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南疆泪蛊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大山的话说完了,师傅沉寂了一会儿后才开口。

    “这个女孩子还在读书,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师傅开口问道。

    “这个还在排查,不过没这么快出结果。我带孟冰来,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让他清醒点,另外,就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是厉鬼做的这件事情。”

    李大山看起来很是焦急,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师傅。

    “他是受了惊吓,你带他去看心理医生。至于是不是厉鬼做的,我还说不上来,你带我去一次案发现场,另外,那本恐怖小说一定要找到。”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我准备准备,马上出门。

    “好的,我这就让人去找恐怖小说。”

    李大山带着孟冰往外走。

    “对了,老李啊,回头和你们财务说一下,上次王丽丽的事情,加上如果这一次的案子真是灵异案的话,钱要给我了哈,兄弟我都快揭不开锅了。”

    这就是师傅,一遇到钱的事情,立刻就便的油腔滑调起来。

    “行,回头我和财务说一下,还按照之前的价格给是吗?”

    李大山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行。”

    师傅笑着说道。

    等李大山下了楼之后,师傅小声对我说道:“等一下你各带一张顺风耳符和一张千里眼符,放在身上,我有用。”

    上海新昌路附近都是老式的弄堂,一幢楼里可以住好几户人家,两幢楼之间隔的很近,也就是一辆三轮车的宽度多一点。

    所以,有时候不拉窗帘,两户人家都可以透过窗户面对面交流,甚至这家今天烧了红烧肉,对面的人家都闻的到。

    因为发生了凶杀案,所以,江晴家以及孟冰家都被封锁了起来。

    我和师傅到的时候,还被民警当成是围观群众给拦住了,最后还是李大山亲自出来接的我们。

    一走进,江晴家,我先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弥漫在空气里,即便房门开着,可是这中药味还是不散。

    根据李大山的说法,因为江晴的奶奶身体有一些小毛病,家里经常要熬制中药。

    房子不大,在弄堂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老式的弄堂,很多人家卫生间,厨房都是共用的,像江晴家这样有自己的卫生间和厨房的,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房子里只有一个房间,摆着两张床,陈设家具都很老旧,一台电视机,以及一台收录机,其他的基本就没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了。两张床,一张是老式的木板床,另一张上放了几个可爱的娃娃,应该是江晴睡的。

    地上用白粉笔画了一个大大的人形图案,还有一些血迹残留在地板上,暗红色的,看起来有些可怖。

    师傅转悠了一圈后,什么话都没说,拉着李大山说是要看尸体。等坐上了警车后,师傅才开口问我:“发现什么了吗?小子?”

    我一愣,摇摇头,说实话,我就是看个热闹,走个过场,你让我真相侦探一样破案,那肯定不成。

    “江晴的床头放着一本恐怖小说集哦,封面上写着,红发女鬼的字样。”

    师傅笑着说道,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大有炫耀他机智地发现了疑点的意思!得瑟的不行!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心里暗念:得瑟个屁。

    等到了市刑侦大队后,我们直奔刑事技术实验室,也就是传说中恐怖,冰冷的停尸间!当然,现在是白天,停尸间里也有法医和工作人员,没那么恐怖的。

    我和师傅一路走去,等到了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看见一向平静无人的停尸间门口,此时竟然围着好几个警察,场面有些混乱。

    “什么事情!怎么回事?”

    李大山不满地吆喝道,还一边推开了人群。

    师傅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了人群中间。

    此时,我看见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一个老太婆,很矮,估计只有1米4多一点,穿着灰色的朴素外衣,耳朵上戴着小小的金色耳环,弯着腰,头发很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很瘦,手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肉,就是皮包骨头。

    “李队,这个老妇人说是江晴的奶奶,现在要求我们将尸体交给她,可是我们还没检查尸体呢。而且,这个老太太,很古怪……”

    法医走上来,在李大山的耳边低声说道。

    李大山瞪了法医一眼说道:“什么古怪不古怪的,人都给我散了,把死者家属当嫌疑犯了不成?”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老太婆的背,此时,这个老太婆慢慢转过了身来。李大山顿时吓了一条,面色也是一僵。

    老太婆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真切她的五官,只是,我们却能依稀地看见老太婆的脸上布满了红色的水,这些红色的水像是从她的眼睛里流下来。

    我闻了闻,竟然带着一丝丝的腥味!

    她竟然流下了血泪!

    我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难怪法医会说她很古怪,就在此时,师傅走上前来,拉了李大山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后脸上露出微笑,低下头,对着老太婆很是礼貌地说道:“来自南疆的前辈,在下阴阳代理人蒋天心,能否给个薄面,到隔壁房间一叙?”

    老太婆抬起头,看了师傅一眼,此时我才看见,老太婆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玉佩,乌黑色的,形状居然是个鬼脸的模样。

    “招魂者?”

    老太婆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就像是卡住的磁带,听的我耳朵非常不舒服。

    “是的,还请前辈赏光,毕竟这里人多,您的泪蛊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朋友的话,可是要出大事情的。”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当着老太婆的面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葫芦。

    我能看的出来,大叔脸上在笑,但是两人其实已经有了初次交锋。

    “好。”

    老太婆简单地回答了一句,重新低下头,走向隔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师傅跟在了他的身后,还顺手从我口袋里掏出了顺风耳符和千里眼符。

    随后走进了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这时候,之前那个接待老太婆的法医忽然大叫了起来。

    “快看!”

    众人低头,我也跟着瞧了过去。

    只见地面上,刚刚被老太婆眼泪淋过的地方,此时竟然开始冒起了青烟,地砖都被烧出了一个个小洞。

    而李大山被血泪沾到的衣服,此时也被烧出了一个个小洞,吓的他赶快将衣服给脱掉了。

    师傅和老太婆走进房间后,我趁着人群混乱,走到了房间另一边的角落里,从怀里掏出了和刚刚的顺风耳符以及千里眼符一模一样的灵符。

    顺风耳和千里眼符当然不可能和神话故事里一样那么神奇,这只是灵符的名字,并且很是夸张。

    顺风耳和千里眼灵符是属于套符系列中的一种,所谓套符,就是制作出来的时候并不是一张而是一对。

    制作的时候以特殊的印刻方法,制作一模一样的两张,一符为阴,一符为阳,使用的时候在一定范围内,手持阳符之人能够听见或者看见阴符的声音,影像。

    不过,范围很短,一般来说不会超过300米之间。

    蹲在角落里,我从怀里掏出两张阳符,咬破手指,将鲜血按在阳符之上,顿时我的眼前和耳朵里传来了模糊的影像和画面。

    并不明亮的办公室内,师傅和那个诡异的老太相视而坐,气氛显得很是紧张。

    “你怎么看出我是南疆之人?”

    老太开口问道,声音透过灵符传递到我的耳朵里,别提多难听了。

    “在下走南闯北很多年,南疆也有幸去过几回,对于南疆的蛊术颇为赞许,自然能够识破前辈的身份,只是,在下不明白的是,前辈身为南疆鬼面宗的传人,怎么会在这俗世之中露面?更没想到的是前辈在人间竟然还有子嗣,我记得,对于高级蛊师来说,这是明令禁止的。”

    师傅笑着说道,但是话里却是连珠带炮,一连抛出数个问题。

    “哦?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嘛。你怎么看出我是高级蛊师?”

    老太婆斜着眼睛盯着师傅,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不善。

    师傅却怡然不惧,脸上的笑容更是没有消失。

    “前辈施展的是血泪蛊,吞食一种名叫泪虫的毒虫,这种毒虫不会被消化,反而会顺着你们蛊师的身体钻入眼睛里,顺着眼泪流下,如同血泪一般,这样的泪水沾到任何东西都会快速燃烧,很是毒辣。而能施展这种蛊术的,除了高级蛊师,晚辈也想不出还有别人了。不过,在下想问的您还没回答呢。为何您会出现在上海?而且有了子嗣。”

    师傅咄咄逼人地继续追问。

    南疆蛊师,传承于广西苗疆大派,在宋朝末年,有苗疆蛊师大批量进入南疆,寻找新的发展空间,促成了南疆的蛊术发展,在现代灵异圈子里,南疆蛊师更多,当然,技术却是层次不齐,因此有了高低之分,一些厉害的蛊师,被尊称为高级蛊师,当然,圈中对高级蛊师也有俗称,我们叫他们,蛊人。

    蛊术多变,毒虫也是千奇百怪,种类不说有一万,八千总是有的。

    而我实在没想到的是,这个来认领自己孙女尸体的老太,竟然是一个蛊人,也就是高级蛊师。

    “你眼睛倒是挺尖。不错,我是南疆蛊人,不过我不是南疆人,我是上海人,早些年有幸到过南疆,并且在鬼面宗学过几手蛊术,算不得门内人自然能回来结婚生子。只是,也许是我弄蛊多年,身体有了毒素,我的丈夫,孩子,甚至是和我接触的朋友也都相继病死,甚至连我的孙女都出现了不良的反应,我本想回南疆一次看看能不能找出破解的方法,结果我才走了4个月,就听见了我的孙女被害的消息,连夜赶了回来。”

    老太婆的话,是真是假我无法判断,只是,我总感觉她的话里有所隐瞒,肯定还有什么没说的。

    “哦,那前辈真要节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