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战后扫尾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论哪一方都觉得这件事神乎其神的样子,尤其是对于杜根这样有影响力的土尔扈特贵人。他向着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土尔扈特有点头脸的贵族全都陪着和鄂尔勒克因一起去见长生天了。大概此时能够撑得住场面的也就只剩下他和留守黑水城的莽高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杜根已经发觉他老了,也没有当年的那般拗劲了。他慢慢的跪下,朝着布尔罕跪下以示他的臣服。周围土尔扈特士兵看着杜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了,他们相互之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措!细细想来,也是的,遇到布尔罕这样人的确是土尔扈特的悲哀,自从双方大战开始就没有一次不被他算计的,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仅少了近万土尔扈特大军,还召唤来长生天作战。要知道蒙古人最信的就是长生天,那是万神之神一样的存在,他老人家都被布尔罕调动起来了,还有什么事能够阻挡他的呢?

    想明白这些,有个士兵“哐嚓!”一下将马刀仍在了地上,有人做出榜样就会有人纷纷效仿,不出几分钟,整个场内的土尔扈特人都自解兵刃下马受降了。这来的也太突然了,合赤惕部的首领卫队一时还难以接受,直到这些人如同杜根一样跪下,他们才真的明白。

    布尔罕从来没有想过打仗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想想现世的特种兵斩首行动就能感觉到,一个部队的指挥部门对整个军队的意义了。

    荒漠草原虽然有草但是仍然以沙漠为主,一排排土尔扈特士兵,带着刀枪用马绳将彼此的手捆绑住,朝着东方行进。虽然杜根说能够帮助布尔罕劝降莽高,可是仅以800人就俘虏着两万人的布尔罕来说,奇迹来得太多不一定是好事。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想要先去紫泥淖再说,毕竟那里还有合赤惕部一多半的兵马在,有了他们布尔罕就有了底气。为此他还专门向紫泥淖派出了信使,希望能够及时赶到吧!

    走了几个时辰了,头顶的太阳越来越毒了,在荒野中行进人和马都要消耗大量的水,在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时候,布尔罕不能再冒险了。

    “全体休息!”命令一出,巡马就向两头跑开传达命令了。突然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布尔罕心中猜测会是谁呢?依这个方向来看那就是紫泥淖方向的援兵无疑了,布尔罕想赌上一把!

    “首领!”“首领”布尔罕定神看着,看到远处撒乞别里拼命挥舞着手中的弯刀,脸上欢快的表情显然是告诉布尔罕这些人马是安全的,大家都是自己人。

    再一次见到噶丽将军布尔罕是又兴奋又气恼!兴奋的是自己再也不用800人看两万了,气愤的是噶力又一次没有听自己的话,如果紫泥淖因为他这样任意施为而出现意外,布尔罕是绝对不会饶了他的。

    “大哥!咦!我还担心你呢没想到你又打胜仗了!”扎都罗从噶丽的身后跳出来,嬉皮笑脸的。布尔罕没有理会他,说让他带兵到紫泥淖等着,没想到他却不听话和噶力一起抗命。

    大概是觉得布尔罕不快,扎都罗又说“大哥我们都快到了,就遇见了噶力将军,我不放心所以就和将军一起来了。其实我不是一个人的。”

    “哈!”又崩出来一个人,布尔罕一看却是自己的小尾巴忽阑,原来不听话的不止扎都罗一人。

    “扎都罗不听话,你怎么也不听话了?”布尔罕还是有点生气,即使是忽阑使出些小性子也是一样。

    队伍全体上马走起来就很快了,布尔罕也不在乎这些土尔扈特人是否会逃跑。在草原上,没有士兵的部族和没有部民的部族是一样无法生存的,更何况这些人巴不得加入合赤惕部呢!

    第二天大队人马就回到了合赤惕部,一开始紫泥淖的百姓还有些恐慌但是听说年轻的小首领又打了大胜仗,一个个欢天喜地。合赤惕百姓开始围观这些土尔扈特人俘虏了,不少人还指指点点,这让同等身份的杜根心里很不好受。

    “哎!你们看那不是图克家的两个儿子吗?怎么变成我们的俘虏了?”几个曾经的奴隶,开始在讨论着当年意气风发的土尔扈特新贵。要是放在过去,打死他们也不敢这样讨论贵人们的过去,可是如今物是人非了,当年的奴隶已然成为合赤惕部的部民,而当年的贵人子嗣却成为了合赤惕人的阶下囚,身份的转变都得益于布尔罕的对外战争。还有更多的土尔扈特人在合赤惕部找到了他们的亲人,当年粮食换人口的时候,有不少土尔扈特人被交易过来。曾几何时布尔罕还对他们提防有加,如今他却想着如何来利用这些便利来驯服这些土尔扈特人,此时的合赤惕部不需要奴隶,因为战争的缘故,合赤惕人不仅缺乏镇得住场面的贵人,同样也缺少士兵,尤其是多了两万俘虏的情况下,这一问题越发突出。

    基于问题的严重性,布尔罕必须尽快解决,否则一旦他的神话破灭,那就是合赤惕部灭亡的时候。于是布尔罕拜别母亲之后就召开了大战之后的第一次全体贵族会议,商议大事。

    与土尔扈特这次一样,合赤惕部也是极度缺乏贵人,只是没有土尔扈特那样严重,被布尔罕一锅端了。

    开会布尔罕喜欢直奔主题,这次讨论的事情就是战后问题。还没等布尔罕发言就有比他更急的。

    “布尔罕首领,各位合赤惕部的贵人们。我杜根自知现在是个罪人,低贱的俘虏。承蒙布尔罕首领待见,参加部族会议,我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先说什么,我...”

    “杜根老匹夫,你既然有自知之明那就闭嘴好了,布尔罕首领还没有发言,你倒好了都说开了,这里是我合赤惕部的大会可不是你土尔扈特的一言堂!”还没等到杜根将话说完,噶丽就爆发了。布尔罕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高,只怕也就仅次于已故的阿勒特吧?

    “好了!”本来嘎丽私自带兵的事情布尔罕的气还没有消,如今又越俎代庖教训起杜根来了,布尔罕能不生气吗?一旁的儿子童嘎知道大概轻轻捅了父亲一下,噶丽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了于是主动向布尔罕道歉。

    “杜根长者,我从来没有说您是我的奴隶,也从来没有将你们土尔扈特人当奴隶来看待!”刚听了布尔罕这样说,杜根就激动不已。布尔罕这样说就说明布尔罕不会将土尔扈特赶尽杀绝。

    “那布尔罕首领,您打算怎样安排我们这些罪人呢?”杜根需要知道布尔罕的最终想法,也要逼着布尔罕作出决定给他一个说法,这样他才能够安心。

    “杜根长者,您也看到了。合赤惕部也有很多原来土尔扈特部的人,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真的像一家人一样呢?多年的相互猜忌让我们两个部族付出了多大的牺牲,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合并成为一个部落。我们如今是合则两利分则两败!”

    不得不说,布尔罕的提议很**,无论是合赤惕部还是土尔扈特部都是莫大的机遇。如果真的如布尔罕说得那样,两部合并那么势必会让两部都摆脱自身的困境。对于土尔扈特来说或许还要占便宜一些,而合赤惕部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还会成为一个草原上举足轻重的大部,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布尔罕首领,如果两部合并我们以谁为主?”虽然问的有些冒失了,可是也让杜根从新燃起希望。

    “哈哈!”“我说杜根长者,您现在大概还是我们合赤惕部的俘虏吧?虽然布尔罕首领没有说,可这也是不可置否的事实吧?”巴图拔根认为杜根这就是妄想,所以才如此调侃杜根。布尔罕也同样认为杜根的话有些过分了,所以布尔罕才没有管巴图拔根,即使他说话有些过了。

    “呵呵!也是,是我太不识抬举了。如果两部合并还是以合赤惕部为主吧!”杜根有气无力的说着,不过人们都能从中听出他的失落!

    “呵呵!杜根长者,两部合并是大势所趋,我合赤惕部为主也是为了两部百姓好,我也希望杜根长者能够多多做做那些士兵的工作,让他们尽快熟悉和认同合赤惕部!”布尔罕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谦让,当然也就不客气什么了!

    “既然布尔罕首领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只有唯命是从了。只是,科布多那头还有很多部民,他们没有士兵的保护,我担心会被别的部族趁虚而入,还有黑水城那边...?”杜根说到黑水城就没有再往下说,他害怕这会刺激到合赤惕部的贵人们!同样布尔罕也不希望他再说下去了,丢失父亲坟冢可是大罪过,虽然是不得已为之,不过也是会影响到布尔罕的。

    “这件事情还要多多依赖于杜根长者了,我相信在您的劝说之下,他们一定会选择归顺。如果再起刀兵那就不好了,我们两家如今可是亲人了!”布尔罕这样说,杜根当然愿意了,他刚刚被布尔罕承认,正事需要这样的机会为自己博取更多的资本,好在新的部族中能够长久生存下去。

    说干就干,第二天布尔罕就集结了5000大军急忙开赴黑水城,得知莽高救援那些无辜者只留下不到5000的兵力,布尔罕觉得胜算颇大,而且这件事情也应当及早解决才是。

    因为要赶时间,所以就选择沙漠的去路。等到了响沙泉的时候,那些经历过噩梦的原土尔扈特士兵还在瑟瑟发抖连杜根都不例外。布尔罕之所以带他们过来就是为了重温一下当时的情景,也是要将布尔罕神化,敬畏之心要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海里,这样更便于统治。

    “嗯!杜根长者怎么不走了?”看着那些和杜根一样踌躇不前的土尔扈特士兵,布尔罕大笑“放心!我们现在是一家人!”随后就带着士兵踏上了那块恶魔之地,在确信布尔罕没事之后他们是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看来,当时的阴影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啊!

    等到他们到达黑水城的时候,莽高早已经在城外列队欢迎了,这让还打算一展身手劝降的杜根很受伤。

    “黑水城守将莽高参见布尔罕首领!”所有人都愣了,包括布尔罕在内。他也以为莽高怎么说也有近万人马,他不会这么光棍的献城投降吧?怎么也应该和布尔罕谈谈条件呀!打上一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一见面二话不说就降了,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吧?

    “呃!莽高将军,你再没有别的...什么...别的要求或者什么要说的吗?”布尔罕真心希望他能提一些要求,可是他没有。

    “布尔罕首领,我知道我们以前属于敌对状态,可是我以及我身后的将士们都流了太多血了,我们都不愿意厮杀了,即使有必要也不愿意这样无意义的打杀下去了,今日看到您亲身赶到,我就已经知道结局了,或许这就是土尔扈特的命!一切都是长生天的旨意,我们不能违背。”

    不得不说,莽高为人圆滑,说话也很有意思,总之呢!就是一个看得开的人。莽高说完之后,他身后的将领也说“布尔罕首领我等真心投诚,希望首领能够收留。长生天见证,我等必忠于合赤惕部永不背叛,如有违誓愿受刑罚!”

    将士们都这样了,布尔罕也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不是?等进了黑水城之后,布尔罕才觉得莽高不简单。他看到杜根在布尔罕身后,而且都十几天过去了,和鄂尔勒克因的大军没有丝毫消息,派出去的探马也杳无音讯,他就知道这场战争土尔扈特人失败了。尤其是大火之后,虽然人没有死多少,可是粮食吃的却是没有几个,他们能挺十几天也算是个奇迹了。如果布尔罕他们还不回来接手黑水城的话,莽高大概也只能带兵回科布多了。这个意思就是布尔罕恰巧在最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出现了,让莽高又燃起了希望。早点投降或许还能保住今时的地位,甚至还能更进一步。要是兵败被俘那说不定就要面临死亡了,他可不希望给和鄂尔勒克因陪葬。

    莽高的投降也正式预示着这场土尔扈特针对合赤惕部的战争落下帷幕,同时也向其他蒙古部族宣告合赤惕部的强大,自此合赤惕部将迎来布尔罕时代的大爆发!

    PC:前一段时间忙于工作,出差一耽搁就是两个月。实际说起来有些对不住读者,因为工作的原因前前后后出现两次断更,对此小虚只能表示万分抱歉!毕竟不是专业写手,还有正当工作要做,日后尽量不出现这样的事情,还请诸位能多多支持《西隋帝国》这部小说,越到后面味道越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