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继承大位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布尔罕拿着射杀父亲的利箭之时,巴图拔根一下子就认出那是谁人的物品。他上前对布尔罕说道“公子能否让卑职看一下这箭头?”布尔罕有些诧异,不过还是递给巴图拔根。经过仔细端详,他最终确认这是谁的。

    “公子,我想我知道这箭的主人,那么他就是杀害首领的真凶。”听到这些布尔罕万分激动,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嫌疑人,可是毕竟自己没有得到证实,也不好下这个决定。连带着杨采妮和两个弟弟都瞪大眼睛注视着巴图拔根,希望从他的嘴里得到线索。

    “公子,这箭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属于土尔扈特部的脱朵所有!”

    “脱朵?”布尔罕的指甲已经陷入皮肉之中,他嘴里一直念叨着脱朵的名字,他恨不得马上带兵杀了这个万恶之徒。同时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当日战场的情形。是了,布尔罕越想觉得领头之人越像脱朵,这大概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吧!

    也有贵人不相信,他们还对土尔扈特人抱有幻想。巴图拔根肯定的说道“脱朵为人很自负,所以他使用的箭支箭头要比一般的重两倍有余,是用上好的镔铁打造,所以和普通箭头一般大小。最主要的是,这箭头都是纯手工制成,为了增加杀伤力特意做成狼牙箭还有个导血槽。”待巴图拔根说完,也有几个贵族上前观摩,果然如他所说这才确信。

    布尔罕将箭头紧紧握在手中,郑重的向着布尔罕山的方向跪下起誓“我布尔罕.吉亚克森向长生天起誓,我要亲手杀了脱朵这只饿狼,以报我杀父之仇,请长生天作为鉴证。”模糊的双眼散发出幽邃的目光,让周围的贵人都纷纷后撤,不敢太靠近。

    布尔罕向着长生天发誓之后,巴图拔根也跪倒起誓道“我!巴图拔根愿以一生追随布尔罕左右,如有背叛犹如此刀。”说完将随身携带的小刀一掰两截。巴图拔根这样做的隐含意思就是已经承认布尔罕为合赤惕部的新首领了。其他贵人一看这样,也学着巴图拔根的样子一样起誓,誓死追随布尔罕。

    这恐怕是目前为止,最好的结果了。阿勒特魂归天国,乌日昭生死不明,能够主持大局的也只有布尔罕和巴图拔根两人,而如今巴图拔根率先退出,真是个聪明的决定。虽然噶丽还在紫泥淖,可是赤那思却在,就意味着没人能够撼动布尔罕的地位。

    同样收到消息的伊拉贡兄妹此时也赶来了。忽阑一进门就看到平躺在床上脸色有些乌黑的阿勒特,小丫头虽然没有见过死人,可是也能从杨采妮无神的眼中明白,合赤惕部一代英主阿勒特.巴禿儿去了。她见到此形,一下子扑到哥哥伊拉贡的怀里。男孩子到底还是要坚强的多,伊拉贡心中除了悲痛还有些诧异,是什么人胆敢伏击合赤惕部的人马,连阿勒特都因此战死?一时间他的脑中迅速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布尔罕,我阿爸呢?”伊拉贡情绪有些激动,以至于他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一把提起布尔罕的衣领问道。

    伊拉贡本身就有一身蛮力,此时又加上情绪激动,可以想见布尔罕在他手里就像一只小鸡一般,巴图拔根赶快上前阻止。怎么说布尔罕也是他们认定的首领,伊拉贡这样做对他没有好处,甚至最后还会牵连到自己。

    布尔罕看了看忽阑,显然忽阑也希望知道答案。布尔罕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他仰头尽量不让泪水掉下,背对众人。稍后从身后抽出一支小箭递给伊拉贡。

    两兄妹几乎同时接住那支箭,这让他们不经想起阿爸当年的话。

    “阿爸,你的这支箭怎么和其它的不一样?”当年还是小孩子的伊拉贡就是拿着这支小箭好奇的问着父亲。乌日昭端详了一下才亲昵的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小脑袋说道“孩子,记住每一个贵族都有他骄傲的一面,希望与众不同。所以大家的箭都有自己的痕迹,这样打来的猎物才不会被冒领。而这支箭又与阿爸其它的不一样,是因为阿爸要留给你的。用它”乌日昭郑重其事的拿起那支箭对着两兄妹说“用它来杀死阿爸的仇人!”

    小时候,他们都不懂,如今看到这支箭才明白。乌日昭最大的理想就是战死沙场,而他留给儿子的就是这支预示着仇恨延续的小箭。

    其他贵族当然不知道它蕴含着什么样的特殊意义,不过他们也都一样,始终都有一支留给后代的小箭,这大概就是草原部族仇恨不解的原因吧?

    “布尔罕告诉我,我阿爸是不是战死了?”伊拉贡脸上泛着泪光。

    “当时我们被人偷袭,而我阿爸也中箭受伤,乌日昭叔叔为了让我们能够突围,亲自带人阻挡敌人,我最后见到他就是他射出这支小箭,然后又加入战团。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听了布尔罕的话,伊拉贡露出了笑脸。“也就是说,你没有亲眼见到我阿爸战死对吗?”布尔罕默默点头。说实话他从内心还是希望乌日昭能够突围成功,毕竟合赤惕部的精锐或许招架不住贼人的攻击,可是突围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对于大家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乌日昭是阿勒特的安达,同时也是合赤惕部的副职,而布尔罕则是阿勒特的长子,贵人们在选择上面难免会出现分歧。虽说乌日昭现在还不知生死,却有一点是明摆着,那就是乌日昭的亲家巴图拔根,他的家族在合赤惕部十分有影响力,如果巴图拔根力挺乌日昭,在缺少亲族的帮助下的布尔罕能否承受这巨大的压力吗?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那些打不定主意的贵人都相互观望,他们之间都在等待出头鸟。无论是支持布尔罕还是乌日昭巴图拔根都是个关键,这位巨头不说话其他人又怎么敢表态呢?要怨就怨阿勒特临死之前没能定下继承人,而是和妻子说悄悄话了。

    人们的目光不由的集中在巴图拔根身上,看得他有些不自在。他心想“这还用想?一面是现成的继承人,而另一个还生死未卜,合赤惕部不能等一个不确定的首领吧?”

    他一撩长袍单膝跪地说道“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请公子继承首领遗愿带领合赤惕部再现成吉思汗时代的荣光。”

    那些还在摇摆的小贵族看到此形傻眼了,巴图拔根不会是疯了吧?即使你不做首领也应该推选乌日昭呀!你们两个不是一个鼻孔出气吗?怎么回事这样的结果?而支持布尔罕的贵人更是巴不得巴图拔根这样呢!目前为首的就是郭威和乌力吉两人了,如果噶丽在的话也就轮不到两人说话了,只是目前的情况真的需要有人带动才行。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后,也学着巴图拔根跪下说道“请公子继承首领遗愿带领赤惕部再现成吉思汗时代的荣光。”

    只要有人开个头,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会产生连锁反应。就在刚才伊拉贡内心也有些希冀,不过再巴图拔根表态之后他就知道,他们家是没希望了。同时他也想起父亲的告诫,反抗不了不如顺从,他也慢慢跪下。伊拉贡的行为就是压垮某些人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部族贵人接二连三请求布尔罕继承大位,不只是为了合赤惕部,也是为了他们自己。

    布尔罕得位,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了,在全体贵人的一致呼吁之下,他终于登上了首领的宝座,这也预示着阿勒特时代的终结。

    次日,人们用白色的毛毡包裹着阿勒特的尸身,向着已经选好的墓地进发。其实,布尔罕完全可以为阿勒特来一个汉式葬礼,可是想到能让阿勒特更加接近长生天也是为了尊重蒙古人的习俗,最后就在黑水城的东面选择一块地方,为阿勒特筑起一座敖包墓地。一来是为了日后子孙后来便于祭拜,二来,敖包对于蒙古人来说是神圣的,不易被亵渎。这样得以让阿勒特的灵魂得到安息。

    阿勒特下葬后,由部族萨满巫师开始披上神幡,跳起独特的舞蹈,类似汉人的法式。全体合赤惕部子民以地位高低相继往墓地上堆砌石头。最后由布尔罕将留有自己血液的苏鲁丁长矛插在上面,这就是蒙古部族的血誓。

    同时在阿勒特的墓地前还进行着布尔罕的继位大典。布尔罕从巴图拔根手中接过象征着合赤惕部最高首脑的狼头弯刀。这是阿勒特后来又让阿里木打造的**,以前的那柄就是布尔罕现在用的,是阿勒特当年赐给布尔罕的东西。看着大步走向“王座”显示首领威严的布尔罕,杨采妮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哭好?她死了丈夫,儿子却当上了首领,一切都发生在她的身上。

    接下来,百姓们开始欢呼起来。部族只要首领在那就不会乱,合赤惕部也就还是大家最温馨的家。这样的欢乐场合实在不适合杨采妮,她在林小娘子的陪同下离开了。

    晚上回家的布尔罕看到母亲仿佛老了很多,阿勒特的死让她一下子就憔悴了。俗话说得好,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她的那个他再也看不见了,就感觉生活缺少了什么。

    布尔罕带着新媳妇前来给母亲请安,希望能够让母亲快乐一下。布尔罕拉着淖彦朱丹的手走到母亲身旁双双跪下说道“母亲,这位就是淖彦朱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朱丹快来觐见母亲大人。”布尔罕不说还好些,一说母亲就生气了。她哭诉着指着布尔罕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你的阿爸就是为了给你娶她才遭人暗算。而如今你阿爸他刚刚入土,你就带她过来,你这是要干什么?”虽然杨采妮心中并没有怪罪淖彦朱丹的意思,可是,可是她就是忍不住要有这样的逻辑。

    淖彦朱丹也是个可人,她马上就意识到婆婆的感受,强压住布尔罕要为她出头的打算,低声说道“母亲大人,都是淖彦不好惹您生气了。淖彦这就离开。”杨采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真希望她离开可是又要顾及儿子的感受,强忍着难受还是说“算了吧!就当见过礼了,我乏了你们回吧!”

    布尔罕知道母亲的脾气,就吩咐了一下林娘子就领着妻子回到自己的房子里了。回去之后他搂着爱妻,觉得亏且她不少,正要安慰她一下,却被妻子用手堵住嘴巴。就听淖彦朱丹说道“你不用和我说什么,我都知道,阿妈如今心里难受所以才会这样,没事的,真的。”

    见到妻子如此通情达理,布尔罕也就什么都不说了,只是在心中默默感到欣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