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绝望的黑暗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撞到的居然是华清池池边的石块!

    这一下,我的心猛的凉了一半,我还是在这鬼气内迷失了方向,我没有向着出口的方向行动,而是一直在走回头路,我又重新走回了华清池边上!

    “啊!”

    远处的黑暗中有惨叫的声音传来,穿过了层层的鬼气传入了我的耳朵里!有人被杀了,嬴政之魂终于开始动手杀人了,我的心砰砰直跳,双手的手心因为恐惧而冰冷,因为冰冷竟然微微有刺痛的感觉。

    我扛着师傅,咬着牙,转头向着反方向行走!

    刚刚的第一声惨叫声传来的位置,应该还在华清池的对面,换句话说,如果嬴政之魂要走到我和师傅这里来,还有一段距离。

    我还有时间!

    师傅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我扛着师傅,一步步,慢慢地向大门的方向挪动,刚刚的100多步已经让我几乎体力透支了,我的肩膀上传来巨大的疼痛感,就好像整个肩膀要断掉了一般,皮肤上那种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让那时候只有十岁的我想哭。

    我扛着师傅,慢慢地挪移,速度几乎就和乌龟爬一般。

    背后的惨叫声越来越近,我听见很多人被杀死,千古一帝,嬴政之魂化作的鬼神,暴虐之力无可匹敌!

    “师傅,就快到了,就快到了……”

    我抬起头,我自己都已经无法计算步数,我只知道,朝着一个方向不断地前进前进,我的疼痛开始麻木,我的肩膀甚至渐渐没了知觉,我的脑袋开始出现空白,因为疲惫,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走了大运,当我抬起头,拼命喘气的一刻,我看见了一展灯,一展闪烁着淡淡黄色光芒的灯,即便是在这黑暗的鬼气里,这黄色的灯光虽然微弱,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

    我记得,这是象征出口大门的指示灯!

    我终于到了华清池的出口,我终于到了!

    我几乎要开心地大吼起来,终于能够逃出这鬼地方了,终于要逃出去了!

    我的眼睛里已经有热泪在流淌,如今的我还能记得,当我看见那微弱的黄色灯光时,心里有多激动!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这灯光更加耀眼了!这是我的希望之光。

    “走吧,师傅,我们马上要安全了。”

    我脸上露出了疲惫的微笑,扛着师傅往前走去。

    我甚至能够依稀地看见前方公路上的路灯,甚至能够模糊地听见马路上车辆穿行的声音。

    然而,有一点我搞错了,我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其实,我错了,幸运女神从来都没有眷顾过我,这一次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嘭!”

    就在我迈出华清池出口大门的一刻,我看见黑色的大门猛然间关上了,就这么突然间关上了!

    毫无征兆,我明明已经快要离开这鬼地方了,它却将我无情地弹了回来。

    原本就精疲力竭的身体,被铁门一弹,我顿时惨叫一声,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昏睡中的师傅也滚在了地上,鼾声停了,但是依然没有醒。

    “不,不,为什么为什么!”

    我发狂一般地喊叫,大门怎么会就这么关上了,为什么就在我要离开这里的一刻关上!

    “呼……”

    我听见阴风又一次吹来,我的后背上一片冰凉,寒意深深地刺进我的心里,刺入我的心灵之中。

    我慢慢地转头,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已经僵硬了。

    在我的背后,八匹黑色的骏马漂浮在空中,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仿佛要将我撕碎。

    黑色的战车漂浮在空中,遮住了我头上那仅剩的微弱灯光。

    一个伟岸的鬼神站在战车之上,无情的眼睛看着我,如同看着地面上一只小小的蚂蚁。

    嬴政之魂,终于追上来了。

    我的心里开始莫名其妙地涌起后悔的情感,我在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离开?为什么没有听师傅的话?为什么我要来这该死的华清池?

    我想哭,但是因为恐惧,我的泪水都仿佛被蒸发了一般……

    “贱民,为何不独自逃走?”

    嬴政之魂高高在上,冰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中。

    我在心里后悔过很多很多事情,我后悔来了华清池,我后悔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离开,我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听师傅的话。

    但是,只有一点,我不后悔!

    “因为他是我的师傅,我不会抛下他!绝对不会抛下他!”

    即便漂浮在我头顶的是曾经统一六国的秦皇,即便我的小命可能就是他弹指间就能抹去,即便我已经因为疲惫和害怕而浑身发抖。

    然而,我不会独自逃走,更不会抛下师傅!

    因为,蒋天心是我的师傅,更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家人!

    “倒是有些骨气,不过,贱民依然是贱民,以下犯上,诛杀!”

    我的双腿开始颤抖,我看见嬴政之魂缓缓抬起了手,他的背后有黑色的鬼气慢慢凝聚,最后化作了一只狰狞的鬼脸,带着咆哮和蛮狠冲着我嘶吼。

    要死了吗?看来是的。

    游行道人说的没错,跟着这个臭大叔还真是会常常犯险啊,不过,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我看着鬼脸冲着我扑来,我已经没有了躲避的力气,甚至没有了惨叫的勇气……

    鬼脸扑向我,就在冲到我面前的一刻。

    我看见一道金光猛地在我面前爆发,十张镇魂符齐齐飞出,一瞬间将我笼罩在了金光之中。

    “何人!”

    嬴政之魂怒吼一声。

    鬼脸更是被镇魂符上的金光打散,惨叫着消失不见。

    我看见师傅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头,走路有些踉跄,好似困意还未消除。

    他走到我的身前,站在了嬴政之魂的面前,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可不是什么贱民,他是我蒋天心的徒弟,你,杀不了他!”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仙,或者说仙人是什么。没人说的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社会,老百姓也更愿意去拜佛,烧香,却不愿意追寻仙迹。

    因为仙这一个词本身就太过飘渺,更想是被杜撰出来,而非真实存在的。

    更没有明确的教义,教派,甚至没有明确的教派。

    作为本土道教的衍生产物,仙这一个特殊的存在,更多是存在于电视剧和戏曲里。

    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问我这世界上是不是有鬼,我能给出肯定的回答,你问我这世界上是不是有佛,我同样能给出肯定的回答。

    但是,你问我这世界上是不是有仙,我却会坚定的说,你做梦了!

    但是,今夜在这华清池边,面对嬴政之魂,师傅向我证明了一件事,天下说不定真的有仙!

    因为,今夜,师傅使出了所谓的仙法!

    我抬起头,看着身前高大的身影,可能是因为困意还很浓烈,师傅狠狠咬了自己的手臂一口,我看见殷红的鲜血顺着师傅的手臂慢慢流下来。

    疼痛感让师傅的意识越来越清醒。

    “为什么老子脸这么疼啊?”

    师傅摸着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龇牙的表情。我顿时心里一虚,刚刚我可是为了唤醒师傅而拼命在抽他耳光啊!要是被他知道是我动的手,保证把我往死里整啊!洗一周的马桶那都算是客气了!

    只是,当师傅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慢慢地安定了下来,渐渐的有了安全感。

    “汝之躯,方士之身也。忤逆寡人者,死!”

    嬴政之魂再次抬手,我看见包围着我们的黑气快速地收缩,华清池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只是,此时此刻,映入我眼帘的并不是之前那个平静但是却风景如画的华清池。

    我看见的是一地的尸体,有黑衣保镖的,有好几个我们圈子里的人,甚至我看见之前一直趾高气扬的鹰钩鼻男子也躺在了地上,至于是不是断气了,我说不好。

    而行悟和尚躺在冰冷的石头前,身上漂浮着淡淡的佛光,气若游丝,可是却还活着。

    光我看见的就有十来具尸体,更别说那些我没看见的了。

    这一次招魂大会,可以用彻底失败甚至是一场浩劫来形容!

    “我就说过,千万不要做这么冒风险的事情,诶。”

    师傅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一刻,真正能够对抗嬴政之魂的只有师傅了。

    四周黑色的鬼气被嬴政之魂聚拢在手上,他的双手缓缓转动,鬼气慢慢地聚拢起来,最后重新化作了一头鬼怪的样子。

    这鬼怪看起来身躯很小,就如同一个黑色的小孩儿,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让我浑身打颤,即便我站在师傅身后都能感觉到这鬼气中诞生的小孩儿身上散发出的邪恶。

    “小森,你快后退,这是冥土鬼婴,是至邪之物,你躲开点,要是被他碰到了,比尸毒还要严重。”

    师傅焦急地喊道,我也不是傻子,立刻往后退,一直退到了铁门边的角落里。

    冥土鬼婴,说实话,我也只是听到几个师傅的同行说起过而已。

    很多时候我们看见电影里会放那些纯洁无暇的孩子死后,化作厉鬼,这些厉鬼比一般的成年人死后还要恐怖。

    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孩子的思维比较单纯,换句话说比较任性,一旦孩子死后,化作厉鬼,怨气会因为孩子身上的脾气和秉性而越聚越多,越来越恐怖。

    在阴间有一些鬼神会降服一些厉鬼作为自己的随从,鬼婴便是其中的上佳之选。

    冥土鬼婴至邪之物,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身上的鬼气会化作剧毒之物,被它碰到的生物,会立刻中毒,寻常平民触之即死!

    师傅表情很凝重,这冥土鬼婴脸上带着笑容,但是那嘴巴里却没有牙齿,空洞的双眼没有眼珠,两个眼睛里流出黑色的鬼气。

    它漂浮的很慢,只是我看见四周的树木被它散发出的鬼气轻轻碰到后,立刻枯萎凋零。

    “麻烦!”

    师傅抱怨了一句,身子不往后退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右脚的前脚掌轻轻点在了地上,右手在空中轻轻点了七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