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出使喀尔喀蒙古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阿里木的商团不辞辛苦为合赤惿部运送了两趟物资之后,合赤惕部为此次大战准备的一切战争资源全部就绪,真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布尔罕也一直催促刘鼎臣尽早出使喀尔喀蒙古,可是这个老不修就是推脱,说什么过早出使恐怕会及早暴露战略意图从而让土默特部及套部有所准备,可是布尔罕又害怕谈判会有所拖延,拖得越久对合赤惕部越是不利。这天,布尔罕再一次召开部族会议,专项讨论出使问题。今天他是打定主意一定要逼迫这家伙就范,就是赶也要将他赶出去。

    “神相,眼看这已经十月了,我们都已经准备妥当,你看你是不是也该行动了?”布尔罕主要是害怕再拖下去,合赤惕部的热情会被消磨干净,而神相也认为是时候了,于是说道:

    “大汗!时机已然到达,不知道臣什么时候可以启程?”众人一听顿时松了口气,大家还以为这个家伙还会像以前一样,用各种不靠谱的理由搪塞过去,没想到这次这么光棍的答应了,着实让人感到意外啊!

    布尔罕听后更是暗自鼓劲“耶!”“呃!...神相,只要你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记得通知大家也好为你践行!”

    “大汗!臣这次去喀尔喀蒙古意义非常,况臣一介书生模样恐怕镇不住场面,所以臣想请大汗允许臣带一位能镇得住场面的人陪臣一同前往!”

    神相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的确他一个人去,还真的不太好办。如果能有一位得力战将一同前往,一来可以展示合赤惕部的实力,二来还可以保护神相的安全。可是,这人选方面让布尔罕头疼了。

    四大骑军主将都是不二人选,布尔罕却不放心。万一喀尔喀蒙古不讲究的话,那对于合赤惕部的影响可就大了。赤那思八贤将?无论是资历还是经验都不够,尤其是年龄就是最大的缺陷,派个娃娃镇场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哎!...算了,这般问题还是不要多想了,直接让他自己决定吧!

    稍加思索后,布尔罕说“嗯!是因该派个得力战将同你一同前去,那神相你看谁合适?”

    神相环顾四周,他的顾虑和布尔罕一样,四大骑军统制将军肯定不能选,而且此人必是从合赤惕部中选出,要对大汗布尔罕以及合赤惕部忠心耿耿,还要有一战之勇。慢慢他将人锁定在布尔罕身旁的撒乞别里身上,这个人再合适不过了,只是不知道布尔罕肯不肯放手了!

    “启禀大汗!臣认为您的侍卫长撒乞别里将军就十分合适。”

    撒乞别里一听整个人顿时就觉得精神万分啊!他实在没想到神相会相中自己,真是天上掉馅饼一般!别看常年待在大汗身边又是侍卫队长,在别人眼里是风光无限,可是究竟怎样那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像合赤惕部这样的大部,真正需要动用首领卫队的时候很少。更可况布尔罕更加侧重于信任赤那思,实际上他们已经被边缘化了,这就注定他们出人头地的机会要比四大骑军的人少得多。大多数人恨不得外放或者直接调离首领卫队,尤其是赤那思并入之后,他们能够很明显感受到两者的不同。原本就十分紧凑的首领卫队,竞争更加激烈了。赤那思有八贤将再加之新加入的那些新贵,如歹歹统阿、义乐特诸人,位置就更加稀缺了。如果能够在外面博得一些资本,日后也好外放。撒乞别里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布尔罕正是用人之际,也知道合赤惕部不仅如此。如果此次大战最终胜利,必然会扩大军队规模,首领卫队不敢说,四大骑军是一定要得。而长久以来,他都身在首领卫队中,因此建功立业的机会也就少了,要不然那豹骑军的统制又怎么会落到莫日根的头上?还不是因为他跟随噶丽将军一起才挣得战功?撒乞别里越想越兴奋,可是大汗还没有说什么,他也不能表现出来!

    布尔罕有他自己的考量,撒乞别里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服侍他们父子二人尽心尽力,为人也极为忠诚,当然也有一身好武艺。虽说还不能和葛力姆乔相提并论,却也是难得的!嗯!...出去历练一下也好,兴许日后还能担当大任!在任命豹骑军统制时布尔罕就曾想到过他,最后因为其资历尚浅、没有太多建树,相比之下还不如扎都罗呢!最后只能让莫日根来担任,这次是个机会,能让布尔罕身边的人,更多的走出去。也由此布尔罕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总是抱怨无人可用,真是荒诞!人才就在眼前,而自己却要捂着施以枷锁,是时候放手了。

    “嗯!好!既然神相要求无不应允!撒乞别里!你这次就随神相一同出使喀尔喀蒙古吧!你要记住你的职责就是要保护好神相,同时又不能堕了我合赤惕部的威严!”

    听到布尔罕这般说,撒乞别里兴奋异常-真是太好了!他急忙跪下,生怕布尔罕又反悔了。“请大汗放心。臣用性命担保一定会护卫神相周身安全,如果喀尔喀的土狗胆敢挑衅,撒乞别里一定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布尔罕不住得点头说道“好!这才是我合赤惕部的勇士,但是凡事都要有个度。而这个度就由神相来掌握了!”

    布尔罕让刘鼎臣掌度,并非不信任撒乞别里,而是要确立一个主次,好让刘鼎臣专心处理大事。

    既然布尔罕都这样说开了,那刘鼎臣就进入角色好了。“大汗!您让臣来掌度,那谈判权限...?”

    布尔罕知道他想要什么!“嗯!还是按以前说得办!科布多以及额济纳以北之地皆可让给他!”

    这是很大的权限了,能够主导谈判刘鼎臣还是希望有更多的筹码!“大汗!恐怕光有那些土地草场还不够吧?喀尔喀可是出了名的贪婪!”

    布尔罕笑了“哈哈!贪婪好啊!最怕他不吃!越是膘肥体壮的羊儿才越是跑得慢!”同时眼露凶光,仿佛在说“等待时机,你吃多少就给我双倍吐出来!”

    刘鼎臣已经发觉,合赤惕部的野心正在膨胀。眼前的大汗越来越向着成吉思汗的方向发展。他英明神武,睿智果敢却又杀伐果断,政治手段强硬老道...

    就在刘鼎臣神游九州之际,与他一同的撒乞别里轻轻摇醒他“神相?神相?大汗叫你呢!”

    “呃?”这时他才醒悟过来,抱歉的说“大汗!臣刚才无状了,请大汗责罚!”

    “无妨!无妨!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什么话?”刘鼎臣懵了,都怪自己关键时刻开小差,这下在诸位臣工面前算是把脸丢尽了!

    “哈哈!”布尔罕和诸位贵人都笑了,笑得刘鼎臣都不好意思了,只得将头埋在膝下。布尔罕又重新说道“神相!土谢图汗部的贪婪出了名的,我给你权限超出底线的部分你可以适当承诺,如果在底线之内的,那就权当诸位有功之臣的赏赐了!”

    布尔罕说得豪迈万分,让刘鼎臣听得起劲。这可是好事啊!谈判也是一种艺术,既然布尔罕让自己全权处理,这份信任就已经让自己激动万分了,更何况还有如此赏赐?

    “臣先代表他们谢过大汗赏赐了,臣这就准备启程!”

    布尔罕无奈的指着神相笑道“你呀!你!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呢?”周围的大臣们也纷纷笑了。长久以来一直提心吊胆的众人心中石头终于落地了,他们实在是怕了神相的为人了。不过,虽然出使喀尔喀蒙古的事情已经妥当,不过大家还不能放松警惕,人们还要加紧准备,有不足的地方抓紧完善!

    几天之后,神相一行人已经踏上了喀尔喀的地界。撒乞别里催马上前和刘鼎臣说说话。“刘大人,那天的事情还要感谢您才是,要不然我也不会得到这么好的机会!”

    刘鼎臣只是颔首一笑说道“也没什么!主要是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的确需要一个像将军这样的人才能撑住场面!我们是各取所需!”

    撒乞别里知道这是神相的推脱之言,也就没说什么各自心里明白就好。

    “刘大人,过了这个山头我们就进入喀尔喀蒙古的地界了。”刘鼎臣回头看了看他热爱的那片土地。合赤惕!还真有点舍不得。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活着回来了,多看一眼就多份留恋!

    “大人?该走了!”要不是撒乞别里提醒,刘鼎臣还没有注意到,两人已经落后队伍太多了。虽然恋恋不舍又想到此番担负的使命他别无选择,这就好似一场赌博,而自己必将赤膊上阵!

    一行人很快就深入喀尔喀蒙古腹地。合赤惕部与喀尔喀蒙古接壤,只是中间隔着戈壁阿尔泰山,这里人烟稀少、砂石成堆大多是土山丘陵严格来说不适合游牧。但是,因为人口暴涨部众生活不易,这里也成为喀尔喀蒙古部分牧民的游牧场所,倒是不显荒凉!

    合赤惕部使节团队一行30多人刚进入南戈壁就被人盯上了!任何外来的势力人员都逃不过刻意的安排。

    “大人!已经发现有好几个牧民跟在我们后面,要不要我带人把他们驱赶走?”撒乞别里跑道神相跟前,他想要在刘鼎臣面前显示一下,也好卖他个好,可是刘鼎臣不愿意与那些人产生交集,淡淡说道:“不用!撒乞别里将军!那些人看似是喀尔喀牧民,若我所料不错定是土谢图汗部的游骑。也就是说我们时刻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我想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有人来主动找我们的。”

    神相猜得没错,果然!游离于队伍外围的数股游骑突然开始聚拢,不一会儿就已经形成一个百十人的战队径直朝着他们走来,一个个体格壮硕身形魁梧。撒乞别里害怕这些人来路不明会对使团下手,不由得紧握刀柄,同时对其他人说道“列队,准备迎敌!”

    “喝!”这些首领卫队精挑细选的侍卫纷纷亮出兵刃,如果他们胆敢有非分之想,必然会是一场恶战,幸好此地距离合赤惕部不是很远,大伙心中也有底气。打不过还跑不过?或许他们和赤那思还有些差距,可是要论起实战经验那还要略胜一筹!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私闯我喀尔喀蒙古领地?”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一上来就对合赤惕部的人横加指责。

    撒乞别里正要发作,被神相拉住。他催马上前说道“我们只是来走亲戚的,不知...?”撒乞别里要亮出旌旗,却被刘鼎臣死抓着不放,嘴里还说道“这些人身份不明,我们不可表明身份!”此时撒乞别里才慢慢松开手,他也意识到了。如果亮出使节身份而对方确实敌人那岂不是自取灭亡?还是神相考虑周到,自此他暗下决心一切都由神相做主,这可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啊!

    “走亲戚?”听着就好笑,草原上这样的谎言实在是太多了,走亲戚为什么没有女眷,而且队伍如此齐整?明眼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既然你们说是走亲戚,那好!我是这里的卫戍官你们要去哪家探望?我好看看知不知道也好给你们引路!”

    神相心想,今儿个倒是遇到一个明白人儿,如果喀尔喀蒙古都是这样的话,那这次谈判或许有些麻烦,不如先到兀良哈后部,由布尔罕的老丈人义若呼引荐会好些。于是他说道“这位将军我们是要去兀良哈后部探亲,该部首领义若呼大人与小人是旧识!”

    那个领头之人有些震惊,他本人就是出身兀良哈后部,被派到这里做卫戍官的。这几年兀良哈后部的日子要好过多了,就是因为首领的女婿是合赤惕部首领,而合赤惕部又是一个能吞并宗主土尔扈特部的强大部族,所以他对于合赤惕部的人怀有敬畏之情。乍一听这个人还和首领义若呼是旧相识,不管是真是假,他都要亲自护送他们到兀良哈的翰耳朵驻地去。

    有人一路护送刘鼎臣当然乐意了,等到达兀良哈后部翰耳朵的时候,义若呼已经在辕门外等候多时了。此前淖彦朱丹就曾给他通过气,而他也知道前来之人身份必然特殊,迎接的规格当然高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和这个贵人打好关系日后也好帮衬一下淖彦朱丹不是?

    PC:求收藏,求推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