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大战来临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合赤惕部准备阿勒特的葬礼和布尔罕的继任大典的时候,乏力不支的脱朵带人勉强回到驻地。一进帐房就发现叔叔和鄂尔勒克因端坐在首位,杜根也在一旁,还有其他重要的贵族。满身是血的脱朵还没来得及清洗一下就这样被大家看在眼里。脱朵心想“叔叔以及老不死的怎么在这里?他们不是应该去往阿尔泰山附近和准噶尔对峙吗?是不是知道我的事情了?以叔叔的脾气该不会杀了我吧?我要不要主动承认?看在死去的父亲的份上他该不会吧?...”转瞬之间,脱朵想了很多,却被和鄂尔勒克因的问话打断。

    “你个混蛋东西,你看看你一身脏兮兮的跑哪去了,不好好在你的毡房里待着?”和鄂尔勒克因确实生气了,一个头领不在大帐待着,要是有敌人来攻怎么办?

    和鄂尔勒克因想法是让这小子好好养养性子,才派他来本查干牧场的,没想到一同和杜根去合赤惕部他闯下那么大的祸事来,黑水城没要来不要紧,那本来就不是土尔扈特的地方,可是听说脱朵受伤了,和鄂尔勒克因急不可耐的和准噶尔达成协议,就带兵过来,发誓要向阿勒特要个说法,以便后续黑水城的故事。如今,自己来了,可是这个家伙放他鸽子,一等就是数天,回来还脏兮兮的,不知去哪里疯了。

    脱朵看了一下自己全身,没有一处伤痕。脏兮兮?还真是的,污血染了一身两天过后自然呈现出污黑模样,也难怪和鄂尔勒克因会这样说。在他看来,叔叔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虽然很确信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可是有句汉话叫“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和鄂尔勒克因向着脱朵走了过去,可是脱朵以为事情败露和鄂尔勒克因又要打自己了,本能的跳开。这是什么情况?和鄂尔勒克因心想,随即又莞尔一笑“你这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叔叔呢?来让我看看你的手臂怎么样了。”

    就是和鄂尔勒克因这句话,让从小缺少父爱的脱朵倍感情切。他一下子扑到叔叔怀中,和鄂尔勒克因也亲昵的抚摸着他。突然,脱朵擦干眼泪跪下说道“叔叔,您杀了我吧!我犯下不赦大罪了。”和鄂尔勒克因顿了一下,随即又笑了“呵呵!傻孩子,说什么疯话呢!不就是**了阿勒特的女人吗?这女人嘛!也就是男人发泄的工具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要不是叔叔为了拉拢合赤惕部也不至于冷落了你呀!不过,他的儿子布尔罕砍伤你,就是罪不可赦,叔叔这次前来就是为你讨个说法。”

    一旁的杜根心想,这一对活宝都什么逻辑?

    和鄂尔勒克因越是这样袒护脱朵,脱朵就越是觉得对不起叔叔,他拼命的摇头。“呜~...我说的不是这个。”和鄂尔勒克因有些纳闷了,难道这家伙背着自己又干什么坏事了?先前还一脸和善的和鄂尔勒克因转瞬就变了脸,他变得威严了。

    在叔叔严厉的目光之下脱朵低下头颅,慢慢哭丧着说道“叔叔,我趁着阿勒特带着那个小畜生。噢!不是,是那个布尔罕去兀良哈娶亲的时候,半道上和火落赤他们一起把合赤惕人干掉了。”

    和鄂尔勒克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咬着牙狠狠的瞪着脱朵,正要扬起马鞭向他抽去的时候,脱朵这次没躲,而是被杜根一把抓住了。

    “大汗,事情已经发生,再打他也没用的。先问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杜根不愧是部族的薛禅,盲目行动往往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鄂尔勒克因也是气急,他先找个地方坐下才指着脱朵“你继续说,给我说仔细点。要是丢了什么关键地方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从小就被和鄂尔勒克因收养的脱朵,已经被叔叔打得有了条件反射了,他还是本能的蜷缩成一团,丝毫没有了大将军的霸气与威严,倒像是一只癞皮狗一般。

    “一天,我接到一条信息,说是有一个合赤惕部的大商队路过,正好我又被那布尔罕砍伤,就想着干脆就劫了这个商团让阿勒特损失一笔。没想到过去后才发现,带队的正是阿勒特本人,还有乌日昭和布尔罕以及几个贵族。我就想着要杀杀他们的威风,可是一路也没个好地方,就一路尾随。后来发现好像是去迎亲的,就想到以前布尔罕就曾定下兀良哈后部义若呼首领的女儿为妻的事。我一想干脆装扮成抢亲的人,可是我的人手不够就找套部蒙古的火落赤和著力兔帮忙。他们两个以前也与合赤惕部有仇,大家一拍即合。我们在木贡设伏,3000多人,他们就只有500人。”

    脱朵说道这里停下了,他想要河口马奶酒再说。和鄂尔勒克因就问道“那么他们都被杀了?阿勒特、乌日昭、布尔罕都杀了?”他的问话虽然很平淡,可是这都是要点,脱朵当然不能说是自己射杀了阿勒特,现在还摸不清叔叔的态度究竟如何。

    “没有,混战中,我怕有人认出我来,我就没有出战。都是火落赤他们干得,我就看见阿勒特被火落赤射了一箭倒下了,后来乌日昭拼命护卫,布尔罕带着阿勒特和新娘子跑了,我们追了两天直到他们跑回合赤惕部,这不我才刚回来。后来,在我追人的时候好像还有一股势力,也打得是阿勒特他们的主意,这家伙仇家可真多啊!”说完还不知廉耻的笑话起阿勒特来了。

    和鄂尔勒克因不停的在踱步,他都快要被这个家伙气死了。他上前就是一脚将这个没用的东西踢开了。本来自己还担心他出事,草草和准噶尔部签订契约,带兵前来就是要给他讨个说法。可是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竟然和卫拉特死敌套部蒙古联合还射杀了阿勒特,先不管阿勒特死活,就是放跑一人,也够合赤惕部知晓。要知道他这次放弃阿尔泰山本想着这次机会能收获额济纳的,让他这么一和搅什么都难办了。

    杜根最能了解和鄂尔勒克因的人,他上前进言道“大汗,这或许是一个机会!”和鄂尔勒克因不免有些喜出望外。杜根继续说道“大汗,脱朵行事虽然鲁莽可是,他是亲眼见证阿勒特被射中倒下,不管他有没有去见长生天。这对于合赤惕部来说都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布尔罕还小,不能掌控部族,恐怕现在的合赤惕部正在内乱之中。”杜根的话倒是点醒了他,蒙古部族连千余帐的小部族都会因为权利而引发父子相仇,兄弟阋墙的事情不在少数,更何况是合赤惕部这样的中等部族呢?

    实际上,他们都忽略了布尔罕的统治能力,以及合赤惕部的构成。和其它部族不同,合赤惕部是由大多数自由民组成的,而不是由贵族统领这样贵族对于部族首领的威胁就小很多了。虽然里面有如巴图拔根家的大族,可是他们的话语权也是一定的,他不能代表所有的贵族和部民,这也是为什么巴图拔根放弃那么好的上位机会。因为他知道,即使他当上首领了,也许不出几天,整个家族就都会烟消云散的,聪明人有聪明人的做法,当然也有其独到的一面。

    杜根给与脱朵一根稻草,他要拼命抓住。他马上跪下说道“就是这样的,一定是请叔叔允许我带兵,趁着合赤惕部正乱的时候给与其致命一击。”对于脱朵的能力和鄂尔勒克因还是比较认同的,当年就是他和阿勒特一争高下,可是他还是不能打定主意,这次前来也没打算动真格的。他瞅瞅杜根,杜根回敬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心想:有这就足够了。

    “好,脱朵,我就给你一万人,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将黑水城给我拿下。”咋一听一万人,脱朵高兴坏了,加上自己手下的能凑够万五之数了。这得是叔叔多大的恩宠才能得到啊,要知道整个土尔扈特就只有六万人马。脱朵立马发誓“您放心,我必将夺下黑水城作为您的行辕。”

    和鄂尔勒克因同样被脱朵的豪言感染了,大叫“好!三日后,等到其他大军赶到我就与你汇合,我们一起灭掉合赤惕部。”

    这次再没人给合赤惕部说情了,毕竟阿勒特已经死了,暂且认为他死了,而乌日昭也不知下落,估计也差不多了,最高兴的就数莽高了。他心想“乌日昭!你不死也会变成奴隶受苦一辈子,嘿嘿!”

    刚刚继位的布尔罕当然不知道土尔扈特人已经从准噶尔那头抽身过来,而且还派了脱朵带着一万大军前来。而作为部族新首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筹备给已故首领阿勒特报仇了,这是蒙古部族千年不变的传统。

    就在布尔罕准备大军开拔,先灭掉脱朵不几千人的时候,外面游骑来报。“启禀布尔罕首领,土尔扈特人来了,我看清领头之人正是脱朵。”知道领头之人是脱朵之后,布尔罕高兴坏了,他不由要感谢上苍“长生天呐!哼哼!脱朵,正要找你你倒闯上门来,正好该了解我们的恩怨了。”布尔罕又问“他们有多少人?”领头的游骑有些由于,不过还是说出实情“我看了看,少说也有近两万人马!”

    这个打击对于布尔罕来说不可谓不重,两万是个什么概念?合赤惕部一共如今才看看六万人,敌人就有两万大军,难怪脱朵会找上门来,他不是要送死的,而是要斩草除根的。布尔罕马上叫人召集全体贵族大帐议事,以迎接一场关乎合赤惕部未来命运的大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