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响沙泉战役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战马跑了已经有近两个时辰了,布尔罕他们倒是没什么,只是和鄂尔勒克因等人以及他的大军因为仇恨的缘故只知道一个劲的追着布尔罕反而没有发觉,布尔罕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死亡之地。到处散落着动物的遗骸,白骨森森与周围幽静的环境相配合,那就如同地狱一般--没错,这就是响砂泉。

    常年在塞北之地游牧栖息的土尔扈特人,见过高山见过草原见过戈壁,大概还没有如此近距离见识过瀚海的沙漠吧!在巴丹吉林沙漠里,有一处名叫响砂泉的温柔谷地,这里不仅有沙漠里最为宝贵的水和食物,还有悦耳的风声。它在呼唤往来的商贾牧民一步一步躺在它那温柔的陷阱之中,待到时机成熟,它就会毫不留情的吞噬所有,以填饱它那饥肠辘辘的绝好胃口。

    而今,布尔罕带着他们就来到这里。布尔罕选择了一个比较好的高地,为什么选这里呢?因为撒乞别里在那儿了,还因为他跑不动了。而和鄂尔勒克因以及一众土尔扈特贵人们就在他们前方五十米远的地方停住了。

    “呼!呼!”和鄂尔勒克因的战马在大口的喘着气,在沙漠里奔跑是很费体力的,骑手可能感觉不太明显,战马的内心怕是要凄凉一阵了。

    和鄂尔勒克因扬起马鞭指着布尔罕就说道“跑啊!布尔罕你再跑啊!我看你再往哪跑?”

    “哈哈!和鄂尔勒克因,我跑累了,我想要休息一会儿继续跑,怎么?你咬我啊!”两个“大部”的首领开始相互对骂上了,其他人因为身份低微没有资格参与进来。

    “布尔罕,我突然发现你挺狠毒的啊!为了我那几千大军,你连整个合赤惕部都赔上了,一场大火啊!不知道要烧死多少人,我自己都心痛啊!”他不停的敲击着胸膛,心痛不已,似乎要告诉所有人那也是我的子民。

    “哈哈!和鄂尔勒克因,你可真是个棒槌!”和鄂尔勒克因的支持者不在少数,怎么能容忍布尔罕这样骂他们敬爱的首领,都想要教训他,可是都被和鄂尔勒克因拦下了,他要听听布尔罕怎么说。

    “你还别不信,你就是个棒槌!我布尔罕这么些年来,可曾做过亏本的买卖?就你那几千号人马能抵得上我合赤惕部数万百姓?你以为你们土尔扈特人都是金子做的啊?即使是金子也不值这个价,我合赤惕部最贱的就是金子。”

    布尔罕刚说完,和鄂尔勒克因就已经知道他中计太深了,那几千儿郎太傻了。想明白这些后,或许是愤怒、悲伤亦或许是羞愧?在复杂的情绪冲击之下,和鄂尔勒克因只感觉喉头一甜“噗!”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旁边的杜根马上搀扶着和鄂尔勒克因,这么一小口血就能要了他的命,那他都死几百次了。他甩开杜根的双手,“走开,我不用人扶!”

    “大汗,我这就去将那些合赤惕人都追回来!”杜根见和鄂尔勒克因不需要帮忙就想着要去追击合赤惕部,大概这里所有土尔扈特贵族也只有他和和鄂尔勒克因听懂,布尔罕话中透露什么了吧?

    “回来吧!看这小子胸有成竹,一副大义赴死的表情,你追也没用了,他们或许已经到了紫泥淖了!不过没关系,等我杀了你们就去紫泥淖,连同你们那些余孽一起清除。他们此时到了,也就更方便我一次性解决了!哼哼!”杜根刚离开不太远就听到和鄂尔勒克因这样说,细想一下也觉得有道理,再看布尔罕一脸坦然,这小狐狸可是比他爹还要难对付,幸好今天他在劫难逃了。

    “是吗?和鄂尔勒克因!你难道还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和鄂尔勒克因四下看了一下点头品足道“嗯!是有些意思。这里景色秀丽,百花繁盛确实是一个安息的好地方。布尔罕如果你能求我的话,我允许你自裁,并且承诺你让你身后的那些勇士一个体面的死法,为你殉葬!”

    “哈哈!”布尔罕仰天长笑“和鄂尔勒克因,没错这里确实是一个安息的地方,不过它不属于我。是我从长生天那里给你要来的,你们这些土尔扈特强盗肆意攻讦善良的合赤惕人,长生天一定会降下惩罚,就是即日!”

    说完就看到布尔罕装模作样,开始学着萨满的动作,朝着上苍祈求。土尔扈特人群中看到此形也爆发一阵骚乱,那时的人们对于不了解不明白的事物都归功于神灵,对于神灵的敬畏是发自内心的。远处天空乌云密布,更有层层闪电交加,冷风吹过响砂泉迫使沙粒发出幽森彻骨的响声。这一切都预示着有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发生,顷刻间马嘶人嚎,黄风大作。

    布尔罕也觉得长生天发威了,最重要的是他赌对了,五年一次的大流砂果然还是如期而至,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有所准备。他立刻下马趴在沙丘上,尽量将自己的受力面积增大,士兵们也学着布尔罕的样子,趴在地上。土尔扈特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更加感觉这一切都是布尔罕操纵的。

    俄顷!风停雨住,乌云开始散去,布尔罕的说法不攻自破,和鄂尔勒克因从刚才的惊吓之中定神,稍后哈哈大笑起来。“布尔罕,你看看,连长生天都不帮你呀!这就说明我们土尔扈特是顺应天命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要把握好呀!这里注定就是你的葬生之所!”

    布尔罕缓缓爬起跪下,他双手朝着天,他似乎在呼唤着什么!“长生天啊!难道你真的要抛弃合赤惕部了吗?”同时内心一阵沮丧,流言毕竟是流言。没有亲身验证是不可信的,这可真是害死我了!布尔罕想话又说回来了,他这么一闹还真的为部族争取了时间。即使后来紫泥淖仍然不能保护合赤惕部,但是他都安排好了,合赤惕部必要的时候可以南下依附明廷,他相信有皮五的帮助,明廷一定会给合赤惕人一个不错的交待。

    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看样子自己今天是不能逃过一劫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后悔重活这么一次,来此十四年,他获得要比之前的二十余年还要充实快乐。可以这样说,他此生无憾了。

    布尔罕拔出腰刀,架在脖子上,人说自刎很疼,可是等你割下去后,再疼都无所谓了。“首领不能啊!我们兄弟给首领杀出一条血路,您快走吧!”首领卫队的职责就是保护首领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以牺牲自己而感到骄傲,布尔罕的眼湿润了,看着这些挡在自己面前的士兵,他又一次体会到士为知己者死的含义,可是这次他不能如愿了。

    就在布尔罕准备用力的时候,和鄂尔勒克因驻足的地方发生异动,周围的沙粒开始下沉,战马最先发现这一变化的。人们开始抵近观察,好奇心害死猫,一点不错。霎那间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了,直径差不多有五十米大样子。和鄂尔勒克因和一众土尔扈特人贵族尽数跌落其中,还有不少卫队士兵。人们被突然的坑洞吓坏了,有的惊呆了有的则神志不清嘴里喊着这是长生天的神罚。和鄂尔勒克因即使是跌落巨坑也一样显示他身为首领的那份镇定。

    “别傻站着,快拉我上去!”和鄂尔勒克因的呼唤让不少人清醒过来,士兵开始用马绳企图套住那些无辜的贵人,当然最先的还是和鄂尔勒克因。

    杜根长者看到这一幕,也是惊呆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过来,开始组织救援。不过他此时更加认为是长生天的责罚,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布尔罕能招来一个巨大的坑洞来?见多识广的杜根从来没有听说过巴丹吉林沙漠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为什么那些落入其中的贵人们爬不上来?

    与他们乱作一团相比,布尔罕这边看热闹的成份多点。尤其是布尔罕自己,他发誓一定要谢谢那几位老人家!看着一个个丑态百出土尔扈特人,布尔罕就觉得十分解气--活该。也庆幸自己选对了地方,真要感谢长生天了。流沙的到来,让合赤惕部不费吹灰之力就几乎要消灭全部土尔扈特贵人了,这可真是天意呀!

    可是,上天再一次戏耍了布尔罕。马绳被证明它确实好用,看着贵人们被一个个救起,拉出巨坑,布尔罕真后悔没有一鼓作气冲杀一番。这样最后即使他们都战死了,也会让那些该死的土尔扈特贵人一起陪葬,这个买卖不亏!尤其是杀死和鄂尔勒克因,这个罪恶和不安定因素的制造者!

    爬出巨坑的和鄂尔勒克因先是感谢长生天,虽然他更亲近上帝,不过这并不阻碍他愿意信奉其它神灵,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什么如来佛祖、玉皇大帝、真主安拉、满天神佛一起保佑他。刚才的事情可是把他吓坏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离死亡如此近的。以前就知道流沙的厉害,没想到亲身体验真的很吓人。他甩开杜根搀扶的手,拄着刀朝着布尔罕走来,仿佛要杀之后快一般。都怪这个萨满教的余孽,非要弄什么长生天的神罚,差点葬送了老子。

    似乎是高兴的太早的缘故,引来长生天的不快。这一切还没有完呢,突然间,好久没有动静的巨坑,沙粒开始沸腾起来,被抛的老高,周围顿时就像是刮沙尘暴似的,能见度不足五米。和鄂尔勒克因用胳膊遮挡这侵入眼睛的沙粒,艰难的朝着布尔罕走来。突然间他的身躯开始后仰,巨坑有了新的变化,腾起的沙粒形成一股一股的绳索,就像是后世喷泉一般。它在不断的吞噬周围的沙漠,速度奇快。边上站着的刚刚经历大难不死的土尔扈特贵人们,还没来得及抒发一下,就又被吞入其中。只是这次他们没有上一次那么好运了。它发作起来的时候就如同书中描写的一样,就是一个怪兽。

    沙漠是神秘的,再加之这样离奇的事件,把土尔扈特人都吓坏了,他们随着受惊的战马一起狂奔,发誓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说也奇怪,沙子的变化到了布尔罕和杜根更前就停止了。看着脚下的沙坑杜根的汗顺着脊背不停的往下淌,他不敢看其它地方,也不敢移动半分,生怕会找来神罚的注意。而身处巨坑中的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与上次不同他们几乎都没有时间发出任何响声就被吞噬了,包括和鄂尔勒克因。天开云散,好奇的人们站在巨坑旁边不敢过分靠近,注视着其中不停翻滚的沙子,已经不见了人的身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