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额列克重主政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汗!您好些了吗?”阿雅夫人温柔的询问着额列克的感受,那声音似乎要融化人的心一般!实际上更显得她的阴狠的内心,一面温柔似水的关怀与多尔济的表现反差让额列克深深的不喜多尔济。

    “嗯!我还好,没有因为病痛去见长生天,倒是差点让这个畜生给我摇散架了!哼!还不快给我滚?”经过半个多时辰的休息,额列克已经有力气骂人了。

    就在多尔济连滚带爬要离开的时候,大帐外面又进来几个装着花哨的人,一眼就能辨出定是蒙古部族的巫医了。原本额列克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没想到这些家伙现在才到,这不由得让他怒火中烧,正打算开口痛骂一番的时候却不想,一个领头的巫医跪倒在地大声说道“恭喜大汗!贺喜大汗!大汗得长生天保佑,终于挺过这关了。从这以后病魔再不能叨扰大汗分毫!”

    那巫医说得还真像是那么回事,一套一套的!包括衮布在内的很多人都相信了,这是长生天的意思。的确,此前巫医就曾说过,如果大汗能挺过今天那就说明病好了,莫不是巫医的法事起作用了?可是,知道内情的人都不以为然,若不是有刘鼎臣这个神医,额列克此刻早已经去见他敬爱的长生天了,哪还能等到他们前来觐见?

    经过这次的事情,额列克是再也不会相信巫医的话了,他们非但不会看病救命却是装神弄鬼的高手,一旦出事故了就归结于鬼神之论,若有幸存活则归功于通神之功,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虽然,早在成吉思汗时代通天神巫的地位被极大削弱,可是在一些部族中仍然占据重要地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蒙古草原的医学不发达,而这些人多少会些治病的活计,所以也确立他们今日的地位。

    听了巫医的话,让额列克更加生气了。他怒道“哼!说得好听!本汗刚才差点去见长生天,差了几波人去请诸位,却不想现在才来?真是爬也早该爬到了!尔等非但不自省,却将一切功劳尽数占为己有,真是无耻之极!若非这位神医,本汗恐怕就...是尔等故意为之还是什么?快说!”

    额列克是真的生气了,他下定决心要查出个所以然来,否则哪日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得!实际上他心中跟明镜似的,这件事恐怕与多尔济脱不了干系,只是他还要确定一下。

    额列克的话让在场的人对刘鼎臣产生莫大的兴趣。聪敏的衮布朝着刘鼎臣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感谢先生救我父汗,衮布无以为谢!但先生所需,无一不允,再请受衮布一拜!”说着就要再次行礼,刘鼎臣赶忙上前阻止。衮布这样为之,让额列克对他更加看重了,同样在刘鼎臣的印象中也博得头彩。

    “这位公子可舍不得,在下也是碰巧前来拜会义若呼首领,才得知大汗身体有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以在下三脚猫的医术,能救大汗一命也是碰巧了,当不得公子如此大礼!”

    衮布知道,这是汉人谦虚之言,神医都是低调的,也就此作罢!不过他的行为让病榻上的额列克感到欣慰,看来这个继承人没有选错。旁边的喇嘛塔尔亦向着刘鼎臣行礼,而不远处的多尔济则只有满眼狠毒的目光。都是这个不知哪来的野人居然让他把老不死的救过来了,若非如此他自己此时已经能够得到喀尔喀尼将军和多数贵人的支持登上大汗的宝座了。心中虽有不忿,却也要接受事实,为今之计就是让那几个巫医闭嘴,说得越多自己暴露得越快!

    他看到众人的目光集中在刘鼎臣的片刻,赶快行了一个手势,让几个巫医尽快离开。巫医们也知道大汗为何生气,如果严格算起来不光是他们恐怕连多尔济也难逃责难。还好有人能够转移注意力,加上多尔济的指引,几人很快就明白了,小心翼翼朝着帐外退去。他们以为自己足够小心了,却不知大汗额列克时刻关注着大帐内发生的一切。既然确定是多尔济搞的鬼,额列克也不想大开杀戒,几人都是部族最优秀的巫医,杀了可惜了!

    “想走?来啊!将他们带下去鞭40!”大汗下令,金帐侍卫马上进来将几人拖下去了,丝毫不顾及他们的年龄和地位,只留下声声哀嚎和苦苦的诉求!

    闹腾了这么长时间,额列克也已经乏了。“你们都回去吧,就留下阿雅照顾我就好了,别的人我信不过。还有,衮布!将贵客安排在王帐附近好生款待,切不可怠慢了人家!”

    “是,父汗!儿子知道的!”说完就带着刘鼎臣以及弟弟和诸位贵人退出王帐好让额列克好生休养。

    “大汗!既然知道是多尔济背后搞得鬼,为什么不给他点教训呢?”阿雅夫人在人们都离开王帐后,温柔的伏在额列克的胸前问道。

    额列克抚摸着阿雅美丽的秀发,拍拍她的香肩说道“宝贝儿!有些事你还不明白。多尔济品行败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相比之下衮布为人老实沉稳却与贵族不好相与,这才有多尔济补了他的空。况且多尔济不知怎么的,得到了喀尔喀尼的支持。即使点出他是主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一来虎毒不食子,我实在不愿意对他下手。二来,有喀尔喀尼在多尔济就不能有事。”

    阿雅听得云里雾里,额列克怎么突然这样畏首畏尾了?“大汗!既然喀尔喀尼这般,那日后谁还能降得住他?我看多尔济必然不行,衮布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这不是给我们土谢图汗部埋下分裂的种子?”

    阿雅说得很隐晦,她相信额列克能听得出来她的意思。额列克也知道以多尔济的那点脑子怎么可能是喀尔喀尼的对手?可是他也有苦衷啊!

    “哎!”额列克只能叹口气抚摸着阿雅柔软的手说道“哎!你有所不知,喀尔喀尼是我土谢图汗部左翼将军。有抵御察哈尔、女真诸部职责,想动他难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当然也不知道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无奈的抉择!

    阿雅听完额列克的诉说后,显得更加温柔。她轻轻的将头贴在丈夫的胸膛上,静听他忽强忽弱的心跳。

    王帐这边上演着温馨的亲情大戏,而在王帐不远处一顶豪华的帐篷里,多尔济却正在发火。他扬起手中的皮鞭使劲朝着一个奴隶身上猛抽,而那奴隶却不敢吱声,只是蜷缩成一团用手护住要害。显然他已经很有经验,被打得次数可不少!

    “是谁惹我们的多尔济台吉生气了?又在折磨可怜的铁奴?”铁奴就是刚才的那个奴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哈斯龙带来一个奴隶,身体壮硕只是脸上的伤疤让人感到害怕,于是多尔济命人打了一副精铁面具给他遮上,同时赐名铁奴。从此铁奴就成为多尔济泄愤的工具,平时很听话有时也会受不了逃跑,最后都被抓回来好一顿教育如今乖躁多了。

    见喀尔喀尼带着哈斯龙进来了,多尔济也没有心思再去折磨铁奴了,一脚将他踹开抓着哈斯龙的领口说道“你这个混蛋!都是你说什么老家伙快不行了,你知不知道差点害了我?”

    面对多尔济切斯底里的咆哮,哈斯龙也不输于他。他胳膊肘只这样一架,就挣脱了多尔济的束缚,毫不客气的指责道“是你愚蠢,还怪我?我是告诉你大汗快不行了,可是我没说他已经死了呀?你可倒好,一上去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哭丧的样子,你能怪谁?”

    “哈斯龙注意你的身份!”大概是哈斯龙的语气让喀尔喀尼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生气了,好好将哈斯龙训斥一番!“还不快向台吉道歉?多尔济台吉,都怪我平日里太过娇宠他了,多有冒犯请台吉勿怪!”

    经哈斯龙这么一说,多尔济慢慢冷静下来,他回想着自己干得那些丑事,就觉得自己真是太心急了,只是抹不开台吉的身份承认罢了。

    哈斯龙给多尔济道歉,同时恶狠狠的说道“都怪那个女人,要不是她义若呼带来的人就不可能见着大汗,也不会有其它事发生。”

    “对对!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有那个什么狗屁神医,还有义若呼!他们都该死,这些混蛋!”

    哈斯龙与多尔济开始如数指点几人的不是,而坐在正手的喀尔喀尼则认真分析一切,才说道“嗯!别人可以不管,那个医士恐怕不那么简单!”

    喀尔喀尼这么一说,两人瞪大圆溜的眼睛仔细倾听。“那个医士是和义若呼一道前来,而且我观他言谈举止并不像个医生,又是和义若呼一道...?嘶!...”喀尔喀尼似乎想到了什么“我想,此人必定和合赤惕部有关!”

    “啊?”哈斯龙和多尔济同时惊呼“这怎么可能?”

    喀尔喀尼瞟了两人一眼,就知道他们不相信。“那个医士很明显是个汉人,这一年来往来草原明廷的道路都是我的人,阿雅连大汗日常的草药用度都还不够,每次都是将商队随身携带的药物搜刮干净,也没能治好大汗的病。你们想连草药都过不来,更何况是一个医士?我听说,合赤惕部首领布尔罕非常喜欢汉人,因此合赤惕部有不少来自明廷的汉人在那里乞活。而我的能力也影响不到义若呼那边。所以,此人最有可能是来自合赤惕部,而且他不是一个医士那么简单!”

    “我这就去杀了他!”哈斯龙还是那么冲动。“站住!回来!”喀尔喀尼喊住哈斯龙“你这样莽撞不是要告诉贵人们是我们图谋不轨想要大汗的命?”

    哈斯龙受到喀尔喀尼训斥,多尔济也落井下石说道“都怪你!如果当时你能拦住那个女人或者直接将义若呼一干人等拿下,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哼!”

    喀尔喀尼的训斥倒也无所谓,可是多尔济就另当别论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阻拦?阿雅那个女人是我能阻拦的了的吗?你给我阻拦一下试试,也好让我哈斯龙瞧瞧您的威风!”

    面对哈斯龙的针锋相对,多尔济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心中暗下决心“一老一小俩混蛋,等老子当了大汗,第一个就杀了你们!”

    喀尔喀尼也是头疼这两个家伙,多尔济不识大体,总是拿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事儿,而哈斯龙也是的,注重一下身份,再怎么说多尔济也是个台吉,这也怪他平日里总是向着哈斯龙多的缘故。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阿雅夫人确实不好对付,连我都要让她三分,更不要说哈斯龙了。”见喀尔喀尼又为哈斯龙开脱,多尔济很生气,将头扭过一边。

    喀尔喀尼见状拍着多尔济的肩膀说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顺利接任汗位,些许小事就不要让它变成不快!”这话中听,多尔济笑了笑“既然这个女人是个麻烦,不如将她...”同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喀尔喀尼摇摇头“不妥!对内就有衮布等人掣肘,此时还不能同阿雅起冲突。这女人的亲族是车臣汗部大族,和察哈尔蒙古还有姻亲,万一发生冲突恐怕会对我们不利啊!为今之计一动不如一静,且看他们是个什么意思,再做打算!好了,我们不能在此久留就先回了,多尔济台吉就此告辞了!”

    说完就带着哈斯龙离开了多尔济的大帐。

    一连几天刘鼎臣都住在王帐附近,白天照顾大汗额列克的同时也竭力打探些土谢图汗部的秘辛,来出使必须要搞清楚这里的状况。几天下来他还真有不少收获,而作为一个二把刀医士大汗额列克的病居然让他看好了。今天额列克还吃了一整个肩板子(羊的肩胛骨),如果生病的人开始吃饭,那就证明身体机能正在好转。照这样下去,额列克重新主政指日可待,只是到那时候恐怕有人欢喜有人愁了!

    PC:今天心情不好,心痛!可他们都以为我是装的,说我是男人小心眼。可是,就是装孙子也没有愿意装病的。写小说能够多少让我心平气和一些,缓解疼痛。

    我沉寂在我的世界里,如果这都不能让我解脱,恐怕也就只有死亡一途了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