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三头并进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已经说好要筑城了,可是这筑城布尔罕也是第一次经历,即使他有来自后世的知识,对此也没有多少涉及。好在刘鼎臣以及那些匠人们或多或少的参与过,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拼凑下,几天之后也好歹拿出一个粗略的图纸来。虽然不够精细,但在布尔罕眼里已经好太多了,毕竟大家都不是专业的,加之时间有限,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有了图纸,又有阿勒特的全民动员,整个紫泥淖刚刚消停几日马上又重新回到热火朝天的景象了。这不免让布尔罕想起曾经电视上大集体时的场景:妇人们开始制作工程所需的绳索,也有的开始为大家伙准备食物。老人和孩子们也都挑拣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做,而壮劳力们则卖力的开挖着地基。合赤惕部上下五六万人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一工程之中,每个人都有他的位置,都有营生,没有一个人偷懒。

    站在高处,布尔罕感慨,古人确实没有现代人的花花肠子多啊!这也不知道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呢?

    前来视察工程,身为工头的吕翔自然要陪同。看着地基下面的奴隶,利镐上下翻飞,一大块一大块的土被刨松,然后装入篮筐被运送上来。腾格里草原是典型的稀树草原,这里砂质的土壤最适合开挖,也因此紫泥淖主城的地基至少要达到六米深。工程量很大,但这似乎难不倒合赤惕人,布尔罕自从开工就每天过来,这工程也每天一个样。

    “进度倒是可以的呀!”

    布尔罕这样说,就是肯定了他的工作,吕翔如今是实打实的包工头子,合赤惕部大小工程都有他来统筹,他也乐意如此。“是啊!奴隶们一个个都像上了弦不知疲惫,加紧干活,再没有偷懒的了,也更好管理。”

    确实这样,要不然上万奴隶光靠赤那思卫队是不可能这样宽松。

    噶丽旁边咂咂嘴说道“得了吧!还是公子开出的条件好!”

    为了让奴隶尽早适应合赤惕部的大环境,也是为了抓紧施工进度,布尔罕承诺,紫泥淖建成之后,大部分奴隶可以脱籍,甚至有人还能够重组家庭获得畜群,这样的**能不卖力吗?

    合赤惕部这边已经在为后续作战而准备,势必要将合赤惕部包裹成一个刺猬。而另一方面,刘鼎臣与乌日昭几乎同时出发,一人是要去说服林丹汗出兵干涉,一人则是要到额列克那里装装样子罢了,所以刘鼎臣是快马加鞭,而乌日昭则是骑着老骆驼,慢慢悠悠,一边品尝的美酒,一边欣赏着草原风光,好不自在?

    刘鼎臣一行自从离开合赤惕部之后,一路快马加鞭向东而去,用了整整十天才到达察哈尔蒙古林丹汗的王城瓦察尔图察汉城(今赤峰)所在,然后马不停歇的直接面见了这个被誉为最后的蒙古大汗-林丹汗。

    “合赤惕部使者刘鼎臣拜见察哈尔王者呼图克图汗(林丹汗的汗号)。”说着恭敬的右手覆于胸前,单膝下跪,这可能是蒙古部族中最为隆重的礼节了。

    林丹汗抬眼一看,是个汉人,但又听到是来自合赤惕部也就释然了。合赤惕部在蒙古人的世界里,那就是一个能够藏污纳垢的地方,什么囚徒、自由民、破产牧民、强盗、马贼只要愿意加入合赤惕部他们都会接收的,只是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这些人后来过得都很不错,简直是羡煞旁人了。

    “呵呵!合赤惕部使者,说来拜见本汗,不会什么也不带吧?”

    刘鼎臣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健硕的身体,明澈的眼神无处不透露着精明强干。他招呼手下拿来一个牛皮囊说道:

    “外臣特意从合赤惕部带来了些马奶酒请大汗品鉴!”

    林丹汗接过酒囊仰头喝过两口大呼爽快!“好酒啊!本汗也喝过不少汉人酿造的美酒,但总是觉得缺点儿什么。原来记忆深处的马奶酒才是最适合我们蒙古人的酒!不错!早就听闻合赤惕部的马奶酒既是醇香又不失甘冽!你们也尝尝。”说着就将酒囊递给与坐诸位贵人,众人在期盼的眼神注视下,将其瓜分。

    林丹汗不愧是蒙古大汗,拢络人心的手段往往在不经意间。这份精明让刘鼎臣更加确信此行的成功!

    “大汗不必如此!外臣此番前来带足了上等的马奶酒!足够大汗喝些年月。”

    “哦?”林丹汗先是一喜随后正色问道“使者给本汗带来这么多马奶酒恐怕不仅仅是来拜会的吧?”

    虽然马奶酒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可是对于东蒙古诸部而言,合赤惕部的马奶酒依然是难得一见的东西。一次带来如此多的酒,想来也不那么简单。

    林丹汗问起,刘鼎臣马上就强掩脸面,硬生生挤出几滴眼泪,并用衣袖擦拭,梗咽说道“大汗!那土谢图部额列克大汗也是个好酒之人,他为了独享合赤惕部的马奶酒,有意要吞并我部,阿勒特首领这才赶在他之前派遣外臣给您送来了几年的用度。以后您再想喝这甘冽的马奶酒可就要看额列克大汗的脸色了呀!”

    “砰!”刘鼎臣话音刚落,就听到瓷碗破碎的声音,内心窃喜!如果是为了点马奶酒就让林丹汗发怒那他就不配做蒙古大汗了。他生气是因为刘鼎臣对额列克的称呼,虽然蒙古诸部首领附加汗号已经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尤其是黄教的兴起,各大喇嘛胡乱册封汗号,有些人的汗号由头甚至比他这个呼图克图汗还大。但是,随着黄金家族的内斗不断,察哈尔蒙古对诸部族的掌控能力大不如以前,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只能任其发展。

    林丹汗冷哼一声说道“哼!额列克?凭他也配自称大汗?”

    刘鼎臣抬眼看向林丹汗,再添把柴说道“就是!大汗!您是什么人?您是达延汗长支后裔,察哈尔部大汗!自是这蒙古的大汗!可是那额列克一点都不把您放在眼里,自称是墨尔根汗,土谢图汗部大汗,喀尔喀蒙古霸主...还要...?”

    刘鼎臣控制着节奏,却听林丹汗气喘吁吁怒道“够了!”林丹汗做了这么多年的蒙古大汗,焉能不知这是刘鼎臣挑拨离间之计?他努力缓和情绪,锐利的眼神盯着刘鼎臣说道“说吧!让本汗出头,这点马奶酒可不够啊!”

    一旁的贵人们早已经听不下去了,见大汗已经打定主意,准备出言相劝却被林丹汗抬手制止,他大汗的威严在这察哈尔拥有绝对的威信,不容手下逾越半分。

    先前刘鼎臣还细汗布满额头,如今林丹汗这样说,他也就从容了。只见刘鼎臣一挥手,外面的侍从搬上来几个大木箱,木箱打开,林丹汗不由惊诧“明军铠甲?”

    “正是!我知大汗正在整军备战,所以特意准备了三百副铠甲,希望大汗笑纳!”见林丹汗不为所动,刘鼎臣继续说道“另!我合赤惕部尊大汗为主,每年上贡骏马千匹,牛羊万头。”

    此刻林丹汗已经心动了,不为那骏马牛羊也要为那三百副铠甲动心。这些年女真人崛起,不就是因为他们有李成梁暗中资助?军中铠甲较多,因此历次蒙古人与女真人争分都没能占到上风,如今有了这几百幅铠甲虽说未必起到什么大用,但只要有三百副就会有三千副。

    虽然已经心动,但是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林丹汗说道“合赤惕部使者!你且下去歇息,此事干系重大,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刘鼎臣自是见过阿勒特处理政务,以为蒙古部族都是如此,也就悻悻告退了。

    刘鼎臣走后,一个贵族起身说道“大汗!难道真要帮助合赤惕部吗?他们可是明显是在挑拨离间的呀!”

    林丹汗摆摆手说道“你以为本汗只是为了那些岁贡?一直以来,我察哈尔都是以王裔之姿统治蒙古诸部,而额列克的外喀尔喀却一直不服我们的统治,这次有必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自打林丹汗继位之后,就极力维护察哈尔对蒙古的统治,为了确立威信甚至斥巨资修筑了察汉浩特,但至今外喀尔喀,以及那老气过时的土默特部仍然不服管教,这次针对土谢图汗部的战争又何尝不是一次显露经骨的良机呢?

    刘鼎臣又在察汉浩特多待了几天后才得到林丹汗肯定的答复,心情慢慢舒展开来,而负责出使土谢图汗部的乌日昭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情。

    当他骑着老骆驼抵达土谢图汗部翰儿朵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当他拜见额列克的时候,第一句被问起的却是“乌日昭!你家布尔罕呢?怎么没有随你同行?”

    乌日昭回道“我此行前来并不是要带布尔罕入帐为质的,而是要恳请大汗允许布尔罕留在母亲身边尽孝的。”

    喀尔喀尼已经预料到他会这样说,看来布尔罕对于合赤惕部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他嘲讽道“哈哈!结亲自然要到岳父家做工偿还劳力,这是蒙古人的传统。布尔罕已经不小了,怎么还舍不得母亲?难道是要吃奶不成?”

    “哈哈!”面对土谢图部贵人们的冷嘲热讽,乌日昭回应道“哼!能够吃上一口母亲的奶水难道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吗?我乌日昭没有见过母亲,是喝羊奶长大的,如果有机会能够吃上母亲的一口奶,那是多么幸福的事,不像有些人硬生生的要看着母子分离而自得其乐,这难道是身为达延汗后裔,主持蒙古秩序的一部大汗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乌日昭虽然说得隐晦,但也很明确的表达了臣服之意。他的一通话让额列克有些羞愧,布尔罕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今年不过也才12岁。他自己就十分看重自己的母亲,自然知道一个母亲在失去孩子的痛苦。

    此事如果不是喀尔喀尼撺掇,他也只是想收取些岁贡罢了,节外生枝恐遗留后患。额列克已经动摇,让人入帐为质在蒙古人传统中,只有下级主动而没有上级索要,这从根本上就确立这种制度所包含的动机。如果合赤惕部实在不愿意,那又何必强求呢?

    但是,喀尔喀尼却揪着不放,他极力说道“既然布尔罕离不开母亲,那就让阿勒特女人也一起来吧!如果他另外的两个儿子同样离不开母亲,那不如也一并带来,我土谢图汗部养活百万人口的大部,想来也不缺他们娘几个的吃食。”

    喀尔喀尼说得有些过分了,原本还很支持他的大多数贵人都皱起眉头。让一部首领的妻子进入别人的领地就已经犯大忌,除非是回娘家。他已经触及到蒙古人内心的底线了,而这个底线没有部族之分。或许是因为喀尔喀尼没有娶妻的经历,亦或许是他目空一切的以为,只要是他提出来的,就必定要遵循。

    大帐内的气氛开始凝重,在坐的贵人的眼神都发生了改变,尤其是与左翼军对立的右翼贵族,他们是额列克的亲族对于喀尔喀尼这等做派很是反感。就当他们准备对喀尔喀尼发难的时候,一个侍从急匆匆的冲进大帐,将一份密函交到额列克手中,乌日昭有种感觉,刘鼎臣成功了。

    果然!额列克看后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大怒,随即又闭目深呼吸几下,平复自己的内心说道“既然布尔罕心存孝心,本汗也不好打拦,就让他做个孝子吧!不过,义若呼你们该如何补偿呢?”

    乌日昭内心窃喜,看来是猜对了,他不等喀尔喀尼说话抢先一步回敬道“大汗!您的仁慈会被流传;您的宽容会被铭记。义若呼首领那里我们自会补偿的,您看骏马千匹,牛羊万头,珍奇异宝十箱如何?”

    “不行!”喀尔喀尼的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打断大汗与使者的会话可是极不礼貌的行为,额列克语气加重说道“喀尔喀尼!你应该尽早回到你的岗位上去,身为一个将军你已经失职了。”随即将密函丢给他。

    而此时已经不需要额列克点头,乌日昭缓缓退下,他需要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带回家,同时也怕夜长梦多。

    看过密函的喀尔喀尼说道“大汗!就这么放他离开?这一定是合赤惕人暗中搞鬼,世间哪来这么巧的事情?况且这理由也未免太过儿戏了吧?察哈尔走失一只羊羔居然派遣数万大军找寻?”

    额列克只是撩了他一眼,心道:这一切还不都是由你而起?谁让你觊觎合赤惕部的?谁让你要置布尔罕于死地的?谁又让你如此强势,引得察哈尔部欲除你而后快?

    “喀尔喀尼!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们与察哈尔终有一战,只是没想到来得会这般儿戏。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合赤惕部我希望能保持现状。”

    这就表明了额列克的态度,而喀尔喀尼也没有闲心再理会此事了,因为察哈尔入侵,首当其冲的就是他所管辖的土谢图部左翼,如果因此而造成左翼损失惨重,那么他此前的布局优势就将荡然无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