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黑水城之战 二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www.630book.la),最快更新西隋帝国最新章节!

    “嘶!”...“嘶!”刀枪入肉声响起,布尔罕也拿着刀拼命的砍杀着。最后面的键妇和奴隶们用弓箭射杀着敌人,稳健的推进让土尔扈特人感到压抑,虽然是“有心杀贼,却也无力回天”这种感觉是以往攻略其它部族所没有感觉到的。

    看到稳住阵脚后,布尔罕决定离开,他要到城头上看看蒙力克他们来了没有。至于城下有伊拉贡和他的那兀鲁斯大营以及百姓,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在瓮城的土尔扈特人也发现,冲车巨大的身躯阻挡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想出去,这就是现状。在进退两难之时,有将领指挥士兵在瓮城之内架起云梯,虽然内城城墙要比外面的高,但是也高不到哪里去。架起云梯就更能分担城墙上的兵力,四周的士兵开始朝着瓮城方向射箭,不时有人中箭掉落。“你给老子下去吧!”...“啊”...“噗”

    布尔罕站在城头上,朝着东方远眺。此时他最关心的就是两个弟弟的安危!难道他们被脱朵大军发现已经...还是逃脱魔爪去找噶丽将军了?他就没有想到是他的弟弟会背叛他。

    早在狼烟点燃的第一时间,一直坐立不安的扎都罗就发现了。他高兴的指着那股直冲云霄的狼烟说道“二哥快...快看,是大哥放的狼烟,我们快走吧!”高兴的心情不能言表,“准备,上战马!”他都有些急不可耐了,等了两天终于见到讯号了,可以好好教训那些该死的土尔扈特人了。

    就在扎都罗准备带人参战的时候,战马被二哥蒙力克拉住了。

    “你干什么?扎都罗,这或许只是什么其它东西烧着了,不是狼烟更不是讯号。”他在生气,他气他的弟弟不听他的话,他气扎都罗这么关心哥哥布尔罕,为救哥哥一心求战,他不怕受伤吗?

    “干什么二哥,那就是大哥的讯号,我们快走吧!你还在等什么呢!”扎都罗年岁小,还没有蒙力克那般心里有太多想法。

    自打布尔罕告诉他,如果事不可为就带着扎都罗去找噶丽将军,如果土尔扈特人还是要赶尽杀绝就带着皮五的令牌去投靠明廷。就这以后的两天里,蒙力克内心产生了许多想法。他真的希望脱朵势大,最好是在自己收到讯息之前就杀死布尔罕,这样他就能当合赤惕部的首领了,他不希望自己永远活在布尔罕的阴影之下。如今讯息真的来了,他究竟是发不发兵呢?

    “二哥,你究竟在想什么呢?我们快去救大哥呀!”扎都罗真的等不急了,看着二哥优柔寡断的样子,他着实看不起。要是没有他自己早就过去了,可是大哥让他听二哥的话,他不能不遵守大哥的命令,同时也埋怨上布尔罕了,总是拿自己当个孩子,其实他能做得了主的。

    “二哥,快走吧!再不走黑水城可就要完了。里面还有阿妈和嫂子以及我们合赤惕部几万部民呢!”扎都罗这话点醒了蒙力克,对呀,还有阿妈还有部民。这让他想起老师曾说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部民都没有了,他蒙力克即使当上了大汗又能怎么样,难道就光秃秃的一把士兵就能守住合赤惕部的基业?

    “谢谢你,扎都罗!”扎都罗有些纳闷,二哥怎么要谢谢我呢?不过看到二哥也跨上战马他就分外高兴,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打一仗了,以往都是有布尔罕在,没有他扎都罗的用武之地,这次是他独立领兵的第一仗可得放开了杀。

    就在蒙力克的伏兵逐渐向着主城方向杀来的时候,黑水城那边又有了新状况。脱朵看到士兵已经抢占城墙了,内心十分高兴,于是将所有的士兵都派去攻城,他需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还要打扫全城以迎接和鄂尔勒克因的大军。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付出全部兵力的时候,合赤惕部还会有援兵从外面一路掩杀过来。

    扎都罗奋勇向前,挥舞着马刀。一路上这些合赤惕部真正的精锐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就冲到了脱朵的本阵,此时他连200人都凑不齐了,人们都急着进城发财了,只有他看到战斗还没有结束为了安全起见才留在城外,没想到的是原来城外才是最不安全的。看到扎都罗犹如一只脱笼猛兽带领着赤那思朝着自己杀来,脱朵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他马上调转马头朝着西面逃窜。扎都罗见到脱朵这样也没功夫理会他,如今最重要的是将城内的敌人全部肃清,不要让他们打扰了阿妈的清净才好。

    “吁!”他勒住战马,掉头朝着北城杀去。北城上还在激战的双方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双方接下来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反应。合赤惕部的人们知道那就是很久没有露面的精锐部队赤那思,那是合赤惕部最优秀的战士。而土尔扈特人则如天塌下来一般,五雷轰顶,眼看着就要收获喜悦了,突然间希望化为泡影,这还不算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呀!与合赤惕部的奋起反击不同,如今的土尔扈特哪里还懂得拼杀?还是逃命要紧,一个个转身就跑,已经没有了当初那般势头了。事实证明蒙古人打顺水仗很在行,一旦溃败就如堤坝决口一般一泄如注。看着土尔扈特人逃跑了,合赤惕的士兵连追击的力气都没有了,人们开始欢呼起来,似乎老天都为他们感到喜极而泣,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有了扎都罗他们的参战,战事很快就结束了。攻城的一方本来就不占优势伤亡就多,再加上从早上到晚上快一天了,一直没有停下休息片刻,敌兵又怎么能抵挡得了近2000合赤惕部精锐的攻击呢?

    既然破敌,那就没有必要再冲锋陷阵了。扎都罗来到城头上,看着守城的战士一个个就像是个血人模样,他的心都快碎了。别看自己在城外打得痛快,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可是与他们一比就什么也不是了。他一路走来,这些合赤惕部士兵都尽自己最大努力爬起来,这是一个士兵应该对长官的尊敬。等上了城头他才发现,哥哥布尔罕、郭威将军、巴图拔根三人相互支撑这彼此,大口的、粗犷的吮吸着雨后新鲜的空气,显得极为享受。

    “大哥,我来晚了!”扎都罗一下就跪在大哥面前,嚎啕大哭。布尔罕用血污的双手正起扎都罗的头“乖!不哭了,哥哥还没死呢!你来的正好,来扶哥哥起来,我要看看土尔扈特人的怂样!”

    扎都罗上前扶起挣扎的布尔罕,带他巡视整个战场。布尔罕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举起弯刀朝天挥舞着,他要告诉他的子民“我们赢了!赢了!”

    “哦!”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没有经历过全部的人是不会理解,此时赢了这简单的两个字代表的什么含义。在全体百姓和士兵的注视之下,赤那思开始打扫战场,收拢俘虏。而布尔罕这一直紧绷的神经也要休息一下了,然后眼前一片昏暗...

    等到布尔罕再次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阿妈在为自己祈祷。而淖彦朱丹这个小妻子却在一旁默默流泪,只有忽阑拿着一只药碗,用嘴吹着等凉一些才给布尔罕送上。布尔罕悄悄问忽阑淖彦朱丹怎么了,她才小声的告诉布尔罕说淖彦朱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祥的女人,自打自己进了这个家门,合赤惕部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先是因为娶亲葬送了阿勒特的性命,然后是土尔扈特人打来了,再后来更是让自己的丈夫布尔罕身受重伤,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她方(方=诅咒,地方方言)的。

    布尔罕听后就觉得都是谬论,正要唤她过来好好开导一二,却听到屋外好像是蒙力克和扎都罗在争吵。果然,两人进来了还像是小孩子掐架一般,蒙力克用手抓着扎都罗的领口拽着他来布尔罕面前评理来了。

    “蒙力克,你干什么?还不放开扎都罗?母亲大人还在这里呢!”蒙力克经布尔罕这么一教训马上意识到在母亲面前失礼了,扎都罗力气比他大多了,又有母亲和哥哥为他撑腰,就更不把蒙力克放在眼里,他胳膊一拽就从蒙力克的手中挣脱开来,有母亲在场蒙力克也不好说什么。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老远就开始吵吵了?你大哥刚刚醒来你们这是不让休息了啊?”听到母亲的训斥,两人都低下了头。扎都罗偶然要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正好被忽阑不是怎么友好的眼神捕捉到了,只能羞愧的又一次低下头来,嘴里还嘟囔着。

    “都是你不好,不就杀了几个土尔扈特人吗?你至于这样嘛!还打扰了哥哥和母亲。”扎都罗有些埋怨起蒙力克了,布尔罕也听着好像事情蛮大的,要不然蒙力克不会这样子。

    “扎都罗,你好好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布尔罕严厉的询问着,扎都罗看到哥哥这样子,一下子有些镇住了。整个家里也就只有布尔罕能够从里到外的降住他,蒙力克见如此情形就说道“还是我来说吧!”同时瞅了扎都罗一眼。“是这样的,我们带兵刚刚结束战斗,扎都罗就开始屠杀那些受伤的土尔扈特人,就这我们两个吵起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听明白之后,布尔罕开始深思。扎都罗不是一个嗜杀的人,而且他才11岁。更何况扎都罗只杀受伤的,哦!这下明白了。

    勉强挺起身子,布尔罕对着两人说道“蒙力克!我认为扎都罗并没有做错!”这让两人感到诧异,连杨采妮都觉得不可理喻了,她悄悄离开了,只留下兄弟三人好一个个瞪眼玩吧!

    “我就说嘛!我没有滥杀无辜。要是他们也算是无辜,那么土拨鼠都和豺狼都能做亲戚了。”扎都罗有些得意道。

    “扎都罗,你也别高兴。那些重伤者的土尔扈特人,你杀也就杀了。毕竟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照顾他们,医药也是一样,自己人还都不够用,怎么能匀给他们?轻伤员还是要救治的。”收到哥哥的命令扎都罗挑帘出去了,蒙力克刚要教训他,却被布尔罕喊住了。

    “蒙力克,不要管他了,让他去吧!”蒙力克想要辩解又被布尔罕制止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跟我说什么杀俘不详以及汉人的那套,你要知道那些在草原上不适用。曾经他们是强者,我们是弱者。那么我们就要被攻击,如今身份调换了他们就要有被杀的觉悟,这就是草原法则。况且我们留着重伤员能干什么?除了消耗我们的物资,什么都不能得到,还不如送他们去见长生天,由长生天安排他们的下一世吧!”

    蒙力克被哥哥一顿说教,牛脾气也上来了,他反驳道“大哥照你这么一说,那我们的重伤员也要送他们去见长生天了?”脖子耿直得好像几头牛在拉着一般。布尔罕着实被他气着了,他怒目圆睁,看着蒙力克,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缩,刚刚结痂的伤口又重新崩裂,鲜红的血液从纱布上渗出。忽阑见到此形赶快劝阻布尔罕,同时让蒙力克给哥哥道歉“你们哥俩这是跟谁置气呢!非要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布尔罕把忽阑推开,下床站起来说道“蒙力克,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从汉人那里就学到了这些东西?费老先生是这样教你的吗?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都是我们部族最伟大的人,他们应当享受英雄的待遇。无论是老汗时代还是我们的父亲是怎么对待那些勇士的,你的眼里难道就看不到这些吗?”蒙力克的激进做派让他感到可怕,为了和自己抬杠他居然能说出这样让人心寒的话来,这也就是在兄弟之间,如果是在贵人们面前,恐怕布尔罕一家都没有颜面再在合赤惕部待下去了。气急的布尔罕指着蒙力克指着门“你给我滚出去!连扎都罗都要比你强,回去好好给我去看汉人的书籍,他们有教过忘恩负义吗?有教过同宗相残吗?”羞愧的蒙力克连滚带爬的逃离布尔罕的房子,他还真怕布尔罕挥刀杀了他。

    没错,蒙古部族的确善于做这样的事情,正因为如此,合赤惕部才自老汗时代就开始向着汉人学习。贵族子弟也多有汉人学者来教授知识,这才有如今的合赤惕部的繁盛富足。蒙力克他的心变了,已经不再适合担当重任了。

    布尔罕内心很伤心,自父亲去世之后,他本来希望能够依靠两个弟弟来实现合赤惕部的稳定,如今看来已经不再现实。蒙力克还是让他做一个太平王爷吧!如果真的让他接触到权利,那将是合赤惕部的灾难,但愿扎都罗不会向他那样。

    说曹操曹操到,扎都罗一手提着一个模样怪异的男子,进了屋内。同时而至的还有其他重要的贵人。

    “我说我全说,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那男子一进门就这样了,跪地求饶不说,布尔罕甚至还闻到一股子尿臊味。

    “大哥,这家伙装死,看到我在补刀。等到了他那里一下子就蹦起来了,吓我一跳。被我抓着就这样了,我觉得这家伙可能有问题。”

    扎都罗想得没错,他就是脱朵手下的宠臣鹰奴,贪生怕死本就是他最擅长的。

    “说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饶你不死,去留随意。”

    鹰奴抬头看了看布尔罕,得到肯定才说“真...真的不杀我?”

    “快说吧!趁我没改主意之前。”

    “我说!我说!我叫鹰奴是脱朵将军的奴隶。你们的首领阿勒特是脱朵杀的,是他用箭射的,跟我没有关系真的。还有和鄂尔勒克因大汗也知道这件事,让脱朵将军带兵一万五来打黑水城,他的大军随后就到。”

    鹰奴的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布尔罕一把将他抓起“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我怎么敢骗您呢?”

    布尔罕开始在房内踱步,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合赤惕部就危险了,能战胜脱朵不一定能战胜和鄂尔勒克因,况且他至少有三万大军,合赤惕部这次伤亡太重了,不能强求只能迁徙了。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