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祖师爷爷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未来天王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阴阳代理人最新章节!

    “我的时间有限,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三秒钟后,若你还不退走,那就不用走了。”

    我看着司马天的背影,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脑后,那些从窗外洒进来的星光一点点被他凝聚到了手里。

    鬼神嬴政之魂没有回答,从开战到现在,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帝的魂魄沉默。

    “三。”

    司马天伸出了右手的三根手指,他的声音里透出一丝丝冰凉。

    嬴政之魂依然没有回答。

    “二。”

    司马天的左手上,星光就好像活泼的精灵,一个个蹦跳着落在了他的手心中。整个一号坑内,所有的人都盯着司马天,却没有一人说话。

    嬴政之魂依然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

    “一。”

    司马天缓缓放下了右手,往前轻轻迈出一步,黑色的长发缓缓飘动,我看见他的侧脸,严肃和冷漠。

    “杀!”

    嬴政鬼神忽然爆发,身后的黑色鬼气内顷刻间幻化出数个鬼脸,每一个都带着狰狞的表情,冲着司马天狂吼。

    “星光,绽放。”

    司马天左手高抬,我看见那些汇聚在他手心里的星光在这一刻从他的手心里绽放,就好似是喷泉一般涌了出来。

    越来越多,越来越盛,越来越闪亮。

    我的眼睛深深地被刺痛了,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赶忙闭了起来。耳朵里传来厉鬼哭泣的声音,一声声顺着我的耳朵钻入我的脑中。

    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哭泣,震撼着我的心灵,让我畏惧。

    我双手蒙住自己的耳朵,身体虽然不能动,但是头还是能转动的,我将脑袋转向看不见光芒的地方。

    这一刻,好似时间过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人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才慢慢抬起了头,张开了眼睛,此时,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带着懒洋洋的笑容。

    “没事了,小家伙。”

    司马天笑着对我说,笑容里充满了灿烂。

    “啊!鬼神呢?嬴政之魂呢?”

    我吓的立刻站了起来,却看见原本嬴政之魂漂浮着的地方,此时却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片黑色的印记,好像烧焦的痕迹一般。而刚才还被鬼气缭绕的兵马俑一号坑,在此刻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黑气。甚至连十常侍的三人也都不见了,章邯和王贲之魂也都消失不见,被控制的复活战魂,一个个都重新变成了兵马俑,化作了雕塑。

    “一切,都过去了……”

    这一刻的我,直直地发愣,只是司马天手中的星光璀璨爆发,便一切都被化解了。仅仅是一人之力就终结了这场天大的危机。

    师傅疲惫地走到了我的身边,摸着我的脸,左看右看,瞧了好半天。

    “小子,没事吧,你傻啊!这么危险,逃跑啊!”

    师傅抱着我,责骂道,只是声音里带着关切。

    “蒋天心,你的徒弟吗?”

    司马天飘然走到师傅的身边,轻声问道。

    我看见师傅眼中的激动,就像是粉丝见到了自己热爱的明星,不停地点头。

    “挺勇敢的孩子,是个好苗子,要是愿意,可以送来通天会,正好,铁山也收了个弟子,也许可以做个伴。”

    司马天说完后,冲我坏坏地笑了笑,蹲下来,望着我。

    “小家伙,我是通天会的大长老,司马天,活了500多岁了,以后见到我要叫祖师爷爷哦。”

    说完后,他捏了捏我的鼻子,转身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依然是一身白衣翩翩,洒脱自在,我缓缓抬头,看见师傅的脸上不知为何布满了泪水,他不是一个爱哭之人,却在此时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泪如雨下。

    “师傅,为何哭了?”

    我不解地问。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司马天了,我也很久很久没有回通天会了。”

    师傅的声音里带着呜咽。

    那一年的我不知道师傅为何会哭泣,但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当一个游子多年有家难回的时候心里有多悲伤,有多难过。

    西安之事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太阿剑的追查因为司马天封了嬴政之魂而中断了线索。十常侍的阴谋也彻底失败,师傅和我坐上了回上海的火车。

    当然,最苦逼的还是我师傅了,几次冒险,几次生死危机,最后500W没到手,就拿到了5W多块!气的他差点把那个鹰钩鼻男子再打一顿!要不是行悟和尚拦着,估计那个鹰钩鼻男子真没命当官了。

    不过,能够回家,我心情还是挺好的。

    拿了5W块,怎么也能生活一段时间。

    平静地在家过了7天后,有一日,我正看电视呢,师傅则还在房间里蒙着头睡大觉,房门在此时被敲响了。

    打开门后,看见站在门前的是师傅的老朋友,市里刑侦大队的李大山,而这一次,他还带了一个人来,是一个身材中等,面色泛黄,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看起来和师傅差不多年纪,不过我看他的神色间有些恍惚,站在门口的时候竟然还低声地自言自语,只是说话声音太轻,我听不清楚。

    “李叔叔好。”

    我乖巧地喊了一声,把他们放了进来。李大山冲我笑了笑,拉着他身后的知识分子的手走进了屋子,而且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个知识分子走路有些踉跄,就好像丢了魂一般,要不是李大山拉着他,他连走路都迈不动步。

    “蒋天心呢?”

    李大山刚坐在沙发上,立刻问我。

    “诶,大早上的吵吵什么啊!我刚睡醒,等我几分钟刷个牙。”

    师傅倒是很笃定,只是我能看出来李大山有些着急,我泡了两杯茶放在了他们面前。

    让我奇怪的是,那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一看见茶杯上的热气立刻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双脚离地,满脸惊恐蜷缩在了沙发上,就好像这茶杯里有什么怪物似的。

    “拿开,拿开!”

    他不停地挥手,让我把茶杯挪开。

    李大山微微摇头,将茶杯放到了茶几的另一边,可是这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情绪还是很激动,不停地颤抖,眼神飘忽不定,双手双脚胡乱挥舞,一看就是吓坏了。

    我看在眼里,但是嘴上没说,几分钟后师傅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李大山立刻站起来想要说话,却被师傅制止了。

    师傅眉头一皱,脸色一沉,快步走到了这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面前,手心一点他的眉心,再一点他的人中,最后轻轻在他的额头上一弹。

    这个知识分子顿时身子一软,昏倒在了沙发上。

    看见他昏倒后,师傅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看着李大山说道:“老李啊,这一次又给我找了个麻烦的委托吧。”

    我心里奇怪,这个戴眼镜的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行为怪异,但是我却没从他身上看出任何和鬼怪有关系的症状,一没鬼气,二没附身,三没夺魄。

    但是能被师傅称为麻烦的委托,肯定有我不了解的一面。

    李大山听了师傅的话后,看了看戴眼镜的男子,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丢给了师傅。

    “今天早上接到的报案,凶杀现场的照片,采集的现场样本都在这个档案袋里,现在大队里已经开始立案侦查了,我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师傅打开了李大山的档案袋,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掉一些现场采集的样本和笔录外,几张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死去的女人,浑身是血,躺在地上,肚子上被破开了一个大洞,肠子,器官流了一地,看起来无比恶心!

    “恩?你小子怎么没吐?”

    师傅一愣,看着我问道。

    “为什么要吐?不就是死人吗?”

    我反问了一句,说实话,自从上次华清池看见那么多死人事件和替小王驱鬼之后,我看见死人不会觉得恶心,更不会反胃,就好像免疫了一般,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原因。

    “老李啊,这是凶杀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搞灵异的,不是私家侦探。”

    师傅将档案袋丢在了茶几上,不解地问道。

    老李喝了一口茶,随后指着身边戴眼镜的男子说道:“问题就出在这个人的身上,你也看出来了,他不太对劲吧。”

    师傅点点头,回答道:“受了巨大的惊吓,虽然身上没有附身的痕迹,不过他对于热量的惧怕我能推断,他和很厉害的厉鬼接触过。”

    李大山点点头,看着师傅,眼神里带着一丝沉重和严肃。我忽然没来由地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几度,原本阳光灿烂地窗外,竟然渐渐阴沉了下来。

    “天心啊,这一次是我办案这么多年遇到过最怪,最恐怖的事情,这个男人告诉我,昨晚他看见自己的恐怖小说里钻出来一只红发女鬼,飘到了对面的人家,把那户人家的女主人的肚子撕开,将女主人肚子里的孩子掏出来,生吞了!”

    听到了李大山的话,师傅没有插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今天凌晨3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大队里的电话,说是有人报案,凶杀案,地点在上海新昌路附近的老式石库门房子里。我一听是凶杀案,连忙从家里冲了出来,感到了案发现场。到达现场的时候,差不多3点半,四周已经开始有围观的群众,我们队里的同事开始给附近的居民做笔录,还在紧张地勘察现场。通过死者的身份证,我们核实了死者叫做江晴,是上海本地人,只有18岁,还在读书。早年丧父丧母,现在和奶奶住在新昌路的房子里,平时奶奶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根据四周的邻居反应这几天江晴的奶奶参加老年旅行团,外出了几天不在家。一个人在家的江晴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很是封闭,每天就是上下课,也很少和人外出。当时我走进案发现场,就感觉到不对劲,一般的凶杀案现场,肯定有打斗或者撕扯的痕迹,但是这个案发现场什么痕迹都没有,甚至地上除了死者的脚印就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了,这还不算,也找不到凶器。就好像是自杀一样。可是,谁自杀的时候会将自己的肚子破开一个大洞!我正奇怪的时候,有同事告诉我,有个男子来自首,说是自己杀了江晴。于是我就见到了这个戴眼镜的男子,我见到他的时候,人已经很恍惚了,被吓的魂不守舍!说话的时候,也是断断续续的。他说他叫孟冰,是江晴的语文老师,正巧住在江晴家的对面,平时晚上喜欢看恐怖小说,那天晚上,他将看完的恐怖小说放在了桌子上,关灯准备睡觉,结果到了凌晨2点,他听见有怪异的声音,接着爬起来一看,居然是他那本小说在自己翻页,里面有一个红头发的女鬼飘了出来,随后穿过玻璃,飘进了江晴的家,接着,便发生了,女鬼杀人和吞婴儿的惨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