李大山家不准备回来啦!那我不是完蛋了吗?还有家里布置的结界怎么会被攻破的呢?肯定是这大叔不认真布置的缘故。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房子四周玻璃炸死的声音,同一时间,所有的玻璃一起碎裂!接着我看见从客厅阳台上有上百把匕首直刺面前的中年男人。

    这些匕首速度奇怪,其中一把还将我身上的红发给割断了!而红发厉鬼此时也没空看管我,一下子飘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大片的黑雾飘出,将所有的匕首全部挡在了黑雾之外。

    我浑身一轻,感冒将身上的红色长发拉开,往大门的方向狂奔,就在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我心里一慌,猛地抬头一看,却看到了师傅冷峻的脸,此时他手上的一张暴天符慢慢消失。

    “终于来了啊,我等你很久了,蒋天心。”

    中年男人从红发厉鬼身后走出来,从容不迫地看着师傅说道。

    “没想到,这一次的杀人事件竟然还牵扯出了你这样的大人物。”

    师傅冷冷地开口说道,将我拉到了身后,自己走进了房间内。

    此时房间里到处都是碎玻璃,还有黑色和白色的雾气,师傅走到中年男人的对面,双手放在背后,手指尖微微颤抖。

    “我也没想到,我几十年没有出世,竟然会出现你这样出色的招魂者,对了,现在叫阴阳代理人。”

    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看着我师傅的时候,眼神里不自觉地露出敌意。

    “师傅,他们闯进来,我……”

    我的话说到一半,被师傅摇了摇手制止了。

    “这个红发厉鬼其实不是鬼魅,而是一个活蛊,被人下了飞魂蛊,所以才能离地漂浮且速度很快,而它的头发则是一种特殊的蛊虫,叫做红丝虫,数百数千条缠绕在一起,又细又长,和头发很像。身体内还携带了黑白风虫,这种蛊虫能够鼓动出黑色和白色两种雾气,能迷惑人们的眼睛。所以,孟冰看见的书本里冒出白气最后化作了厉鬼,这是他的错觉,实际上是白色风虫鼓动的白色烟雾!也因为这是活蛊,所以我的结界无法妨碍你们的进出,我说的没错吧?前辈。”

    师傅望着对面的中年男人,眼神同样一步不让。

    “精彩精彩,我知道你去找过单老头,他的占卜真是准确,不错,这不是厉鬼,而是我的活蛊,我叫它红毛。”

    中年男人大方地承认了。

    “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能够同时将这么多蛊虫移植进一个活蛊内的人并不多,已经到达了大蛊师的水平,不过现在南疆几个大蛊师都没有什么动静,再看你的穿着,我应该知道你的身份了。”

    师傅往前迈了一步,摆出了警惕的样子。

    “哦?说说看。”

    中年男人也站了起来,眼神变的阴冷下来。

    “南疆鬼面宗前宗主,刘启民阁下,历史上最年轻获得大蛊师身份的蛊人,也是近代开发蛊术最多的天才,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蛊神的男人。我说的没错吧?”

    师傅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就是之前那个老太婆的师傅,那个传说中近代最厉害的蛊人,刘启民!

    “哈哈,不错真是不错,后生可畏啊。不过,我也看出了你身上一些端倪,你可比你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强多了,你身上一共有四处封印,叠加在你的经脉之中,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更好奇,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已经开始封印自己的道行?我最好奇的还是,你解开封印之后会强大到何种程度!”

    刘启民说着话的时候,眼睛里散发出一种类似猎人看见合适的猎物的光芒,兴奋狂野。

    “哼,我不需要告诉你!现在是我家,现在请你离开,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师傅下了逐客令,而且难得的没有出手,家里被搞的一团糟,我差点被杀,他竟然没有当场发飙。

    “我的确准备走了,不过这次我来还有一个事情,也是我来造访的主要原因。原本我是想抢回我弟子从我这里夺走的子母蛊虫,也就是种在那个小女孩身上的蛊虫,这是我一个不成器的弟子从我这里偷走的。原本拿到蛊虫我就该离开,不过,今日我去拜访了一下我的老朋友单崇信,他为我占卜了一次,告诉我,我最近会遇到克星,我会输给一个阴阳代理人。而整个上海最厉害的阴阳代理人就是你了,所以,我想证明他的话是不是正确的?”

    刘启民走到师傅的身边,两个人并肩站着。

    “你想怎么样?”

    师傅冷着脸问道。

    “我想和你比试一次。”

    刘启民笑着回答道。

    “我拒绝,我不是战士,不会和你决生死。”

    师傅当场拒绝了他的要求。

    “你没的选择,你的徒弟刚刚身体内被我的红毛下了一种叫做浮生虫的蛊虫,你应该知道的,被种了这种浮生虫的人,7日之内没有解药,就会立刻浑身爆体而亡,死相很恐怖,而且这不是毒药,你找龙行也没用。解蛊之术天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三天后,我约你在闸北一栋废弃的楼房内一战,到时候会有很多同行见证,如果我输了,你弟子的蛊虫我自然会祛除,你考虑好。那,三天后见了。”

    刘启民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他带着红毛,踏着夜色消失在了我家门前。

    师傅蹲下来,举起了我的左手手掌,在我的手掌中心有一个白点,很小,圆形的。

    我也没有感到会痛,更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诶,到底是大蛊师,手段真厉害啊。”

    师傅叹了口气。

    我低着头,轻声说道:“师傅,对不起,我又给你找麻烦了,我太没用了。”

    师傅却拍了拍我的脑袋,笑了笑说道:“你才几岁,以后长大了就厉害了。不过,这一次的决斗,你师傅我可逃不掉了啊。”

    我抬起头,抓着师傅的手说道:“你一定会赢的!师傅最厉害了!”

    师傅冲着我苦笑了一下,看着窗外的月色,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师傅和刘启民之间的决斗消息,就像是一场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江浙沪的灵异圈,甚至还刮到了北方,杭州,苏州,安徽,乃至黑龙江方面的灵异人士都开始一波接着一波登陆上海,为的就是目睹一下师傅和刘启民之间的大战。

    一个是非常出色的年轻阴阳代理人,一位是被誉为近代最杰出的大蛊师。

    可以算是99年最让人期待的大战。

    消息传出去的第二天,李岩就到了我家,一脚就把我家的大门给踹开了。

    “蒋小子!蒋小子出来!”

    李岩老头进了门有一声大吼,我正在上厕所,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蒋小子呢?”

    李岩开口问道。

    “师傅还在睡觉,您坐一会儿,我帮您泡茶。”

    面对这位曾经为我出手的老前辈,我是打心底里敬佩,说话的时候也特别客气。

    “不用了,我就来传个话,告诉蒋小子,我们通天会全力支持他,让他放开手脚干那个蛊人,什么玩意,弄点歪门邪道还真以为自己成神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通天三魔在他背后撑着。好了,我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