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黄泉水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师傅,你会变杂耍啊!”

    我看的发愣,大叔稀奇古怪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

    “你小子,屁话越来越多了,好好看着。”

    师傅白了我一眼,两只脚往桌子上一翘,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战魂。

    “你不用想着逃出去,我这红白蜡烛上刻着佛门的降鬼咒,烧出来的火焰里带着一点正气,你碰不得。”

    战魂听见师傅的话后,青色的脸猛的一转,原本无神的双眼里竟然有一丝丝的杀意。

    “哎呦?生气了?哈哈,我还以为你听不懂现代人的语言呢。”

    师傅大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战魂面前。

    “现在,告诉我,你们战魂怎么能源源不断地从阴间穿行到阳间来?”

    师傅紧紧盯着战魂,四周的火焰随着师傅的手指摇曳。

    一般来说,厉鬼或者是阴魂是无法都阳间来的,不仅仅是阴曹地府明令禁止,而且到了阳间也只能在晚上活动,更去不了人多的地方,所以,阳间对这些战魂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当然,如果执念很深,或者是怨气很重的厉鬼,一心要到阳间来,那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有两个方法能让它们穿过阴间,第一个,就是贿赂看守引魂路的阴司,让它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它们一马。当然,阴司都是很贪心的,穷鬼可贿赂不起,而且很多阴司也不愿意冒着被投入十八层地狱的危险收受贿赂。那只有第二个方法,那就是成为鬼神。就像嬴政之魂这样,一旦成为了鬼神,那在阴间的地位是很高的,你要是想到阳间来,大部分阴司都不敢管。

    战魂看了师傅一眼,头一别,竟然什么都不说,也不开口!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嘴还挺硬,竟然啥都不说!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师傅阴笑一声,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盒子,这盒子之前我没见过,很小,大约只有5厘米左右,通体白色,材质好像是玉石。

    只是,当师傅将这白色盒子拿出来的时候,对面的战魂双眼猛的一睁,身子竟然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火圈边缘。

    “有一个老前辈告诉我,这叫什么白水盒,里面装着几滴黄泉之水,你说,我要是将这黄泉之水淋到你的身上,你被送回了阴间后,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恩?”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白色的盒子,盒盖刚一打开,我顿时感觉到有冲天的怨气从盒子里释放出来,甚至我的耳边还有悲惨的哭泣声,而且不只是一个人,是很多人,很多哭泣,悲鸣的声音,我的耳朵就像要爆炸了一般,头皮直发麻,浑身发颤,想要捂住耳朵,可是双手直哆嗦,就是不听使唤。

    “小子,闭上双眼,屏住呼吸,心中默念佛号30遍。你小子灵觉倒是出奇的好,这么几滴黄泉水就能把你吓成这样!”

    师傅转头对我喊道。

    我连忙照做,闭上眼,屏住呼吸,心里默念:阿弥陀佛。三十遍之后,我大口喘气,心跳加速,但是耳边的悲鸣声确实减轻了很多。

    阴间有一条大河,比世间任何一条河流都要宽广,都要长,没有止境,一直在奔腾,这条河叫做黄泉。

    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更没有人知道阴间为什么会有河水。

    但是,唯一知道的一点便是这黄泉水中有数之不尽的阴魂,它们在河水里不停地挣扎,想要上岸,可是河水很急,它们永远都爬不上来,不断地在河水中漂流不断地被折磨,只有哭泣,只有悲鸣……

    师傅对我说过,任何一个阴魂一旦沾上了黄泉水,那一回到阴间就会控制不住自己,重新走入黄泉水中,就像是支流汇入大河一般,套都逃不掉,而跌入了黄泉水的阴魂,永世不得翻身,也永远无法投胎!

    师傅将白色盒子放在火圈边缘,仅仅几滴黄泉水就能够在黑暗里幻化出恐怖的人脸,怨气之大可见一斑。

    “如果不想被丢入黄泉,就告诉我,谁放你们到人间来的!”

    师傅像是失去了耐心,对着战魂一阵咆哮!

    战魂犹豫着,看着白色的盒子,看着空中的鬼脸,终于抵抗不住恐惧,开口了!

    “焦木。”

    它只说了这两个字,却让我和师傅都吃惊了!

    焦木,青面鬼,华南地区的阴间总判官,是师傅的老熟人,也是师傅一直接触的阴间代表,师傅很多委托都是托焦木帮忙弄的,可以说,是师傅的老熟人了。

    “你确定?”

    师傅追问了一句。

    “是。”

    战魂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随后依然畏惧地看着师傅手里的白色盒子。

    “这老小子,给老子玩这一手!看老子不弄死它!”

    师傅将白色玉盒一收,封鬼葫芦一开,将战魂收了进去后,熄灭了蜡烛,拉着我离开返回了下榻的宾馆。

    “小森,晚上师傅一个人去阴间一次,你留在这里,我会委托游行道人照看你的。”

    师傅说完之后,也不管我同不同意,自己一个人就出了门,把我留在了宾馆中。他一走,我一个人实在无聊,准备洗个澡早点休息。

    然而,就在师傅走了没几分钟后,我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

    敲门声一响,我以为是游行道人来了,还嘀咕了一句,这位前辈还真是积极啊,没有丝毫在意,打开了宾馆的门。

    只是,我一开门,看见的却不是游行道人,而是冯云!

    这个之前和师傅交过手,清瘦冷面的男子,站在我的面前,眼睛盯着我,伸手一把拉住了我。

    “你干嘛?”

    我大吃一惊,双手拉住门框,嘴里大喊大叫起来。

    “跟我走。”

    冯云冷冷地开口,手上发力,别看他人很瘦,力气却很大,我一下子被他扛在了肩上。

    只是,我这么一喊,宾馆内的人都被惊醒了,游行道人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楼道口,看见我被抓住后,厉喝一声,手中飞出两个金色的铜铃,打向冯云。

    只是,冯云速度太快,我就看见他身体一晃,躲过了铜铃之后,冲着宾馆的窗口跑去。

    “喂喂喂,你想干嘛?那是窗户啊!这里是9楼啊!”

    我一见他不走楼梯,直朝窗口跑,心里就吓个不行!

    “别吵!”

    冯云怒喝了我一身,随后不知道往我的背上贴了什么,我顿时说不出话,也做不了动作,浑身所有的肌肉都僵化了一般,连脸部的皮肤都不能动了!

    我就这么看着冯云跑到窗口,一脚踢碎了窗户上的玻璃,纵身一跃,竟然就这么从9楼跳了出去!

    当时,我就像是坐了一次过山车,从最高点直落而下,吓的我心脏都快停了!嘴上还喊不出声。

    当我感觉自己在往下落的一刻,我在心里大喊一声:“妈呀!”

    蛇,这种动物其实说实话,我是有点怕的,当然如果就一条蛇的话,我还是能应付的,前提是不像上次遇见的那条大黑蛇那样凶猛。

    可是,如果你同时面对一池子的蛇,而你还被关在这一池子的蛇中间,那就不是单单一个怕字能形容的了!

    师傅前脚刚走,我就被冯云绑架了,这孙子扛着我从9楼直挺挺地往下跳,我当场就被吓了个半死,不过这家伙倒是真有几分本事,落地的时候,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术,竟然在落地之前停顿了一下,随后着陆的很是稳健。

    我被他带到了一个废弃的澡堂子里,澡堂子中间没有放水,里面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蛇!我当时看见了就心里直发毛,结果这王八蛋将我直接扔进了蛇池里。

    等我落地后,背上的一张灵符落了下来,我浑身的肌肉恢复了正常。

    “我靠,这么多蛇,你们,你们想干嘛!”

    我站在蛇池中间,一动都不敢动,看着身边五颜六色的蛇群在我脚边游走,有几条甚至爬上了我的裤子和手臂。

    吓的我是大气都不敢出,那一双双黑色的小眼睛看着我,长长的信子一伸一缩。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大喊大叫,要是惊扰了蛇群,你可能立刻会遭到攻击哦。”

    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我看见澡堂子的对面,梦如晴,带着大黑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又是你,大姐姐啊,我没找你惹你啊,惹你的是我师傅啊,你老是难为我干嘛呢!”

    我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这要是真被这么多蛇咬一口,我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放心,这些蛇听从我的指挥,不会伤害你的,不过你也不要乱动哦,万一哪条不乖,用你的皮肤来磨磨牙,那也不能怪我哦。”

    梦如晴脸上带着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在我看来,就和恶魔差不多!

    “我让冯大哥带你来,不过是为了让你师傅做一个选择而已。”

    梦如晴的话让我一愣,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算今天,三天后十个战魂就会在一号坑复活,现在你们人手严重不足,你师傅可以说是绝对主力了,我想让他做个选择题,是来救你还是去阻止战魂复活。”

    这下子我算是终于明白过来了,合着是拿我当筹码要挟师傅啊!

    “这样的话,大姐姐你估计算盘就要拨错了,我师傅这人薄情寡义的很,肯定不会来救我的,你抓住我也没用,还是早点放了我呗。”

    我僵硬地笑了笑,说实话,一动不动站了这么久,我自己都有点累了,肌肉也有点酸痛了。

    “哦?那就看看你师傅真正的选择吧。”

    梦如晴微微一笑,随后和冯云扬长而去,走的时候,居然还把澡堂子里的灯都关了!进过澡堂子的人都知道,这地方是不透光的,或者说即便有窗户也建的很小,而且特别大,灯光不照,白天就已经很昏暗了。

    我站在蛇池中间,听见四周蛇群不断爬动的声音,还有蛇吐信子的声音。

    这是我一生中一直无法抹去的一段回忆,那一刻,我想要伸手去摸游行道人给我的法宝,可是却不敢动弹,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上至少爬了5条蛇,有一条,甚至爬过了我的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